首頁 »
2013/11/12



我生來就不是一個十分有自信的人,吐字上的缺陷使我那一丁點兒自信沉默了許久。我不只一次埋怨過為何幾乎人人都擁有的,我卻沒有,雖然svenson 史雲遜護髮中心我心裏知道,埋怨沒有任何用處。

我三歲上的托班,老師只當我“j”“q”“k”不分是裝嗲,儘管我每一個拼音都努力想讀正確,家校本上的老師評語總會寫著我讀拼音與吐字不標準,而在家媽媽也總會後悔剛出生時因為心疼沒給我動那一刀。而漸漸大起來的“故事大王”比賽,我多希望把我最喜歡的《小王子》講給大家聽,但大家的哄笑多像戳破泡沫的童稚的手,在泡沫飛向天空之前就告訴林肯大學它別再妄想了,我的自信隨此沉澱。

上了小學的我不敢融入大家,每每一開口就會有人問:“你在嚼口香糖嗎?”我著急著回答“我沒嚼”嚼字反倒是發音不清被笑的去。W同學和我有些同病相憐,老師看在眼裏,某一回讓我倆一起出黑板報,我記得我們站的很高,在教師最後的黑板上寫字,老師誇說寫的真好,讓我覺得很開心。現在想起來那鼓勵不知是真心話還是昧心話,不過很受用。我的自信像是鑽出了兩個小小的觸角,趴在心窩、

四年級的演講是我最頭疼的事,當然也是領出我走出灰色的事。第一學期演講幾乎所有同學都拿了9分,我只有8分,想著放棄不是第一次了,我又亞洲知識管理學院想到了聽。某次舉行班會,班主任讓我和L作主持人,我說不行,說我口齒不清,L反問我有什麼不行?末了還補一句“上啊!”那次班會效果挺好,之後我像打了雞血般背了整整兩個月的演講稿,在取得了10分的同時,找回了自信。

簡說:讓愛的人去愛,讓恨的人去恨,我的執著是我的繭。

再找回自信的一路上,我很慶倖我的執著被一句句鼓勵支撐,而我的繭最終能夠被掙脫。

一次一次埋怨只是無濟於事,沉默的灰色終究抵不過自信的衝撞,天生的缺陷也終究不過後天的努力。

我想我不再懼怕亮出自己了。


婉約了誰的相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山迢,水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