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26

無為而治 戴炎輝孕育天才家族

首位台籍司法院長、中國法制史大師戴炎輝,擁有令人稱羨的美滿家庭,五男二女個個出類拔粹,家族出了兩位大法官、一位台大醫院院長。外界好奇這個「天才家庭」的教育方式,原來答案是:「無為而治!」戴炎輝治學不輟的身教,自然烙印在孩子心中,「謹言慎行」則是他傳給子女的重要教誨。


台北市南昌路小巷弄內的台大宿舍,日式建築透出懷舊氣息,這裡孕育了和樂的戴氏一家。前台大醫院院長、現任仁濟院院長戴東原坐在父親的老書房裡,線裝泛黃的舊書與文獻資料擺滿了牆上書架,空氣中還可聞到一股濃郁的書香,戴炎輝每晚在此研究寫作的身影,如今歷歷在目。以下是戴東原訪談紀要:


沉浸書海 夜夜悅讀最佳身教


問:你對戴炎輝最深刻的印象為何?


答:父親最愛看書寫作,吃完晚餐後就整晚坐在書桌,他的零用錢不是買菸,就是到牯嶺街購買舊書,收藏超過上萬冊。他平時的最大娛樂就是下圍棋,我從小看著他和其他大學教授對陣,慢慢學會下棋。父親下棋比較隨性,二哥(戴東雄)的棋力更強,後來我們和父親下棋都要讓子,但又不好意思對他說,乾脆就讓他先下好了(哄堂大笑)。


問:戴炎輝平時如何和子女互動?家族常聚會嗎?


答:父親工作很忙碌,父子互動都是下棋較多。父親當台大教務主任時,雖然配有一部三輪車,但我們兄弟姊妹七人,全家載不下,因此家人集體出遊機會不多。長大後,家族約定星期六晚上一起吃飯聊天,星期六就成了家庭日,維繫了差不多三十年。除非特殊事情,我都盡量不安排星期六晚上應酬,友人也都知道。


父親生前最後一年八個月住院時,除了二十四小時的專人看護外,我們都會輪流在病床守護,陪他過夜。現在母親已經九十七歲了,兄弟們仍會輪流每天回來老家陪母親過夜,家庭成員關係非常融洽。


謹言慎行 諄諄教誨奉為庭訓


問:你們一家都是高材生,父母親的教育方式有何特殊之處?


答:父母親影響最大就是身教,很少過問我們的學業成績。父親整晚都在書房念書,小孩自然也會跟著用功,母親理家確實有一套,為我們營造安心的讀書環境,還曾得過古亭區模範母親表揚。整體來說,父母親都讓小孩獨立自由發展,算是「無為而治」吧!


問:戴炎輝雖然不過問子女功課,但有無其他要求或庭訓?


答:父親的個性木訥,為人踏實,治學勤快,從不花言巧語。他很注重做人要謹言慎行,不要隨便批評別人,我算是話多一點,父親都說我這點表現比較差(笑)。


我小時候愛多嘴,家裡書房掛著中田薰教授送給父親、引自《左傳》的座右銘:「夫學殖也,不學將落。」父親珍藏用以勉勵認真求學。我看到那幅題字,懷疑這個日本人是否真懂中國的學問?當場就被父親責備不懂事,亂講話。原來中田薰是日本的法制史權威,鑽研中國法制史,也是父親在東京大學的指導教授。那算是我踢到一次重重的鐵板。


行醫救人 戴東原受外公影響


問:你的兩個哥哥都和父親一樣念法律,你為何會從醫?


問:我們家從不會要求小孩念哪一種科系,大哥、二哥都是自己想念法律,也不是父親要求,我則是受到外祖父張山鐘影響,他是南台灣名醫、當過屏東縣長,派頭十足,一大早就有病人排隊,還相傳只要到他家舀水就能病除,我小時候暑假到屏東鄉下度假,看到外祖父當醫生可以幫助很多人,受到病人尊重,留下深刻印象,再加上我還有姨丈和舅舅都當醫生,同樣間接影響了我。


我對小孩教育也不會給壓力,像小兒子念陽明大學醫技系畢業,選修專科時他說不想和我同一科(按:戴東原是國內糖尿病權威),因為他的手比較巧,他想學外科,於是就選擇泌尿外科。


風俗達人 不眠不休研究唐律


問:戴炎輝是研究中國法制史的專家,為何會對風俗調查感興趣?你對父親整理清朝的官方文件「淡新檔案」有何印象?


答:父親很早就喜歡研究台灣風俗習慣,跑到鄉下很多次,在日本讀書時就已經發表相關文章,他和我的姨丈陳奇祿對這方面都很有興趣,兩人都很下功夫。在高雄當十年律師期間,父親也寫過關於台灣神明信仰等文章,他畢生除了寫法律專書,前後更寫了五十幾篇和風俗習慣有關的論文。


父親研究唐律不眠不休、有獨到見解,我們兄弟作學問時間加起來都比不上他。他花了很長時間整理「淡新檔案」,部分工作還會帶回家,成天都在書房貼貼剪剪資料,學生也會進進出出幫忙。

 

 

 

8591


首位台籍司法院長、中國法制史大師戴炎輝,擁有令人稱羨的美滿家庭,五男二女個個出類拔粹,家族出了兩位大法官、一位台大醫院院長。外界好奇這個「天才家庭」的教育方式,原來答案是:「無為而治!」戴炎輝治學不輟的身教,自然烙印在孩子心中,「謹言慎行」則是他傳給子女的重要教誨。


台北市南昌路小巷弄內的台大宿舍,日式建築透出懷舊氣息,這裡孕育了和樂的戴氏一家。前台大醫院院長、現任仁濟院院長戴東原坐在父親的老書房裡,線裝泛黃的舊書與文獻資料擺滿了牆上書架,空氣中還可聞到一股濃郁的書香,戴炎輝每晚在此研究寫作的身影,如今歷歷在目。以下是戴東原訪談紀要:


沉浸書海 夜夜悅讀最佳身教


問:你對戴炎輝最深刻的印象為何?


答:父親最愛看書寫作,吃完晚餐後就整晚坐在書桌,他的零用錢不是買菸,就是到牯嶺街購買舊書,收藏超過上萬冊。他平時的最大娛樂就是下圍棋,我從小看著他和其他大學教授對陣,慢慢學會下棋。父親下棋比較隨性,二哥(戴東雄)的棋力更強,後來我們和父親下棋都要讓子,但又不好意思對他說,乾脆就讓他先下好了(哄堂大笑)。


問:戴炎輝平時如何和子女互動?家族常聚會嗎?


答:父親工作很忙碌,父子互動都是下棋較多。父親當台大教務主任時,雖然配有一部三輪車,但我們兄弟姊妹七人,全家載不下,因此家人集體出遊機會不多。長大後,家族約定星期六晚上一起吃飯聊天,星期六就成了家庭日,維繫了差不多三十年。除非特殊事情,我都盡量不安排星期六晚上應酬,友人也都知道。


父親生前最後一年八個月住院時,除了二十四小時的專人看護外,我們都會輪流在病床守護,陪他過夜。現在母親已經九十七歲了,兄弟們仍會輪流每天回來老家陪母親過夜,家庭成員關係非常融洽。


謹言慎行 諄諄教誨奉為庭訓


問:你們一家都是高材生,父母親的教育方式有何特殊之處?


答:父母親影響最大就是身教,很少過問我們的學業成績。父親整晚都在書房念書,小孩自然也會跟著用功,母親理家確實有一套,為我們營造安心的讀書環境,還曾得過古亭區模範母親表揚。整體來說,父母親都讓小孩獨立自由發展,算是「無為而治」吧!


問:戴炎輝雖然不過問子女功課,但有無其他要求或庭訓?


答:父親的個性木訥,為人踏實,治學勤快,從不花言巧語。他很注重做人要謹言慎行,不要隨便批評別人,我算是話多一點,父親都說我這點表現比較差(笑)。


我小時候愛多嘴,家裡書房掛著中田薰教授送給父親、引自《左傳》的座右銘:「夫學殖也,不學將落。」父親珍藏用以勉勵認真求學。我看到那幅題字,懷疑這個日本人是否真懂中國的學問?當場就被父親責備不懂事,亂講話。原來中田薰是日本的法制史權威,鑽研中國法制史,也是父親在東京大學的指導教授。那算是我踢到一次重重的鐵板。


行醫救人 戴東原受外公影響


問:你的兩個哥哥都和父親一樣念法律,你為何會從醫?


問:我們家從不會要求小孩念哪一種科系,大哥、二哥都是自己想念法律,也不是父親要求,我則是受到外祖父張山鐘影響,他是南台灣名醫、當過屏東縣長,派頭十足,一大早就有病人排隊,還相傳只要到他家舀水就能病除,我小時候暑假到屏東鄉下度假,看到外祖父當醫生可以幫助很多人,受到病人尊重,留下深刻印象,再加上我還有姨丈和舅舅都當醫生,同樣間接影響了我。


我對小孩教育也不會給壓力,像小兒子念陽明大學醫技系畢業,選修專科時他說不想和我同一科(按:戴東原是國內糖尿病權威),因為他的手比較巧,他想學外科,於是就選擇泌尿外科。


風俗達人 不眠不休研究唐律


問:戴炎輝是研究中國法制史的專家,為何會對風俗調查感興趣?你對父親整理清朝的官方文件「淡新檔案」有何印象?


答:父親很早就喜歡研究台灣風俗習慣,跑到鄉下很多次,在日本讀書時就已經發表相關文章,他和我的姨丈陳奇祿對這方面都很有興趣,兩人都很下功夫。在高雄當十年律師期間,父親也寫過關於台灣神明信仰等文章,他畢生除了寫法律專書,前後更寫了五十幾篇和風俗習慣有關的論文。


父親研究唐律不眠不休、有獨到見解,我們兄弟作學問時間加起來都比不上他。他花了很長時間整理「淡新檔案」,部分工作還會帶回家,成天都在書房貼貼剪剪資料,學生也會進進出出幫忙。

 

 

 

8591



美國知名女畫家來台換肝成功 搭機返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寶島幸福錦囊—深情築夢2之3》 美華國小 打干樂冠全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