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01

專訪《當櫻花盛開》德國女導演多莉絲朶利

(台北-慕尼黑,2008/7/1連線採訪)


提問媒體:
中央通訊社The Central News Agency 吳素柔
中國時報China times 李雨勳
自由時報Liberty Times 鍾明非
蘋果日報Apple Daily 王怡文
聯合報United Daily 項怡斐

《當櫻花盛開》在德國創下了非常好的票房,據您看大多數的觀眾是年輕人?或是與片中男女主角年紀相當的觀眾?有沒有全家一起來欣賞這部電影的?或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或感人的事嗎?

Doris:其實《當櫻花盛開》在德國的觀眾群很廣,年紀跨越了三個世代,從15歲到65歲都有,因此沒法界定說特別屬於哪一族群,當然也有全家人一起去看的家庭性的觀眾,不過整體而言是大家都很喜歡。另外我注意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即便電影的過程中會讓人感到難過、甚至流淚,但當觀眾走出戲院時,基本上他們的心情是愉快的,因為他們認為主角魯迪已經完成他的心願,因此了無遺憾,是個快樂的結局。這點與我原先預想的不太一樣,因此我很驚訝,不過也很開心看到這樣的反應。

一周之前,《當櫻花盛開》在台灣的「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上做了一次放映,而大多數觀眾都是年輕人,觀眾看了這部電影後都淚流滿面地表示她們很感動,這個情況和德國相似嗎?

Doris:我想就如同之前所說的,《當櫻花盛開》是一部具有共通性的電影,不論年齡差異或文化背景不同,對於故事裡所表現出的情感體會都是相同的。不過聽到「台北電影節」的觀眾喜歡真是讓我覺得很開心。

有些觀眾表示,在《當櫻花盛開》中,男主角艾瑪魏波(Elmar Wepper)身著女裝、臉上塗滿白色油彩在湖畔跳舞的畫面,讓他們看得有點小不舒服,這會讓妳意外嗎?德國觀眾有跟您反映過類似的感受嗎?

Doris:那個畫面在德國觀眾眼裡只是覺得「奇異」,倒沒有人跟我們反應他們會覺得不舒服,大家很能理解那是一種處於極度思念親人的狀態下而產生的行為,反而覺得很感動。我想東方人和西方人在面對「死亡」時的態度相當不同,以我較為熟知的日本為例,往生者的衣服及個人物品,在葬禮過後是會被焚燒或丟棄的;而在歐洲我們則會習慣保留死者的東西以作思念。

您的《光脫不戀》(Naked)(Nackt)曾在台灣的「金馬影展」(The 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上受到觀眾的喜愛,而今年「台北電影節」之前也非常渴望能邀請您來台灣訪問。有沒有想過到台灣旅遊?您對台灣及中華文化有哪些印象或了解嗎?

Doris:當然有,今年「台北電影節」的邀請我也有收到,只是時間上實在無法配合。我是個媽媽,我愛家,我的生活不是只有電影,我同時還需肩負照料家庭、照顧小孩的工作。身為一個女性的電影工作者,我的自由度跟男性的同事比起來,還是有段差距。另外,自從我先生過世後,我就變得非常戀家,除非工作上需要,否則都盡可能地待在家裡陪伴家人。有一段時間,我甚至認為自己無法再繼續拍電影的工作,直到受朋友的鼓勵,才又漸漸重拾攝影機,以另一種角度來看待「拍片」這件事。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拍《當櫻花盛開》這部電影?因為這都是我的經驗與體會,我很深刻了解悲傷是什麼,也因此想將這樣的感覺,轉化成電影的感動。

妳對台灣認識有多少?有沒有想過來台灣拍片?

Doris:我其實很愛亞洲,我去過日本很多次,也曾去過中國,我覺得很可惜的,就是始終錯失訪問台灣的機會。我對台灣的印象大都是來自侯孝賢、蔡明亮和楊德昌的電影。我也聽說台灣有受到中國文化和日本文化的影響,卻又有另一種自己獨特的文化,因此我真的很想去台灣。而我拍片其實很隨意,就像Monika(編按:Monika Treut,台德合作劇情片《曖昧》導演)一樣,我也很希望能有機會和台灣合作。只要給我一個關於台灣的好劇本,我就會立刻飛過去。

《當櫻花盛開》到東京(Tokyo)及富士山(Fuji Mountain)取景拍攝,在日本的部分前後共拍攝了多久?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或感人的事嗎?

Doris:我們在日本大約拍了4個禮拜多,德國則是3個禮拜。其實在日本的拍攝過程非常的順利,日人特有的客氣與禮貌,令我們在拍攝時幾乎沒受到什麼阻礙。我很喜歡在那裡拍片的感覺,工作的那段時間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請談談小津安二郎(Yasujiro Ozu)對妳拍攝《當櫻花盛開》有什麼啟發及影響?

Doris:小津是我很喜歡的導演之一。尤其是在我經歷低潮的那段時間裡,越來越能體會他電影裡對於人生無常的感嘆。其實《當櫻花盛開》是重拾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而《東京物語》其實是取材自美國的 《Make Way for Tomorrow》(1937),所以這故事從西方走到東方世界,然後我的電影則串聯起兩者,讓它們形成一個世界性的迴圈。

很謝謝你今天撥空接受我們的訪問,祝福《當櫻花盛開》能代表德國角逐明年的奧斯卡(The Annual Academy Awards)最佳外語片(Best Foreign Language Film)獎項,並在年底的「歐洲電影獎」(European Film Awards)大放異彩。

Doris:(大笑)若是這樣就太好了!



《當櫻花盛開》電影原聲帶~台灣有得買囉!←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