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2/12

Gay不是一個形容詞


 

        教育部主任秘書莊國榮一再口出惡言,從「要妳哭著回家找媽媽」、「郝柏村是gay」、 「馬英九很娘」到「蔣經國對台灣絕大多數的人來說,是他媽再加一個『的』」,使用性別歧視的語言來打擊對手,一夕暴紅。作為主管性別平等教育業務的教育部 主秘,卻發表沒有性別意識,甚至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基本精神的言論,令人錯愕。他表面上雖表達歉意,卻又振振有詞地說批評者的指責是去脈絡化,只在枝節上 打轉,不敢真正面對大是大非。我們認為莊國榮的言論不足取,但是它某種程度其實也反映了男性父權社會看待女性或性別議題的態度。

        英國的教育學者Mac an Ghaill曾 經指出一個異性戀男人的養成過程,牽涉了三個主要文化元素,包括強迫性異性戀機制、厭惡女人和同性戀恐懼症。它透過「性別邊界維持」以及「對於男異性戀認 同的監督與正當化」來達成,因此男異性戀者必定牽涉雙重的關係,對外要詆毀女人與同性戀者,對內則要去除女性氣質與同性慾望。因此歧視女性、歧視娘娘腔、 歧視同性戀都是建構傳統男子氣概的機制,也都是貶抑女性氣質的表現。

        在主流男人的價值系統裡,女人的事只是貓狗小事,女人總是要扮演啦啦隊來幫助男人提振士氣,而在政治社會的高帽子底下,女人總是成為犧牲品。從戰爭中的慰安婦、職業球賽中場的啦啦隊,到日常生活黃色笑話中遭貶抑的女體,在在顯示女人的從屬邊緣地位。除了莊國榮的gay與娘之外,藍營的「趕羚羊之聲」、綠營大老的「穿裙子人不能當三軍統帥」,到陳水扁的「LP」,同樣的是其背後所展現的異性戀男性思維模式。

        莊國榮說gay和娘只是一個形容詞,他說的可太輕易了!他可知道有學生就是因為娘,所以受盡男同學的欺負,不敢上廁所怕遭脫褲要驗明正身。他可知道,就是有男人將gay當作取笑與羞辱的形容詞,以致於一個活生生的男同志在成長過程中,不敢面對與展現真實的自我,一旦出櫃還有遭到排擠失去工作的風險。這種成長經驗的痛苦,豈是「gay是一個形容詞」所能帶過。

        政 治人物經常說,等到台灣邁向民主進步的社會,女人的地位就自然可以隨著提高了。然而看到這些不分黨派男性政治人物的惡鬥,為了選舉,犧牲性別,更顯示民主 並不能保證性別平等。我們反而願意相信,女人的地位能夠提升,台灣的民主才會有希望;只有當女性氣質受到讚賞的時候,平等才有可能。

 

 



男人的求偶術←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男女分開競技 強化性別不平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