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31

02的復中日子(2)


這輩子從小(學)到大(學)(幼稚園,不記得了。研究所,那還用說。),心中暗自喜歡的男生從沒少過。密集度最高的就是小學時期。02常和同學開玩笑,最早開始尋人的動機,就是想看看那些小時候心儀的男生們都到哪兒去了?變成什麼樣兒了?所以找起人來可是帶勁。後來想想別的男男女女同學,可能如此念頭或多或少都曾經在腦中閃過,卻沒有02劍及履及的閒工夫及興致。當下決定推己及人,於焉展開那實際動機不足為外人道之尋舊大業。其中比較感傷的是,02有記憶以來第一個喜歡的男生已經因病去了天國,成為一樁永遠完成不了的任務。至於那位01的同學,02小四時的白馬王子,長什麼樣,02早就不記得了,空留想像,也算是件美好的回憶。

再興當年很特殊,男女生部分處二地,牛郎織女三年內只有校慶及畢業典禮見過二次,要想互相知曉,除非是小學同學,否則,怕是互相連聽都沒聽過。還好有再興復興二大小學支撐,才不致於像二個學校。復興初中雖是男女合校,但是,校規嚴謹,男生走兩邊樓梯,女生走中間,女生教室一定在最高樓層,免得男生藉故走上走下,製造不期而遇。(據說男女合校的大華也是用「樓梯管理」來降低男女接觸率,以便大家專心念書。顯然辦私校的教育家們彼此互通有無,相互觀摩。)我們放了一批同學去再興衛理,再從其他小學招收一批學生進來,備取的男生多編在毅班。女生三年沒換過班,但是愛班比較多復小直升的,智班比較多外校考進來的。當年為了升學率,學校會柔性勸退一些同學,或轉學仁愛、或多念一年,還有部分同學身體不好,休學,就憑空消失了。那個年代,學校老師說話極具權威性,所以好一些同學跨了兩屆,後來的家長學生權利意識抬頭,這種現象就慢慢消失了。男生在升初二時能力分班,毅班學生全數分散到其他班,從此教我們的老師,就以擊敗成績最好的信班為目標。(如果有同學願意口述或寫一篇「消失的毅班」,那真是再好不過。提供素材02執筆也可以,因為02實在不知誰唸過毅班。)

私立學校,背負著家長的期許,一切升學率掛帥。復興是婦聯會創辦的,與蔣夫人關係密切,董事會請來的袁永貞校長、魏納教務主任,都是北京大學畢業、涵養學識豐富、氣質優雅的教育家,各科老師,也無一不是滿腹經綸、充滿教學熱忱、師大畢業的高材生。為了同學在英語發音方面,有良好的基礎,更是請來師大語言中心主任、燕京大學畢業、師祖級的林瑜鏗教授,每星期排一堂英語發音訓練,矯正初一學生的發音。那堂課雖不算成績,卻是人人談虎色變。上課時每一個學生都需帶一面小鏡子,觀察自己發音的部位是否正確,稍不專心,Miss Lin的粉筆就迎面飛來,既準又疼。林教授終其一生未婚,獻身教育,無怨無悔,門生均以Miss Lin稱之。去年三月因心臟衰竭過世,享年九十五歲。老爸已久不出門參加聚會,堅持要02帶他出席追思禮拜,當場涕泗縱橫,哀悼最後一位恩師之辭世。現場師大英語系門生無數,中間也夾雜了復興中學受過林教授指導的幸運學子。當年復興雖然駑力於升學率的提升,老師卻個個氣質高雅,毫不顯功利,不僅指導課業,也關心學生的禮教儀態。02就因為大刺刺地、太豪爽,不拘小節,被導師陳菱英老師叫到五樓天台,每天練習走直線,說02走路外八字,像鴨子,沒女孩兒樣。對於少數已情竇初開的小女生,則是循循善誘,因才施教,避免激化反抗心理,自暴自棄。02班上有位初中考進來的同學,陳素芳,名字有夠菜市場,但是人長得美不說,那個時候就有點叛逆。前一陣子,02因緣際會取得懷生國小歷屆校友名單,看到陳素芳<大名,雖然同名同姓多不勝數,仍直覺就是那位初中頗受男生矚目的同班同學,果不其然。她從來沒在復興同學會露臉,倒是參加了懷生國小的重聚會。據她說初中時是一個讓陳老師頭痛,卻很疼愛的學生。為了她的抗拒午睡,老師陪她午睡時間到五樓天台活動,以免影響其他同學。顯然五樓常常被陳老師用來教化我們這些問題學生,還有其他同學去過五樓嗎?

課業方面,仗陣不小。每周一抽考,也就是沒人事前知道要考哪一科。周末門門需準備,星期一第一堂課發下卷子,就知道中獎沒有。除了抽考,還有兢試。每日朝會各班以10x5隊形排列站在升旗台前,唱畢國歌升完旗,台前一張桌子來了三位當科專任老師及魏納主任(與姊姊魏廉女士同為國語日報社名作家)。現場拿出二個籤筒分別抽班級及座號。宣布中獎名單前人人頭皮發麻、嘴裡喃喃有詞,拼命背誦可能馬上就要登場的英文或國文課文。有時還會抽背對話,抽中背不出來事小,在男(女)生面前丟臉事大。

在這種每天如聯考的氣氛下,哪需要補習。高中聯考,卷子一發下來,就好像昨日才參加的競試,填完交卷就對了。雖然如此,02和俞佩珍上了一女中後,由於公誠兩班老師泰半相同,常交換有無,居然雙雙覺得數學不夠具挑戰性,高一時合請了一位台大電機系的學生家教數學,那也是02求學生涯中除了補托福、GMAT,唯一的補習經驗(高二在師大附中附近參加建中許瑞蓮老師的化學補習班,只上了三堂就翹頭了,不能算。19班的王清佑就是那時一起補化學,知道02的。)。那個家教老師真像是台大電機系的,聰明得不得了,02的問題被他點一下,很快就懂了。但除此以外就無趣得很,帶個黑框眼鏡,不苟言笑。02上了大學後本想在校園找一找,看是不是能謝謝他讓02一路靠著數學過關斬將(大專聯考只錯一題)。奈何02不記得他叫什麼名字(一點也不風趣,長得又不像秦漢,不能怪02健忘。這下google完全無用武之地。),只知道家住高雄縣橋頭鄉,雄中畢業,當然是找不到。希望他不要讀了02寫的,忽然跑來認02,那02可要昏倒了。噢!不能這麼說,寧可昏倒還是想看看那位電機系家教是不是還是一付會被02欺負的樣子。

 
蔡昭玲(高一公)、林莉(高一公)、俞佩珍(高一誠)、陳貞鶯 (高一誠)、鍾亮玲(高一公)

話說每次競試一結束,數學劉鎮洲老師就會把王文寧、俞佩珍、及02的考卷先抽出來改,看我們的成績就知道那次考試的難易度。有一次02居然勇冠三軍,考了個99分,力克信班最難搞的魏鼎新,本來應該由02代表領獎,朝會又陰錯陽差被考第二的魏鼎新上臺領走,從此再無緣代表領獎,至今耿耿於懷。至於國文科,我們推派的戰將是閻初,英文的指標人物則是張家宜、陶馥蘭。這二科,我們總是沒讓導師陳菱英老師失望,剋信班剋得死死的。物理呢﹖根據當年同時也在衛理任教的徐文泰老師的印象,他總是讓王文寧和02上黑板抄作業題目,五題才抄完,02已做完三題。02五十歲了還記得老師教的用拳頭手勢比擬電流方向判斷正負極,履試不爽。要不是高二化學敲醒02的大頭夢,02可能會困在甲組裡鬱鬱而終。

同是復興小學直升的,大家不是曾同班過就是聽聞過。但若要認得初中考進來的新同學,最容易就是透過佈告欄的競試成績,或是朝會時,四個男生班、二個女生班,像待宰羔羊般站在那,等著抽背英文或國文時。也不知是否02的嗓門大,朝會的司儀都由02擔綱,最怕就是想咳嗽的時候,尤其是發生在升降旗唱國歌時。常常忍到後來,喉嚨癢得連眼淚都彆出來了。直到初三畢業典禮預演時,02才注意到信班和自己領一樣勤學獎的同學叫宋嗣祥,三年後此君勇奪大專聯考甲組狀元,以最高分考入臺大電機系,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不過,據說宋嗣祥不是一個死K書的小孩,所以,他的聯考成績也跌破不少人眼鏡。初中畢業時,閻初是我們愛班永遠的第一名,她的認真努力加上資質,無人能比。第二名是王文寧,琴棋書畫樣樣精不說,文科理科都名列前茅,最重要的是為人謙和溫柔,端莊典雅,和02初中高中同班五年,感情很好,02卻一輩子都學不會她的氣質,去年八月藉送女兒入學之便,在New Jersey見了一面,十多年不見,仍是巧笑倩兮、輕聲細語、舉止脫俗。不但念了個化學博士,琴棋書畫一樣也沒放下,還醉心剪紙藝術,展出作品多是六尺高的大型傑作。第三名是吳素琦,下來才輪到02。至於宋嗣祥,當年沒幾個女生知道他,倒是大家都知道作家疏影及宋晶宜,只是鮮有人知道那就是宋嗣祥的姊姊。三十三年後02就是靠了這一點記憶,找到宋晶宜(世界日報舊金山分社社長),替電機系、國際事務研習會(這個研習營,值得一書,留待"Freshman Year In NTU"再描述)一干老朋友,找到大家遍尋不著的宋嗣祥。那可是02尋人的第一件大case,可謂初試啼聲,一鳴驚人。初中畢業典禮,上台領獎的除了老面孔魏鼎新、朱克成、張憶里,蔡明興也是其中之一。而疏影為1972年復興中學畢業紀念冊寫了一篇短文,原版剪報(一本紀念冊 - 疏影)02保存迄今。

為了方便老師點名,學校編了各班的座次表。愛班(女生)及望班(男生)因為國文及數學老師相同,會被老師指派比較老實的同學充當信差送點名單、作業、考卷等等。信差除了成績要好,也要有膽在眾目睽睽下喊"報告"進教室遞文件。據說丁長捷每次送東西到班上,總是目不斜視,放下文件就走人,很是緊張。02則是因為座次表看多了,男同學名字耳熟能詳。以致多年後,只要別人提起任何同學,02好像都認識,都能答腔,其實都沒見過,都不認識。

體育課,天氣晴朗時操場見,復興中學小到必須借用小學操場。於是很容易男女生班各自據地為王,遙遠對望,當時對拐子同學的驍勇善鬥,印象深刻。除了體育課,早上第二、三節間還有課間操,鈴聲一響,全往一樓衝,隨著音樂響起,敷衍地揮舞著自覺很挫的動作。遇到下雨天,就在走廊上,各班教室前面,一字排開揮舞雙臂雙腳、扭腰伸展,不一而足。女生因在四樓往下探看容易,看男同學耍寶亂做,覺得很有趣。學校運動場地真是貧瘠,於是租用隔壁仁愛保齢球館仁愛游泳池(即現今敦南Sogo所在地)讓我們上游泳課。碰上與男生班一起上游泳課,真的是蠻尷尬的。

好不容易放學了,可不是鳥獸散,要排路隊,有校車隊、公車隊、走路隊。走路隊最怕碰到仁愛國中一些調皮的學生,有時還會因為年幼無知,互相打起來。通常私立學校學生遇到挑釁的國中生,都是秀才遇到兵,閃得不夠快就自認倒楣。我們這屆卻出了個大哥級同學。通常會打架的課業都不太好,但此大哥可與眾不同,功課還真好,有勇有謀,仗義執言,見不得班上同學受欺負,是張憶里的保護神。其英勇事蹟連不識其人的02也崇拜不已。大哥在械鬥中,輕易地上了建中後,忽然信了天主,不馴的個性丕變,回學校向魏納主任解經,讓國學底子深厚的魏主任印象深刻,讚不絕口。02開始找同學時,最好奇的就是大哥的現況。第一個就尋找此人,google到一位同名台大醫師,慈眉善目,不敢認,去電其同班同學劉念臻求助。劉念臻矢口咬定不是。02不死心,乾脆直搗黃龍,用電話確認。果然就是。大哥變化之大,震撼所有相識。其人温文儒雅,與以前桀傲不馴判若二人,不得不歸功於耶穌基督。

那個年代的初中,大家都專心求學,對男女情事完全不懂。若有人交男女朋友,可是叛經離道,絕對招來異樣眼光。只有小學同學會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交流。就說02從小恰北北,有「母老虎」之稱,同學個個敬畏有之,幻想沒有。只記得初中有一位不認識的周姓同學透過小學同學唐鍔君邀約。在小學同學陪同出席下,02和男生看了一百零一場電影,現今想來,那位同學可是不得了的有眼光,不過,大概02對他而言,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不如不見」,就此再沒見過此人。

復興初中由於請來了大師級的Miss Lin指導學生。因此,英語會話一直是校方很重視的課程。甚至還編了英文話劇,打破班級藩籬,由發音最標準悅耳的陶馥蘭、閻初、李一帆、王相民、陳作範,朝會時表演給全年級同學看,很是震撼人心。
林莉、陶馥蘭
俞佩珍、張家宜、張意、林素芳、閻初

那個時候,班上除了個兒一向高大的王秀帷,還有鄧映梅和劉文馨兩個迄今仍失聯的奧莉薇。現在就更不得了,不但當時已是最高的王秀帷還在長,連那個不怎麼高的咸靜玲都有好幾。真不知道他們平日都吃什麼。運動最靈光的則是林素芳,動如脫兔,冷不防地竄出來,熱情地勾著同學脖子,對方絕對閃不掉。能跑能跳,桌球一級棒不說,數理記性樣樣不輸人。同樣是外校考進來,卻是個搞笑大寶貝的是宋慧玲,常常逗得三人組的唐夢君、張家宜、俞佩珍笑得花枝亂顫,還記得有一陣子,每次到學校描述前一天「太空仙女戀」的劇情動作,張家宜都笑不可遏,真是一個愛笑、快樂的小女生。初中才加入復興,與02很好的,還有曾如珍,寫得一手漂亮的國字﹔「石膏美人」陳雅音﹔開朗的蔡瑞齡﹔由於女生班三年都不換班,大家感情特別好。愛班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從上一屆,一路念到我們這一屆的幾乎都在我們班,一付風吹就要倒的「林黛玉」王佩玉是身體弱休學再復學同學最大代表,字跡娟秀,作文充分反映少女情懷,總是一付病懨懨我見猶憐的樣子,其實和其他「兩屆幫」打鬧起來,毫不失色﹔插科打諢第一高手就是王相華,敢講機靈反應快,言語幽默讓人笑破肚皮,35年不見,一通電話,笑話不斷,仍是許她為第一,無人能出其右﹔搭配另一位冷面笑匠倪詠文,以及王夢梅、鄭佳園、牟采屏、楊幼玲、何方、葛樹敏、季愛華,再加上一個「為賦新詩強說愁」的黃安娜,一般風紀股長哪叫得動這些大姊頭們。幸好02也很率性,很喜歡「兩屆幫」的敢作敢當,和她們混熟了,若有事相求,她們也不會讓02難向老師交代,這就是「山不轉路轉」,做風紀股長一旦和難搞的同學做朋友,打成一片,就什麼都好辦了。

「兩屆幫」


復中愛 - 鄭佳圓,何 方,倪詠文,林 莉,王相華,王佩玉

閻初則是永遠的第一名、永遠的班長、永遠的模範生、永遠的演講致辭代表、各項比賽的常勝軍.......由於從小就像個大家閨秀,舉止從不逾矩,不但聰明,認真努力更是不在話下。大家對她敬畏有加,只敢爭第二,所以直到數十年後才見識到閻初說笑話的功力。如果有說笑話比賽,相信她還是像小時候一樣,拿冠軍如探囊取物,因為她最厲害的就是隨時隨地說出來的話都非常有寓意,令人發噱,周邊人笑倒一地,自己卻不疾不徐,不為所動。

私立復興初中成立的第一年,為了替學校打下好的基礎,袁永貞校長拜託林瑜鏗教授親自去師大遊說最優秀的畢業生加入教師群,陳菱英老師、印寶蓉老師、曾麗華老師都是當時才出校門,懷著滿腔作育英材的熱忱來到復興的師範高材生。陳菱英老師是愛的教育,印寶蓉老師則是鐵的紀律。陳菱英老師第一年做第一屆望班導師,第二年就接第二屆愛班導師,帶了02班上三年,溫柔婉約,依每位同學不同的個性給以不同的教導,不僅是最受男女學生喜愛的老師,連後來到任的年輕老師都將她視為鄰家大姊般尊敬。2006年03月25日和久別睽違的老師見面,王藹士忽然拿出一張紅帖子,居然是34年前老師貼在公佈欄的結婚喜帖。王藹士事後取下保留迄今,當場交還老師,作為紀念。真不愧是當年老師最鍾愛的學生。老師於1972年五月六日與大學同學林寔弘老師結婚。不久旋即懷孕,當年復中第二屆有女學生林莉、張意,第三屆有男學生林立、張翊,為有所區分,以女的林莉及男的林立稱之,張意張翊亦同。林立課業成績極佳,好到我們這些高屆學長都有耳聞,他後來果然也不負眾人厚望,1976年勇奪高中聯考榜首,三年後第一志願考上台大物理系,讓林莉沾同名之光再添一樁(林莉工作坊、大陸游泳國手、林青霞的姊姊、.......咳咳咳﹗真是不勝枚舉,特此聲明,均非本人。眾家兄弟姊妹,可別沒看清楚,遇到他們冒然上前認02,02魚目混珠的嫌疑就大了)。根據第三屆學妹的記憶,由於林立太優秀了,陳老師在懷孕時就說,如果生的是男孩,就取名林立,女孩就叫林莉,三十多年後和老師重逢,印證了老師二位公子的大名分別為林立德、林立群。老師在復興教了六年後隨夫移民西雅圖,一直任職於北美事務協調會(現今之駐西雅圖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是02求學階段裡最感念的恩師。


2006,03,25 台北明星西餐廳
王雅惠、陳雅音、張家宜、林素芳、楊斐、季愛華、吳孝三、聶達穠
王藹士、袁蔚然、閻 初、徐肖美、林士洋、張 意、李世鳴
劉先月、王秀帷、陳菱英老師、劉鎮洲老師、丁長捷、林 莉

http://www.4thgrader.net/fu-hsing/now/070304.htm
2004,07,03  橄欖園, 台北
郝海晏,潘扶適,陳永弘,張憶里
周復芳,莫華榕,閻 初,張 意,孫淑真(張憶里太太),董宏儀

http://www.4thgrader.net/fu-sing/now/071704/071704.htm
2004,07,17  天母國際聯誼會, 台北
Many schoolmates showed up. Please see individual picture for names.

http://www.4thgrader.net/fu-hsing/now/110704.htm
2004,11,07  富邦大樓, 台北
復中信- 龐厚元,陳中和,蔡明興,張憶里

http://www.4thgrader.net/fu-hsing/now/111304/111304.htm


2004,11,13   Saratoga, California
第三排:魏鼎新、應天平、王相民、俞惠琪(王太太)、孫淑真(張太太)、張憶里、朱再華、楊桓、張殿華、黃曉麟、樊治平、唐文聰、阮善性
第二排:莫老師、曾老師、司徒念萱、王相華、周田田、袁蔚然、陳台、Wendy(阮太太,閻初Harvard同學)
第一排:宋玄樂、何景頤、倪詠文、甘方中


2005,08,07 台北 三分俗氣 (曹一的餐廳)
馬正行, 姚偉明, 孟憲偉, 曹一, 鮑玉祥, 李世鳴, 邵作俊, 葉建華 , 劉士彤


2005,09,17 Hilton, San Gabriel, CA
Katherine,沈重,林莉,張憶里
沈重的兩個女兒


三和皇宮,San Gabriel, CA
(最後一排) 李宗琳、葉有棻、何景頤、?、陳建中、阮善性、王中興、秦無荒、趙念宗、蘇紅、張敬文、王蓁蓁、陳台、司徒念萱、陶威棣、張誠正
(中間一排) 劉孟蕙、顧倩、高開怡、蔣篤蒂、蕭經世、牟采屏、吳素琦、張心揚、咸靜玲、林莉、唐夢君、須培琳、宋慧玲、璩榮昱、王相民
(第一排) 裴天龍、林珊、楊桓、高本鈞、吳、陳紹維、張憶里、王相華、季金諾、羅曉餘、胡承堯。


2005,12,11 台北 環亞飯店
劉永祺(舉牌者)、林志中(後排最右)


2006,06,03 淡水金玉滿堂餐廳
馬玉琦、陳孟青、許世樑、朱嘉宏、洪憲勳


2006,07,15 Beach House, MD
俞立庸、鮑敦、俞立庸太太、桂馥、呂志敏、林莉


2006,07,24 Sudbury, MA
賴仲偉


2006,09,03  Anaheim, Ca
沈肇周、丁強恩、章立、邊浩、季金諾、張聖得、張敬文
李文安、劉和卿、熊皓、咸靜玲、謝智玲、劉元文


2006,11,12 上海
黃光曾、林莉


2006, 12, 30 台北京星
復中信 - 陳嗾慶、王相民、張中平、陳作範、曾文毅

小學初中最喜歡的就是學校遠足。倒也沒料到,學校居然很先進地為我們辦了個初三畢業旅行。四個男生班、二個女生班,浩浩蕩蕩台中、台南、高雄南北來回一周。那個年代,相信是件創舉,不是有很多學校願意承擔安全風險。

只記得旅行中途嬌嬌女陳素芳坐前座,忽然緊急剎車,整個人撞上擋風玻璃,額頭縫了好幾針。日前見到她,她撥開瀏海給02看,縫線痕跡還在。

另外記得的事,就是有一程,部分女生,包括02被派去坐信班那部遊覽車。夾坐在中間那排臨時座椅上,左右不敢亂動,也沒有看見帥哥(只記得小學同班同學潘仁霖也在車上),什麼趣事都沒有發生,倒是在車上忍不住睡得流口水,很糗。因為沒有相機,這麼特殊的小男生小女生長途旅遊,很興奮卻什麼都不記得,只有靠別人的記憶來回味了。

初中三年,錯過再興衛理的純女校住宿樂趣,取而代之的是在一個男女混校中與男生的直接競爭。十年後出國念研究所才真的經驗有室友的滋味。也墊定了今日有能力串連各校男女同學的厚實基礎。「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冥冥之中,真是天注定。

復中的日子 (照片)
http://www.4thgrader.net/fu-hsing/then/index.htm

(Part 2, 12/12/06, 完結篇)

 

Hello 林莉,

You are amazing. You have my info from grade school all the way to college. You even have my student ID thirty some years ago. Do you have my bank account too? 

Thank you for letting me know your amazing blog. I would like to contribute you with two things.
(1) To fill one blank in your list. My friend Taison Ku (顧臺生) is hiding in Tucson, AZ. His e-mail address is in the cc list.
(2) Regarding your article “復中的日子” 裡提到消失的毅班. 我們(第三屆) 一年級上學期是照成績分班. 到了下學期, 可能是為了怕 “hurt our feelings” 就開始混合分班. 當時毅班的導師是蔡益助. 為了洗去毅班是後段班的原罪, 就把毅班改成勤班. 這個故事是三十多年前從毅班的同學那聽來的. 正確的說法可能得聽蔡老師的.

Best regards,

Jong
劉宗賢
2010, 04, 22



02 的滑雪經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1971 北一女達拉斯小聚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