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繪本是什麼?什麼才是好繪本?這裡不是什麼「導遊」跑出來煞風景。而是「路標」,誠懇地告訴你,有哪幾條路可以為孩子找到好的繪本,找到快樂。
2006/12/04

新聞局「繪本閱讀推廣」研習活動

★研習內容 1. 如何深入了解繪本─解析繪本概念、繪本元素、形式技巧及內容手法。 2. 如何帶領孩子閱讀─幫助我們從名家傑作中吸取經驗,教育孩子從何而看。 3. 如何將繪本融入教學─繪本創作過程秘笈大公開,帶領孩子從創作中活化腦力。

繼續閱讀
2006/09/07

《好繪本 如何好》郝廣才新書講座9月9日金石堂信義店,歡迎參加!

主 題:好繪本如何好 時 間:2006年9月9日(六)下午2:30-4:00 地 點:金石堂信義店(台北市信義路二段196號5樓) 主講人:郝廣才 ※無須報名 自由入場

書這麼多怎麼選?什麼是不可錯過的?繪本要怎麼做?如何才能做出好繪本?

郝廣才破解「好繪本」中的圖文密碼,將繪本「如何好」的祕訣告訴你!


繼續閱讀
2006/08/30

《好繪本如何好》出版了!!

                            《好繪本如何好》平裝版          限量精裝版     全方位的繪本聖經 選繪本的特別顧問 看繪本的專屬導遊 做繪本的隨身教練 ★郝廣才破解「好繪本」中的圖文密碼,將繪本「如何好」的祕訣告訴你! 本書內容針對繪本該有的編輯概念及呈現方式做深入淺出的解析,讓繪本讀者了解一本好繪本圖文配合的巧思,藉以深入作者、繪者所要傳達的豐富意念,進而讀出繪本的箇中滋味。這本書更推薦給參與繪本製作、編輯或是對這方面有興趣的人,幫助建構完整的繪本觀。

繼續閱讀
2006/08/24

新浪部落格--郝廣才 繪本講堂 搬家

日後文章將繼續在格林繪本網 跟您持續分享 繪本是什麼? 什麼是好繪本 [ 郝廣才 繪本講堂 ] http://www.grimmpress.com.tw/read/tutorial.asp 謝謝

繼續閱讀
2006/08/24

尋找與發現的樂趣

我們回頭看「警察、媒體到場,蓮葉滿地」的那張圖,仔細找找,有沒有發現什麼?有沒有兩隻大青蛙?在哪裡?是不是藏在雲裡?

繼續閱讀
2006/08/23

疑問?驚嘆!下一個疑問?

烏龜抬頭看見什麼?大群青蛙飛過來。青蛙要飛去哪裡?青蛙飛上空,把在電線桿休息的鳥嚇昏。然後青蛙飛到人的住宅,牠們要幹什麼?繪者用鳥瞰的角度,青蛙像外星人一樣坐著飛碟大軍壓境,製造更大的疑問和緊張。
 

繼續閱讀
2006/08/22

配角的動作運用

我們看《瘋狂星期二》開頭的第一幕:「星期二晚上快8點」,領頭由遠推近,一隻烏龜抬起頭來,然後翻頁過來,一群青蛙低空撂過烏龜的頭頂,嚇得烏龜縮頭。這一段情節如果碰到不好的畫家會怎麼畫?通常會畫遠遠一堆小點,慢慢拉近,青蛙越飛越近,越變越大。這樣做就沒有「好奇」,也沒有翻頁後的「驚奇」。

繼續閱讀
2006/08/21

運鏡的角度就是一種動作

「動作」不只是由角色人物來做,整本書的結構設計,也能產生流動的「動感」。我們看《瘋狂星期二》,威斯納運用許多電影的語言,鏡頭不斷的換角度,拉近、拉遠、俯瞰、仰視……讓讀者的視覺也跟著起伏變化,運鏡之間,動感應運而生。讀者的眼睛跟隨鏡頭做了一次奇幻旅行。

繼續閱讀
2006/08/18

用圖說故事 動作第一

《瘋狂星期二》是大衛.威斯納(David Weisner)勇奪繪本的奧斯卡「凱迪克大獎」的名作。威斯納作品的一貫特色,就是整本書沒有字或字很少,全部用圖在說故事。《瘋狂星期二》也不例外,全書只有三句話。

繼續閱讀
2006/08/17

想像與邏輯的並存

《Horton Hatches the Egg》故事是說:一隻鳥生了一個蛋,生蛋容易孵蛋難,鳥不想呆呆的守著蛋,正好大象Horton走過來,鳥便拜託大象幫他孵蛋,說好不久鳥便回來。大象好心答應了,鳥便把蛋交給大象,自己飛走。 大象要爬上樹去孵蛋之前,先做了兩個支架,把樹撐好。免得他的噸位太大,爬上去,樹撐不住,斷了就糟糕。這一幕有個概念可討論,就是「荒謬與邏輯的並存」。大象來孵蛋是荒謬的,但如果有個邏輯來推,講得出一個道理,在想像的故事裡,也就合理成立。 很多人寫故事,往往會漏掉這個部份,大象就直接爬上去,忘記該注意的細節和邏輯。為什麼容易犯這種錯呢?因為我們長期受的教育,習慣性用「語言思考」。用語言思考很快,但會漏掉很多細節。比方說:「我從101坐車到天母。」說完就到了,路上經過幾個紅綠燈?幾個7-11?看到幾棵樹開花?有沒有警察在抓攤販?有沒有媽媽在打小孩……中間過程都不清楚。如果用「圖像思考」,那資料就豐富了,但是一般習慣講話怕資料太多,也就都省略。省略慣了,不該省的也省掉。 同樣的「大象爬到樹上去孵蛋」,看起來也能把情節說完,但就會漏掉重要的細節,失去許多趣味。好像我們常寫「兔子不小心跌倒了」,就不如「兔子採到香蕉皮跌倒了」來得傳神,差別就在圖像上的細節。想像的故事雖可天馬行空,但天馬如何行空?是牠有翅膀?還是有其他配備?要有個道理。否則地牛就只能衝鋒,不能行空。

繼續閱讀
2006/08/17

文字是有聲音、重量、外形

美國60年來,繪本的排行榜,前十大暢銷書中,蘇斯博士的作品至少會佔到一半以上。所以,美國人可是說個個都是看蘇斯博士的繪本長大的。他的作品除了圖畫吸引人之外,最獨到的地方就是他對文學洗滌、講究。蘇斯博士寫故事不但押韻,而且使用最簡單的生字,有時候只用50個或200個單字,就能創造出一篇節奏複雜的奇妙故事。文字在他手裡,真像變魔術,讓人驚奇不斷。所以小朋友都會背他的故事,因為太好記、太好玩了。 蘇斯博士最受歡迎的代表作是《Horton Hatches the Egg》我們就從書名來看,Horton是主角大象的名字,這個象為什麼叫Horton?你唸唸看,Horton、Horton,後面的ton、ton、ton,像不像大象踩在地上的聲音,很有重量感。如果這隻大象叫「咪咪」,是不是顯得很好笑?

繼續閱讀
2006/08/15

兒童式語言的應用

《野獸國》有一個值得一提的,就是書中有些文字和兒童的特殊經驗有關。像野獸對馬克斯說:「我們好愛你,我們要把你吃掉!」 這個看似矛盾,又效果十足的對話,其實和桑達克的童年經驗有關。桑達克回憶小時候,他最恨的一件事,就是他們家經常有三姑六婆來玩,這些姑婆總會捏著他的臉頰說:「啊,我好愛你,我要把你吃掉!」 在我們的文化傳統裡,有沒有類似的東西?有,通常是發生在小孩過週歲的時候,家裡來了客人慶祝,一堆女生就圍上去,捏著嬰兒的手、腳、臉,大叫:「好肥啊!」、「好嫩啊!」、「好想咬一口啊!」之類的話。這時候嬰兒有個問題,他剛生出來不久,他並不知道「人已經不吃人」了,結果大家又笑又跳,他嚇得半死,搞不好童年的陰影就在這時候建立了。 還有一種最常常發生的狀況,就是很多人到別人家作客,看到人家的小孩漂亮可愛,不只會不自覺的去捏小孩的臉,還常說:「妹妹這麼可愛,給我帶回去做女兒好啦!」家裡的大人也會附和說:「好啊,給你帶回去做女兒吧!」大人在開玩笑,不知道小孩嚇得半死,以為真的會被帶走,會被拋棄。有的大人每次去人家家裡,每次說同樣的話,小孩每次都躲起來不敢出來,大人還不知道,還要硬把小孩叫出來折磨一番。 其實很多兒童文學傑作,都會應用一些兒童式經驗邏輯,或是兒童式語言的特性,來增加作品的趣味度。《愛麗絲夢遊仙境》、《小熊維尼》都有很出色的使用。但是,在應用到兒童式語言時,要注意不要流於牙牙學語,變成裝幼稚。

繼續閱讀
2006/08/15

故事

繪本是用圖畫說故事的藝術,書中的插畫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要把故事的情節、蘊含表達出來。好的插畫能讓讀者不用看文字,光看圖也大概知道故事在說什麼? 所以,繪本的故事並不只是靠文字來敘述,而是由插畫和文字的組合來共同表達。有些圖畫書連一個字都沒有,但仍然可以說出完整的故事,因為創作者已經把文字融進圖畫裡。插畫並不單獨存在,有沒有文字幫它敘述都可以,但一定要有故事。 《野獸國》是一本劃時代的繪本,跟這本書要講的故事有關。過去一般給小朋友的故事,都是有一個道理或一個教訓,有時候明說,有時候藏在故事裡。像龜兔賽跑、螞蟻和蟋蟀、三隻小豬……都是告訴孩子懶惰的傢伙會倒霉。像七隻小羊、小紅帽……就是教訓孩子小心陌生人。有的道理很深,小孩未必一下能體會,像安徒生的童話《國王的新衣》,小時候看,我們只覺得國王很白痴,為了裝聰明,被一個「詐騙二人組」耍得團團轉,光著屁股在街上跑,很好笑。慢慢年紀增長,人生閱歷增多,才越明白《國王的新衣》故事的意涵。

繼續閱讀
2006/08/15

每一頁要為下一頁做準備

畫面與畫面的連貫,必需要佈置某些線索,讓讀者可以循線進入故事。如果線索不明,或漏了安排,就會發生「斷線」,接不下去。好像火車的車廂與車廂之間,要有掛鉤來相連,如果掛鉤脫落,車廂就脫節了。

繼續閱讀
2006/08/14

視點的運用

我們用台灣傑出的插畫家王家珠的一本傑作《巨人與春天》,來談視點的運用,如何產生複雜的認同?進入故事的第一個畫面,正如文字所寫:「寒冷的黑夜,冰雪凍結了一切。狂風吹過大地,捲起滿天白雪……」繪者以一棵枯樹為視覺的主導,巧妙的利用枯枝和風雪形成的橢圓螺旋,焦點在山頂的房子,窗戶透出一個人影。 翻頁過來,小圖出現清楚的窗戶,裡面有人在看書。轉到隔頁,圖中一個人半躺著,睜開一隻眼,看著窗戶外的鳥。這眼睛一開一閉,才能畫出文字所說:巨人看書看到打瞌睡,聽到敲窗的聲音,然後醒來。 到了下一頁,一個小孩掛在樹枝上……這是我們是借巨人的視點,看見小孩。但到此,我們恍然明白剛才幾幕,我們是用小孩的視點,彷彿跟著他從遠處飛來,逐漸飛近巨人的房子,接近窗戶。前面的動向是隱形的,如同一條伏線,預先埋入我們的腦中。 接著巨人救下小孩,帶進屋裡,發現小孩就是「春天」。小孩進屋,先葉子生長。吃飽、洗澡、身體溫暖,才讓花開。從「葉」到「花」,呈現的是一個動態、進行。

繼續閱讀
2006/08/14

閱讀的本質-- 一種移情的藝術

其實《野獸國》這本書,野獸畫得再可怕,小朋友也不會被嚇到。這不是造型如何的問題,這是閱讀本質的問題。 我們在讀一本書,會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在書中的角色上。就像讀《紅樓夢》,有人愛死林黛玉,有人擁護薛寶釵。黛玉、寶釵就像鏡子,反射出我們人格的特質,與我們相通的,情感就自然投注過去。又好比我們看警匪片,我們會擔心好人會被壞人打死。但如果主角是盜匪,我們反而怕他給警察抓到。因為我們站在主角的角度看世界,我們對他有了解、有同情,他做了不好的事,也是出於無奈或事出有因。一旦我們對角色產身認同,我們原有價值判斷,道德標準,也和在故事中跟著移轉。 所以,小朋友一般在故事中會認同什麼?他會認同和他一樣的小朋友,或是小動物。這類角色跟他很接近,越接近越容易認同。 在《野獸國》裡,從書名頁開始,我們看到誰在張牙舞爪?是馬克斯這個小孩。誰嚇得畏畏縮縮?是尖牙利爪的野獸。全書小孩都是自信滿分,毫無懼色。孩子自然從馬克斯身上也產生自信,不怕、不怕啦!這才是不必擔心這本書會讓孩子害怕的真正原因。 有些家長會說:「真的嗎?可是我的小孩在讀這本書時,一直說好可怕、好可怕喲!」這個時候小孩不是真的害怕,他是在跟你撒嬌,要你多愛他一點。真的嗎?真的。 同樣的,男生要讀《紅樓夢》就難了,通常讀不了幾頁,就已昏昏睡去。因為在《紅樓夢》裡,找不到男人可以認同的角色。寶玉雖是男生,但他的細緻聰慧,豈是大丈夫能如是?戴玉的愁喜哀怨,只能讓男生感覺女人心細如絲、如針,札到可會見血,完全不明葬花在搞什麼飛機?而女生要讀《水滸傳》,也不容易入骨。《水滸傳》裡條條好漢,打打殺殺,吃肉喝酒,都不是小女生可認同的。貌美如潘金蓮,被迫嫁給三寸丁武大郎,後被武松一刀殺死,命運可悲,卻得不到一點同情。我們讀時,只求手起刀落,痛快將她解決。心中居然沒有一點掙扎,這種男性陽剛沙文主義,豈能感動女生? 所以,我們做繪本,要了解對象,要明白閱讀的本質,才能抓住要領。

繼續閱讀
2006/08/14

造型

繪本絕大部份是為孩子做的,就算有成人的讀者,也是給心中還有孩子的大人看的。所以童心、童趣的大氣氛下,「可愛」就是角色造型的最高要求。即使是故事中的壞蛋,也要把「幽默」的調味加進去,要壞得很有趣,壞得很「可愛」,儘量不要有可怕恐怖的感覺。但是又不能太甜,還要把「詭異」加料進去。像「巧克力」,苦中加甜,可以加牛奶,可以加堅果,可以加胡椒……不同的口味,有不同的深度。 不管是人或動物,Baby都是最可愛的。Baby的型基本上就是頭大,和身體比例在1:2到1:3之間。「圓」是另一個主型。很多動物本身的造型就符合Baby與圓,像熊、象、鼠……都是最常被擬人畫的繪本角色。

繼續閱讀
2006/08/14

搭橋的藝術

畫插畫基本上有兩種畫法,一是直接而理性的把文字內容畫出來。二是寫形於外,寫意於內,來「闡釋」文字的意涵。聽起來很玄,很神祕。我有一個比喻,可以貼切的描述這個過程。 畫插畫就像建一座「橋」,來連接文字內容和讀者內心。橋不只要蓋得堅固,能經得起風力、引力、潮汐、地震、重力……的考驗,還要美麗動人,能留下深刻的記憶。例如英國新堡(New Castle)在2000年完工的千禧橋,一般橋都採「兩點間最短的距離」,走「直線」設計。所以如果有船行經水面,不是得把橋面拉高,遠遠超過船的高度;就是得從中間把橋切成兩段,當有船來的時候,昇起橋面,像倫敦橋那樣。而新堡的千禧橋打破了傳統的方法,改走「圓弧線」設計,不用分割,橋的開合設計概念來自於橋的一開一合就像眼睛緩緩的一睜一閉;最動人的部分,這座橋看起來像兩道彩虹,一道架在空中,一道平鋪在水面。過橋的時候,走的是曲線,平添許多趣味。

繼續閱讀
2006/08/10

Layout (二)

一本繪本從構思版樣、草圖、色稿……都要一一推敲,不只要考慮畫面本身,更要思考畫面彼此的連貫,每一張圖在整體佈局裡的位置,過程是十分細密。所以Layout這個步驟絕不可輕忽,一定要全力投入,才能成就完美的作品。 再來看安徒生大獎得主的羅伯英潘(Robert Ingpen),他為《馬可波羅》這本書所做的Layout:

繼續閱讀
2006/08/10

Layout (一)

通常製作繪本的第一個步驟,就是要做「版面設計」,也就是一般說的Layout。就像電影的分鏡表,把故事的情節,一段一段落在Layout上。同時思考每一段落該用什麼圖去表達,圖與圖之間的連貫,如何轉折,如何製造高潮和韻律……。一本繪本的成敗,往往在做成Layout時,就幾乎決定了。 我們來看《美女還是老虎?》的Layout,就能很清楚掌握書中的韻律和佈局。這有點像球賽時教練用的布陣圖,我們看球賽,外行的只看到球員搶來打去,一團熱鬧;內行的就會看出雙方陣勢的優劣,如何變化,個中門道。 現在來比較圖稿與完成圖有什麼不同?

繼續閱讀
2006/08/10

繪本韻律

有了好的韻律,讀者就能跟創作者引導,進入繪本的世界。就像傑出的小說家,引導我們用不凡的眼光,來看世界。 來看一本比較複雜的連貫韻律,麥克努雪夫的《美女還是老虎?》。這本書的故事是說:很久很久以前,有個想像力豐富的國王,他蓋了一座圓形的競技場。但是人們在競技場,看到的不是人與人或人與野獸的決鬥。而是人的命運。 國王創造一條法律,如果有人犯了重罪,就要犯人到圓形競技場,有兩個門讓犯人來選,其中有個門裡面是一隻兇猛的老虎,如果開了這個門,犯人就會被老虎吃掉,這表示犯人真的有罪,上天也決定要懲罰他。另一個門裡面是一位美女,如果開到這個門,那表示原來的審判有問題,上天不同意有罪。這樣犯人的罪不但會被免除,還要和美女結婚,來彰顯國王的仁慈。 所以,每次有人犯了大罪,大家都會擠進圓形競技場,看看到底是美女還是老虎?命運一半一半,既刺激又好玩,好像看足球的12碼球,全場等待命運來掀開底牌。人人都很開心,也覺得很公平。 國王有一個女兒,是最美麗的公主。公主和一個青年墜入愛河,但是法律規定平民不准愛上公主,他們的戀情被國王發現,青年被捕,國王決定讓他到競技場去開門,讓命運來決定青年的生死。 公主是國王最寵愛的人,沒有人敢違背她的要求。而且她的個性是想要什麼,就一定要得到。所以公主一定會知道哪一扇門是美女?哪一扇門是老虎?青年走進競技場,用眼睛看著公主,好像在問:「是哪一扇門?」聰明的公主輕輕的微舉手指,很快的往右一指,沒有人發現,只有青年看在眼裡。 青年往右邊的門走去,這時他忽然想到,公主是愛他沒錯,但是公主如果救他,那他就要和美女結婚,並不能和公主在一起。忌妒的火焰會不會燃燒公主的心?寧願讓他死在虎口下,還是看著他和另一個美女在一起?是美女還是老虎? 故事寫到這裡,這是美國小說家史達柯頓的名篇,這是小說史上第一個「開放式結局」open ending的故事。知道故事後,我們來看麥克努雪夫如何用繪本來詮釋? 一樣的,我們在書頁攤開,全部連接起來。「小書名頁」後,出現了「很久很久以前……」畫面中,人們都很悲傷。下一個跨頁,明顯的對稱佈置,人們都很開心,一個美女在隊伍前面拋花。這一跨頁是「大書名頁」,這兩個場景是很有創意的安排。 故事開始,國王登場。麥克努雪夫利用「舞台劇」的表現法,把國王拉高在右上角,下面是敬畏國王的人民。下一跨頁,出現競技場,同樣的版面安排,把思考的國王擺在右上角。 翻頁過來,國王放在右上角和前一跨頁對稱,右邊畫的是猛虎撲人。有創意的部份,是只畫虎爪,強調人的恐懼、脆弱。 下一跨頁,畫面也是同前面對稱,轉到側面描繪,這樣可以清楚的畫出美女和幸運者對命運的感恩。 進入下一組圖,人們擠在圍欄前觀看。翻頁過來,國王發現公主和青年的戀情。巧妙用遠景和人物的配置,形成和前圖重疊相當的對應。 接著,畫面出現青年在沈思自己的未來。他站立在下半部,周邊空白,更顯明他的突出。上方利用兇猛的烏鴉飛過,形成沈重的壓力。下一個跨頁,佈局完全相同,一樣用青年獨自在畫面下方的中間,往上抬頭,和看熱鬧的群眾眾目交會。 基本的韻律是兩張跨頁為一組,兩兩對稱,形成張力。到了這一跨頁,獨立連接前後畫組,做為進入高潮前的轉折。

繼續閱讀
2006/08/08

郝廣才‧繪本講堂《好繪本,如何好》9月份隆重豋場!

什麼是「繪本」?什麼是「好」的繪本?如何「閱讀」繪本? 你是否曾好奇:編輯和插畫家如何佈局以達到戲劇性的起伏? 如何安排畫面的呼應? 文字和圖畫如何取得合諧? 插畫大師是如何將生命力注入圖像中?

繼續閱讀
2006/08/08

9/10 創意講座

如果你相信只有一個標準答案,你就會停止尋找!
當你有了一個標準答案,你就會停止思考!
創意,就是沒有標準答案!
 
郝廣才幫你打開創意的開關
腦力發電

繼續閱讀
2006/08/08

繪本是什麼?

繪本是什麼?什麼是繪本?如果要下一個明確的定義,說不定會像「瞎子摸象」徒增困擾。所以只要說個「大概」,反而清楚。 「繪本」大概是一本書,運用一組圖畫,去表達一個故事,或一個像故事的主題。 如果用英文來看就更明白,Picture Book就是圖畫書,就是繪本。同樣書裡有圖,但圖與圖未必有連貫的關係,就叫Illustrated Book有「插圖」的書。例如:「木偶奇遇記」厚厚一大本,裡面有20張插圖,這就不算繪本,算是有插圖的書。 有了繪本這個大概的定義,那繪本的第一個概念就像冰山一樣浮出來了,那就是「畫面的連貫」。因為繪本是用一組圖畫在說故事,畫面連貫韻律的好壞,決定繪本的成敗。圖畫連貫不起來,故事就提不出來。 一本繪本就像一串珍珠項鍊,要有一根線把珠子串起來。否則大珠小珠散落四處,連不成串。 如何找出一本繪本畫面的韻律?有個簡單的方法,我們可以把書的每一張翻頁連在一起看,等於就是書拆開,兩頁兩頁一張,連起來就一目了然。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