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1/21

1971 建中25/25/11班

本文在新浪的網址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pbgid=15096&entryid=577874
1971級建中﹐1~18班甲組班﹐19~23班丙組班﹐24~26班文組班。















2007, 05,  27
吳毓昌、林世堂、魏元才、石朝旺、陳贊鴻、陳時中、羅鴻儒、李(陳)陽明、許繼和
楊大偉、楊洪仁、蔡文友、周曉宏、徐大嫂、徐長源

至台北市長官邸文藝沙籠聚餐。港式的套餐﹐我叫了份羊膝﹐自由自在的和大家話家常。

一個年紀有一個年紀的話題﹐如今主題是老同學的近況﹐偶而加上點小孩或太太﹐老朱朱學勝不在﹐否則女朋友也會是談天的對象。

而剛由紐西蘭趕回來﹐還拖帶著大小行李的楊大偉也參加了﹐原來他和蔡文友的家人都在紐西蘭﹐他自己也許要重為馮婦開建築經理公司﹐做甲方代表。

1號蔡文友是班上功課最好的﹐台大醫科畢業﹐目前是台大小兒科主治大夫﹐似乎有點操勞動腦太多!

石朝旺己是祖父級的人可是髮黑未少﹐氣色好得不得了。他離開劉志雄公司後和朋友創業電子機板﹐公司愈來愈大﹐有不少社會責任。前些日子他去研華爭取業務﹐層層過關﹐最後見到對方的CTO﹐居然是陳贊鴻﹐他也來午餐會﹐真妙!

另外想逃避社會責任的老板林世堂﹐他的建材公司慢慢交給他弟弟﹐自己去海洋大學去修個材料博士﹐經常早上4點半起來看書﹐真不簡單﹐而那頭早己拿到博士在政大教書的李(陳)陽明則留了灰白黑交雜的小鬍子﹐那天找些他學生查下他有沒有誤人子弟?

這次難得由阿才魏元才找來他台大機械同班﹐以前國語不標準的印尼僑生楊洪仁來。他現在國語說得不錯了﹐原來娶了位台灣小姐﹐他們住在新加坡﹐他那時有好幾位兄弟姐妹都還在一起﹐忙在印尼的事業。阿才我是一直有連絡﹐談些老男人的事﹐他工作的德國藥廠撤出轉給國人經營後﹐一下再度由洋買辦變台勞也適應了。只是我倆沒勁去談以前跳舞的事﹐多了些打籃球﹐乒乓球﹐及游泳健身的事!

桌那頭坐著我﹐阿才年少輕狂的好伴許繼和﹐那時張有志﹐小日本王正修﹐楊尚仁﹐江璞。。等常常互通哪兒有舞會一道去的!如今想不到老許己經做了快30年的環保署公務員﹐看來他權力有一些﹐常聽蛋炒飯﹐劉志雄﹐陳英策等請他關照關照﹐同為公僕的咱班官最大的﹐可算是衛生署副署長陳時中了﹐雖然高三他唸丙組﹐但每次聚會他都儘可能到﹐這次也來了﹐少不得大家向他打聽小日本﹐阿胖﹐李欣的下落﹐他們幾個最熟了。  

坐在他旁邊的是鐵餅王羅鴻儒﹐雖然他只高三和我們同學一年﹐我們和他可熟了﹐他宣稱他是唯一正統11班的人﹐我們由25班﹐6班轉成11班的該向他拜碼頭才是。

此次相聚最感謝的就是徐長源了﹐他花了許多功夫整理同學通訊錄﹐向各位老友電郵來電郵去的﹐他客氣的說因為他己退休﹐時間多一點﹐又正是電信局單位的…我記得他一直是短跑健將﹐只是胃不好﹐而他﹐鄭龍光﹐蔡文友好像初中大同同班。希望在加州大學長堤分校的化工系主任鄭博士今年暑假回台時﹐在台灣的同學能再次相聚。徐大嫂這次也全程參加﹐可惜我家領導有事未能一會。嫂子和徐兄住在桃園﹐趕來相會﹐非常非常的感謝。

2007 6月4日 周曉宏記

也曾經少年
 

 

這就是和尚學校的悲哀!!

年少時跳舞是結交異性的唯三法門,但是總比郊遊或參加別種社團令人興奮---能牽著玉手或被粗手牽,面對面的走個三分鐘,即使是令人又土又風的土風舞也讓人趨之若鶩,更別談那些放著西洋布魯士,靈魂,搖滾樂等,配上燈光暗淡,大人不在的場地,曲終人散時搶著做護花使者,回到宿舍或自家村子時再交頭接耳討論檢視下今夜戰果的趣事了.直到80年代初,仍不失其功能!只是朋友大多也30左右了,成家育小大有人在,一下子舞會失了其意義,加上流行轉向,Disco內喧囂浮光掠影,沒法交流,只剩激情!我們這一輩的甚少涉足!

說到這郊遊,是有和女生出去過,只是照片上也大多男女涇渭分明,那時最期待的是團體遊戲,無論是大風吹,碰球,數蛤蟆,老鷹捉小雞,….有幾會牽牽手,碰個身就令人高興得很.算起來還是高二,高三才步入此行列.

高一時郊遊特別簡單,學校有規定一定要舉行的課外活動吧,康樂股長就要辦,而且是一天來回.最常被提議的就是台北近郊的外雙溪,碧潭,小格頭,烏來,指南宮,野柳,金山,圓通寺,觀音山,南方澳,獅頭山…..等了,高一就一票男生上碧潭空軍公墓玩,老師沈文瑞全家,而學生也來了8,9成,就這樣走走看看,玩些童子軍的遊戲,集體唱歌,班上有位叫夏台得的歌唱得好極了,我們歲戲稱他為夏台鳳弟 弟,一曲康定情歌…..跑馬溜溜的山上

…棒得不得了,如在今天,他一定是星光幫,超男一員!回想起來也夠土的了.以後也去過鷺鷥潭,北海一周,南方澳等!當然這不同於行軍打靶,那年代每年都要有的,更是清一色加上制服,盤帽了.

相片中已是高三了吧!每個人都穿便服了(高一郊遊2/3穿制服去) 

1970
由左後..周肇銘,張有志,許繼和,賴常雄, 魏元才, 周曉宏,李正綱,王中仁, 羅鴻儒,鍾聲揚.
前左楊洪仁, 夏台得, 陳贊鴻, 徐長源,蔡渭水,李義成,吳顯智,鄭龍光,謝楝樑

1971
第二張送同學去成功嶺,左起王正修,簫明亮, 周曉宏、陳時中

1971
第三張,那年江璞校慶辦了個熱門音樂會,大家出錢出力布置場地

左起   劉欣淼, 賴常雄,周曉宏,魏元才,胡凱, 吳顯智王中仁,劉志雄

1971
最後在建中對面教堂團契照,我只認得左4的鍾聲揚及最左的董策,其它全忘了.

又:那時節能交個綠衣女友是很罩的,咱班小生江璞交了位董蘋,他班的張麥森還交了位龍女杜鵑更是我們景仰的囉!

周曉宏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8/01/22 07:29 AM 回應 

參加各種社團是我們那年代交友的管道之一,同性朋友是不缺,異性除了小學同學或鄰居世交,認識起來還真難.於是參加社團活動就是個機會了.平常有各種宗教團體舉辦的,寒暑假時就有黨國一家的救國團,有許多國家資源的配合.目的都是寓教於樂,想影響純潔的青少年.我們當然是趨之若鶩,一舉數得.

教會團契最有意思了,例行的唱詩,查經,傳道後,總有一些團體遊戲,復活節,聖誕節更有許多聚餐,晚會,排演個耶穌誕生的話劇.在那個缺乏活動的年代,多多少少滿足了少男少女的情懷.而宗教的事也不會令人不能忍受,大慨因為不會像年長後思索得那麼多.

那時佛教活動沒有太多,但許多喪事在街邊搭棚超度,常有一堆十八層地獄的畫,刀山油鍋,非常的噁心.也是青少年人排斥之因吧!三張黎那東方中學旁有個佛教圖書館,和所有圖書館一樣,看看書,看看女生,對那些佛書佛經一點興趣也沒!人真的會變,現在看什麼了凡四訓,貪嗔癡之類的書,受用得很呢.

另外救國團的活動就有意思多了,各種戰鬥營,XX隊如健行,登山,騎士等等.高一時寒假就和班上同學參加了合歡山雪地健行隊,才七天,和一堆銘傳的大姊姊一道,玩得非常高興痛快,只是不知和她們如何再連絡,一方面有電話的人不多,再來不流行姊弟戀的情節,毛頭小伙子嘛,懂啥啊.後來又參加過在谷關的登山隊,接受山訓部隊的訓練,最後步行一天到大雪山林區也真難忘!也加入過騎士隊..所有種種,最興奮的當然是活動中一連串的晚會,各方英雄英雌一道歡唱共舞,我們又因年紀小,備受關照,可惜從沒交到什麼女友,倒認了一堆姊姊,如今也不知她們身在何方! 黨國再分家解體後,以前朋友變綠的也不少,真的,這是我們這一代太幸福後之些臾缺憾吧!

周曉宏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8/01/23 01:11 PM 回應 
 

建中老師

 高中三年,說長不長,但卻是少年最純真和踏入成人世界前之晦澀地帶,許多習慣行為思想,不知不覺的被塑造3,40年後老同學再聚首,鮮明的印象往往在看到他們16,78的兒女時嘎然帶回,而各人少有不變的,再處久一點,那熟悉的某種特徵又會回來了.當然有些突變種,令人感嘆,究竟是當初沒注意到或是伊人歷經滄海?不得而知.連面對鏡子時,偶而自已也不認識自己,良有其因啊.

 高中老師倒是不少記憶深刻的,剛新生訓練時,導師沈文瑞後來就教我們國文及中華文化基本教材,老師全家都參加過我們純和尚碧潭,小格頭的郊遊,有次他感嘆找不到…小學…的書,才使我知道有大就有小,有高就有低…後來他升任訓育主任,而我在後來一次建中青年編輯事件中才再和他爭辯,也才領教了他的圓融,95年在台同學會還有請他來呢.

 高二的國文老師可是來頭不小,第一天我們這些毛頭小伙子都傻了眼,遠遠就香水撲鼻,雍容華貴,我們稱之為貴婦人,而且確實是的,她小孩和我們同屆,18班的,而校慶時她帶了女兒來參觀,不知成了多少人心目中的公主.譚淑文老師先生當過警務處長,十足那時的高貴階級.高三則來了位焦老師,個小但說話有力,只是常精神不足,據內線消息說那是通宵麻將之故,另一位常方城之戰的是高二導師教數學的曹玉田老師,他是北大畢業的吧,個子高大,那時班上一位本來聯考前幾名的因為成績落後了些,成了問題生,他也很關心,多次咨詢我們,最後讓他再唸一年完事.

 英文老師是金遠勝,騎部白色偉士巴來學校,其實他教的對我們這些大同初中讀過…大模英文法…的人是簡單了些,可是他鼓勵我們去看那時上演的…戰國風雲…,背那有名的布魯特斯刺殺凱撒後有名的演講…Countrymen…hear me for my cause…….not I love Cesar less, but I love Roma more…迄今我仍能哼幾句.

後來來了位楊培奈,他是高三的導師,也在美加補習班教托福,我們那時校慶吵著要辦熟門音樂會,教官一再阻隢,還是他幫忙疏通,還借到新四樓的地下室讓我們發揮呢.

 數學老師是位福州人劉文成?,聲音小的像蚊子,加上聽不懂的福州官話,三線段成了三仙丹,於是…仙丹…就成了他外號了.加上正好用…新數學…集合來集合去的使一群會解題,畫補助線的英雄都無用武之地.倒是很方便的在後面聊天,打橋牌,甚至交換小本,以後那些個子小的,坐在前排的數學都不錯,還有人唸到數學博士囉!當然高三的老師汪奐庭也甚有功勞,他也是江浙?鄉音很重,而我們這些大個子也都很難再振聲威了!

 歷史老師都記不清了,只記得有位年青,穿唐衫代課的叫徐泓?,上上就將目光移到學校對面有個天壇頂的歷史搏物館上,說這麼醜的建築怎麼能存在那污染我們的視野?而那位正牌的老師我倒忘了,好似是名門軍閥之後姓孫吧,4,50歲了,講到漢利拔大將帶著大象跋涉阿爾卑斯山,由那衝向羅馬的故事,好棒哇!再說到他征戰多年後依然被羅馬消減時,不勝噓唏.我們也被感染到這滂渤的氣氛,無限響往.

 最特殊的是地理課了,一位剛由師大畢業兩三年的美麗健美的女老師張瓊珠,他體育特強,又喜和我們相處,做班隊的籃球教練,下了課練球時當然是人擠人了,連校隊的人都想來摻一腳,和我們比畫比畫…..她一下就出國了,5年前我在加州碰到她,她己退休,先生剛過世,她記得高我一班的及賀校長,其他不提她也不清楚了.

 還有一位八成人都記得的是音樂老師金仁愛,典形韓國人樣子,教我們歌唱時一定要我們摸下她的肚子來感受下橫膈膜的變化,學校合唱比賽時她還特別指導我們在頂溪國小苦練,可惜我們缺少慧根,臨陣緊張失常,沒得名次.

 工藝課的信能格就是很兇且惡的了,上課要用鴨嘴筆上墨線,做木書架等等,他定了個規矩---晚一秒鐘交作業就只有40分,一大堆人還是第一次拿到紅字呢!

 體育課最差勁了,上課啥也不教,分配一堆足球,籃球,排球就叫大家各自帶開去玩,我們也開心,在建中沙漠上馳騁,期末了測測百米就交差了,而老師還是大名頂頂的國際名裁判員惠怌慶吧.建中還真好混!

 高三時多了化學物理,教化學的是剛來建中教書的曾逸夫,教得如何已記不太清楚,但那年我們班上聯考化學成績超好的,他水漲船高,成為補習班名師,來住南北之間,名利雙收..

 教物理的可是好早就有名的大師任家勤,他在志成,建國等補習班都有兼課,小個子但心不小,最愛談瑪麗蓮夢露演的飛瀑怒潮,令我們在嚴肅的壓力下有不少歡樂,他更答應考完請我們去新生戲院那的凱莉西餐吃A,B餐,真大方,也永遠忘不了.

 另外一位教三民主義的簡孝質先生也是非常獨特異行,常掛在口中的是….考試不重要….也讓一些人信以為真,當然,歷史絕對不可能預測或如果怎樣又怎麼樣,還是很欣賞簡老師的循循善誘,克魯泡金….等在他的介紹下栩栩如生,可惜如今全記不得了.!

 零零雜雜,疏漏難免,希望能拋磚引玉,有空時大家一塊鈙敘舊!

宏周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8/02/20 01:14 PM 回應 

 

怎麼郊遊照片都沒有女生啊﹖四年有差那麼多嗎﹖~ 02

1971

高中畢業考完聯考後又有機會了!16,7歲的少年,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時候,我們有好幾位同學是由全省各地來台北念書的,也可算當地的精英,聯考過後,理所當然的要大玩一場!有人建議去每家南部同學那玩,一拍就和的找了10來位,家長也不反對,解放的我們,如一群出籠之鳥,去了台南,北港,田中,高雄!

少年什麽都有,就是沒錢,一群人坐慢車開向台南一位空軍眷屬的同學,10幾個小時(現在只需2小時的高鐵)我們打橋牌,拱豬,聊把馬子。。。。一下就到了,那的孔廟,安平港,紅毛城。。。當然少不了有名的小吃,棺材板。。。那時您就可以知道台灣的創意有多大了!至今不衰。再去北港,住那的同學想必是當地大戶。。。他姐姐就嫁了位醫生,這位福福泰泰的同學圍棋下得好極,近國手的實力!雖然是有錢人,我們北部人還是不習慣那的浴廁及硬床!還有就是大多人講台語,我成了聾子啞巴,別的同學多能講,也沒笑我,那時那有本省外省之分?和當地人話不通但沒隔閡!

我們常取笑那些鄉下人,尤其青壯的想耍帥,叼根煙,倆手掌,倆腳掌分叉的搭在摩托車把手,腳墊上呼嘯而過的叫—土台客---,連本省同學也如此叫,絕對沒有省籍之分,叫僑生港仔,泰國人,馬達加斯家(非洲的一國,居然有華僑子弟來台讀書。。。)也就是方便!哪牽涉到愛不愛台灣?看不起在地人哪!如今我一想到那景象還是會莞爾一笑,若被人批評看不起台灣人,有優越感。。。真的不能接受,要看別人的用心何在了!這是一種習慣和審美觀不一樣的結果,就像那時沒年青人聽國語歌曲,老土嘛!風氣如此!如今看到人在等待時蹲在那的情景仍不適應,因爲對我們來說那是又累又不舒服的姿勢,以前台灣就有許多工人如此休息,不了解哪!

到鄉下遊玩還有一個原因。。。要去看那的歌舞團,插片電影!台北要到三重才有,不方便,聽說鄉下的更精彩。。。一起哄就逼著當地的同學帶隊去,我看他也沒經驗,一行人找了看來有搞頭的戲院,因爲門口蠻熱鬧的!進去看舞台正面也沒特別,有幾位團員正經八百的在表演唱歌或跳舞,照理說正面位置最好,可是觀衆怎麽都擠到倆旁?原來另有玄機,側面倆旁有人在那跳舞呢!而且是很曝露的,少女或婦女,以身體去牟利一定要有市場,台下老少全是男的,還會互相耳語---看到嗎?甚麽顔色?沾沾自喜,人的基本獸性是不可化的!教化後在公共場所是不會顯露,私下時避免不了的!。。。。正面是常有警察撿察,他們一來,兩旁的舞者一哄而散,他們也只目光直視而以!看一下又去別處巡邏!您可義憤填胸的指責不負責任!但小市民不就這些樂趣,管了也好,不管也沒不好!正義之士疾呼之外,能不能消除這需求才是重點!前陣子有人傳來山東淄博的人體彩繪秀,每個模特兒也是光溜溜的公開展示!旁觀者老小都有,興奮莫名!以藝術之名,肆無忌憚的曝露,更不限制小孩看也讓我大爲感歎!大陸發揮台灣的低俗事可是有過之多多!

北港玩完後,一群人坐夜班火車去田中另一位羅同學家啊。都不記得如何聯絡到他的,那時電話還不多,靠地址又沒有什麽地圖,借用電話先約好如何見面吧!那晚我們心血來潮,新奇好玩外也是爲了錢不夠省點錢吧,我們集體逃票!看過不少人逃票的鏡頭,躲在廁所是最笨的,查票員通常會站在門口等你!和查票員玩你追我跑的遊戲最好是一直向反方向移動!希望到了下一站車停時馬上下去跳到前面已查過的車廂!那次運氣不佳,久久不到站!我們全部擠在最後一節車廂,無路可退!千鈞一發中,火車減速了,我們也不顧危險,車沒停就跳了下去!沒出事可真是萬幸!到了田中天還沒亮,只好坐著半睡在車站的木椅上!那兒已經有一堆流浪漢打尖!一位沒弄好摔下,他揉揉眼後又爬上椅子睡!沒事一點傷也沒!我們可是難睡啊,好不容易天亮有公車才脫離苦海!

到田中那就改看電影,附近小鎮有播插片的!那更好玩,主片是啥不重要,大家興奮的等插片,當妖精打架的畫面出來,個個耳紅心跳,摒氣眼直的!出來後還久久不能回複神來!心理學家,社工人士有許多解釋,年少輕狂唄!現在的年輕人資訊充足,唾手可得這些限制級的影片,圖畫,書籍,老早就人事全知,加上何爾蒙的刺激,大人怎麽不擔心啊,等過了30,又要怕他們找不到對象。。。,真累啊!就不曉得還有別的會讓他們在意的事,名牌,電玩,世界旅遊?。。。。只要下一代平安快樂就是我們老年人的心願!

上大學時,女中豪傑的理工科同學就曾嚷著要我們帶他們去看所謂的小電影,熬不過,好不容易的安排,沒看幾秒鍾,英雌們個個受不了退出那位於小公寓的放映場,我們也不好意思再看!女男有別,何況這麽敏感的事。這方面永遠不平等,男的野性鐵的比較大!這是不到30,40,不能了解的!

最後一站是高雄,一位有醫生親戚的同學帶我們住在透天厝的大樓房,那時高雄就很熱,晚上我們有些人受不了睡在陽台上!半夜突然下大雨,把人淋了個落湯雞,還好每個人身體都不錯,沒人生病!如今溫差一大就會感冒,擔心得什麽禽流,豬流感的病,不可並論!

人生,就是如此走一會,爲我那逝去的青春一記,免得想要抓住他的尾巴,犠牲多少都不惜時,煎熬的多!寫寫記記,有舒解又有前鑒,吾心有寄托,吾行有提升,樂而爲之矣!

周曉宏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9/04/29 05:50 AM 回應



台大管樂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超級同學會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