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5/08

訪談中的沈默就像是音樂裡的休止符

沈默就像是音樂中的休止符。沈默並不只是標點符號,也傳達情感。

在日常生活交談中,我們經常害怕沈默,於是在靜默幾秒之後,就會有人打開新話題,化解沈默所帶來的尷尬。我覺得有時,沈默時間的長度反而代表彼此友誼的深度。有一次與好友打電話,講到深處,我們彼此靜默不語,因為當時話語已經多餘,我們的沈默是以分鐘來計算,但是沒有尷尬,沒有侷促,反而有種交心的感覺。

 

訪談的時候,又應該如何面對沈默呢?以下的摘要來自:Gorden, R. L. (1969). Interviewing: Strategy, techniques, and tactics. Homewood, IL: The Dorsey Press. (談沈默,頁179-181) 沈默就像是音樂中的休止符。沈默並不只是標點符號,也傳達情感。沒有靜止的訪談,顯示訪員的焦躁與不安全感,這種情緒會感染受訪者。訪談的第一個技能就是不要打斷受訪者的談話。訪員有可能在受訪者20秒的停頓之後問下一個問題,還算是打斷。如果受訪者完成一個句子,傳達結束的音調訊息,然後看著訪員,二秒鐘的停頓可以確定受訪者已經結束這段談話。如果受訪者在句子的中間停頓,若有所思地看著無名之處,10秒鐘的停頓不發問,也並不保證沒有造成打斷。受訪者通常在企圖回溯一個關於是件更為正確的版本時,會有所停頓。 沈默可以讓訪談有較為緩慢的調子,創造一種比較可能思想的情緒,這是快速訪談所無法達成的。這種氛圍顯示訪員期待受訪者花點時間(take time)給一個經過思考的答案,允許受訪者去搜尋已經褪色的意象與感覺。 沈默也允許受訪者控制對話進行的方向。訪員可以藉此理解受訪者的思路,以及沒有經由追問而願意回答的程度。沈默的追問(silent probing)反而可以得到更為深入的資料。 沈默配合充滿興趣/有想法的面部表情與姿勢,可以給受訪者妳對於她的故事有高度興趣的印象。打斷談話則給的是妳對於受訪者故事缺乏興趣的印象。 沈默也可能太多。訪員應該對於受訪者的步調與期待具有高度的敏感,以避免過多的沈默。過多的沈默,讓受訪者有過大的壓力,於是在不情願的狀況下敷衍了事,表示我已盡到責任了。這個時候沈默反而變成困窘。受訪者可能會覺得訪員沒有體會她的陳述的結束。更甚者,會覺得過長的沈默是一種威脅,要受訪者就範,他可能會用同樣的方式報復。所以受訪者對於沈默要有足夠的敏感度,能夠配合受訪者的談話步調,來促進有想法的對談。



首頁│ 下一篇→白痴的聯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