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1/16

捷運悠遊卡的嗶嗶聲



        台北捷運徹底改變了大眾的交通模式。捷運悠遊卡有很多種,簡化來說,普通卡適用於一般民眾,學生卡適用於學生,另有優待卡、敬老卡與愛心卡分別適用於兒童、滿六十五歲之年長者或領有身心障礙手冊者。為了防止乘客貪小便宜使用別人的卡,又無法一一檢驗每位乘客的身份證件,於是使用聲音加以區隔辨識。刷普通卡時驗票機會響「嗶!」一聲,學生卡「嗶!嗶!」兩聲,而敬老與愛心卡會響「嗶!嗶!嗶!」三聲。

        作為普通乘客,每天搭乘捷運並不覺得有何問題。前些日子,一位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朋友告訴我,因為他的身體外表並無任何可以指認身心障礙的特徵,每次刷卡「嗶!嗶!嗶!」三響聲,總會引來其他乘客、站務人員或公車司機的側目與狐疑。他說:「難道我要每次大聲宣告我是真的有病嗎?」除了學習歐洲大眾運輸的榮譽制加上抽查與重罰之外,目前我也想不出圓滿解決的辦法。可是這個故事,卻提醒我,自己的生命經驗有限,因此經常忽略了社會邊緣者每日生活所面臨的艱困處境。

        另一位從事編輯工作的朋友,因車禍受傷而以輪椅代步。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在台北市要找一家入口沒有階梯高差,輪椅可以直接進入的書店還真是絕無僅有。即使進得去,往往也很難在狹小的書架之間來回穿梭。台北市雖然有康復巴士,服務員也充滿熱忱,可是由於馬路上的坑坑洞洞,她感覺骨頭都快散了,從此又讓她對於出門心生畏懼。

        多年前推動女廁運動的時候,曾經進行一項小規模的調查。一般來說多數女生比較偏好蹲式馬桶,因為身體可以不必接觸便器。可是等到自己膝蓋關節老化,無法蹲下的時候,才體會坐式馬桶的重要與必要。還有一位頗有名氣的建築師,設計一處先進的休閒公園。等到她結婚生子重訪此公園時,才驚覺它的入口設計,嬰兒車根本無法進入。

        我們每個人都有特定的身體、社會位置與生命經歷,這些有限的特質形塑了我們的認知與態度,如果沒有張開雙眼,多接觸與自己不同的人,不止生命受限,也有可能在不自覺中傷害他人而不知。從小作為乖學生,我沒料到原住民朋友告訴我,他功課成績愈好,他就離原住民的文化價值認同愈遠。因為我們的課本與考題充斥著漢人中心的思想。

        在討論美容瘦身與性騷擾議題的時候,老師經常告訴學生要喜歡自己的身體,課本也是這麼寫。有次演講,一位跨性別的朋友說,每次聽到這樣的話,他都會感到很心痛。他就是不喜歡自己身體的性別,何錯之有呢?

        網路上曾經流傳一首歌曲「老師不要打我的臉」,其中有這樣的歌詞:「小孩的媽媽是個老師,愛打學生的臉,生了個小孩沒屁眼」。為了批評體罰,同時卻又不自覺的傷害到許多「無肛症」患者與家屬的心。同樣地,「腦殘」、「肖仔」、「老人癡呆」、「殘廢」、「很機車」等這些許多人隨口而出的字眼,一方面是對他者的貶抑,一方面也像流彈不斷傷及無辜。開口、寫字,不可不慎。

 



制服的故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美女,必然是一種讚美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