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09

【影評】/ 從開始到現在─《當櫻花盛開》

作者:陳建嘉(離島大夫)


多莉絲朵利一定很喜歡小津安二郎,藉此這部電影作為《東京物語》的底本,無盡的延伸出一個景深。方式雖不一定像小津安二郎那樣精練純熟,但是多莉絲朵利所具備的優勢,則是在於時代的更迭,她用了更嶄新的視角去觀看這個寂冷的世界,同樣邁入荒年的一對老夫妻,同樣面對不接納自己的兒孫們,而不同的地方是多莉斯卻選擇了讓故事下去的可能,那就是假如故事還有延伸,那位孤單的老父親,會是以怎樣的方式生存。

於是《東京物語》的最後一個段落,定鑲在寂涼的車站,鄰居那個守寡的老婦再次經過窗前,與孤單的老父親對望並對話,那一瞬間洞悉了彼此的寂寞。但這樣的故事卻僅是《當櫻花盛開》的中段,導演幫男主角完成了妻子未竟的旅程,前進到了妻子始終未曾到達的日本,體驗了妻子無法經歷的人生,而電影的成就,也就從此處開始綻放微光。

電影的鏡頭隨即到達了東京,以一種冷漠的色調凝望著這個東方最為繁榮的城市,這位孤單的老父親不斷尋找,哪裡才是老妻的歸屬,究竟是龐雜迷離的城市街角(充滿了肉慾橫流),或是隨處可見的遊民生態,都使電影的敘述產生一種徬徨,這真的是妻子夢想的天堂嗎?那一個純屬於完整的「靜」的城市,似乎不是最終的歸屬。

不過轉折之處在於遇見了年輕女孩開始,電影便邁入溫暖的敘述,原來導演是要帶領我們看見日本那深遂細密的美感,畫面開始變得充滿活力,溢滿了大量的粉紅光暈,更在最終的歸屬,敘述出老父親最後的結局,其實他與妻子都找到了自己永遠的安身之地。

德國影帝艾瑪魏波則絕對是電影當中最精采的點綴,成功表現出了一名位高權重的一家之主,變為一名頹老的老身之後,如何再次省視自己的家庭與婚姻。其精采演出實在不下於《明日的記憶》當中的渡邊謙、《維納斯》中的彼得奧圖。也使這部精采的電影,有了更多的可觀之處。

原文出自:中時部落格「看不完的城市」



《當櫻花盛開》短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當櫻花盛開》之隨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