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4/22

1975 建中高三分班前的7班

本文在新浪的網址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pbgid=15096&entryid=8242

建中7班(高三分班前的7班)畢業30年第一次同學會----會後驚豔記
 
~ Mark Ma
 
 

(2006,06,03 淡水金玉滿堂餐廳)

馬玉琦、洪憲勳、林英俊、許世樑、陳孟青、朱美樺、朱嘉宏

(2006,04,28)
由左至右: 馬玉琦,洪憲勳,朱嘉宏(Louise Chu),林英俊(Michael Lin),許世樑

-------------------------------------------------------------------------------------------------------

昨(21)晚在復興北路的金澤日本料理吃過晚飯,已是接近午夜時刻.Michael Lin提議並招待大家到林森北路的宏城唱歌.盛情難卻之下,一夥人分乘數台轎車,浩浩蕩蕩地朝紙醉金迷的台北夜生活駛去.(待續)

到了宏城,進得大門,才上二樓,一干人等立刻被幾位頗具大學校園美女姿色的女招待們,引導進了包廂.7班同學們隨意坐下,不經意的閒聊著.抽煙的,吃水果的,喝茶的,呆頭愣腦,東張西望的,各皆有之.電視早就開著了,只是沒人開唱.

忽然,包廂的大門開了."嘩!"眾老KK們的眼睛頓覺一亮,口水都流出來了.一些平日走在台北街頭,硬是會讓你猴急的牙癢癢的辣妹們,魚貫進場.仔細一瞧,環肥燕瘦,各具姿色,著實教人目不暇給,一顆老心早給頂到了喉結.

只見辣妹們各自熟練的物色對象,貼身而坐(這等親密的身體語言,簡直像老情侶重逢一般).我呢,被配給了一位鷹鼻女子,只見她才生澀的對我開沒幾句口,就給換掉了.我猜是Michael Lin怕失禮,所以自做主張的把那位長像有點古怪的女子給支開.換來一位(Oh!My Budda!)身著黑色緊身短裙並擁有一雙美腿的馬尾俏辣妹.為了不讓主人失望,我也挺識相的與她閒聊起來.猴子嘛!不能太孤僻,要入鄉隨俗,要帶點猴相,否則便是對主人不敬.(待續)

"妳來這兒多久了?"
"才第二天."
"這些人(其他辣妹)妳認識嗎?"
"不認識."
"那來這之前呢?"
"在一家理財顧問公司上班.現在還是,那是我白天的工作."我心裡已經有點半信半疑.
"那你們這裡平常做到幾點?"
"兩三點吧!"見她言語開始閃爍.我便不再問了.
"家住那裡?"
"彰化.家裡還有個弟弟.他現在國三,我很擔心他.從小,是我奶奶把我們帶大的.我爸在我四年級的時候進去....."
"嘎!進去?去那裡?喔!監獄嗎?"
"嗯!兩年前才出來.'
"算一算,關了10年."
"我媽在我爸進去不久,也嫁人了.所以是我奶奶......"
"南部現在工作好找嗎?"
"嗯---不好找."
"喂老馬!你看我."Michael跟一位坐在他面前,身著低胸裝的美少女,老遠向我示範了幾個親密的動作.
我也不知回了他一句什麼,反正有點尷尬便是.

"啊----好睏.平常這個時間都睡覺了."我說.
聞此,她連忙將鞋一脫,站上沙發,到我的背後,大剌剌地為我按摩起來.
我則閉上雙眼,擺出一副"沉思的羅丹"姿勢,默默地感受她的手藝.
不一會兒,"可以了."我說.
"不舒服嗎?"
"哦!不.你用手肘點壓時,感覺蠻好的."
"你叫什麼名字?"
"Jessica."
"姓什麼?"
"姓鍾,金重鍾,鍾潔."
"姓鍾,應該是外省人吧?"
"我爸是廣東人.你呢?"
"河南."
"可以摸一下你的頭嗎?"
她會心似的笑了一下,並沒有拒絕.
"是不是有一種被疼愛的感覺?"
她笑笑沒有回答.
目光移到她穿的黑色高跟鞋.
"可以看一下你的腳嗎?"我想我一定是喝多了,才會提出這麼大膽的要求.
她很大方的脫下一隻鞋,露出一隻白皙修長的玉足,趾頭上了誘人的彩繪,並自戀般地扭動趾頭.
Louis Chu一旁看傻了眼, 大約是動了凡心吧!半天說不出一句話.(待續)

"她只是在享受你.她並不愛你."
當她聽完我與SJ的一段往事之後,直截了當的為我最近的一次戀情,下了一個殘酷的總結.
"可是她長得很美."我還在硬掰.
"我這麼說,你會難過嗎?"
"喔不!我和她已經過去了.只是,我一直都以為是因為我和她差21歲的關係,所以她才...."
"這種事和年紀沒有關係,只要有愛,差20歲也沒關係."聽她這麼一說,倒教我茅塞頓開.一句話,便解開了我數月來揮之不去的心結.接著,我把話題一轉.
"你呢?有對象嗎?"
"我有一個男朋友,可是最近被人下蠱,整個人都變了."
"嘎!下蠱?現在還有這種事啊?在一起多久了?"
"3年."
"那應該很要好了."
"為了這事,他媽媽還特地打電話來跟我道歉.....噯!你看!現在唱歌的那個女生像不像我?"現在該她轉移話題了.
我這才仔細看了鐘潔一眼."哇!"心裡暗自吃驚,原來她也是個美人.

"我可以握你的手嗎?"我想我是醉了.我已不在乎旁人的眼光.
她很自然的將右手緊緊的握閤上我的左手,一指崁一指的,像早就有準備了似的.這會兒,倒變成是我,不好意思將手抽出來了.
兩人才握了一會兒,媽媽桑便進來要人了.她見我二人默默的牽著手,似乎有點驚訝,也有點不知所措,便在一旁站了會兒.
看淡歡場輪迴的她,站了起來,一臉無奈的伸手與我道別. 頭也不回的迎向另一個包廂.

時間已是凌晨兩點多."我們走吧!"Louise一語驚醒夢中人."走吧!此處豈是生人久留之處?"我心裡附和著.
夜深了,在東區,還有一個家,已經等了我好久......


2010, 03, 04 台北三井
朱嘉宏、許世樑、楊淑齡、、、林鶴年、廖文劍、、洪憲勳、林英俊、馬玉琦



2010, 03, 04 台北三井
林英俊、洪憲勳、馬玉琦、林鶴年、廖文劍、朱嘉宏、許世樑、楊淑齡


2010, 08, 27  台北京站
丁維克、楊淑齡、洪憲勳夫婦


2010, 08, 27  台北京站
洪憲勳夫婦


2010, 08, 27  台北京站
鄭紹隆、廖文劍、林鶴年夫婦
丁維克、楊淑齡、洪憲勳夫婦



2010, 08, 27  台北京站
洪憲勳、鄭紹隆、廖文劍、林鶴年、丁維克


2014, 01, 23
吉凱明、洪憲勳、馬玉琦、張志誠

 



校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新增搜尋功能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