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06

【汪瑩影評】/《當櫻花盛開》

生命雖然短暫,只要恣意徘徊過,也就不枉此生了…


文/影評人 汪瑩

“蜉蝣只有一日生命,一日的痛苦,一日的縱慾,讓它恣意徘徊,直到生命盡頭。”

這首有關蜉蝣的小詩,在”當櫻花盛開”裡出現了多次,主角魯迪一家五口,個個都能倒背如流。加上櫻花的意象,許多人都看到了電影強調人生短暫瞬間的面向。不過我更被它”恣意徘徊”的部分所感動,久久不能釋懷。

電影有趣之處在導演把德日兩國拉在一起。對生活在南德鄉間的魯迪夫婦而言,日本何其遙遠!但兩個國家其實是一樣的愛乾淨,守紀律,有條理,負責任,也一樣的令人窒息。得知丈夫將不久於人世的杜莉對醫生說,他不喜歡冒險。接下來我們就看到他準時下班,吃飯,上床,過著一成不變的日子。她雖然滿懷心事,也一樣的繼續做著枯燥無味的家庭主婦。為了逃避母親嘮叨的小兒子,走了半個世界,居然還是來到一個事事循序的日本,每天除了開會,還是開會。他有甚麼資格瞧不起父親機械式的垃圾分類工作?唯一知情的杜莉,有心讓丈夫在生命結束之前,創造一點不一樣的回憶。不過即使被拖到了柏林,他對失去了規律的生活和妻子的舞蹈夢,其實是不耐煩也不鼓勵的。直到杜莉驟逝,一切才有所改變。

“當櫻花盛開”的後半段,讓人難免想起黑澤明的”生之慾”。兩片都是心碎的鰥夫,在臨終前做了一段破格的事。”生之慾”裡的渡邊勘治,是純為自己去經驗了一次和酒女恣情放懷的夜晚。魯迪和櫻樹下小舞者的交往,則除了逐步為亡妻實現夢想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終於理解,跳脫了規律的世界,可以多麼的寬廣和美麗。這裡,孔雀藍的毛衣,變成了孔雀藍的縵。縵裡的小舞者,是妻子,也是妻子的夢。如此醒目的顏色,是在天最高最遠的時候才有的,也是水在最清最深的時候才有的。末了看到富士山的魯迪,和選擇住在帳棚裡的小舞者一樣,在倒下去的那一刻,除了徹底的解放了,也是他們家唯一一個沒有遺憾的人。生命雖然短暫,只要恣意徘徊過,也就不枉此生了。

德國女導演多莉絲朵利拍攝本片,態度誠懇,手法平實。她不疾不徐的把老年,死亡和親子等議題,一一的批判討論。是本次台北電影節中最成熟好看的片子



【觀影心得】/ 台北電影節-《當櫻花盛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觀影心得】/ 暑假最值得看的電影《當櫻花盛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