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6/26

朱亞君 林奕含案 - 寶瓶社長朱亞君驚傳輕生獲救 報導者發聲明致歉


 

 

 

 

朱亞君 林奕含案 - 寶瓶社長朱亞君驚傳輕生獲救 報導者發聲明致歉

 

為何要確認林奕含狀況?朱亞君:我失去過一個好友 (圖/翻攝臉書)

 

才女作家林奕含所著《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過去曾和寶瓶出版社談合作出版,卻被媒體暗指曾以市場現實為由導致破局,對林奕含衝擊甚大,引發外界爭議,寶瓶社長朱亞君曾在臉書澄清:「我只是想知道她的狀況已經復原到可以接受那些流言蜚語。」

朱亞君曾澄清主因在於擔憂該書出版後,可能會對林奕含帶來的衝擊影響,尤其是精神方面,她不否認曾與林奕含的主治醫師通話,據《蘋果》報導,網傳一封朱亞君寫給林奕含的信件,要求與林奕含的醫師通話確認目前精神狀況,「妳能否讓我直接找妳的醫生,原諒我必須與他通個電話,我要確認妳目前的狀態可以面對這件事。我不想有任何萬一,十年前我失去過一個好朋友,太痛了,我承受不了」。

據報導,朱亞君在信件中所提及的友人,就是作家袁哲生(1966年2月9日-2004年4月6日),在寫作界表現亮眼的他,曾多次奪得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使他成為文壇注目焦點。然而2004年4月,他卻被人發現在新北市汐止東方科學園區後山以童軍繩自縊身亡;他在遺書中表示,因罹患精神官能症,身體因焦慮而顫抖不已,無法工作,也無法再面對往後的人生,享年38歲。http://hottopic.chinatimes.com/20170626003341-260803

 

 

▲25日晚間朱亞君再度PO文,表示自己已被逼到無路可走,怒批《報導者》做了一則單方面報導,卻不願採用自己所提供的另一角度的資料,根本是用私人名義發文,在對她進行公審。(圖/翻攝自朱亞君臉書)


25日晚間,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驚傳揚言跳樓最後獲救,原因是她控訴網路媒體《報導者》對她進行公審。日前《報導者》刊登了一篇名為《當房思琪成為實體—專訪作者密友與編輯談林奕含的出版歷程》,採訪了林奕含生前的一位好友「美美(化名)」。

不過內容中卻暗指朱亞君在當初林奕含前來投稿欲出版時,用市場現實當作理由,堅持出版時一定得提到林過往在校的優秀學經歷,還有她亮麗的外在條件等,讓林不能接受;種種原因最後雙方取消合約,造成了林的嚴重打擊。

對此文章中的指控,朱亞君日前就先在臉書中PO文試圖澄清,表示當初是因為考量到出書後可能會對林奕含造成很大的衝擊,最後書才沒出成;而昨(25)日晚間朱又再度PO文,表示自己已被逼到無路可走,怒批《報導者》做了一則單方面報導,卻不願採用自己所提供的另一角度的資料,根本是用私人名義發文,在對她進行公審。據了解,昨天晚間朱發文後還試圖跳樓輕生,所幸遭到勸阻獲救。

今天上午《報導者》則發出道歉聲明,向朱亞君鄭重致歉,表示將會立即刪除該篇文章。http://www.nownews.com/n/2017/06/26/2579593


林奕含案 寶瓶社長朱亞君輕生獲救 

網路媒體《報導者》日前刊登《當房思琪成為實體—專訪作者密友與編輯談林奕含的出版歷程》,採訪林生前好友「美美」,暗指寶瓶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朱亞君以市場現實為由,堅持若出版必定要提到林以前在校優異表現、學測成績、外在條件等等,朱「甚至要求直接跟她的主治醫生通話,以確認目前狀況能否面對」,之後雙方合作取消,解約對林造成重擊。

朱亞君先前曾在臉書貼文澄清,解釋她當初考量出版該書可能對林奕含造成的衝擊。昨晚朱再度貼文,聲稱自己已無路可走,強調《報導者》先是單方面的報導,不採用朱提供的資料,接著繼續放任旗下記者,以私人名義發文攻擊公審。朱昨晚在臉書發文後,試圖跳樓輕生遭勸阻。

《報導者》編輯部今凌晨在臉書發表致歉聲明,強調該報導未善盡平衡報導的新聞常規,向當事人寶瓶文化與朱亞君鄭重致歉,並立即刪除〈當房思琪成為實體〉一文相關段落。

聲明指,《報導者》絕非指責任何一家曾經拒絕的出版社,也絕未策動任何針對特定出版社的批評;《報導者》是非營利媒體,深受各界期待,必定記取教訓,深自反省,並對朱造成的嚴重傷害深深致歉。

報導者聲明全文如下:

【《報導者》編輯部致歉聲明 2017.6.26】

一、《報導者》二十一日出版的〈當房思琪成為實體〉一文,有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出版波折的陳述中,雖以匿名方式未明確指出特定出版社,也無意非議特定出版社,但在後續網友的討論中,仍舊造成該出版社與總編輯的嚴重困擾與傷害。《報導者》在報導之時,依據對該書作者生前訪問及作者與出版社留下的通訊記錄作為依據,而未採訪該記錄所牽涉的當事人,未善盡平衡報導的新聞常規,《報導者》為此向當事人寶瓶文化與朱亞君女士鄭重致歉,並立即刪除〈當房思琪成為實體〉一文相關段落。

二、懇請各界人士莫再針對當事人(無論是朱亞君女士、寶瓶文化或游擊文化)進行人格攻擊與陰謀猜想。《報導者》團隊與朱亞君女士與游擊文化,於公於私都有許多合作的經驗(此文刊出後,總編輯何榮幸亦與朱亞君女士保持密切通話與聯繫),深知大家都是有理念與熱情的出版人,許多網路的惡意攻訐並不真實,對於這些辛苦的出版人亦不公平。

三、從林奕含輕生事件至今,《報導者》沒有發出任何一篇文章,絕無意炒作與消費此事件,這部份《報導者》所有發文紀錄都可證明。本文重心是在表達承接與陪伴精神患者的困難與重要,第一位完整專訪林奕含的記者張子午,他持續關注精神患者與社會的互動,才會在林奕含過世後近兩個月,再度發出這段時間的採訪觀察。絕非指責任何一家曾經拒絕的出版社,《報導者》也絕未策動任何針對特定出版社的批評。

四、《報導者》是非營利媒體,深受各界期待,我們必定記取教訓,深自反省。並對朱亞君女士造成的嚴重傷害,再度深深致歉。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70626/1147947/

 

 

 

 

 



齊柏林罹難 - 夢想超越理智 齊柏林為台灣付出一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蕭亞軒救狗爆爭執 遛狗阿伯已被衛福部「函送地檢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