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6/04

紗窗背後的女人

記得那是個春夏交替的季節,我們一同踏上南下的列車,一聲長鳴拉開了我們旅途的序幕,熟悉而又陌生的她便一步步走近我的視線,一種似是而非的東西在我的腦海中隱隱作梗,我不知道該如何把握其中的“度”,儘管她表現的是那麼隨和和自然,而我的心卻愈加不安定,心想還是用我的年輪和她的資歷平衡算了,我們之間似乎隔膜著一種“紗”,‘人為什麼那麼虛偽?’心在嘲弄自己﹗對面坐著,視線卻永不著調,我不知道該展示我身上的哪一道陽光,獲取她的信賴與溫純,想靠近縮短平時認為的隔閡,一改日常緊張蹈矩的窘況。象一個赤裸裸泥菩薩過河,怕丟失了尊嚴﹗擔心旅途的尷尬,火車不規律的節奏左右著著我的心理,幾瓶啤酒暴露出我的本性,抖起了我的英雄膽。
人在無聊的時候總能找到合適的打發時光的理由,平時愛弄文拽字的我,心想展露十幾年吃下的書本。唐宗宋祖,天文地理,文人墨客,卒子百家,讓我欽慕的五體投地,對面坐著的哪是個其貌不揚的女人?其中的尷尬讓我感到羞愧,車廂旅客不時投來束束敬仰的目光,一種美滋滋在心中暗暗升起,有耳背的旅客竟然湊在了我的旁邊。一個老太太也興奮地試機蹦出幾句文縐縐的嵌著方言的名句。這就是她?我心存疾慮的上司。愛讀書的女人最美麗,她就是這樣其中一些女人,她們喜歡書。買書、讀書、書是她們經久耐用的時裝和化妝品。普通的衣著,素面朝天,走在花團簇錦濃妝艷抹的女人中間,反而格外引人注目。是氣質,是修養,是渾身流溢的書卷味,使她們顯得與眾不同。“腹有詩書氣自華”,這句名言對她們是再合適不過了。因為智慧的女人,她不管走到那裡都是一道美麗的風景。她可能貌不驚人,但她有一種內在的氣質︰幽雅的談吐超凡脫俗,清麗的儀態無需修飾,那是靜的凝重,動的優雅;那是坐的端莊,行的灑脫;那是天然的質樸與含蓄混合,像水一樣的柔軟,像風一樣的迷人,像花一樣的絢麗……。時間在和車輪賽跑,千裡之外我們還是近在咫尺。她躺在了鋪上,溫柔的鼾聲提醒我她有點倦了。儘管初夏的夕陽還是比較的溫柔,但我依然本能地將窗帘拉上,夕陽透過紗窗撫摸著她那秀裡帶著稚氣的臉旁,這就是人們心中的睡美人﹗思想竟然開起了小差。夕陽裝飾了列車的窗戶,她裝飾了別人的夢。列車繼續前行,睡了的和醒著的卻都沒有意識到經過的車站和上下的旅客。今夜無眠,今夜我詮釋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到達到達站我們選擇了一個普通的賓館,“服務生兩個人的房間不會再安排別人了吧?”“不會的,你們交的是一個房間兩個床位的錢”她微笑著說︰“我們出發要多花一倍的房費了”。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是微微一笑。為了方便我們選擇了對窗的兩間。 木匾電腦旁不能放哪些東西屋村魚翅撈飯丁噹東瀛百鬼切記Crystal Hsu城市賽車迷人長發電腦族應該如何保護眼睛?


叫人迷惑的詞語←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將腦袋打開一毫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