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05

1967 女師附小(2)

本文在新浪的網址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649543

1967 女師附小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582584
1967 女師附小(2)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649543
1967 女師附小(3)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649595
1967 女師附小(4)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649804

找到家了,我就是平班的。去把帳單找出來,看那個人還欠我錢。 我們老師郭模看起來年輕又有美麗。

王巍衡
2015, 02, 25
 
 
Hello,

大家好。很不好意思我?以前的事情是一片空白。但是我記得參加第一屆的女童軍。相片上最矮,最黑,最瘦的就是我。
謝謝小芬和文彥寄信給我。他們的熱心及熱情不再讓我感到陌生。真高興在晚年又交了這麼多'新'朋友。
我看到最近的信上有平班每一排同學的名字。不知道是否有人願意意提供同樣的名單給仁班?我是第三排最左?的第一位(最矮,最黑,最瘦)。

小芬 把我加在Line 上面的'女師附小同學',目前有十人。上面的album有大家提供的相片集中在一起。

希望有機會和大家見面。如果到南加州可以通知我。舊年己是一片空白,但是有機會創造新的人生。無論和我以前是不是朋友或者認不認識都無所謂。

人生很短,有建忘症,所以天天是'新'朋友也很正常。不是嗎?

貴栖 Julia 
2015, 03, 01

Hi, Julia, 

you are more than welcome, credit to our classmates who contributed all the names from their memory.
you were identified in the first round.
熊桓 
2015, 03, 03
*********************************
我的美女日記」系列
Dears, please visit  

我的美女日記
http://blog.udn.com/artis/7594374, 
can some one identify the author ?
I am pretty sure the author is not 廖文彥.
thanks, 
Huan
熊桓
2015, 03, 10


看著各班的照片,破碎的記憶隱隱約約的,看到信班的照片裡面的葉冰澤(哲)同學,應該是34年孝班的同學,看到他的臉,就想起昔日的片段,那時我有在看七俠五義與小五義,雖然這些小說我已經五十年沒看到了,可是當我看到葉冰澤(哲)略為黝黑的臉,就想到小說中的鐵柱子!對我來說,圖片計給我很大的幫助,將我遺失多年的記憶找回,有的人看起來似曾相識也許還須要大家幫忙還原這些記憶拼圖我也將和班照片傳給大家我原本早已忘掉的人名,一一重現!我12年級是禮班,跟我同班有方聖平,萬嗣韻,張德明,林定堅,馬自奇,王丹華,林懷安,李章全,
34年級有葉冰澤,王丹華,成燦,馬黛,李玲玲,張美霽,而吳兆年有點不確定在禮班還是孝班,
當然以上都是五十年前的記憶,可能還是有錯!也希望各位同學大家來完成這記憶拼圖,找回失散的同學!
附檔是我們和班高解析度的照片,這裡面也許有大家1234年級的同學

張秋榮
2015, 03, 10 

熊桓, 你是那壺不開提那壺!作者就是張秋榮。 
黃衍成
2015, 03, 10
 

絕對不是廖文彥,作者照片和一二年級的廖文彥差的十萬八千里,註冊商標也不見了,以他的個性,應該也沒有這種guts 作這麼赤裸裸的告白吧!
樓毅雄
2015, 03, 10

 
應該是雍同學吧!

汪小芬
2015, 03, 10
 

張秋榮!  Right?
樓毅雄
2015, 03, 10


佩玲,
我不知道雍伯涵是轉載別人的部落格在FB上,
妳應該對的,張秋榮!他的blog有artis!

汪小芬
2015, 03, 10


Dears, 
我這叫歪打正著? 只是好奇他文中的女師附小的小美女們,大家找到了嗎?
這一切都是由廖文彥引起的...pls see below: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582584

warm regards, hope 文彥 brings good weather to Boston.
Huan 熊桓
2015, 03, 10

Hi Huan,

I live in Boston and you too?
Any one else?

Sue 楊澍
2015, 03, 10
  
    
Sue,
thank you for asking,  I station in Taipei,

Huan
2015, 03, 10

    
Dears,
now there are more and more classmates on FB, 
please join 女師附小1967校友社團 on FB to find more.

thanks,
Huan
2015, 03, 10

 
Thanks Huan.

We do need 文彥 bringing good/warm weather to Boston.

BR,
Sue
2015, 03, 10

    
楊澍,
妳終於有空回信了。
仁班同學廖文彥出差到Boston 照了當地的雪景給我們看!
熊桓也是我們班上的同學。
還不知道附小除了妳以外還有誰住在Boston 呢?

Regards
汪小芬
2015, 03, 10

    
Hi 小芬,

I see, no wonder ......

Hopefully, as many as possible :)

Best,
Sue
2015, 03, 10


我的文章引起大家討論,這也是當初我寫這文章的目的!我們當初全部都失聯了,我們沒有畢業紀念冊,這一屆都沒有連絡!因此我在網路上寫了這篇文章,由於小學生活已經過去50年,如果寫實報導根本沒人看,我就身邊幾位同學,加油添醋寫了該文,美女的話題永遠是網路上較熱門的題材,大家不要大驚小怪!寫的太平淡,誰也不會注意!,還有一家出版社找我寫文章,我自知不是那塊料,所以拒絕了,網路上也有三四個部落格完全轉貼我的文章!這也達到我po文的目的!就是要找回當年沒有畢業紀念冊而失聯的同學!我在文中就在徵求有畢業紀念冊(如果有的話)給我copy,事實上這也促成大家找到我! 

張秋榮
2015, 03, 10

(02註:Good strategy! 終於蒙塵明珠出土。四年級部落格上也有不少異曲同工等著當事人閱讀的資料)



***************************
感觸」系列

Wow! 這一陣子的日子實在是過的太精彩了。今天我花了整整一天時間把每一份信 都指細看過。謝謝熊桓寄的仁班名單,所以我可從把人和名字相對。我的感覺好像是千年木乃依慢慢醒來,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心奮,很難形容。 

文彥很有耐心的和我聊天有一陣了,我也就當他是新的'text pal', 直到今天我終于知道雖是文彥,但是不記得他是個很有風趣的人。現在文彥居然佔我'白癡'的狀況説我 以前had a crush on him. 。好像不對吧?

我同時也在想誰是我們仁班的班長?但不知爲什麽覺得每個人都有可能但就絕對不是湯宇方,好像他是最調皮的一個。不知我記得對不對?畢業相片上有人指出是林懷安。

曉倩,謝謝你的提醒。我們倆個是最矮的,一黑一白。我記得你紮兩根辮子可愛極了,好像有那個男生總喜歡抓你的辮子。一定是湯宇方。

曉倩,其實抄書百遍比挨打好。我成績超爛,紅字多過黑字。(不要告訴我的小輩,他們認為我最聰明。如果真像曝光就不好教訓他們了。) 我常常背罰,也就因為如此我可從左右手都寫字,現在老了,當右手有痛風,我就用左手。背罰還是不錯的。我已前還可以一手抓三枝筆寫字,這是你們高材生學不來的特別功能。  所以說壞學生也不錯。 很希望能夠聰到一些你(你們)記得我的事。我真是一片空白。但是如果醜事不可外掦,還是私下告訴我吧。但想我是漠漠無名小女子,我想應該不會怎様吧?

我真的很感謝大家做這份同學會記錄。讓我感覺'再生'。

謝謝

貴栖( 很多人不會念這個字。有邊讀邊。所以不是'木',那就是'西')
2015, 03, 03


張美霽,
顯然很多同學都是兄弟姐妹都上女師附小的。妳給的youtube link(02註:就是02去年替1964女師附小畢業50重聚拍的唱校歌錄影)我姊姊也在裡面,我還看到了易富強的哥哥易富國。幾年前我還見過妳姊姊張美霓。What a small world!
李復國,
劉文玉是三四年級智班的導師,我是智班(多謝樓毅雄提醒),但你列出的一票人都不是智班的。

你們可還記得我們五六年級每個禮拜有四堂體育課外加兩堂團體活動!體育課是併班上課,而團體活動有點像選修,有畫畫,體育,等等。我記得在初中高中每逢和同學談到小學,總是要吹噓一下!

湯宇方
2015, 03, 03


太好了,再比下去相片就越來越多了!我是拋磚引玉。說不定我們拿的是什麼服務獎也不一定?有人記得嗎?
李復國,我記得和你同學過,但不記得班名了。

你的相片裡最高的女生是余芄,和池慶康分別是我們平班的男女體育股長。在校長旁邊的是林愷。也是平班的。我前兩天放了她的體操練習照。她們兩人也是體操隊的。我們是最後一年考初中聯考的。在5,6 年級還能上體育,音樂課在當時真是奢侈,更別提參加校隊了!

張美霽(平班)
2015, 03, 03


劉曉倩:

感謝妳的仗義執言,我們義班常被郭老師打是事實(尤其是男生), 他總是認為“不打不成器”,現在看來:打都被打了,成器的好像也不多。

張美霽:

我與妳應為三四年級同學,班上還有李玲玲,周治群,管恒愷,胡孝光,。。等人。
據 孝光說我們是智班,導師為劉文玉,妳還有印象嗎?

妳附上了一張文狀元的團體照,連湯宇方,李章全,黃衍成 都上不了,我們那有份。
不過我也要附上一張武狀元的團體照,與妳們別別苗頭。

此照片為民國56年女師附小贏得臺北市桌球團體組比賽冠軍後的留影。
男生組隊員為: (左起)梁景福,陳傳斌,胡寶如,林惠敬,李復國,杜繼開, ???
女生組隊員完全無印象。  有同學可以幫忙指認嗎?
傳斌兄:  有沒有替你扳回一城?

李復國
2015, 03, 03


這是畢業時的一張相片。我比較確定的名字是後排校長左右的兩位:張瑜 (信)(左2),馬黛(忠)(左1),張美霽(平)(右1),牟永惠 (孝)(右2)。其他的應該有人認的出來?這是否能證明我們有10 班?

張美霽
2015, 03, 03

我不記得班級名字,但我相信我們那一屆有十班。我有一張畢業相片,有十個人和校長合照。不記得是為了什麼,但應該是一班一人。我可以scan 給你們。

我也記得管恒愷。不記得是哪一年同班的?

張美霽(平組)
2015, 03, 03


這位1977年中國科大畢業,應該就是各位的同學。
大安區. 霖垣室內裝修設計工程有限公司. 林惠敬. LIN HUI-CHING
臺北市大安區臥龍街272巷9號1樓
http://alumni.cute.edu.tw/?page_id=122
林惠敬    建築工程科    65
02
2015, 03, 03

報告領導:

有,我確定有誠班。好像三四年級時沒有誠班,到五六年?時才擠出來的。
我只記得一位同學- 林惠敬
他是一位運動健將,小六時百米比賽冠軍,成績為13秒,我當時認為是神速。
籃球隊,桌球隊都有他的身影。
我相信池慶康,楊博元,陳傳斌 都還記得他。
可惜沒有聯絡了。

Frank Lee 李復國
2015, 03, 03


關於夾檔─
1.      有人有誠班朋友嗎?我們這一屆有沒有誠班?是否再兩輪沒出現的話,就同意黃衍成的「大膽假設」,放棄「小心求證」了?
2.      感謝樓毅雄製作夾檔之外,最近還將夾檔重新整理過,更清晰好用了。
 
方聖平
2015, 03, 02
 

蘇貴栖,
我不記得我們幾年級時同班,肯定不是五六年級。調皮不在話下,但妳提的抓辮子的應該不是我。倒是三四年級的時候,我可能拉過劉寅的辮子!我記得高中時妳在唸台北美國學校,因為要開同學會,我還去找過妳一次,若記得沒錯那天正好是你們學校的foodfair,那時的TAS還是在士林的舊址。沒想到我們很多同學後來都做了美國學校的家長。
湯宇方 
2015, 03, 03
 
Julia,
湯宇方是六年信班的,所以他不可能是六仁的班長。
我們五六年級導師是周成玉老師。她喜歡女生當班長與風紀股長,衛生股長等重要職位。所以林懷安雖然功課好人又安分,只能當副班長。
我記憶所及,班長是龍心祥與汪小芬輪流當,風紀是林超,高明。 衛生是楊蕙苓...
名字常被記到黑板的是劉鴻臺,王騏,等調皮搗蛋的男生。 蘇貴栖的名字也會上來陪榜,林懷安則從來不會被記,(被記了周老師會幫他erase 掉) 廖文彥常常帶頭起鬨但最先落跑害得跟進的同學被記....
廖文彥常常認為 some one crush on him...nothing new....
hope the above brings you back to your fifth and sixth grade years.
Huan熊桓
2015, 03, 03

熊桓,蘇貴栖:
你們倆唱雙簧就想把我給坑了,實在太不人道了。
我們六仁從2008年就陸陸續續有聚會,每次你們都抱怨當年幾百,幾百遍的抄書,可是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也許真的是落跑得快。我也替林懷安叫屈,他就是乖。
一二年級我不確定,只記得樓毅雄每天早上從後排上來做八項(?)衛生檢查,我的口罩裡面的紗布總是不夠厚。
三四(王立旺老師),五六(周成玉老師)年級的班幹部都是票選的。這是女師附小的傳統。老師們的影響我所知是沒有(因為我也很乖)。
廖文彥
2015, 03, 04
 
自從六仁同學開始聯繫,好像我總是被穿小鞋,被抹成老師的乖寶寶。不過這肯定不是劉曉倩,汪小芬等人的印象。

鑒於五、六仁諸男生們(別把我放在外)的作風,票選的傳統被老師修改了: 班長和風紀股男生不得被提名,至於副班長這種無關緊要的職務就無所謂了。

林懷安
2015, 03, 04


熊桓,蘇貴栖:
你們倆唱雙簧就想把我給坑了,實在太不人道了。
我們六仁從2008年就陸陸續續有聚會,每次你們都抱怨當年幾百,幾百遍的抄書,可是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也許真的是落跑得快。我也替林懷安叫屈,他就是乖。
一二年級我不確定,只記得樓毅雄每天早上從後排上來做八項(?)衛生檢查,我的口罩裡面的紗布總是不夠厚。
三四(王立旺老師),五六(周成玉老師)年級的班幹部都是票選的。這是女師附小的傳統。老師們的影響我所知是沒有(因為我也很乖)。
廖文彥
2015, 03, 04
  

宇方, 你以前是否得罪過我還是對我有恩?不知爲什麼你的名字好熟?
文彥, 真相爆光,原來你是'攪屎棍',攪臭了就開溜。
桓, 我居然也上過黑板(黑名單)。哇!這生也沒白過了。哈哈。有一年我記得是全班第七,我父母像中了高彩。像宇方說的很多兄弟姊妹都在同校。我是老五,哥姊不是班長就是模範生,家中已夠多獎狀,不差我一個。
我真是玩了一靠子,雖然無頭無腦又無知識,以前漠漠無名,現在也是一様,但覺得也蠻快樂的。現在又有機會聴聽 以前的故事,交新的老朋友。這種經歷像是在看小說,看電影。真不錯。謝謝大家讓我亨受到這麽沖分的人情味。
看起來'女權制度'40年前在班上就提倡了,今年Oscar上提到Equal Pay。想來我們女人這麼久都是'有名無實'。
唉!

蘇貴栖
2015, 03, 05
 

文彥, 我記得衛生股長楊惠苓念的是 "晨間衛生檢查, 茶杯,衛生紙,手帕.... " 有檢查紗布嗎?  
Huan熊桓
2015, 03, 05

熊桓:
一年級的時候,晨檢有“口罩”一項。記得是黑色塑料還是膠布的材質,折起來是個三角形,兩邊有鬆緊帶勾耳朵。裡面規定要放折好的紗布。
你那時候還沒轉過來吧?
文彥
2015, 03, 05
 

還檢查頭髮,指甲。
記得小時候長了瘌痢頭,老爸帶我去理了個光頭,第二天全班嘩然。
居然也活過來了。  :)
文彥
2015, 03, 05
 

沒錯, 有口罩, 指甲,頭髮...
難怪蘇貴栖, 劉曉倩的頭髮會被你扯, 原來每天要檢查....

熊桓
2015, 03, 05

I’ve asked to have my gmail address (see cc: ) replace my work email, but since this thread only shows up here and it’s very funny, I’ll jump back in one more time.
劉之舜: I have to thank you.  If it wasn’t for us meeting at Berkeley’s I-House in 1979, and found out about our common elementary school (and our classes were next to each other!), then you gave my English name to廖文彥so that he could find me via google a few years ago, I would not be part of this fun effort and ”有机會?聽 以前的故事,交新的老朋友”.  Btw, are you in touch with any of our I-House friends?  I’ve lost touch with all of them.
林懷安: I remember you as a nice boy, maybe you pulled my braids too, but I don’t remember.  I have some memory of talking to you when we were in line.  That must be when you were performing your 2nd in command duties.  And btw, it’s not bad to be the teacher’s pet!  It’s a great skill to have.  I made sure my kids knew how to become one.  Of course they also needed to know how not to over-do it and get beat up after school 
蘇貴栖: Glad to know your memory is coming back.  About my braids (which many boys pulled) – they were cut short between the time of that class photo and us graduating, because I caught head lice (from somebody in class!)!  That was really traumatic.  I cried my eyes out, but maybe that’s due to the DDT my mom used to wash my scalp.   That thing burnt, probably all the way into my brain!  Just think, I could have turned out so much smarter and so much more talented (to pursue that dance career rather than the boring engineering one?! Haha!)
Of course, like you said, “覺得也蠻快樂的” as I am.

劉曉倩
2015, 03, 05
 
 
曉倩,  抱歉。我是借用以前的  email寄出的,所以忘了改。這封信應該是到你的gmail.

我的記憶還是模糊,但是偵探電影看多了,也知道logic.從相片上看到你打辮子,而且也知道那年紀的小男生喜歡欠揍所以喜歡拉女生的辮子。再加上一個調皮小男生的名字就是一段可愛的童年回憶了。

另外編一個想像,你的  head lice八成是文彥給你的。他招供有瘌痢頭。哈哈。

曉倩,你和我還真有點緣分。我的英文名字也是Julia.

懷安,我很同意曉倩説 it is not bad to be the teacher's pet. It is not a skill for you but a natural.  I remember you were one of the good boys. It definitely has the advantage. 你看大家都記得你。

你們大家也許認爲我話真多,寫那麼多費話。這是事實,但是也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我在利用這機會重新練習寫中文。

我去年11月買了我第一個智慧型手機因爲我常找不到路。我一夜之間從原始人到超現代,我連如何接電話都不會,要學的太多。我買了一本書,狠狠讀了三個星期終于有收穫。我從來沒有念書如此用功過。

最高興的是可以寫中文。我不會拼音,也不㑹簡字,而且我堅持要記得如何寫繁體。剛開始是小眼對白板寫不出幾個字,所以把積了灰的字典找出來慢慢地一字一字學。字典也要小心翻,紙章已變黃而脆落。你們也可以看得出白字多,不會寫的就用' sounds like'代替。我發現我很有進步。謝謝你們的耐心。常常㑹看到我自説自話。 lol.
貴栖
2015, 03, 05

Thank you Julia. I received this at my gmail.  
I admire your determination and persistence. We are certainly not too old to learn anything we put our minds to!  My mother passed away two years ago at age 87.  It hit me that I'll probably be here for another 30 years!  Better keep that body and brain healthy!  I plan to learn to play the piano after I retire. 
- Julia 
2015, 03, 05

老朽愚見是 why wait for retirement to play piano, you probably want to start now to see if you are interested, or not. If not, you need a back up plan like 古箏/琴 or voice lessons or tennis or wind surfing. If you are in the Bay area, my daughters teachers for these are quite good. The ultimate goal is to have multiple interests. Nobody can play golf all day and everyday. 

Please let me know if you need their names when you are ready. 

My two cents.

雍伯涵
2015, 03, 05

Ahahaha, 雍伯涵.  I see you are another funny guy.  
老朽!  Surely people our age don't yet qualify for that term!?  老 I accept, but surely not 朽!  Chinese characters are so interesting.  You can even see the decay in 朽.
I agree one can start learning something new (like playing the piano) before retirement, but it's just that there is no spare time!  Thank you for offering to refer your daughters' teachers.  I was just going to learn from a set of DVDs that my cousin (who is retired and learning to play) recommended.  But if I lack the self discipline 蘇貴栖 has, then I will ask you for the referral.
And I will take a pass on windsurfing :-).  Though we ski, I never was able to stay on a snowboard for long. And though I like to swim, it's only in the pool as I am not a very strong swimmer.  (I know, I know, just excuses.  Everything takes hard work and perseverance .... and time!)

-Julia
2015, 03, 06

 
林懷安,
四年前周老師看到你時眉開眼笑的,我肯定汪小芬對你的辯白會微笑不語。
你沒看劉曉倩到現在都還沒為你說句話。你就默認了吧。 呵呵...
熊桓
2015, 03, 06
 
 
日子是一天比一天過得精彩。猜猜看昨天是誰請我在Sushi Diner吃中飯?
羅毅雄。一點印像也沒有,也不記得以前在學校有沒有交談過,但是一見如故,談話隨其自然,又清鬆沒有一點時間的差距。真是一生沒有永遠的仇人,也沒有永遠的愛人,但是有永遠的朋友。

毅雄説我一點都沒變,不可否認。但是我變白了一些。我想美國的太陽沒有台灣的曆害。而且天天坐辦公室又不見光日,不像小時天天在戶外玩。毅雄還說我們姊姊是同學,他居然還記得我姊的名字。真不知你們記憶如何這麼好?也許我家名字好記,都是蘇貴 X。哈哈。

我們都有同感,覺得我們那個時段所謂交朋友,我們的友情是多麽的清純,so innocent. 沒有judgement,沒有比較,沒有排斥,而是接納。就算是吵過架,打過架,但也是很單純的。

我最近看到大家如此激極的尋找舊友及親切閒聊,和我經歷過的被排斥的感覺真是天攘之別。這麼多年來我已經忘了有這麽單純及清新的感覺,很有幸在老年又能重新感受和了解到天真的意味 , 真有點譲我兩眼濕潤。

談點現代的事。
曉倩,我並不是像你說的那麽有意志,而是我要學的東西比你簡單而且方便。我的instrument是手機,可以隨身㩗帶而不像鋼琴。同時我只是復習而不是新學。最大的區別是我可以隨時停又隨時継續,但是學鋼琴是要定時和持久,這也是為什麽我能了解你要在退休後學 or maybe till empty nest.

我認爲學任何東西在不同的年齡有不同的目標。毅雄和我提起打golf,我對他説,你打球,我去割草。我也不需要去求名師或天天練,因爲手指關節炎,我就是想打的好也是有心而無力。但是去散散步,聊聊天,如果奇蹟出現打了一桿好球那也很滿足了。所以對我來說在老年學東西不需要是正確,精,還是好,主要是休身養性,高興,喜歡及健康。

我也買了一套學鋼琴的 CD.這老師説的比教的多,第一張看了一半就睡著了。以後也就放在那。過一陣子也許從第二張開始,比較㑹有改進。同時他也lure你到他的綱路買其他的東西來陪合。I am a Chinese through and through and no matter where I live , I don't 'buy' anything that is not free.   哈哈。和你們分享一個小幽默。同時也寄上一張毅雄和我的合照。

一架客機迫降海面上,空姐要讓乘客從機門塑膠滑梯溜下海,乘客不敢。於是空姐求助機長,見多識廣的機長說:

你要 .......
對 美國人 說這是 冒險 ;
對 英國人 說這是 榮譽 ;
對 法國人 說這很 浪漫 ;
對 德國人 說這是 規定 ;
對 日本人 說這是 命令 !

空姐為難地說:
可他們都是 台灣人 吔!

機長笑了:
那更容易啦?

告訴他們 :    
"這是免費的 !"  

-Julia貴栖
2015, 03, 07
 

貴栖: 吃了人家的sushi, 總要知道人家的名字。 他是 樓毅雄。 
Frank Lee 李復國
2015, 03, 07
 
樓毅雄: 你現在比小學時候好看多了,一頭烏黑黑的秀髮,毫無老態。難怪急著找同學辦同學會。 
廖文彥
2015, 03, 07 
 
樓毅熊, 你老實說有沒有打 botox? 
貴栖
2015, 03, 07


OK, 且聽老朽 「羅毅熊」道來,我家有三個女人加一隻小狗,I am in the bottom of the totem poles, 染髮/Botox...

樓毅雄
2015, 03, 07

復國, You are too sharp. You are totally right. It is only a trick, so 毅雄 will ...
貴栖
2015, 03, 07


完了! 完了! 完了! 這下子被捉到小辮子,一輩子無法翻身。連毅熊也狠心糗我一把。看樣子又要寫一百字。簡單!一分鐘搞定。 樓毅熊樓毅熊樓毅熊樓毅熊樓毅熊 ...
貴栖
2015, 03, 07
 

Good job . Now, are you ready for the bad news? My name does not contain any ...
樓毅雄
2015, 03, 07
 

好羨慕喔!美女帥哥約了一起吃飯! 別為難貴栖了,她那麼久沒用中文已經很厲害了,給予最大的鼓勵與擁抱! 我也無法上FB女師附小1967群組 
汪小芬
2015, 03, 07
 

小芬,是啊!羨慕與贊同!
熊桓
2015, 03, 07

 
你姐姐是樓毅台?
林懿文
2015, 03, 07
 
是, 我二姊是樓亦台。 
2015, 03, 07
 
樓毅雄: 洒家只是給您一個 backhanded complement. 請別放在心上. 男生沒有一個不是在 "bottom of the totem pole" 因為我們都是漢子. 

週末愉快 - 又過了一個沒吃到九如湯圓的元宵節 :-( 
雍伯涵
2015, 03, 07
 

小芬,佩玲,

多謝二位女俠拔刀相助,請受小女子在此一拜。
哇!武俠小説都用上排埸。小時對武俠小説比較用功所以根基打的比較好。哈哈。
毅雄,我真服了你了。不只記億好而且眼也尖。我自己都看得眼花撩亂。

2015, 03, 08
 
朋友傳的~


世界上有兩件事最難:一是把自己的思想裝進別人的腦袋裡;二是把別人的錢裝進自己的口袋裡。

        前者成功了叫老師,後者成功了叫老闆,兩者都成功了叫老婆。

       “三八節”即將來臨,溫馨提示:家和萬事興,跟老師鬥是不想學了,跟老闆鬥是不想混了,跟老婆鬥是不想活了。

        同時,請大家牢記女人不能隨便惹:秦始皇惹了孟姜女,剛修的長城被哭倒了;曹操惹了小喬,赤壁木船被火燒光了;李世民惹了武媚娘,江山被奪走了;鹹豐惹了慈禧,清朝滅亡了…

        所以要好好尊重你身邊的女人,天乾物燥,小心她鬧。祝三八婦女節快樂!

林懿文
2015, 03, 08

Guys, this is not a threat, it is a promise. 

Hahaha. 
雍伯涵
2015, 03, 08

雍伯涵,同意~那是一生的承諾

朋友傳的,覺得有趣,就譲勞苦功高的太太們自己開心一下嘛,笑完了還不是要繼續去洗衣燒飯,做家事
林懿文
2015, 03, 08 

 
大家好,

我看到 "節省網路資源,不必用「全部回覆」功能的信件,請回給個人即可。

我也想到過這「全部回覆」的問題,不想造成大家信箱爆滿的問題,但是左思右思不知把誰刪除。所以就「全部回覆」。

我提民主建議。The email with '感觸'as Subject line純粹用來做個人發言用,比如閒聊,personal announcement, funny, 回憶,想請幇忙,想知道答案,想說什麼就說什麽的家常話。開開玩笑,大家娛樂。同時照聖平説的'可以享言論免責權'。Love that! 
請不要包括個人對敏感題材的發言。

大家分散在世界各地見面難,說話也難,不見得每人都有FB or other applications.而且年紀大了要學新東西也難,要嚒就放棄。但是如果大家有email address那就是大家共同的連絡方法。同學會上也最多只和一桌的人説話,而且重複一晚上變成唸台詞。同時有些人也無法出席。So 我認爲 大家email communication是最方便的。到2017同學會時生人都已經成為熟人,只是沒見過面。台詞也不需要唸了。坐那桌都一様,大家都已經在email上熟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想説的也多,想問的也多,也無法針對幾個人,現在大家都是朋友。如果有問題多個頭比二三個頭有用。行行出狀元,人人都有趣,不分上下。我雖然是近呼留級生,但是我的烤雞決對比一些高材生強。哈哈, 至少吹牛很棒。看了一陣子的信也知道很少人有復國,熊恒,毅熊他們這麽好的記憶。

我個人have benefited a lot from all these mails. 不只我的中文有進步,還是有很多白字,無所謂,大家好像還看得懂。哈哈。而是'再生'的感覺對年紀大了是非常驚喜,同時也刺激the part of the brain that stores memories but forgotten. 

我知道很多人不像我話多,不喜歡發言,但並不表示他們不喜歡看。我個人很長日子沒和人交往也是因為自己什麽都不記得,什麽都不懂,覺得很'白癡',人家說什麼我也聽不懂。 而且如果一直不在某個圈子裏,就永遠是圈外人,沒人願意和我聊天,我也就算了。但是我們這些附小的同學的親切感讓我不能停嘴。哈哈。抱歉。

所以我的民主建議是保留Subject:感觸 的信as 大家的信。I volunteer to manage the addresses in this mail. 如果有人不希望再收到從'感觸'寄來的信,我可以把你的名字刪除。請讓我知道。如果希望加人,也請讓我知道。謝謝。這信的原本list of addresses 是從很老的信中接過來,在這一段時間,看其他尋人信件中有人要change address, and there are new found 學友所以不是完美。有空會改進。

以上建議合適嗎?

復國,
沒有錯。我小時很調皮,要不然如何上得了黑板?我以前天天抄課本也喜歡加兩句,或者根改字,自己愉樂,好像只被捉到過一次,又要從抄百次。至少沒被打過。搞不好是我老媽聰明知道我要天天被打,所以把我轉到好説活的周老師班上。真是母愛的偉大。
其實我本性難移,我到現在也還是很調皮,但是名稱已從天真的'調皮'變成了'三八'。

2015, 03, 08

 
栖,

先祝妳遲來的'三八'婦女節快樂!
我個人贊同妳'民主'的建議。有空看看這些emails,和老同學的舊語新知,的確讓我們天天都能多笑一笑,心情愉快,保持年輕的心態!
支持及鼓勵!

珮玲
5-6 智
2015, 03, 10

 
貴栖,
小學同學+初中同學,我支持妳!
陳茜
2015, 03, 10

唉!真拿你們這些眼尖的同學沒辦法。又把樓毅雄的名字寫錯了,
也許'狗熊'寫多了,也搞昏了,

毅雄,我從後也不要再提你名字,一提就出錯。暿暿!

2015, 03, 10

 
伯涵,
你很風趣。每一封信後都寫 'my 2 cents'.
到現在加起來也有couple dollars了。不知是美金還是台幣? 不過都值得。

我很'三八',喜歡開玩笑,請各位多包容。

陳茜,我知道我們同過學,但不記得從小學就開始。

這也是大家聊天的好處,很多新發現,也許還同過事。就像上次和×××吃飯發現我們同在Hughes Aircraft上過班,但是不同組。佩玲離我sister-in-law 家才3O 分鐘,如果早知道就可以去看她了。

但一切都不遲,這只是個開始。


2015, 03, 10
***********************
畢業紀念冊最新匯報」系列

各位了好!剛剛讀廖同學的美女文章,真有趣!

現在大家越聚越多了,真高興!

剛剛打電話到附小母校,研習處的邱季如老師說先前黃衍成同學及另外在台大任教的蔡教授皆已去電問詢,他們也找了校史室,我們前後屆都有紀念冊,獨缺我們的!
學校每年都會編列預算出紀念冊,為何獨缺我們的呢?我暗想:這筆錢可能讓承辦人給獨吞了,真不幸!
邱老師又提到個資法,我很生氣!我問:現在都不印畢業紀念冊了嗎?她說印。我就請她不要再提個資法的是,我們只需要畢業生的名單而已。她建議我找註冊組,並幫我轉電話。
註冊組組長又提個資法,我又很生氣!請他勿再提,我只問,到底能否找到我們畢業班的名單,他才說,曾遇水災,以前的組長說存在地下室的資料都泡水銷毀了,不過決級卡索在櫃子哩,不知是否損壞,是否我們的資料島存起來了。我請他幫我們找,他接著說他們很忙恐怕沒空找。我就請他問前組長,問問總知道資瞭到底保存到甚麼時候吧!

所以,個資法只是託辭,他們可能早把資料丟掉了!又一不幸!
我已留電話給他們,他說有消息,無論資料有沒有,都會回覆我。
另外,他說每年大約12月20左右辦校慶,去年有畢業60年的同學返校辦校友會。
大家決定何時、在哪裡辦校友會,可以現在開始廣發訊息,海外可以請教育部、外交部代發訊息。我們可設1967級校友會長、副會長、聯絡中心等庶務,請議定後再告訴我,謝謝!
 
劉 瑩 敬上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語文教育學系教授
2015, 03, 10

 
各位好:
紀念冊一事真讓我生氣, 劉瑩你大費力氣,還是找不到。其實真正知情的人應該是當時
的校長和總務處長。那個時代花錢都是總務在辦, 有可能轉用它方或..... 奇怪的是校方並
未問過我們出錢, 怎麼是一言堂呢! 難道有班代表曾開過會嗎?
黃開惟
2015, 03, 10


劉瑩,辛苦了

同學們,希望我們各自盡力,慢慢地一個一個的找,我們可透過各校的校友會,女師附小其他屆的校友會(因為兄弟姊妹可以通知),應該可以找到更多我們的同學們,2017可以順利開成50週年同學大會,大家加油,不要生氣,要保重身體,一定要健康再歡聚

林懿文
2015, 03, 10


各位好!其實,我們要樂觀向前看。「雖然有紀念冊,也沒聯絡」,這是今天一位住高雄的同事告訴我的。還有一位住澎湖的同事說,在鄉下地方,從來不會幫學生製作畢業紀念冊。我們雖然沒有畢冊,從零開始,現在已聚集了71人,很了不起了!
我想,106年聚會的方式,不妨回母校參加校慶(今天問了母校的註冊組長,說校慶是每年大約12月20左右),然後在校聚餐,人多可請外燴在學校辦自助餐,也請母校師長一起享用。當然,校友免不了要捐款,我們得心裡做一點準備。因為,我一直留在學校裡,從高中教到大學,尤其在中教大,看了多少校友回母校,很熟悉他們的運作方式。
各班可以找一找自己的導師,平班的導師郭模老師曾經念淡江中文系的碩士,還在那裏任教,我試著找一找。
最近看到一段話:人生不要看後照鏡,我們對過去無能為力,對未來也無法做任何保證,只能針對現在有所作為。─約翰歐斯汀《90天靈修旅程-活出美好》
我每天做一個功課,無論是找人、回憶過往或是與母校聯絡,總是能日起有功。

今天想起姚湛華好像是小六去美國念書之後,還回來與六年平班幾位女同學聚會,美霽一定記得,我們還一起在中華路的新生戲院看了一部歌蒂韓的影片,很好笑!又去吃冰淇淋,很快樂!
劉 瑩 敬上
2015, 03, 10


各位學長、學姊大家好:
我找到”李立中”博士已改名為”李定原”!
他是”蔡克銓”教授的同班同學!
目前在台灣台中市的修平科技大學任教。
弟 金文森 敬上 2015/3/10


李定原兄您好-請問您小學是否就讀女師附小? 
詳請參閱照片!
對不起,照片上的名子是正確的
金文森 敬上 2015/3/10

金兄:  新春快樂!
我是就讀女師附小,這張照片應該就是我們班的,我應該是在名子右邊那一位。
莫非我們是同班,真高興看到這張照片。
定原(立中)  上
2015, 03, 10

**************************************
畢業50年尋人」系列

方聖平:

首先要感謝妳組織我們1967女師附小的聯絡,並做了這麼清楚的 spreadsheet,有照片,有人名,一目了然。
女師附小有女生,真好。 妳們心細又熱心。 不像我們初中及高中,要想辦個同學會,還真是困難重重。

附上 和班陳紹玹的 E-mail。

侯天儀:

妳好了不起,還找的到小學畢業的留言冊。 有幾位同學的姓氏,我在此補充一下:

裘尚武 (正設法與他聯係)
吳昭慶
徐瑞青?
劉建名?(這兩位不確定,請嘉蘭,辰雨 再確認)

孝光兄:

劉維開即是你所提及的那位政大歷史系民國史,党史副教授。 
我遍尋各班畢業照,沒有看到他的蹤影。難道他是我初中同學,我記錯了?

林懿文:

妳說妳把侯天儀的照片剪下來,給了一位男同學,我很好奇。請問這位男同學的名子裏有沒有一個字是 “銘”,
哈哈,歡迎對號入座。

另外,我記得還有一位同學叫 “管恒愷”,不知有其他同學對他有印象嗎?

李復國於洛杉磯
2015, 03, 02

大家好,
復國兄啊!復國兄,你是下雨天沒事在家,閒著也是閒著,開始攪事了,it is drought season in LA, 該關掉噴水開關了, 
林懿文,不是對號入座,是真的不記得了,我一直不認為我有失憶症,雖然有時後(侯)到了晚上,望記午餐吃的是什麼,但實在不記得了. 有一些姓名真的很陌生. 記得侯天儀有一學期坐我旁邊.
朝銘
2015, 03, 02

李復國,原來你什麼都知道,剪了⋯好後悔
另外,不是徐是熊瑞青

林懿文
2015, 03, 02

同學們好,雖然在此聯絡站談論「私事」
但是也因此激發出更多童年回憶中

朝銘,童年往事,單純天真,只怪我心太軟
記得當時我視你和孫小文為哥兒們,豈有不捨之理,哈哈
若不是因應捨不得而寫上天儀的名字,貼在相本,我大概也忘了呢
再聯絡上,很開心
前些年,劉之舜回台時還特別見面,交情依舊,真好
我還記得我們兩是同一天生日
懿文
2015, 03, 02

不好意思,中文,英文都不好,又不會用desktop keyboard, 只好用Google zhuyin input from my cell.
有與劉之舜同桌過,放學有時會與孫小文走路去搭公車,真是輸你,你還記得是同一天生日,

承朝銘
2015, 03, 02

哈,小時候知道時也覺得稀奇,很難忘但也不曾想起,直到今晨(台灣時間)你又出現,就突然想起過去總總,孫小文的白,你的黑,突然轉學來的劉之舜⋯

林懿文
2015, 03, 02

    

週五小週末了,結束了開學兩週的忙碌,打開時光寶盒,開始想念我親愛的同學們!
我一二年級是哪一班?忘了!不會忘的,是張小惠導師。她很疼我,推薦我在童聲報上投稿、選我為模範生,還送了我一個透明壓克力印章材料,裡面有個小黑人,後來家母請人刻上名字,成為我第一顆印章。
實習老師也好喜歡我,讚美我作文寫得好,她們實習結束那天,正逢週末,有一位實習老師邀我晚上留宿在學校宿舍,一起看迎接聖誕節的電影,第二天,那位老師再送我回公路二村。
當時沒電話,無法告知家人我不回家,是託楊克敏轉告家人,克敏就住我家隔壁。
那個年代,實習老師和我都很大膽、很瘋狂!

在小二就有了第一次投稿、擁有印章、當選模範生、外宿女師專宿舍的奇妙經驗,回憶童年,無限美好!

劉 瑩 敬上
2015, 03, 13

    
看到六年禮班的劉寅被標示為男生,是否有誤?

我與楊克敏、戚雯華同住中和的公路二村,寄戶口到附小附近越區就讀,因為路途遙遠,不搭交通車,得轉兩趟車,為了讓我們三人有伴一起上下學,曾請託教務主任幫我們排在同一班。結果我竟然沒和他們同班,問明原由才知,受托之人口述,聽話之人誤會,就排劉寅與他們同班了!我印象中劉寅是女生啊!

劉 瑩 敬上
2015, 03, 13

應該是蔣漢“璋“。這我記得挺清楚的。我的學號是0534。5  - - 信班。
 
廖文彥
2015, 03, 13
 

我 1-2 年級在信班, 學號 0522, 百分之百確定班導師是 蔣漢章 老師

樓毅雄
2015, 03, 13
 
 
我記得是 "章", but you may be right. 其實越想越像是 "璋"

樓毅雄
2015, 03, 13 
 

樓毅雄是對的. 是蔣漢章老師沒錯. 世界很小, 十幾年前她母親和家慈住在同一棟老人公寓. 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提到蔣老師 她姊姊一家都在聖荷西. 
雍伯涵
2015, 03, 13

Typo, my bad. 是璋. 兒童手冊一翻就清楚了. 
雍伯涵
2015, 03, 13


林懷安,可是我不記得跟你同過班??你記得嗎?
還有誰跟我1-2年級同班過?

陳茜
2015, 03, 14
    
林懷安,因為我確定蔣鳳雲是我一,二年導師.如果你確定她是和班那就是和班.(因為我以為我是信班)很高興我又找到我失散的小一小二的同學們.

陳紹玹,我們居然同學4年.難怪對你印象很深刻.

有人能告訴我3,4年級是那班嗎?林懿玟我們同班嗎?
陳茜
2015, 03, 14 
 
    
陳茜:

我們三四年級同班,是義班,孫廣文老師
附件照片是我們班的同學,三四年級我只有這張照片
你有三四年級的照片嗎?

懿文
2015, 03, 14 

謝謝妳認領我,腦筋一片空白!可惜我也沒有任何照片?!

陳茜
2015, 03, 14 
    
這個年紀性別不是那麼重要了。
王巍衡
2015, 03, 14
    
在此先謝謝林莉學妹!

班自珍新的email已在名單上。
只有電話的杜麗珠確定不是附小同學(是我高中同學)
仁班許國光應該是台大外文系而非化學系,這位許國光一定很納悶為何一直收到Mail

仁班 汪小芬
2015, 03, 14

    
謝謝學姊釋疑。終於搞懂了。

許國光    66    國語實小    義        69    大華    義    5208    72    建中    13    1334    77    台大    化工    622101    Air Product
許國光    67    女師附小    仁        70                73    建中    5    558    77    台大    外文    621706    

台大化工系許國光,不是不看信,就是和我一樣,覺得各位的email很有趣。所以,女師附小的許國光回到失聯名單。

我比較納悶的是,怎麼同是數學系轉化工系的622125胡孝光學長從來沒有澄清過,此622101許國光(我已經將email信箱自收件人名單中移除)並非女師附小同學。

02
2015, 03, 14

    
哈哈!只要劉寅不介意就好了!

劉 瑩 敬上
2015, 03, 14


是啊!   今天去參加一項活動, 拿到名牌, 赫然是 "李敏小姐"!
 
感覺上, 4,5年級生的名字比較中性, 有時還真的無從由名字準確判定性別.   記得 3,4年級班上有一位"王敏"同學, 也是男的.
 
李敏
2015, 03, 14
 

Hello from New Jersey. 兩天前接到汪小芬的電子郵件,像是拿到了一把鑰匙,打開了幾十年積滿灰塵的箱子,裡面的東西似曾相識,可是又感覺十分陌生,這幾十年來除了自己小小的生活 圈外,與大家都失聯,2012年底與李嘉蘭和侯天儀在台北市碰面,一直希望有機會再回台北畤能再見面。 

我九十九歲的爸爸一向喜歡保存東西,因此我保有小學一至六年級的兒童手冊,所以才有所有我的導師的紀錄。
 
一信,二信  蔣漢璋老師
三義       楊世韻老師
四義       孫廣文老師
五六義     郭中光老師


付上一張幼稚園的照片,只記得穿深色衣服的是鄭老師,最右手邊是劉老師,左二是我,趙若平(?)在我旁邊。 

昨天收到小芬轉寄的email知道今年六月LA Reunion, 的計劃,十分遺憾我在那時要去Seattle. 只有等下一次了。
 
I am so happy to reconnect with everyone. I thank all of you who put in so much effort to make it happen. I hope to see some of you in the near future. I live about 45 minutes away from New York city. If you ever in the area, please let me know.
 
Best,
 
熊莉莉
2015, 03, 14
 
仁班林永瑜改成林永榆,如果改錯了請告訴我。

汪小芬
2015, 03, 13

*****************************************************
林莉學妹,
妳提供仁班楊惠苓的訊息之前有試過可是出版社已無法聯絡她了,所以不確定是否同一人。不知妳有無1968女師附小校友通訊錄data, 她的妹妹楊惠瑩也是附小畢業的。
另外吳兆年的訊息我有留言給部落格主人了,等他回函!

小芬
2015, 04, 01

汪學姊,

感謝您提供的線索。我手中1968女師附小通訊錄名單不全,並沒有楊惠瑩,上網搜尋也沒有收穫,直到我去記錄她們的姊妹關係時才發現您有筆誤,這下大大改觀。
楊蕙瑩學姊是1978台大考古系校友,希望我手中她的信箱仍然有效,帶我們順利找到楊蕙苓學姊。

如果信箱失效,我們就循下列線索先找楊蕙瑩學姊。橫豎未來整理1968女師附小通訊錄也需要。
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2&page=2_1&ID=7790

林莉 (AKA 02)
2015, 04, 01

林莉學妹,
抱歉筆誤造成不便,
感謝妳那麼快速的回應,希望楊蕙瑩的email是對的!

小芬
2015, 04, 01

Hi all,

這份郵件進了我的垃圾箱
通常我是不會去看垃圾箱
然而今日鬼使神差居然按錯了進入去看
發現這封信

真多謝
你們找對了人
這封信也cc給我姐楊蕙苓
我們都是女師附小的畢業生
兩名老女人歸隊

楊蕙瑩
2015, 04, 06

02註:此案例心得
1.沒有直接線索,間接線索,如兄弟姊妹(尤其民國三十、四十年代,一家有超過3位子女的家庭很多)配偶姓名也會因為線索級數倍增,提高尋獲機率。還可以摸蛤兼洗褲,順便撈一些其他校友歸隊。建議大家「主動」分享間接線索。
2.姓名要完全正確,錯一筆劃都可能導致電腦「見面不相識」,延誤比對成功時機。
3.對方沒回應,不一定表示沒興趣理會。直接進了垃圾桶也是誤會產生的源頭。
4.Thank God. 謝謝冥冥中的指引。

2015, 04, 06

蕙瑩,
這是今天早上看到最興奮的消息了。
我以爲信已經石沈大海,也另外留言給環宇廣播電台,但尚未得到回覆!
這條線索還是因為上星期林金星同學失聯48年自動來報到。他記得大妹和妳同屆也記得妳的名字,才趕緊請林莉學妹幫忙。還是林莉厲害,真要感謝她!
姊姊蕙苓在台灣嗎?星期六我們仁班聚會,董適還記得她是成大歷史系畢業的?
期待蕙苓的回覆!

小芬

2015, 04, 06

熊桓同學:逐漸想起童年往事,真好!

廖文彦真有心!2008年还去林超家金門街舊址查訪,真有心!經過48年,真是物換行移!前天王巍衡FB上瞎說要我去他家採桑葚,也不知他說的是美國家還是台北連城路的安和新村的家,我說昨天會去台北省親,順便回連城路老家公路二村看看,也可以去他家看看桑葚術結多少桑葚了!結果戚雯華告訴我,那一帶早就變成公園了!

我不認識林超,不知她是哪一系的?學校雖不大,不同系的,都不互相往來,連原先認識的熊莉莉、張珮玲、戚雯華,四年同校,由於不同系,竟然從未遇到。

您與廖文彦後來聯絡上林超了嗎?

劉 瑩 敬上
2015, 04, 06


2015, 04, 04 仁班聚餐, 南京東路陶板屋,歡迎金星歸隊。

劉忠傑,高光勳,董適,林金星
龍心祥,周成玉老師,高明,施中強,汪小芬

2015, 04, 05  Bay Area, CA


2015, 04, 05  Bay Area, CA


2015, 04, 05  Bay Area, CA


2015, 04, 05  Bay Area, CA

各位同學好,

洛杉磯的同學也響應“遍地開花”,於4月11日在 Fullerton 的 Souplantation 餐廳小聚了一番。席間大家天南地北,七嘴八舌,暢聊往事,又吃又喝 的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

由於出席者多為 義班及和班的同學 (除了樓毅雄以外),故自號“義和”團。

談話時,又無意中發現所有男生均為女師附小畢業後,進入萬華中學唸初中(除了樓毅雄以外),也算半個初中同學會。

樓毅雄,那你那天來幹嘛的?哈哈

有了這次的相聚,更加期待六月份的慶生會,希望有興趣參加的同學,盡早安排假期與機票,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請隨時與我聯絡。

02:  妳有可能參加嗎? 如妳六月時人在美國,請盡量。  葉卿雯說要頒發妳一個獎盃以感謝妳成全我們女師附小同學們的再次相聚。


在LA 相聚:

日期: 6/20/2015 (Saturday)
時間:  11 am
地點:  San Gabriel Hilton (Trinity 餐廳自助餐)

2015, 04, 11  CA, USA
(和)葉卿雯,(和)陳紹玹,(和)黃衍成,(義)孫昌達,(義)李復國
(孝)樓毅雄,(義)承朝銘
 
2015, 04, 11 CA, USA
女師附小、萬華初中        
(義)承朝銘,(和)陳紹玹,(孝)樓毅雄,(義)裘尚武,(義)李復國


真的,02 小姐,若你在6/20 會出席L A 的同學會,請早點兒通知我。我會代表全1967同學頒發一個獎杯給你,為你造福1967校友,替我們拾回了許多失去的記憶,減少多少人可能患的Alzeheimer, Parkinson, Depression, Dementia等等病症的機率。太感謝你了。

葉卿雯
2015, 04, 14

2015, 04, 12 台北市典藏咖啡館
張秋榮、陳茜 、莫積真、郭敦明、王功發、張錦熙、張家璜、魏台昌


 


1967 師大附中133班←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1967 女師附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