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0/03

遍布荊棘的天堂路—觀影「燦爛新人生」有感

登載在中國時報浮世繪專欄(中國時報 E8/浮世繪 2007/09/15)
原文轉錄自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liaobruce/3/1295903888/20070930074511/

這些窮困的義大利人,腦中所幻想的美國,是個樹上長錢幣,到處都有牛奶河流,而且紅蘿蔔有兩公尺長的天堂!



廖元豪(政大法律系助理教授,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顧問)


台灣基本上是個移民社會。除了原住民族外,這個島上的住民幾乎都是離鄉背井來到此地的移民與其後代。然而,對於大多數本土出生的人而言,恐怕無法體會移民所受的遭遇與心路歷程。Emmanuel Crialese執導的義大利片「燦爛新人生」,以淚中帶笑的敘事方法,提醒我們,先人是如何篳路藍縷來到新天地。而對於近二十年來,自中國大陸與東南亞來到此地的新移民,這部片子所揭露的點點滴滴,很可能還歷歷在目。

「燦爛新人生」描述一個簡單而反覆發生的故事:原居於義大利窮困地區的男主角Salvatore,帶著老母與兩個兒子,乘船移民美國。途中結識同樣打算移民美國的英國女子Lucy。由於單身女子不能進入美國,Lucy邀請Salvatore當作她的未婚夫。到了美國海關,經過一連串的測驗與檢查,Salvatore與Lucy雖然獲准入境,但Salvatore的母親與次子卻被美國官員以「弱智」與「啞巴」為由,決定遣返。Salvotore遂陷入「留在新天堂」還是陪伴家人「回到舊世界」的兩難。Salvotore與他的家人,在層層關卡中,屢次抗議:「不識字不能結婚嗎?」、「你們以為自己是上帝,可以決定誰來新天地嗎?」、「美國地方這麼大,工作機會這麼多,他是啞巴難道不能工作?啞巴比較不會抱怨啊!」

對於不曾經歷移民辛苦的人,可能會覺得電影中許多「好笑」描述非常具有「想像力」。例如,這些窮困的義大利人,腦中所幻想的美國,是個樹上長錢幣,到處都有牛奶河流,而且紅蘿蔔有兩公尺長的天堂!男主角一家上船前就要身體檢查,負責檢查的醫生堅持要他們購買「治療啞巴的藥」才准放行—不管有沒有效,也不論他們信或不信。Lucy從上船前開始,就有掮客不斷拿不同的(美國男人)名單遊說她結婚…

到了海關後的檢驗更是荒謬:入境者必須淋浴並接受侵入式的身體檢查;要能夠排列七巧板,並能聽從指示將椅子與門的位置放好;還必須回答非常簡單的加法算數。未婚女子還必須與「未婚夫」們相認配對好,才算過關。

不過,對於台灣的新移民與國際移工,這些遭遇可能還記憶猶新:新移民女性在外館或國境線上的「面談」,其羞辱性與恣意性,恐怕不亞於十九世紀美國的智力測驗與體檢吧—後者至少有「標準」。外勞要繳交給當地仲介的費用,更遠非「啞巴藥」可比擬。再回頭思量,新移民與移工不也曾期望台灣是個新天堂?

再想想,美國不也是一群追求新生活的歐洲移民,跨海而來「劃地為王」所建立的國家嗎?為什麼舊移民對於新移民,有資格如評價牲口般品頭論足呢?當年的本土美國公民,真的都能通過識字、七巧板等智力測驗嗎?把「美國」換成「台灣」,我們又該如何自省當前歧視排外的移民法制與政策呢?

「燦爛新人生」即將在推展多元族群和平相處的「和平影展」中公開放映。它可以讓我們這些移民後代,重思國境控制的荒謬與暴力性格;更讓我們想一想,為了逐夢而跨界流離,何罪之有?我們的祖先與同儕,歷經比電影中更殘酷難堪的移民過程,我們不要再讓它發生!


首頁│ 下一篇→鯊魚影評--「尊重」差異-《燦爛新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