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分享美文
2011/01/20

知者多,和者少

從百度上搜索:“緣”,宿命論認為人與人之間命中註定的遇合機會,泛指人與人或人與事物之間發生聯繫的可能。

在中國古代的道家思想裡,有“性分”和“時遇”之說。 “性分”就是人的天性,個人的品行;“時遇”是後天的機遇和時間。在郭象注的《莊子》中對人生的機遇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他認為每個人都在按自己的目標和“性分”做著自己的事,但社會中的每個人所做的事都會對別人有影響。而許多他者的影響結合到一個人身上,就成為了對這個人的機遇。他有一個比喻,每個人都既是耙子,又是射箭者;每一個人既會成為別人的目標,也可以自己選擇目標。

在佛教思想裡,講的是因果循環,我特別喜歡其中的一句話:宿孽總因緣。每個人所做的每件事、每個想法都會相應的產生一個業力。業力有善惡之分,每一個業力都會對人產生一個影響,這就是所謂的因果。緣份不外是你與某個人的業力所帶來的結果罷了。

儒家就我的了解不講緣份,只講敬天知命,孔子不語怪力亂神。講求激進,講求先天與後天,盡人力而天命。

感情也如雲,萬千變化,雲起時洶湧澎湃,雲落時落寞舒緩。感情的事如雲聚雲散,緣分是可遇不可求的風。

世上有很多事可以求,唯緣分難求。茫茫人海,浮華世界,多少人真正能尋覓到自己最完美的歸屬?又有多少人在擦肩而過中錯失了最好的機緣?或者又有多少人有正確的選擇,卻站在了錯誤的時間和地點。有時緣去緣留只在人一念之間。

緣即如風,來也是緣,去也是緣。已得是緣,未得亦是緣。

讓我們好好珍惜這難得的緣吧。

只要喜歡讀史就知道,大到一個國家的命運,小到一草一木,一思一想,似乎都有一“緣”在其中。我們國家有五千年燦爛的光輝的文化,佇立於世界民族之上。就現在人們最關注的經濟建設上來看,中華民族最富裕的時候就是清朝的“康乾盛世”,即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執政的時期,特別是雍正皇帝執政的十三年中,經濟總量一直是世界第一。這也是天數,是國家的緣分,天數注定了我華夏文明之邦要有雄才大略的人來領導,讓普通百姓過上幸福安康的日子。

然而在三位雄才大略的皇帝的子孫中,自乾隆皇帝的兒子嘉慶皇帝以來,出現了以和珅這樣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貪官,貪污的巨資達清政府十一年的財政收入,滿人之腐敗日見明顯。到了道光皇帝末年,外辱於四夷,內爛於十八省,神人共憤。內有洪秀全想當皇帝,帶著受苦受難的兩廣弟兄,作亂造反,致使中華民族居住這片大地上狼煙四起,苦難的中國人們陷入近二十年的戰火之中。外有兩次“鴉片戰爭”入侵,使中華民族這個泱泱大國經受了前所未有的恥辱。而咸豐皇帝耽於酒色,荒廢國事,女主慈禧垂簾聽政,舉措倒置,怎能治理好這個內憂外患的文明古國。這好像是天要懲治這個不可一世文明的大國,讓它清醒,讓它不要再沉醉在詩書禮儀之中。世界潮流在變,要向科技發展。冥冥之中,似乎天數要讓華夏兒女遭受劫難,是“緣”在作祟。

就人生個體而言,我想起一位友人曾送我一本影集,留言是:“請珍惜你我的相識,一如珍惜難得的緣分;若我們有緣,必能再相見,若無緣,只有長相憶”。那時年輕,根本就不去想這句話的意思,感覺就只是一本影集以及其中的一句話。其實,友人早就參悟了有關“緣”的玄機,我呢!認為自己在那片土地上,是一個匆匆的過客,不去思緣,更可悲的是不惜緣。可見,會有許多如我一樣,有緣不思,失緣而憶的小故事。緣,知者多,和者少。

緣,有時如茶和水,有茶無水,那茶依然是茶,只是一片葉子,而一片葉子,在我們俗眼看來,實在是太平凡了;而水呢!如果沒有茶,水還是水,我們也只能是品嚐到水的味道。只有當茶與水的親密結合,而且必須是達到一定的溫度,一定的比例,相互摻和在一起,達到勾兌的成功,我們才能品嚐到茶的香醇和醒腦益思。

男人原來可以是茶,女人可以是水。兩個人攪和在一起就有了故事。沖得好了,完全融合在一起,就會散發出香味;搭配出了問題,總有些東西漂在上面,不好看,喝起來也略帶著點兒異味。愛情就是個杯子,能讓兩個人重新活一回,如茶如水,誰都不可能非把兩個人攪和在一起,別人看著著急也沒有辦法。只能靠相互的融合力,讓這本來平淡的生活散出香味來。

一首詩曾說:“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如果把兩個人放進愛情的杯子要靠緣分的話,那能夠讓兩個人融合到一起的水,就叫“寬容” 。這似乎決定了最後的味道。

勸世文上說:“百載修來同船渡,萬載修來共枕眠”。佛也說過: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得今生的擦肩而過!所有的一切都有它出現的理由,不必為此而感到驚訝!

緣分是世間男女情愛的開端,從不相識到相識相知,讓人覺得像是冥冥中的注定,美好而直扣心扉。因一個緣字,讓世間多少男女為之癲狂。但有時有緣卻沒份,這種情況最讓人心傷。還有有份無緣的,無緣無份的。茫茫人海中兩人從相遇,相識,相知,或是相親相愛,這就是緣分,緣分無需等待,緣分是人爭取的,是人創造的,只有懂得努力創造緣分的人,才是最理智的,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在緣分來的時候,抓得住它,珍惜它呢!緣分是美麗的,緣分和愛情一樣,是個古老的話題,同時緣分也需要精心呵護的,緣分不是詩,但它比詩更美麗,緣分不是酒,但它比酒更香濃。愛是不分距離不分地域的,在緣分的天空裡,緣分並不是永遠都不會遠逝的,珍惜你的緣分,善待你的愛情。莫等失去空遺恨。這就是此文《緣,知者多,和者少》所要敘述的。

緣分是人平等精神的體現,它要求有緣人撇開地位、等級、學歷、財富等世俗觀念,超然物外地共同創造美好的精神境界。我在網上看到一個現任縣長,他說在網絡上才找到緣,我當時閱讀是有些不理解他的表述。最後他說:“網絡真是一個奇妙的世界,沒有人知道我是一個縣長,我把在中文系所讀到的那些愛情故事和愛情詩句,對網友聊出,是多麼的痛快。從大學一畢業,被父親託人分配在一個大的機關單位,官場讓我早早地知道成熟的痛苦,連談戀愛都成了政治,婚姻是政治的產物,算好我還很愛妻子。網絡讓我敢於暢所欲言,沒有現實中對待上級下級的無奈和拘束,我跟網絡有緣,跟認識的網友有緣”。

緣,知者多,和者少。所要敘述的是,知道緣的人可多了,可真正珍惜緣和呵護緣的人,又有幾成。每當夜晚,遊走於網絡文字,那麼多的人,為愛而歌,為愛而作,為愛而哭天喊地,受到了很渺茫的衝擊,更多的是感受到靈魂的掛空。不由得想起網上見到的這句話:“你天天說愛,天天談緣,你認真思考過這兩個字嗎?認真去體會過這兩個字嗎?只見你在那哭喊著,挖空心思地煽情。你沒有遠的深邃的緣與愛,只有浮躁的膚淺的愛與緣”。

因緣而生情,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被詩化的緣分,尤其值得珍惜。最近,我發現網絡裡真還是有情緣,某些人的作品,一旦發表,我很想去閱讀,譬如編輯靳力的作品,杜木林先生的作品,江鳳鳴先生的作品,夢客嘯天先生的作品等,還有許多我這裡沒有提及名字的先生和女士的作品。閱讀他們的作品,猶如分享了一份愛,特別是分享了他們靈魂台階上的思想。因此,我想,緣分有時是屬於精神領域的,它總是想超脫凡塵,維繫自己情有獨鍾的精神境界。網絡雖然虛擬,但我還是想呵護來之不易的緣分,對我們的情感生活很重要。我們可以不顯達,但我們有了遮蔽苦寒風雨的情緣,我們一樣能獲得生活的勇氣,一樣能有精神的樂土。

張愛玲對緣分有極妙的解釋:在千百萬人中,千百萬年間,不早不晚,正好碰上了,然後輕輕地說一句:嗨,你也在這兒!然而這種緣分可能是需要經歷幾個輪迴才能做得到的。

緣,知者多,和者少。大到一個國家,小到一個鮮活的生命個體,都在這緣的歷史長河中或幾十個寒暑中流逝。只要靜心涵詠,切己體察,緣而生的愛,知者多,和之者也會更多。


繼續閱讀
2010/04/08

秋冬之點滴

一、內心的獨白

如果可以,將這些天的冷漠換取更多的寒冷
  
我願意這個冬天走得更漫長

原本屬於那些生命的凋零,在冷光中
  
逐漸顯露他們的本真
  
或者黯然低沉,或者光芒耀眼

作為唯獨的旁觀者,我尚且可以冷靜一些
  
遠遠地觀望。那些事物可有可無
  
我也總是可有可無地出現在周圍
  
幽靈一樣地,來回生存

這是我在第169天之後寫下的第一首詩歌,說好的兩年之內不會再寫詩歌,沒想到終究是耐不住性子,越是在文字面前表現得若無其事,越是感覺到了自己內心的心虛,心想這是怎樣的一種坦白,在沒有徵求任何人的意見之前,我又一次做了一個任性的人。

陽光在冬天裡顯得特別的安靜,像極了我此刻的思想,冷漠而充滿溫暖。像我這樣矛盾的男人注定是擺脫不了世俗的種種羈絆,任是我有時特別地想去牽掛一個人,但卻又下定不了決心,割捨不了又如何能放棄。至始至終我都覺得自己是一個善良的人,縱使有時內心會萌生一些奇怪的念頭,敢情也只是一時的虛榮罷了,卻從未敢把它們搬進現實。

每每睡覺之前,我都會閉上眼睛,精心為自己設計一個內心的獨白,但往往睡醒之後我都會把它們忘得一干二淨,彷彿之前與我有關的一切都可以讓我輕描淡寫地帶過,我不知道這算是慶幸還是悲哀,我恍若只是在某種未知性和可能性之間來回周旋,至於結論,我總是可以置之不理。多少年,我一直都這樣感性地生活,不在乎對於錯,不在乎別人,甚至不在乎自己,我總是可以隨心所欲地傷害別人和自己,卻從未感覺到自己的殘忍。也許今天,我該狠狠地責備自己,孤傲只是藉口,我應該承認自己的恐懼才是。於是,我得學會坦白。

換了一個地方,人似乎也改變了許多,不斷地學會,不斷地失去。
  
二、吻得太逼真

習慣了打開空間聽著音樂,每一次最先聽到的都是那首《吻得太逼真》,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聽一遍還想听一遍,一遍又一遍,竟是不會有厭倦的感覺。不記得是什麼時候,我瘋狂地喜歡上了這首歌,小軒軒真是把這首歌唱得太逼真了,每一次都是一樣的感覺,全身上下的感受著驚訝和震撼。

“讓我把虛情假意當做最真心的親吻”無恥而虔誠的話語,竟是連指責都覺得於心不忍,為何這種心情會昇華成如此高尚的情愫,明明知道是自己的罪過,卻依然能夠一次又一次的原諒自己,這無非就是一個男人自私的愛。說到這裡,我便又會覺得是在袒護自己,愛是如此的輕易又是如此的無恥。無論怎麼講,我都覺得虛偽,縱然這些都是出自真心的話語,那為何要那麼的在乎曾經,我原以為我只是不經意間才會想起的那些可有可無的情感,但直到今天我才發現,原來所謂的單純竟是如何都單純不起來了,這到底算是一種罪過,還是無意的愛。

久違的優美副歌,久違的和諧和聲,都讓它具有成為下一首《斷點》的潛質,但我經常以為,《吻得太逼真》其實在情感的投入上已是超過了《斷點》,無論我怎麼的不經意,在我開口唱出那些旋律的瞬間,我就覺得我必須認真地唱出每一個音符,內在的和外在的,只有同時肯定這兩種藝術形態,並且把它們真切地表露出來,我才有資格去唱這首歌。

每當用這樣平和的心態去想一些東西的時候,我都會覺得兀自從容,以為這是屬於我不該有的安靜。本來天冷下來是多麼令人欣慰的事,至少這是我曾經最喜歡的意境。不用穿很多衣服,感受著微微的寒冷,偶爾刺激一下寂寞的大腦,也不至於讓它太過沒趣。這些天,我很少在網絡上露面,偶爾上來也只是敲打幾個破字,終不會驚動很多人。虛擬遊戲已開始在我的人生中慢慢消沉,我也用不著像以前一樣為了一件裝備而通宵達旦地去拼命,年華終於開始在一些有色的片段中失色,我便也開始為年輪細數著模糊的斷痕。

我很奇怪我會去在乎一些本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反而對自己已經擁有的東西失去了耐性。水瓶座的男人永遠只是自身的傀儡,任憑你怎樣掙扎,卻始終逃不開自身的精神束縛。每一次我都口口聲聲說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其實類似這樣軟弱的藉口只是在掩飾自己更深一層的脆弱,這何嘗不是一種慣性,久而久之,竟是真的不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什麼了。

一邊聽著小軒的歌一邊寫下這些文字,恍然的虛幻與真實都隨著音樂的起伏在內心跌宕著,思念也隨之延伸開來,只是這些漂浮的情感永遠只能是自我安慰的寄託,又或是構成了間接的傷害。我知道她又在胡思亂想了,或許她是對的,我不止一次表現出了驚慌,在乎或不在乎,已然不是我能夠決定的。 “深淵萬丈,你把我的愛,用儘後丟棄荒野埋葬,你犯的罪狀沒人知道,用什麼證明你的親吻真的殘忍”。除了感傷還是感傷,只是不知道這樣的感傷源於何處,到底是自己殘忍還是生活殘忍,我真的不懂該如何區分。
  
吻下去,愛上你。如果這是一個命題,我更願意它是一個真理,沒有任何的假設,我便不需要做任何的辯證,只可惜世界還沒有這樣感性的真理,而我也只能做一個理性的人。
  
三、冷冷的雲
  
空中飄的多像雪花,透徹的白
  
此時,不復存在的我們
  
是否還能分辨出顏色,抑或冷漠
  
來不及溫暖的雙手,在瞬間
  
捏造出來的假象把我們隔得很遠
  
說好的冬會初雪,可如今的南方
  
除去偶爾的星霜,城市還很安靜
  
那些安然的街道目光犀利而溫和

我們也只是不經意才想起那些景象
  
過去的,現在的
  
並時不時地奢望未來

昨天,南寧很冷,又或許不隻隻是南寧。很多北方的朋友都問我現在是不是只穿著一件襯衫,我笑著說道:“南寧也很冷的”。當然,更多的時候,這裡都是溫暖的晴天,我並不需要穿很多的衣服,這是一個季節概念並不鮮明的城市,但六年的時間,已經足夠讓我習慣了它的生活方式,我沒有表現出太多的好奇。有時候,也許只是習慣了一種依賴的方式,便很難再做出其他的選擇。

這些年,我一直都嘗試著去另一個城市生活,一個陌生的城市往往會讓自己有更多的激情,但當自己真正地站在一個完全陌生城市的時候,便又會莫名地沮喪,那是一種不被認可的失落感。昨晚在跟朋友閒聊中,她問到我為什麼最終又選擇了南寧,我也只是說我已經習慣了這裡的一切。她笑著說道:“一個城市存在的意義對你來說也許只是那裡曾發生的一些人和事”。我不肯定也不否認,我覺得讓我去評定一個環境是否適合我的生活,就是我為什麼一開始就選擇它的原因。明知道自己不會表現出太多的冷漠,但總會任性地去維護那些很多的“不在乎”,也許這就是我區別於他人最鮮明的特徵吧。

“除去偶爾的冷漠。我覺得自己還足夠善良”。這是幾天前的某個瞬間我又總結出來的對自己的一個概述。我很欣慰我還能如此優雅地去描述自己,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天生的愛情騙子,用世間最美的毒藥毒死了自己最心愛的女人之後,然後在世人面前說:“我成全了她的幸福”。很冷的冷漠,很暖的溫暖,其實在愛情面前都只是失去了溫度的軀體,在互相意識和肉體的碰撞中才會慢慢地升溫。

空蕩的辦公室,偶爾的電話鈴聲,彷彿這一切的擺設都只是一個將要開始的前奏。早知道這麼難以割捨,為何當初的選擇會如此輕易,我迷惑於這樣的糾葛,不管是愛與不愛都難以從口中說出,是沒有退路還是沒有選擇?要是能多一點冷漠,我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在乎很多。音樂依舊在耳邊不斷地重複,卻始終聽不到想要的音符。 “往事隨風,愛的以前以後,我摸不透,但是左心房有一個洞……”。風吹過的街角,歌聲在深情地蔓延,我想不到用我可憐的嘴說什麼,我丟不掉那種神出鬼沒的寂寞,不管曾經有多麼地驚心動魄,說沒有,就沒有。冷風依然可以出現在這個溫暖的城市,那個冬天,還是那個冬天,我感覺有點窒息有點冷。

拿出那枚戒指,戴上又脫下,又戴上,竟是脫不下來。手心開始潮濕,又一下的被冷風吹乾,彈指間的變化讓人來不及有太多的遐思,只是驚訝之餘才發現戒指上的水晶一直閃閃發亮,更多的時候帶著紫色和暗紅。

再有兩個月就二十四歲了,一直以為自己還是個貪玩的孩子,如今再回想走過的歲月,便發覺自己已經足夠滄桑,本以為這種隨心所欲地生活會一直延續下去,但生活必須容我認真起來。已然不記得曾經最在乎的是什麼,但倘若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我必定還會滿不在乎地說:“不管對與錯,我還會堅持做慕雲飛揚。” 

推薦美文: 感悟清貧. 愚人節的“愚人”美食. 早春多喝茶. 一生遺憾. 愛吃巧克力的理由. 站立的靈魂. 戈壁三月柳如斯. 目光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