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2/07

官方塗鴉的性別政治




曾經看過一則有點離奇的新聞報導(聯合晚報,2007/08/27。 有位老婦人搭乘臺北捷運多年,因為年邁走路較慢,每次與擁擠人潮相遇、搭乘速度頗快的電扶梯,總讓她心驚膽跳。她卻不敢搭乘升降電梯,以為電梯只准男性搭 乘。原來是因為電梯的指示標誌,藍色方框裡除了輪椅的圖形外,就是一個藍色的男人身體。在她眼裡,與男廁的標誌頗為相似。她隨後建議是否可以在升降梯標誌 裡再加上一個粉紅色的女性人形。

姑 不論這則新聞的真實性,而加註粉紅色女性人形恐也不是解決之道,加上設計者在主觀意願上應該沒有歧視女性的用意,公共標誌人形符號整體看來仍然存有性別偏 見則是不爭之事實。這個標誌的合法性建立在男人的身體就是普同的身體。為何說他是男人的身體,一是它與男廁的標誌人形相同,二是多數百貨公司電梯的標誌方 框中除了這個人形之外,同時存在另一個與女廁相同的人形。就像他、先生、英雄這些字,既特別指涉男人,同時又可以代表所有人。問題是,我們很難找到同時指 涉女性,又可以代表所有人的字眼與圖像。

環 顧我們生活周遭的各種公共標誌,如果圖中有人形的話,幾乎都是用男人的身體來代表所有的人。女性的身體只會出現在某些特殊情境。除了女廁、哺乳室、夜間婦 女候車區與博愛座的孕婦標誌外,還有百貨公司電扶梯入口禁止推嬰兒車的標誌(女人推嬰兒車)、中國九廣鐵路火車上呼叫服務生的按鈕(端著高腳酒杯的女 性)、臺北車站站前地下街與中山地下街的標誌(都是手持購物袋的女性)、臺北捷運與高鐵的「物品掉落時請恰站務員」標示(需要幫助的乘客是女性、站務員是 男性)、臺北捷運刷卡閘口小心夾手的標誌(小女孩)、建築物電梯中緊急事故應變的圖片(從電梯跌落的是女性)。

最 富戲劇性的,莫過於臺北捷運電扶梯入口扶手上的「使用電扶梯須知」的標誌了。三個連續動作的連環圖片,第一張是「緊握扶手」,接下來是「靠右站穩」,第三 張是「照顧孩童」。然而,前二張的人形都是男人,第三張的人形卻馬上發生突變,身上多了件洋裝,只是因為身旁出現需要照顧的孩童。

這些實例說明了男人的身體或者普同的身體可以適用在各種活動與規範上,但是有些領域卻隱含專屬於女性,例如照顧孩童、服務、購物、意外與求助。它清楚展示了既有的公共標誌並非客觀中立的設計,而其中人體的性別安排也絕非偶然。它預設了我們對於女人的特殊要求與期待。

基 於此種思考與反省,瑞典與維也納為了對抗既有的性別歧視,發起公共標誌的改善運動,啟用有別於傳統的標誌圖形,例如博愛座上有男人抱嬰兒的圖形、緊急逃生 口標誌中有留長髮著裙裝奔跑的女人、男廁有男人幫小孩換尿布的指示標誌、道路上「施工中」標誌裡是手持工具的女人。此種嘗試雖然頗富爭議,卻讓我們對於每 日生活空間公共標誌中的性別圖像,不再視為理所當然。

設想如果大多數公共標誌中的人形皆為穿著裙裝的人形,唯有照顧孩童、購物、求助的人形為與男廁相同的人體,則大眾的認知與感受為何?當然,如果一個社會已經可以坦然接受各種跨性別的身體與穿著,則標誌的性別也就不再是問題了。


根據「捷運升降電梯,只准男性搭乘?聯合報,2008.12.05,第A4版」修改




無性別公廁 開拓身體展演新空間←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跑酷 在都市叢林跳躍吧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