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1/07

制服的故事



    講起制服,許多人總有說不完的故事。小時候,我好希望快快長大,因為學校規定書包要斜背,上了五年級以後才可以改成側背,看起來好帥。中學時男生要理小平頭、戴大盤帽,學校景觀活像監獄或沙場,如今翻閱過往的相簿,仍然是不堪回首的灰色記憶。朋友甲說,學生進入校園的時候,毛線帽、圍巾和手套都是違禁品,不能穿戴在身上。冬天騎腳踏車上學,因為怕遲到,來不及取下,就被教官記一個警告。朋友乙說,秋冬之際學校換季後,有天他忘了穿夾克上學,導師就要全班同學一起把夾克脫掉參加朝會,以示整齊,讓他成為全班公敵。

    什麼叫做制服呢?教育部線上國語辭典的定義如下。如果當作名詞是,「規定式樣的服裝,如學生制服」。如果當作動詞則是,「用力量使人屈服」。對啊,從這個角度來看,制服是否有可能成為學校行使權力用以制服學生的媒介呢。

    國內仍有不少學校有女生穿著裙裝的硬性規定,然因為跑跳、騎車等行動不方便,安全褲遂變成防止走光的必要配備。強制裙裝預設了對於女性舉止表現的單一規範,忽視了多元性別認同的可能,也造成某些自認或被認為小腿粗、腿毛長等女學生的困擾。

    除了制服的樣式,男生的上衣還會繡姓名,然因為認為女學生容易成為受害者,為了免於陌生人逕自叫出其姓名,而得以免除此項要求。這種男女分殊的規定,也強化了社會對於男女的不同刻板認知。可是即使如此,繡學號的規定大家仍視為理所當然,它背後預設的卻有可能是一個全民監控的社會。即使出了校門,大眾仍然可以向校方具名檢舉學生不合宜的行為舉止,例如在車上沒有讓座、與異性過於親密。學生只要穿上制服,似乎就得受到陌生大眾的關注與監督。

    換季也是一項很不人道的規定。每年的春夏或秋冬交會之時,總有家長投書,學生因為學校統一換季而感冒。然每個學生的體質不同,抗寒耐熱的程度不一,單單為了整齊畫一的視覺景觀,而規定全校一起換裝,勢必犧牲了身體落在常態曲線以外的學生。

    即使學校沒有嚴格的制服規定,也仍有導師舉辦每月的紳士淑女日,藉由獎懲讓學生的穿著審美向主流的性別價值靠攏。雖然不是制服,裙裝與長褲、粉紅與深藍仍然成為界定男女標準形象的代表。

     其實教育部很早就廢除了學生服裝與髮式的統一規定,交由各校自主。並且明白宣示尊重多元選擇,去除刻板印象的理念,校方不得因學生個別選擇不同而予以處罰與差別對待。其實如果可以接受全校學生不一定在同一天集體換季,或容許有體育課當天穿著體育服到校,也沒有帶來什麼不良後果,就已經表示整齊劃一只是一個虛幻的想像。

        制服的樣式與存廢可以藉由校內師生的民主參與來討論,當前校方至少可以讓學生在夏冬制服、體育服、長短褲與裙裝之間自由搭配,如此既沒有無法辨識學生的安全顧慮、沒有統一換季造成的困擾、也可以顧及不同性別認同學生的權益。學校畢竟應該是一個快樂、創意學習的場所,而不是表演集體大合唱的舞台,更不是軍事操演的教練場。在當前講究全球競爭力的年代,多給學生一些空間,少一些制式的規定,可以讓慘綠少年的生活多些創意的色彩。

 

制服的故事。聯合報,2008.12.27,第A4



媽媽早起忙打掃,還是做早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捷運悠遊卡的嗶嗶聲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