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4/24

追思故人

本文在新浪的網址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670146

鼓勵錯過見往生者最後一面的朋友,將原本預計往後數十年要和往生者聚餐的錢都存入紀念基金,讓基金本身說話,告訴家屬,朋友有多愛他。
捐款人抵稅:台大開抵稅收據給捐款人,可選美國或台灣抵稅。
家屬感受友誼長存:錢入紀念基金專戶,愈來愈多,超過台幣100萬元就是永續基金,本金不動,只用每年孳息4%提供台大運用。
台大取得可以運用的捐款:台大極缺校友捐款,拿教育部的補助,綁手綁腳。

想想台大四年學費極低,還可以申請非清寒種類的各式獎學金。現在終於自己有能力,別誤以為台大不需要,除了回饋在國外唸研究所的母校,請記得也栽培了大家(包括家屬)的台大。

giving-to-TAS donation site 裡面很多有意思的內容。
under "naming opportunity", 每個building,每間教室,每張椅子都有價錢,都可冠名。
https://www.tas.edu.tw/alumni/giving-to-tas
學生時代愛塗鴉,墻壁、課桌、廁所、樹幹、.... 呼喚這些人,現在可以光明正大地將他們名字刻在學校的財產上,請多多回饋,到處留名。

 


2018年11月16日,台大B63的四十重聚,活動結束後,下列校友陸續安息

1979獸醫 李學文
1978藥學 黃周洸
1978農工 張永京
1981醫學 姜禮盟

在此追思懷念他們對社會、家人、及台大的貢獻。

2019年11月15日,台大B64的四十重聚,沒機會見下列校友了。

1979商學國貿 羊憶蓉 2019年2月15日因心肌梗塞,病逝台北國泰醫院
1979農化 臧志豪       2019年4月初因流感病逝LA

=============================

張永京1956年出生於臺灣新竹,家中長男長孫自幼深得寵愛。先後就讀於再興中小學,台大農工系 ,赴美在加大柏克萊分校水利工程研究所畢業。

學成後在洛杉磯縣工程局任職。1992 曾當選加州哈崗市議員。1994 返台担任金鼎證券總經理,並且曾任中華民國期貨公會理事長和董事,對早期台灣期貨市場發展功不可沒。2000年後去天津和北京參與公司企業管理 ,在天津海泰超導公司,安多利投信集團,吉津富集團 ,大成長城集團等,並成立盛信投資管理顧問集團。協助多家中外或是兩岸企業完成合資,融資及投資計劃。興趣廣泛, 對政治,財経,電腦科技,超導,太陽能,原油交易,高鉄,房地產等领域都頗有見。曽兼任美國國家可持續發展中心理事會資深顧問。 

他天生有藝術的細胞,會彈鋼琴吉他,還會拉馬頭琴 ;青少年時期自繪武俠漫畫;卡拉OK唱的老歌及流行歌動人心弦;文筆流暢精粹,曾經發表多篇文章于報章雜誌,參與兩岸論壇研討會,電視台接受專訪評論時事。臉書上發文美食, 音樂,電影資訊。是個允文允武,多才多藝的傑出人物。

永京體格高大偉岸 ,氣宇昂然。 1981年在加州舊金山和翁韻華結婚。育有二子保元 ,保文。

認識永京的朋友都知道他生性樂觀開朗,為人聰颖正直, 爽朗豁達又不失赤子之心 。講義氣,古道熱腸助人為樂。深得同僚下屬愛載,讃譽他把愛心發揮到淋漓盡致 ,是很多人口中的”大哥”。

以他的聰明才智, 對社會的貢獻影響,不應該走的這麼早啊!但他瀟洒地在睡夢中打著鼾走了!
感到悲傷痛心之餘,永京或許會用他一貫輕鬆的口氣説句”沒事了啦“。
將會和他永遠留在我們的腦海中。

 2019,4,21。查競傳,張永良,二姊永宜。

我們打算在台灣大學以張永京之名設立一個紀念基金,大家都可以透過這個基金表達以前被永京照顧的感念,來傳承他的愛心。




(點小圖變大圖﹐再點右下角變全螢幕)

        
(點小圖變大圖﹐再點右下角變全螢幕)
左表:入款後附上此表取得台灣抵稅收據  右表:入款後附上此表取得美國抵稅收據

台大張永京紀念基金,代表了親朋好友對永京的愛及思念,也代表了永京及家人飲水思源對台大四年黃金歲月的回饋。更重要的是讓永京的古道熱腸精神可以透過教育,無遠弗屆散播。

懷念是永續的,任何朋友隨時都可以匯款入紀念基金,朋友能抵稅,永京源源不斷回饋社會,母校也得到資源挹注在國際舞台持續創造紀錄。這是永京樂見的三贏。

=============================================

永京與我是再興初中同學,後來又有緣在台大農工系水利組同班一年。大一升大二的暑假。許多農工系的同學申請轉系。我轉到土木工程系;政治系也核准了永京的轉系申請。後來因為家人反對,永京留在農工系,直到畢業。有鑑於他後來的事業發展和在美國加州當選市議員,我想大多數的人都會同意,政治系可能對他的未來更有助益。但是如果轉了政治系,永京後來可能就不會在Berkeley Campus遇上韻華了。
永京的才華是多方面的,他博覽中外群籍,事有獨見。在台大時有一天,他到我們雲和街老家找我。我在臥室內換衣準備出門,卻聽他在我們家的舊鋼琴上,彈Deep Purple 的Child in Time。我才知道永京不但愛樂,還能彈奏。

三年前回台恰巧聞知永京罹患癌症。多年不見,卻在這種情況下和永京韻華在永康街的高記重聚。席間,韻華憂心與焦慮溢於言表;永京卻是瀟灑依然,信心滿滿的說要打勝這一仗。他還很得意地讓大家瞻仰他手腕上病人腕帶,說他從醫院中偷溜出來吃這一頓。

永京就是這樣一位堅強而樂觀的人。永遠活在親友的心目中就是永生,我們都會永遠記得他。

林益
2019, 04, 22
=============================================
我認識的張永京熱心,大方,好玩也貪吃。跟他認識這麼久了,從沒看到過他發脾氣,永遠是笑臉迎人,他的性情溫和,才華洋溢,幽默風趣,都讓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回憶。我們也很不捨失去了這麼樣的一位好朋友,永京,願你一路好走,將來有機會再當兄弟!

復國與斐斐
2019, 04, 22
=============================================
我認識張永京,  其實只有他住在洛杉磯時, 短短的時間.  

他高大的身材, 黝黑的膚色, 加上一口笑口常開的白牙, 很讓人印象深刻.  是個很陽光的人.

張大哥在洛杉磯時, 每逢周末就是一堆朋友在他家裡高聲談笑; 古今中外, 歷史政治, 甚麼話題都有.  張兄應對自如, 對答如流, 賓主盡歡.  加上韻華嫂, 一手化眾人為蒼蠅的好廚藝, 大家真是趨之若鶩.  所以, 張大哥家總是燈火輝煌, 高朋滿座.

永京兄與人交友, 掏心掏肺, 古道熱腸.  是我最敬佩的地方.  只要是他的朋友, 一輩子都是他的朋友.  因為你無法捨棄對你這麼真心的人.

張大哥也熱心公益.  是個閒不下來, 無法獨善其身的人.  我還記得發生在他短短的政治生涯的笑話.  那年, 我們那個小小的社區, 爭取立市.  張兄參加競選, 高票當選為哈崗的市議員.  可笑的是哈崗立市沒通過, 所以張議員就沒真的當上議員.  沒得表現他的才能, 是有點可惜了.

後來, 張大哥舉家返台, 又在大陸發展, 我都是偶而聽到 一點消息.  間或在台北一起和02吃過飯.  看到他, 還是笑嘻嘻, 開心的說著話.  總是這人是個出色的角色, 閒不下來, 人生路上總是轟轟烈烈地走著.  我對他是很放心的.

人生總是逃不過生老病死這些個.  永京大哥碰上這個毛病, 也跟它奮戰了幾年, 是別人不容易辦到的.  

今天, 張兄離開我們, 還是不改本色的做我們的先鋒, 探路去了.   惋惜不捨外, 也覺得很放心, 有一天, 我們與他見面時, 他會領著我們認識新環境.  我是這樣想的.

但是, 在這之前, 大家要忍耐分開的這些時日. 

懇請家屬節哀.  這是我最後唯一能說的話.

李玉玲、劉明仁
2019, 04, 22

=============================================
我記憶中的張永京

韻華、永京的家屬、各位親朋好友,我是吳非艱,永京台大同屆的同學。

進入台大開學不久,我就讀的物理系,在新生杯籃球賽對上了農工系,那場球我打的很悶,因為農工系有位同學全場從頭到尾緊盯著我。他比我高、比我壯、體力也比我好,皮膚有點黑、頭髮有些捲,那是我第一次與張永京接觸,對他的第一印象是:人高馬大、身強體壯、外表粗獷、講話一口北京腔。

當年在台大的校園裡,有一群非典型的台大學生,幾乎天天玩在一起,成員有KK、懷紹、阿萬、金政、楊永鈺,當然永京也在其中。(註:KK陳履凱、孟懷紹、萬以嫻)

我們一起打球、玩麻將、喝酒、抽煙、聽音樂、玩音樂Led Zeplin, Pink Floyd, Queens,一起欣賞永京最仰慕Woody Allen的電影,也一起高談闊論、說天數地。
幾許年少的狂妄,幾許對未來的期待,也有幾許對人生的徬徨。

在那幾年幾乎朝夕相處的日子裡,我才發覺永京非常健談、對事物充滿熱情、對朋友很講義氣。也才發覺藏在他那粗獷外表裡,是一顆善良的心地與一個溫柔的個性,不時在自然而然中,流露出他無法掩飾的多方面才華。在那不成熟的年紀,男女交友問題多多,知人善解的永京在朋友中,經常扮演:疏解困難及安撫心靈的角色。

我的國文程度不佳,大專聯考國文只拿到59分,談話引用四個字的成語時,常常要錯用一兩個,好不容易四個字都用對了,排序又要出問題。其他朋友常常因爲我犯錯而調侃我。記得有幾回我又犯了錯,永京在事後單獨相處時,善意的告訴我:非艱,剛才那兩個字要顛倒過來才對。世上有多少人會替別人著想到如此窩心?那就是張永京!

永京,謝謝你與我們一起渡過台大四年美好的時光!

大學畢業後我們各奔前程,都到美國去留學,之後永京定居西岸南加州,我則住在東岸麻州,我們有好多年沒見面。等到再聚首時,永京已經娶了美麗賢慧的韻華,保元也已出生,永京當時正在籌備競選Hacienda Heights City Councilor. 

二十多年前永京與我先後回國創業,頎邦的開幕儀式,永京也有到場祝福。他當時是中華民國期貨商同業公會理事長,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怎麼看都是個有份量的理事長。

約在十年前KK回台,永京、KK與我晚餐敍舊,餐後三人決定再年輕一次,到有live band的pub暢歌至凌晨三、四點。那美好的回憶,似乎就發生在昨日。

永京被診斷出胰臟癌後不久,韻華為永京辦了一個生日聚會,我原本帶著戒慎恐懼的心情與會,然而永京面相平和慈藹,全程談笑風聲,他那勇敢樂觀的態度,令人欽佩,也另人不捨。

永京走前六天凌晨兩點多,平常睡眠無礙的我突然醒來,想起好一陣沒聯絡的永京,然後就無法再入眠。同日中午與永京以簡訊聯絡上,永京風趣如舊,約定十天後與李榮發、林青容、吳子偉等老同學在台北聚餐。然而在4/16中午,電話得知永京已於當日凌晨離開了我們。唉!老天有給我指示,可惜我的反應太慢了,老友,真是抱歉!

人間瀟灑走一回,永京的風采是親友們永恆的思念,永京的人生觀是晚輩們永遠的楷模!

老同學,我們都愛你,一路好走!
如果今天我哪個成語又出了錯,一定要託夢來訂正哦!

親愛的韻華、親愛的永京家屬,請節哀順變!永京是個正直的大好人,他已經抵達天堂了,此時此刻,他正微笑的看著我們!
———————-//——————
吳非艱2019-4-26 張永京告別式
=============================================
紀念我們這個年代,在台灣,在台大,一個傳奇的鬼才,張永京(1956, 06, 01~2019, 04, 16)
作者: 02、林青蓉(感謝林青蓉打開已經封存的記憶體)

1974年,我高三的時候,哥哥林益考上了台大農工系水利組。逐漸地,「張永京」常常被提及,他是哥哥大一班上的好朋友。

次年,我考上了台大政治系國關組。政治系美女多,有各種小團體.因為團結力量大,一方面走在校園引人注目,另方面三人同進出是很好的煙幕彈和擋箭牌。任何人前來搭訕,都不會立即被貼標籤「死會」。

我那時候和曹培珊、葉達仁,孟不離焦,許多人對她們二位有意追求,卻不易找到落單時可進攻的機會。我雖然對大一必修政治學提不起勁,但是成績攸關轉系,不敢掉以輕心。認識班上同學後,有一天發現了新面孔。此人塊頭大,很友善地和「我們」交談,原來他就是久聞其名的張永京,既然是哥哥的好朋友,我們對他戒心頓失。

不是政治系學生卻來旁聽,顯然是真有興趣。上了幾堂課,同樣是振筆疾書,我為考試,他應該是真做學問吧。有一天上課,他傳了幾張紙過來,乍看數頁龍飛鳳舞的字,字跡之美令人讚歎。再定睛仔細讀,哇,是情節起伏的武俠小說耶。和當時流行的古龍小說相比,出場懸疑的架勢一點都不遜色,只可惜他牛刀小試就收手,否則永京會多一項頭銜「業餘小說家」。10年後大家在南加州聚首,林青蓉拜讀過他繼續寫的武俠小說,藉著虛擬主角針砭時事,言詞犀利,筆名「張保元」,問為什麼用此筆名,他說「沒人會盯著5歲娃兒」。如果仍然找得到手稿,未來可以開「永京文物展」,讓大家回味永京的另一面。

大一結束,我們三人順利地各奔商學會計、商學銀行,及經濟系。聽哥哥說張永京瞞著父親申請轉政治系,他阿姨是我大一英文錢迦明老師,張伯伯眼線多,學校發現張伯伯並未真正同意,張永京兩年後農工系畢業。

許多年以後,我問永京「當年你是來修政治學?還是希望近水樓台把妹來著?」,他給了我一個標準的「嘿嘿嘿」,笑而不答。

1980年我到南加大唸會計,1981年拿到學位開始就業,哥哥去參加永京的婚禮,給我看喜帖,新娘居然是我復興小學畢業後就沒再見過的翁韻華。永京每次出擊都像丟炸彈。包括他申請到Berkeley唸水利工程碩士(許多知道他大學GPA成績的同學心理不平衡:怎麼可能?註:經考證,是他自己寫的推薦信及GRE滿分的結果,他雖分享多人那次完全猜中的考古題,卻只有他自己熟讀。其他人不信邪看到考題才捶胸頓足。至於英文推薦信,比真的還具說服力。)以及娶到貌美如花的翁韻華(怎麼可能?)。有拈花惹草潛力的張永京,如此早婚,出人意表。後來問永京「你怎麼這麼快就娶到如此美眷?」(我其實想用的是「騙」這個字),他還是給我一個標準地、賊賊的、老神在在的「嘿嘿嘿」,笑而不答。

他們婚後立即從北加搬到南加,永京在County任工程師。兒子張保元不久旋踵而至,永京結婚生子跑在所有人前面,他的孩子後來自然成了孩子王.大人們家庭聚會時,保元帶著老潘明菁的Eric,欽華媛珍的Carolyn,明仁玉玲的Billy,復國斐斐的Tiffany,我家的Stephanie,在他們家瘋著玩。永京也冷眼旁觀了我們這些留學生男男女女的感情起伏到成家生子,落後他好多步。

我預期他會走桃花,因為他女人緣極佳,很少男士周遭環繞這麼多女性友人(還都是美女)卻沒出現蜚短流長。他在婚姻這條路,可是始終如一,不鬧花邊,沒有緋聞,腦袋中裝的都是別人的秘密,自己卻是不沾鍋的絕緣體。我認識他超過40年,除了翁韻華,居然想不出他還和哪位女生交往過,也沒聽說他心儀過誰。選妻生子之精準講效率,在我心中,哥哥同學就屬他第一名。

如果男士的風流倜儻是以交過的女友人數來評估,那,張永京在許多美女心中都非常安全,是聆聽給意見的好對象,完全沒有公親變事主的危險。永京,這是褒?還是貶?他肯定會給我一個標準的「嘿嘿嘿」,笑而不答。

男士女生大腦結構不同,張永京的思維卻能橫跨兩性,男士喜愛的話題,女士會唸的事物,他都能接口,都有耐心聆聽。涉獵之廣,上通天文下達地理,時事、政治、科技、小道密辛八卦,什麼都能扯。和永京保持聯絡是我們增長見聞很重要的充電來源。

永京小時候在美國唸過書,英文底子好,腦筋動得快,能言善道,外加個性隨和,來者不拒,大而化之,不拘小節,不慍不怒的身段造就了朋友遍天下的傳奇人生。他後來成為兩岸三地的紅頂奇葩。說他可以見到習近平,我也不訝異。認識他的人一定不會認為我這樣的形容是浮誇。

他一直醉心政治,1992年出馬競選Hacienda Heights(哈崗)的市議員,真的如願選上,奈何成立Cityhood的投票沒通過,否則他真的成了美國政治人物,美國政壇不知會被他的創新點子影響成什麼樣。那次選舉也算圓了永京年少時的夢,證明了只要他想做,沒有什麼不可能。

他是一個精力旺盛的點子王。和翁韻華是絕配,永京熱情好客,韻華能迅速變出不輸餐廳的佳餚,還保持光鮮亮麗,自己跟著大夥哈啦。上帝揀選了永京,讓他拔頭籌,率先組織家庭,服務南加一干單身男女。他們在哈崗的家曾經是每個週末最受朋友歡迎的去處。友人絡繹不絕地進進出出,有吃有玩,華人訊息大交流,大人小孩各取所需,最重要的是沒有把他們家弄亂要清理善後才能離開的壓力,主人夫婦對「亂」的定義有志一同。

後來大家因為就業換跑道、各自有家庭,不再定期聚會。但是只要老朋友見面總是交換南加朋友們的最新動向,永京是非常重要的消息集散樞紐。

南加州朋友陸續回到台北發展,好一陣子沒永京的訊息,有一天忽然在報紙上看到他的新聞,原來他也回到台北進了期貨界,打個岔,我們這些從南加回台的返鄉鮭魚,毫無台灣職場經驗,也不可能從基層幹起,張雅清剛好有位表哥求才若渴,只要是表妹引薦,都延攬入閣,所以我、林青蓉、張永京回台第一個工作都在永昌,不是科班出身的張永京職位卻最高(真能吹!)。從此過水成功,改頭換面,後來甚至當上中華民國期貨公會理事長,讀了他的簡歷,工程師養成過程如船過水無痕(一定是太豐富了,稿擠不得不忍痛省略),儼然財經起家。我和林青蓉面面相覷,太猛了,要不是我們認識他,真要以為是另一個同名同姓的人。

離開期貨界後他轉進大陸,政經人脈亨通,再一陣子,又轉回台灣投信業當基金公司董事長。我們還在同一個公司蹲馬步,他已經轉換數個公司,都是空降當總經理或董事長,行業涵蓋落差甚大,看得我們眼花繚亂。有的時候,我真覺得他應該付我們這些老朋友封口費,要盡量忍住不洩他的底很辛苦。

他可以隨手拿起樂器立即彈奏得有模有樣,可以不看譜(他說自己根本看不懂五線譜)就將聽過的曲子憑印象表演得像練過許久一樣。他的個頭高人一等,往來好友也包括多位台大籃球校隊成員,就因為這樣,我常被問到:「張永京?是不是台大籃球校隊那位?」據我所知,他外表很像運動員,但是不會打球,沒運動細胞。對了,就是這個「看似」,回顧他的人生,做啥像啥,就連不做,光用講的,都可以把死人吸引到眼睛發亮活過來聆聽。

永京的手非常巧,除了寫一手漂亮的字,能畫能勞作。有一年我們家兒子萬聖節的costume擠不出花樣,他立即用廢棄的紙箱做了個太空機器人的頭罩連服裝,有許多口袋還有天線,替我這一個人在台灣照顧孩子的媽解除了危機。

永京還有一個不算秘密的特點。他有耳背的問題,聽力不佳,如果誰曾經得到他讚賞「演講/歌唱/彈奏很精彩」,可以知道他真是個「好人」。

問我想到永京,會想到哪幾個字,「混、參、蓋」立即出現在腦海中,他能將這些高EQ的生活技能提升層次(不浪費在我們這些不懂欣賞的朋友身上),淋漓盡致地發揮在穿梭兩岸政壇高層,牽線兩岸企業老闆。

永京的人生多彩多姿,不斷變身,政府單位工程師、地產開發商(買地蓋屋分別出售)、速食餐廳老闆、政治家、投資人、財金大老(當我們知道他當上期貨公會理事長時,林青蓉說:「以後我們要改口叫他京公了.」傳神!)、企業家、……。絕大多數的上班族一個時期只能專注單一領域,他卻可以同時具備多重身份。一般人職場專業定型後要換跑道有高度門檻障礙,他卻好像行駛平面道路,切換自如,游刃有餘。北京、天津兩地跑,涉獵的行業,鼓吹別人做的、自己投入的、替人牽線的、擔任顧問的、……,我們只能張口結舌地聽他描述腦中所醞釀源源不斷的商機。據說他曾經想建立一個全新的期貨交易所,計劃從他口中而出,聽者居然不覺得是「癡人說夢話」。我和林青蓉常被問:「張永京現在在做些什麼?」,別說他當下處於何境界,就是過去走過什麼我們都說不清,太多了,我們要消化聽懂都難,遑論轉述。囁嚅片刻最後答案總是「你最好自己問他」。他回到亞洲真是如魚得水,名片上的頭銜落落長。如果留在美國,確實暴殄天物。

一段時間久未聯繫,永京忽然又露臉召集老友聚會,我和林青蓉總是翹首以待,等著他發佈新成果。就像變魔術,人生累積的成就更上一層樓。他的一言一行,極具煽動力、吸引力,絕對能洗腦,讓女生都看不見他的長相(張永京,我是在稱讚你啊,以後再見到,不要打我,朋友不敢說的,我都承擔了),這是旁人在羨慕他時最勵志的地方。啊!37年後謎底終於揭曉,他就是這樣追上超級大美女翁韻華。我們都還在挑三揀四時,就我們京嫂慧眼獨具,以身相許,斷了其他人的機會。對,他如果組織金光黨,有一天成了總統,我也只會佩服地五體投地,完全不驚訝。他絕對有這樣的領袖魅力(charisma)及騙死人不用錢的本領。

宰相肚裡能撐船,沒聽他數說過誰,我們覺得可能會得罪他的話語,他卻像大哥哥一樣一笑帶過,好像在說「孫悟空逃不出如來佛的掌心,隨你們鬧去」。相信對於我的真心描述(未必是全部實情,我是瞎子,只摸到永京的小腳趾),他也會一笑置之。

我喜歡替老朋友牽線復聯,因為年輕時的交往少了算計,多了患難與共。別人恭敬稱呼「京公、張董」,是「京粉」,我們卻是正宗老朋友,交情硬是不同。這樣的身份關係才是無價。

2016年中,當永京告訴朋友們他生病了,我們還在緊張中,他卻很輕鬆地和我們慶生。再一陣子聽他說病好了。看他仍然兩岸遊走,真是個奇人。

後來他陸續給大家看近照,清癯了許多,但是仍然精神奕奕,笑談人間。

4月16日他在睡眠中離開家人朋友,走下舞台時一樣讓我們看到他的獨特。

永京雖然開始是哥哥的朋友,但是後來在南加州,回到台灣,40年,早就成為我們林家兄妹及吳家上上下下的朋友。謝謝永京總是招呼著我們,隨時伸出援手,我知道我們還會再見,等到那一天來臨,我們又可以向永京討教這段時間的經歷,想必又會跌破大家眼鏡。

我想永京現在正笑看我這井底蛙,一輩子沒看透他的能耐。

僅在此代表家人感謝人生有永京這位好朋友相扶攜。

望此文能博君思念中之會心一笑。
永京在天上也得意自己活出無人可比擬的燦爛一生。他將隨著紀念基金跨過百萬邁向千萬,永遠感受著我們對他的愛。

2019年4月26日

附錄:
1985. 12. 21 Alhambra, CA
https://youtu.be/6Zwq9mgIBUk (永京的錄影機,7:30 處開始換曾惟真執鏡,有永京及家人)

以上是爆料版,可以濃縮成歌功頌德版。

全文掛網連結

http://www.4thgrader.net/vault/files/EugeneChangLongVersion.docx


1981, 08, 22
陳履凱、?、翁韻華、潘天淳、張永京、李興中、林 益


2016, 05, 14
張永京、林 益、謝明琪、林青蓉
翁韻華、吳賢昌、02


2016, 06, 01
查兢傳、張永京、李世雄、吳非艱
張雅清、閻初、翁韻華、林青蓉、周行一、溫勤昌
02

I was the beneficiary of the GRE test that year too, but only benefited partially. The night before the GRE test, the test given in Hong Kong the day before showed up from one of the preparatory classes. I was at 潘天淳’s place, and 吳子偉 had brought along the first page of the English portion of the test. I looked at the test, and did not understand 90% of the words for the multiple choices. Too lazy to look up all the words, I simply memorized the right answers of the entire page. Next day when I got the test, the first page was identical as I saw the night before.

For the mathematics part of the GRE, it was fairly easy for a good science/engineering student. English was tough for everyone. Because of the break on the English part, I barely got a decent score. Without that, I might not have been able to make it to Northwestern.

Eugene faked his father’s signature for the transfer to the department of political science too. It was then found out by his father, and his father withdrew his application.

01

2019, 05, 10

=================

寫給憶蓉
- - 細數三十年迫不及待
胡夕嘉 於 2019年3月29日
 
前言:我的朋友羊憶蓉在二月裡因心肌梗塞猝然離世。六十一歲的她走的太早,很多人都痛惜。她和我是高中、大學、研究所三校同學。我們台美兩地三十年的交往並不頻密,但見面相談的深刻和愉悅是我人生中美麗的珍寶。
憶蓉是台灣早年知名報人羊汝德的長女,從小就是個文采斐然而領導力強的好學生。聯考的成績讓她進入台大商學系,但到美國後她開始走上對社會國家關懷的路,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攻讀教育並獲得博士學位。畢業後,她帶著對台灣的愛與責任心回國,曾任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系教授,之後又女承父業開始了她的社論寫作生涯,曾任聯合報副總主筆、聯合晚報總主筆、公視監事,並為聯合報撰寫社論及黑白集。
 
憶蓉為人樂觀積極,對人對事觀察敏銳,教育了很多好學生,給台灣的社會留下很多好文章。很多人對她的印象是好學生、好老師、傑出校友、及影響力廣大的報人。但對我而言,她是一個讓我覺得人生不虛此行的朋友。這篇短文是我與她友情的一個紀錄。
 
 
學生時代
 
憶蓉,第一次讀你寫的文章好像是在我們高中的時候吧。學校某個刊物上,有你的一篇文章,文中你寫你父親說了一句「能不憶江南」這樣的話。我覺得你那篇文章寫的相當不錯,有超越高中生的成熟文筆。當天晚上我跟媽媽講了這件事,才知道從事冩作的媽媽跟你父親原來是認識的。從這以後,每次我提到要跟你見面的時候我媽媽總會說:「喔,跟她說丹扉(我媽以前從事寫作時的筆名)問羊汝德好呀。」這句話我九十多歳的媽媽到現在有時候還會講。你父親剛剛去世的一兩年,我還會跟我媽解釋,日子久了漸漸覺得跟老人家堅持事實是挺累的。而現在要解釋兩個人都走了,似乎就更難了。
 
大學的時候我們同在台大商學系,但並沒有太多的交往。第一次跟你講話比較多的是我們出國以後,有一次我媽媽來美國玩,我帶了她去芝加哥,順便去找你。那一次我們在芝加哥大學的校園以及Art Institute of Chicago(芝加哥藝術館)走了一個下午,印象是你對視覺藝術的感覺特別敏銳。年輕的時候我們沒錢買畫,你好幾次拿著「雄獅美術」裡面介紹藝術家的文章給我看,並說:「這些畫片剪下來,放在框子裡掛到牆上就很好看了。」多年後我到蓋提美術館工作,時時可以近身如梵谷的「鳶尾花」之類的人間瑰寶,但仍不時想起當年我們同看的「雄獅美術」的情境。
 
你在UCLA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唸博士的那幾年大概是我們建立友情基礎的時候吧。記得你幾次請我去你和先生劉紹樑在Santa Monica (聖塔莫尼加,洛杉磯西部靠海小城)的小公寓吃晚飯。有一次你做了春餅跟一桌子的菜,一向遠庖廚的我說:「為什麼要做這麼多菜?」你說:「因為是老祖宗規定的!」我當然樂得做客,而自此留下了你雖然文風大器豪邁,但進了廚房是燒的一手好菜的印象。那些日子,在你們家的飯桌上,我聽紹樑講美國政治conservative and liberal(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分別, 聽你講美國社會黑白種族間的問題 , 是我對美國政治和社會學到的第一課。
 
那個時候我們都算是美國的新移民吧,常常打電話告訴彼此有什麼值得聽值得看值得學的東西。記得美國PBS(公共電視)有一晚播出電影Dorian Gray (杜連奎,為王爾得名作), 你興奮的打電話給我說 : 「PBS正在演杜連奎,趕快去看!」那次以後,我又發現我們喜歡看的東西很多是蠻像的。
 
 
悠悠中年
 
 
畢業之後你選擇回台灣,而我選擇了留在美國。三十幾歳的人生事業家庭一樣樣在面前展開 — 這可能是人們和學生時代的朋友最容易失聯的時候吧。汲汲皇皇要在這世界找到人生定位的我們也沒例外。直到有一天我回台北忽然想找你,但不知道怎麼樣能找得到你,冒然打電話到紹樑工作的律師事務所,那個時候他在事務所的位置已經很高,秘書們層層把關,最後我要求跟他只講一句話。還好他接了我的電話 — 因為這個電話我們得以見面。所以這個電話,是我們友情再一次開始的契機。若幹年後,我將第二次跟紹樑講電話,而那,卻是在你走了以後。
 
重新取得聯絡以後每次我回國我們就會約在誠品書店的敦南店見面。每一次你都會細心的告訴我怎麼樣坐捷運和怎麼樣到書店旁邊的咖啡座見面。好幾年,在那個咖啡座以及誠品附近的小吃店裡我們講各自工作上的發展,人生的想法,以及最近又看了什麼好書等等;我從而知道你回國後的這幾年是非常熱切地想對台灣付出自己,而在教學、研究、及寫作上也是極努力的。除了談工作,我們也常興奮地告訴彼此最近又到什麼好玩的地方去玩了等等;也常常數落自己丈夫的不是... 有趣的是我們每次跟丈夫意見不同的時候,跟彼此的意見卻都是相同的!
 
中年以後,誠實地面對衰老,愛美和虛榮心也是我們常講的話題。對視覺敏感的你喜歡西班牙時尚設計師Adolfo Domínguez(阿爾道夫 多明各茲)的作品,曾經送了我一條他的圍巾。我們也都喜歡在旅行的時候買一兩件紀念飾品,然後在見面時帶來讓自己的敘述「圖文並茂」。你在日本買了義大利Falor(法洛爾)的編皮包包,我在紐約MoMa (Museum of Modern Art現代藝術館) 買的Kandinsky (肯丁斯基)別針都是我們分享的心愛紀念品. 常常嘲笑彼此「物為形役」的我們是相信要用自己努力的成果買好東西來給自己的。
 
對「地方」以及相關的環境和人事物我們都有同樣的好奇心。旅行出差後總得報告。古巴之行是你退休之後用心籌劃的一個旅程。你去了之後先寫了「古巴街頭,也破落也殘留派頭」的短文跟一些好友分享。之後我們見面你又詳細的講當地的建築,特色小吃等等;並給我看你照的照片 — 記得我說:「有那麼一點國家地理雜誌的風格喔!」你聽了高興的樣子嗎?哦,對了,你近幾年笑起來常有雙下巴 - 這件事我還一直在等適當的機會告訴你呢.
 
在不能見面的時候,我們也常常在電郵中提起有什麼好玩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邊。我們兩都是服膺電郵應當言簡意賅的人,所以我們常在電郵的最後寫給彼此的一句話是:「等你下回講給我聽!」
 
可能是因為父母的關係吧,我們的舊學背景也相似。詩詞古文在談話中引用,說對了,不會被對方認為是掉書袋;講錯了,也不怕被笑話。我近幾年中文常常提筆忘字,這時候你就會大聲說:「中文退步!」大家都說接受別人的批評是難事,但每次你說我,我總打心底裡覺得願意接受 — 因為你總會把犀利敏銳的觀察放在幽默調侃的包裝裡。回想你的這些日子裡,你眼裡的善意和嘴角的微笑常常在我不注意的時候浮上心頭,而這麼多年我卻從來沒有跟你說過一個謝字…
 
我沒有你著書立說的成就,但經過三十年的來來往往,我自己在日記裡面以自己為中心點畫了一個小小的圓圈,因為我們的家庭背景,求學環境,在社會上的成長過程跟對人生的看法都很相近,我於是把你放在我自己的這個小圓圈裡面。自認為你是跟我很相近的人。這件事我也一直還沒來得及告訴你...以為日子還長著呢。
 
 
晚年從容
 
 
2016年我媽被診斷出有初級失智症,並因感染住院。她那個時候對台灣政治社會還約略能談,所以我約了你一起來跟她講講話。我注意到你很用心的跟她交談,講她喜歡並感興趣的事。我們三人從多年前的芝加哥同遊講到台灣文壇的嬗遞,以及對老派文人文風的懷念… 一個下午竟也在稍帶哄騙與老媽斑駁的記憶中相談甚歡。我感激那天你幫我盡了孝道。你走了之後,我想我媽風燭殘年,這怕是你們最後一次見面...
 
同年夏天你與紹樑來我任職的Getty Museum (蓋提美術館)的一天之旅該是我們相處最長的一段時間吧?在我們美術館梵谷和莫內展覽廳的長廊裡,我得以述說這20年來我對非營利機構社會使命的認識。見你點頭嘉許,我心中有一種伯牙遇子期的感覺。你們走了以後,我心裡還盤算著下次要進一步帶你們較深入的看些什麼呢。
 
2017年你給了我一本關於Alexander Technique (亞歷山大技巧)的書 --“學放鬆,改正錯誤姿勢:認識亞歷山大技巧“,並為我講解這套方法的大綱。此後你去上有關的課,我們也開始認真地討論 - 你覺得它是治身病,而我覺得它是治心病。2018年你到芝加哥去參加他們的全球會議及教學課程,我佩服你退休之後依然保持好學精神,電話中我們約好以後有空要好好聊聊。
 
每一次的見面,兩個人都很急切,迫不及待的要告訴彼此這幾個月以來發生的事情。有一次我在電郵中提起我的這種急切,你回信說:「我才是迫不及待的要跟你見面呢!」這彼此之間的急切不知不覺間成了我生活中的一個動力。2018年見面從急切又講到從容,我說我這輩子一直是很不從容的。你說是嗎?並說六十幾歲的我們,送走了父母之後要做到的是「晚年從容」。這句話我放在心裡,常思索著... ... 但是當我聽到你走的消息,我真的是一點都沒有辦法從容,而中夜裡醒著哭出聲來的時候,當然是更不從容了。
 
你的幾隻貓狗一直是你的最愛,也是我女兒們回台北常要求去看的。去年夏天你指著書架上狗的骨灰罐跟我講誰是誰的。我說我不敢養狗就是怕這件事... 你聽了正色並大聲地說:「對人生的別離要學習呀!」是,沒錯,我明白要學習... ...  但沒想到這麼快的要實習!
 
容我相憶
 
 
你走的第二天我鼓起勇氣打電話給紹樑,電話裡他的聲音和30年以前一樣,我驚覺你我半輩子的交情在這兩通電話之間飛逝。短短的電話中卻深切地感到紹樑愛你深呀⋯⋯因為我們以往常常數落自己配偶的不是,這一點我以前竟然沒有體會到!於是當晚在日記中寫下這悲傷中的莞爾.....想像如果講給你聽,你是不是也會會心一笑?
 
又過了幾天,我翻開日記看到以前自己畫的小圓圈,難過地跟你說:「你看!我這小圓圈裡面現在沒人啦⋯⋯」。然後正在思索是不是要用「悲不自勝」這樣的詞來形容自己的時候,忽然你的聲音在心裡面出現,你說:「亂講!趕快採取行動,幾個月之後就會有新的點點出現了!」對,你總是樂觀往前看的。
 
初稿完成當晚得在夢中見你一面。多慮的我即使在夢中也明白是假,但仍與你相視而笑, 因為我們在一起的時光幾乎都是笑著的。
 
*****
 
 
在早春的下午我又來到誠品敦南店旁的咖啡座,熙攘的人群一如往昔,我也習慣性的往入口處尋找你的身影。但也許,今天你在上樓之前轉了一個彎.....
 
想像你甦醒在遙遠異國巷弄裡的小吃店裡,正細細端詳著菜單上的菜色與牆上的壁畫;並擡頭在街上的建築及來往的客人中探索一點當地的風土人情.....
 
於是我說:「等你,下回講給我聽。」
 
 
作者簡介:
胡夕嘉— 台大商學士,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管理碩士及南加大電腦科學碩士。早年曾為「仕女雜誌」撰稿人並製作美國華語電視頻道「電視書香」節目。現為美術館從業人員。


好歌共賞兼自學←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