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8/12

讀書的故事

​ 知道什麽叫驚險嗎?我小時候讀課外書就是最驚險的事了。
小時候,我有壹個固定的任務,就是燒柴火。夏天坐在竈門前,常常是滿頭大汗,但我從不拒絕這件苦差。因為只有這時候,我才有讀小說的機會。那些小說其實沒壹本是我的,全是姐姐背著媽媽買的,《小說月刊》《譯林》《今古傳奇》仿佛都有。幸好那時這些些書都很便宜,姐姐便源源不斷買回來。但我知道如果姐姐在做家務的時候看這些書,書肯定會被媽媽送進爐膛。看那些精彩的篇章變成爐灰,比挨打還難受。所以,我看小說便極擔風險,而且和姐姐比較還是雙重風險。
燒柴火前,我提前把書藏在衣服前襟下,趁家裏人不註意迅速塞在竈前的草下面。等媽媽(有時是姐姐)下米到鍋裏出去了,我抽出書來,就著竈頭映出的火光津津有味地看起來。廚房屋頂的兩塊亮瓦早已被煙熏黑了,光線很暗。大概覺得幽暗的光是保護色吧,要不然怎麽會選擇在這裏看呢?現在想來,真是太天真了。竈門裏的火燒得那麽旺,站在廚房門口,怎麽會看不見竈門前的人呢?我那時雖然在看書,但警惕性很高,壹只眼壹只耳朵隨時都在註意門外的動靜。
之所以說是雙重風險,是因為首先怕媽媽發現。媽媽絕對不允許做家務時看任何書,被發現了輕則挨打,重則燒書。為什麽會這樣,我也不太清楚,大概認為是不務正業。要知道,那時侯做家務比讀書重要得多.如今想來真是今非昔比,今天的媽媽們看見自己的孩子那麽專註地讀書是多麽高興啊!另壹種風險則來自我姐姐的。真讓人搞不懂,自己要看,卻反對別人。不過比起媽媽,姐姐的認識已是又壹個階段。她認為我還不到看此類書的年齡。因為我那時才讀小學,是要影響學習的,如果手裏拿的是語文數學,那又另當別論了。所以,也不許我看。
大概就因為如此,越是反對,越是要看。終於有壹次出了意外。那是看壹個紡織女工的故事,主人公孤苦貧困的生活把我感動得淚眼蒙眬,以至忘記鍋裏還煮著稀飯,只機械地不斷地送柴火進竈裏。壹直到糊味彌漫在我家整個院子,我才察覺。急急忙忙藏好書,媽媽就進來了,緊跟著便是驚天動地的罵聲。我那時,只提心吊膽看著自己的腳尖,怕媽媽拿起鍋鏟敲過來,更怕書被搜出來。最後,兩者均未發生。我猜,大概那幾天媽媽心裏比較踏實,因為是豐收季節,不必為無米下鍋焦心。我是幸運的。但此後幾天不敢看了,連續犯錯的後果我害怕。不過壹旦覺得安全了,老毛病便又犯了。
不過,也許和喜歡讀課外書有關,我在學生時代,語文壹直學得很輕松。如此看來也是那番“驚險”的回報。


有一種味道叫:懷念←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