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2/22

城鄉所不分甲乙丙丁的集體記憶



        人生需要規劃,卻又充滿了意外,只是這些意外事後想來又是理所當然。我因著自己對個性氣質的評估,以及社會的性別價值,再依據聯考的分數,進入台大土木系就讀。大學時曾經選修王老師的都市計畫概論以及夏老師的建築概論,可是又不是他們的入室弟子。不喜歡工程演算,所以選擇符合興趣,又是阻力最小的路徑,在三ㄐㄧ、(都計、統計、經濟)年代考進了土木研究所交通乙組:都市計畫組。然後畢業、當兵,亞力山大與林區的原文書帶到金門原封不動又帶回台灣,倒是看了金庸全集以及遠景的世界文學大系。由於沒有建築、都計(專業)背景,無法回到都計室擔任助理,意外地得到土木系助教的機會。這是1984年的事情。

        那個年代王老師專攻「好環境的理論」以及「層級回饋法」,他早有著書立說讓更多人得以學習的想法,只是找不到人幫忙。我擔任助教之後,從王老師那裡拿到「環境規劃與設計理論」上課的錄音帶(想像那時還沒有PC、沒有數位錄音筆),開始用手工一字一句地整理(最初為了省錢,所以字寫的很密;後來想讓王老師在上面有直接修改的空間,所以改成二行的行距)。至於王老師有沒有根據這份整理文稿進行出書的計畫,就得問王老師了。

        多年之後,我回台灣,遇見當時的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已經改名正式成立獨立所了)的研究生,即使我在美讀書多年,發現新的研究生也都認識我,才知道這份筆記扮演一個重要的媒介。她們告訴我,如果要考城鄉所,它是必讀的聖經,就像我們小時候的「英語九百句型」或是柯旗化的「新英文法」。由於筆記原稿在我手上,她們只能從學姐/長那裡得到複印(再複印)本,結果呢,根據她們手中筆記的複印版本(第幾刷、字跡清楚的程度)就可以判斷她的輩份(是第幾屆的)。我回台後,有研究生看到原稿(好像看到傳說中武林密笈的心情),直接拿去影印,馬上覺得自己的輩份提升不少。(我真的看到當時有人手中拿著那種字跡已經斑駁難以辨識的版本,可是仍然努力的研讀。難怪看到原稿,會激動。)我不清楚現在的考生是否還知道有這份筆記存在,但是曾經有過十年的時間,它是城鄉所不分甲乙丙丁組研究生極少集體共享的記憶。

 

 



男人身高只有170實在很丟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電影中的城市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