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4/14

1964 成淵初中11班

本文在新浪的網址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pbgid=15096&entryid=599800

1964 成淵初中聯絡狀況

這是1967建中泛10班的衍生班級。

當年成淵有兩班資優班,11班考上建中53人,師大附中2人,成功1人。


(點小圖變大圖﹐再點右下角變全螢幕。)
洪誌誠、王立甫、許信靖、葉伯琦、吳洋洋


後排老師:?、導師葉天護、戈保華老師、教務主任楊訓庭、?、?
前排老師:訓導主任黃鍾銘、車掌小姐、江清水主任、陳富美老師

     

(點小圖變大圖﹐再點右下角變全螢幕。)

永遠的初三.11班
黃少華

成淵中學有一項記錄,尚未登錄到金氏記錄上,此記錄不僅是空前,恐怕也是絕後的!

你可曾聽到過民國五十三年畢業的初三.11班班上五十六名同學參加高中聯考,結果考上建國中學五十三名、成功中學一名?不只百分之百的金榜題名,而且考上建中的比率竟高遠95%,這可真是非常輝煌的成就。

班上95%考上建中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輝煌記錄,也可說是因緣際會。該班的同學都是民國三十八年度出生的,很不幸的是被當白老鼠以做各種改革實驗的一屆,各種實驗洋洋大觀如:(1)當我們要考初中時,我們是所謂第一屆的省辦高中,市辦初中;(2)我們上了高中是最後一屆用舊數學的,假如我們有人沒有考上大學聯考要再重考的話,那就要改讀三年新數學;(3)我們這一屆是第一屆大學預官要通過考試而非只要大學畢業就是預官的;(4)而且從我們這屆開始預官不只一年,開始改成二年。哇塞!怎麼這麼倒楣,為何不是早生一年呢?

也因為這樣,本來應考上建中或附中的初中部的同學,就通通到了當時兩家較好的初中──大同或成淵。這下可好了,兩家初中開始起了相當的競爭,競相在各種競試中互別苗頭,看誰厲害,對於高中聯考的升學率,進建中的人數,自然是有如奧運金牌的重要。誰能拿到金牌,學校的名氣大開,而且也可以藉此廣為招徠後續的好學生,希望藉此能夠帶動良性循環。

即然有如此遠大莊重的目標,於是全校上下自然動員起來,各種戰略、戰術紛紛出籠,而我們這群小兵只好陪著一起“玩”了。

於是乎,我們每一學年就被重新分一次班,就像筆者在初一是8班,初二是7班,到了初三就到11班,也因為這樣,常常後來碰到初中的同學都搞不清楚到底當時是哪一年級同過班的,不僅如此,也不太容易在那麼短短一年當中就能培養出“革命情感”的,因為鮮少有三年皆能同在一起的,如果有,也就更彌足珍貴了,就像當時與筆者常在一起而號稱三劍客的另外兩位:蔡行瀚(台北醫學副院長,也是腦神經大夫)及余椿茂(現在美國開製帽工廠)。

在初三.11班,大概所有英雄好漢,各路豪傑都來了,當然要擠在一班人數有限,所以另外安排也很厲害的第10班。其實不在這兩班的也是有很多精英分子,說不定只是幾次代數考試中把正、負號弄錯而己。當時絕對不會有什麼前段班、中段班、更別說放牛班的區分了。

偷藏葉老師的藤條
學校更派來了教學嚴謹,而且非常嚴厲的葉天護老師來當導師兼教國文,而隔壁10班的導師陳富美老師來教理化,其他各科老師也都是一時之選,每天早上我們都得早讀,早上7點就開始,下午放學仍得留在學校加強補習,但是我們絕對都在6點以前就離開學校,而且從來没聽說晚上要到老師家或到補習班補習的。

大大小小的考試那可不用說了,你可知道我們的規矩嗎?比一百分少一分就是一下手心,絕無優待及折扣,葉老師的那枝藤條不知被藏起來多少次,但是老師總有辨法找到,找不到就要同學到隔壁去借。其實隔壁的陳老師,剛從學校畢業,短小精悍,我們卻永遠搞不清楚她打人的力量為什麼那麼大?大概她對於物理的F-mA特別有研究吧!

最近一次同學聚會,邀請了葉老師一起參加,沒想到老師還很幽默的說:「早知道你們會考得那麼好,當時就不打那麼多了!」當天令同學差點全部昏倒。

還好,我們也不是都那麼死讀書的,記得當時學校的童軍活動在李修和團長的帶領下,活動頻頻,而且學校的童軍鼓隊在全國也是響叮噹的。棒球在當時雖然少棒時代尚未來臨而未能普遍,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玩,而且也有班級比賽,只是因為學校太小,操場太小,我們因此打破了不少教室的玻璃。

看哪班是「破銅爛鐵班」
學校也教導我們要愛護環境、利用廢物,因此我們每個星期有一天要將家裡的酒瓶、鋁罐帶到學校集中變賣,將所得籌來蓋活動中心,當時為此還有班際比賽,看哪班是「破銅爛鐵班」?

老師除了認真教導我們學問、知識外,也認真教導我們如何做事做人。像嚴厲的葉老師,要我們每天中午吃完便當後,一定要我們把便當洗乾淨後,才帶回家去,以示對媽媽的尊敬與感謝。精讀古文古書的蘇匡佐老師(後來到十信工商當教務主任,現己退休),常以古人古事來教導我們從中學習。我更記得相當大的震撼力來自於初一的導師江清水(現為成功中學校長),在我們初中上學的第一堂課,踩著那雙大皮鞋在講堂上左右橫踱,加上他的噸位,碰碰碰的腳步聲震撼力可真不小(我們後來稱他為“大象”)。可是最大的震撼力則來自於他在黑皮上寫下來“嚴、誠、勤”三個字,教導我們做人要“嚴以律己,誠以待人,勤以向上”。這三話不只變成了我個人這三十多年來的座右銘,也成了我當排長時贈給排上同志,在公司中贈給同事的最佳贈語。

畢業後,同學們東奔西飛,各有所成。當時以第一名畢業的邱英世,今天是台大醫院的心臟外科主治大夫。當醫師的除了前述的蔡行瀚外,尚有曾修剛整型大夫、洪耀仁台大直腸外科主任,還有我們一直希望能幫國家拿個諾貝爾化學獎,現在國外大學當教授。也有在建築業掦名的王立甫,在貿易業發展的盧昭統及廖芳男,在台塑大公司就職的洪誌誠及岑晃亮,個個可說是學有專長,貢獻社會。

做一個夢然後全力以赴時間過得真快,沒想到畢了業也快33年了,如今自己女兒也在讀國中,看著她,就想到當時自己在成淵的影像。除了功課外,似乎無憂無慮,對未來充滿了憧憬,有著各式各樣夢,其實這也帶動著自己的成長,我也願意除了以上三句「嚴以律己,誠以待人,勤以向上」轉贈給各位學弟學妹外,更以我個人自己這三十多年的人生經驗,鼓勵各位學弟學妹要替自己「做一個夢」,然後「全力以赴」,謹以此與大家共勉之。

寫於成淵中學100年校慶



1967 建中泛10班←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About 02(2)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