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30

我的阿富汗筆友 【推薦序】


我的阿富汗筆友 【推薦序】

打開一扇窗

小時候在利澤簡鄉下成長,除了《小學生》雜誌之外,就找不到其他課外讀物了。成年之後,愛上了兒童繪本。自己讀,也經常用來當作大學課堂的閱讀教材,像是《橘色奇蹟》、《威廉的洋娃娃》等。然而克萊門斯的校園小說,則讓我進入了兒童及青少年小說的世界。我一路從《我們叫它粉靈豆─Frindle》,讀到《16號橡皮筋》,深深為之吸引,至今熱情未減。

有些兒童讀物,想要藉書傳達的觀念很清楚(講得太白),但是缺少了精彩的故事,以致讀起來像教科書,而克萊門斯最厲害的就是說故事,讀者往往書一上手,就欲罷不能。在他的故事中,小孩充滿了創意與能量(也可以說是不乖),但大人總是會尊重小孩的主體,給予信任,不懷疑、不輕蔑、不壓制。在問題發生之後,與小孩子共同討論,想辦法來解決難題。

正如其他克萊門斯的校園小說,這本《我的阿富汗筆友》也是好看、有創意,又具教育意義。主角之一的艾比因為課業成績不好,有可能留級,然而老師並不責罵她,而是與她討論補救的辦法。艾比答應在剩下的時間裡,每天要按時做完功課、每科得到B以上的成績,還要與地球另一端的小朋友做筆友通信。於是,一位住在美國伊利諾平原喜愛攀岩的女孩,與阿富汗山區一位英文流利的男孩(因為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這個男孩是以妹妹的名義寫信),就此開展了這項穿越空間與文化障礙的通信之旅。

展讀他們彼此往來的信件,那種純粹的友誼、知心與包容,讓人動容。不同的性別、種族、政治與文化環境,看似障礙,卻也因此打開一扇窗。這對少男少女,藉由信件,不只是更加了解地球另一端的地理、政治與文化;更在對話的過程中,借助於對方不同的眼睛,對於自己熟悉的成長之地,也有了不一樣的觀點與感受。

這個世界總是充滿了不公義,而人與人之間也必然存在差異,然而克萊門斯總是用愛與包容、信任與創意,讓大人和小孩一起努力,在解決難題的過程中不停學習。每次閱讀克萊門斯的校園小說,都是一次次滿溢著溫暖喜悅的體驗。

 

 



跑酷 在都市叢林跳躍吧←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塗鴉藝術,百花齊放:「後塗鴉」年代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