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22, 2008

看見生命的脆弱


今天
就今天 2008/2/22
生平第一次 目睹生命的脆弱
一條生命 從我手上溜走

記錄一下...

(不喜歡這種題材的人 就別往下看了吧~~
我也懶得解釋醫學名詞跟現象 這樣比較有一氣呵成的日記感覺
這算是職業生涯中 很重要的一天吧... 我想)

吃過飯 又回到心臟科急診室值班
(波蘭的心臟科急診病患 都是從救護車上的醫療團隊轉過來的)

剛好有個中年男病人 已經躺在病床上
說是心因性休克 已經電回來了
該做的檢查跟治療都已經開始

病人看起來很喘
EKG看了看 好幾個導極ST-下降
AVR ST-elevation (意味著Left Main"很可能"有梗塞)
2003年就已經急救過 不過當時他拒絕做心導管

大猩猩很快地再檢查一下

心跳120幾下
血壓80/60
一直冒冷汗 身體真的很冷
病人一直呻吟 斜躺
肺積水很嚴重
超音波做起來 EF只有20%
Hypokinesis
severe MR

這種情況下病人根本沒辦法躺平
還真很難用心導管穿支架救他

護士用電子血壓計量不到血壓
大猩猩改用手動的量了一下-- 70/50mmHg
心音非常微弱
看起來就像剛從游泳池走出來一般
連肺聽起來也好像浸了水再拿出來一般

Furosemide, Dobutamine, Morphine
都給了 劑量還一直拉

突然 心跳便慢了 剩80下
經驗告訴我 這不是什麼好現象
代償能力變差了
藥量再加

這些護士都很有經驗
不用醫生指示
就已經在開始準備Atropine, Adrenaline了
以便醫生急救

不過 我的老師認為
這個病人的預後太差 很難活下來
至於是否應該插管 這種醫療倫理的問題
實在很難決定
其實 老師應該是認為 別讓他再受苦了 讓他走吧~
 
問我要不要給病人插管
插吧, 我說, 給他一點機會!
其實插管插過那麼多次 這個真的算有點難度的
尤其在緊急的狀況下

很不幸地
最後 心跳變成60幾下
我開始意識到 他會死!
接著就一路下滑到30幾 20幾

反應變差了
突然 0.......................................
護士早就把Alarm關了 所以沒有電影裡面的嗶~~~~~~~~~~~~~~~長聲
隔了一下下 又變回20
護士小小聲地說: 12點
過幾秒 總算 真的變成零了 沒在變過

聽一聽心音 聽一聽呼吸 看一看瞳孔
嗯... 真的死了耶... 這麼快? 這麼容易?
那他的家人知道他來醫院嗎? 知道他這次回不去了嗎? 還在擔心嗎?

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現場沒有哀傷 沒有激動
所有的人 似乎很有默契地
做著所有該做的事情
拔掉Monitor,
拔管
IV Cath拿掉 (原來要用紗布或棉花壓著 並且要緊緊地用膠帶黏緊)
有人拿來屍袋 有人拿來特別的推車 (波蘭法規規定 宣告死亡後2小時 才能放入冰箱, 以免病人沒死)
就這樣幫著護士把這位先生放入屍袋
護士紀錄著他的遺物品項數目 裝入塑膠袋
整理著環境
那個床位 一切又恢復正常

原來 生命 真的很脆弱
從我看到他還會呻吟 做檢查 處置
到心跳停止
僅僅30分鐘

我衷心地謝謝他 感謝他 用生命的最後幾分鐘 教我很多
本想送他最後一程 畢竟他是我醫學路上 生死學的導師
無奈 剛好手機響了 貨運公司來電...
轉眼間 他被推走了

也感謝
我的老師 這麼信任我 給我這些寶貴的機會
以及幾位護士阿姨 很有耐心地適時給予指導


才送走一個
馬上救護車團隊 又送來一個
早上9點胸痛 前兩天就開始小痛
狀況也很不好
在救護車上心跳停止
已經電回來了 也插好管
等著我們這邊接手處理...


看來~ 今天會是個忙碌的一天!
死神~ 您好! 您真厲害! 以後咱們會常打交道的~~

==================================================================
心想 我應不應該很有禮貌地用英文跟他說: "Nice" to meet you呢?
還是該用日文說: 初めまして どうぞよろしく
("私は xx です おねがいします" 這兩句我可以省略嗎? 免得他記性太好 太想幫我~~)
==================================================================


朋友們!
有多久沒跟你生命中重要的人聯絡了呢?
給他們打個電話 關心一下吧~
被關心的 也要多理解對方的愛喔
生死 真的只是一瞬間







收拾書包回家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收拾書包回家去 -2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