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5/23

男人的求偶術

過度偏離日常生活的氣氛營造,容易產生浪漫的假象,如何能夠經營長久的共同生活才是更為嚴峻的挑戰。

近來男人的求友/求婚的方式愈來愈花俏了。先是男女朋友吵架,女友提出要求,如果男友可以在二天之內,送給她一個水果雕成的玫瑰,就願意與他和好。男友於是透過誠意感動了觀光飯店的果雕師傅,連夜趕工,果真在二天之內完成了西瓜的花開富貴果雕。女友看到果雕(=男友的誠意?),笑逐顏開,男友趁機問:「你願意嫁給我嗎?」(為什麼不說:「妳願意與我結婚嗎?」)女友高興地答應。緊接著,一位男士在與女友長跑十年之後,為了給女友一個難忘的求婚記,包下戲院,在電影結束之後,放映一段二人長跑十年的紀實片,並且以99朵玫瑰花跪在戲院門口向女友求婚,現場80餘位親友都是見證人。感人則感人已,在這種亢奮的氣氛中,會有人敢說不嗎?再早,則是有人在高速公路的T霸看板上登求婚廣告;有人徒步環島想挽回女友的心(電視還大肆報導)。我對於這些人並無認識,無從判斷他們的關係,但是對於此類的追求方式,卻有不少質疑。

首先,這種過於戲劇性的追求方式,可能與情感要脅(如果妳不答應,我就)有點接近。過度偏離日常生活的氣氛營造,容易產生浪漫的假象,如何能夠經營長久的共同生活才是更為嚴峻的挑戰。相對而言,我比較可以接受的是用心與付出,例如用手工編纂愛情長跑的見證。

第二,他們把二人的私密關係公共化(公共空間的廣告、大眾媒體)。一旦公共化之後,女方的考量就必然有公共的壓力介入。這種利用公共輿論來進行求婚或者是分手之後的報復,恐怕讓二人的關係更為複雜。

第三,這些耗盡心思、體力、金錢的求婚手段,顧名思義,都是在結婚前的男人所願意的承擔的付出。一旦結婚(到手)之後,照顧對方往往變成女人的責任。如果男人在結婚生子之後,還能夠挖空心思,用具體行動讓太太、小孩快樂地生活,那就真是一種可敬的典範了。

 



爽報,爽了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Gay不是一個形容詞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