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30

憶葉永鋕



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日),高樹國中的學生葉永鋕在音樂課下課前五分鐘,提前上廁所,結果倒臥血泊中,後送醫不治。這則事件當時只在屏東的地方媒體披露,新聞描繪葉永鋕從小喜歡玩炒菜遊戲,不喜機器人;聲音尖細,參加學校合唱團(成為唯一的男生);因舉止較女性化,怕遭同學脫褲取笑(看有沒有小雞雞),不敢在下課時間上廁所。幾個敏感的成年「娘娘腔」男生在這則悲劇事件中,彷彿看到自己的過去,於是在網路上串連討論,認為其死因必有玄機。

陳俊志導演打電話給我告知此事,因當時校方與其上層調查處理不當,希望我能在教育部兩性平等委員會提案介入調查。從新聞中,我看到娘娘腔、玩洋娃娃、脫褲驗明正身、不敢上廁所等熟悉的字眼,而一個國中男生無故倒臥廁所中,竟然致死,我心中也隱隱作痛。

於是,我們四位兩性平等委員會的委員驅車到屏東兩次,訪談了葉永鋕的男性與女性同學、學校行政主管、曾經教過他的老師,以及永鋕的家人,甚至以他的病歷請教醫師。我印象深刻的幾件事情是,有該校的主任怪罪葉永鋕自己沒有性別平等的觀念,因為他都只跟女同學在一起,很少與男同學來往。這種「性別平等」的新解,真讓我大開眼界,也更容易想像校園中無數個「娘娘腔」們,會面臨怎樣恐怖的校園處境。永鋕的媽媽說,他的陰柔特質導致他遭受陽剛男同學的欺負,被迫要幫忙抄寫作業。永鋕在週記上寫道,自己的作業都已經寫不完了,還要幫同學寫作業,心裡很痛苦。只是寫完,又把這一頁週記撕下來,怕老師知道這件事,而遭同學報復。葉媽媽是在整理永鋕的遺物時,才發現這個事實。還有老師說,有次她偷偷染髮,結果只有細心的永鋕發現;她上課頭暈,是永鋕馬上衝到合作社買飲料給她喝他當時的志向是要擔任廚師。

葉永鋕的事件帶出了在校園中因性別氣質不符社會期待而遭受同儕歧視與欺負的現實。當時「兩性」平等教育法正在研擬,大學還在開設「兩性關係」的課程,很多中小學老師以為性別教育就是在處理女性遭受性騷擾/性侵害的問題。是因為葉永鋕的死,讓研擬中的「兩性平等教育法」改成「性別平等教育法」,法中也才有這樣明確的條文:「任何人不因其生理性別、性傾向、性別特質或性別認同等不同,而受到差別之待遇」。性別從此不只是男女兩性,而是多元跨性別。

在葉永鋕的告別式上,同學唱了他最喜歡的一首歌「聽海」。雖然十年過去了,我仍然不敢聆聽「聽海」。每次在課堂上用他的事件講授性別特質,腦中浮現永鋕同學、家人、老師的話語,滾燙的淚水仍然無法阻擋….


那條校園性別平等坎坷路。中國時報,2010.04.20,第A14



同志大遊行,空間的歷史軌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短褲‧性別‧民主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