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1/02

賣燒餅的賊


高考結束,我回老家住了一陣子。老家其實已經沒有人了,只剩了一所空房子。但我喜歡老家的環境,尤其是後山一片綠油油的叢林,格外清靜。穿過後門,就是山路。這條山路一般少有人走,而天一黑,我也不敢走。這是野狼和狐狸常出沒的地方,獵人到處都設下了陷阱。時間久了,野狼和狐狸很少再透過這條山路,陷阱卻一直存留著。
我帶了很多書,每天清清靜靜地讀讀書,聽聽音樂,倒是自得其樂。這天傍晚,父親打了電話來,說接到了錄取通知書,我考上了自己喜歡的大學,再有十天就該開學了。放下電話,我開始收拾行李,決定明早回家。
躺在床上,因為興奮久久難以入睡。月光從窗子照進來,我索性站起身,扶著窗台看外面的月色。不知過了多久,我突然聽到外面有動靜。接著,我看到一個和我 年齡相仿的年輕人躥進了院子。憑感覺,我知道這是個賊,可他的樣子好像要急於把自己藏起來。在院子裡找不到藏身之處,他徑自走到門前。我突然推開了窗子, 喝住了他。賊嚇壞了,很明顯,他以為這房子沒人住。
這時,我聽到遠處有一陣陣的吵鬧聲,賊滿臉恐懼地說︰“讓我進屋好嗎?被他們逮到,一定會把我打死,求你了。”
我驚訝地張大嘴巴,想不到這個賊居然如此膽小且愚蠢。打開門,我放他進來,然後指著後門,讓他順著山路到後山躲一晚,明早再離開。
賊十分感激,馬上從後門順著小路跑向後山。沒幾分鐘,我就聽到了他的叫聲。無疑,他跌進了陷阱,這讓我幾乎笑出聲來。掉進了陷阱,沒準還踩到了野狼夾 子,活該他倒霉!也不動腦子想想,我會幫一個賊嗎?有幾個村民到了我家門口,問是否看到了一個毛賊?我對他們說他上了後山,掉進了陷阱。村民們將信將疑, 但這黑燈瞎火的,也不好去後山驗証,只好等明天再說。
我一直側著耳朵聽,卻再未聽到賊的動靜,也許他爬出陷阱逃了?山裡人,大都有一把子蠻力氣。一覺睡到大天亮,我收拾行李,離開了老家。這一走,就是15年。
大學畢業後,我先在政府機關待了兩年,然後出來自己開了家公司。這年,父親要回鄉祭祖,我親自開車送他回去。
走到村口,一個推著火爐賣燒餅的小販正沿街叫賣。他是個瘸子,頭髮很長,半臉煤灰。父親想吃幾個老家的燒餅,我便停下車去買。看到小販,突然覺得他面 熟。我一向善於記人,一面即能記到腦子裡。可這小販是誰?在他找錢的空當,我驀然想起,他是那年被我放到後山的賊!我收起錢包,問他的腿怎么了?他頭也不 抬,說年輕時嘴饞,去偷杏,掉進後山的陷阱。他被野狼夾子夾住了腳,五天後才被拉上來。從那兒,就斷了條腿。
拿著燒餅,我的心一下子沉下去。他沒從陷阱爬出來?好幾天,一直沒人去後山看?
吃晚飯時,我不自覺地又提到了那個賣燒餅的瘸子。鄰居搖搖頭,說︰“真是可憐啊。那年他媳婦懷孕害口,就想吃酸杏,他是外村的,不好意思張口來要,就來我們村偷。誰知道被發現後竟然跑到了後山,踩上了野狼夾子。他當時大概疼得昏了過去,竟然沒人聽到他喊叫。”
我一下子驚呆了。
祭完祖。回去的路上,我又看到了小販。他的手上滿是煤灰,看上去十分蒼老。而15年前,我記得他和我一樣的年齡。
我下了車,對他說我公司缺個看門的人,不如讓他去看大門,收收信,我每月給他500元。瘸子頭也不抬,搖搖頭說︰“你要是覺得過意不去,就多買幾個燒餅吧。我知道是你把我指向了佈滿野狼夾子的後山,可我不怪你。”
我呆呆地看著這個賊,呆呆地看著,那一瞬間,心裡酸甜苦辣,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兒。


人間喜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個承諾在最需要的時候沒有兌現,那就是出賣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