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9/12

​成為我們一生中最珍貴的財富



他說,這個電話即將停機,以後不要再與它聯繫。微涼的風絲絲掠過指尖,心有些顫抖。電話還捏在手中,沒有退路。打不出去,欲言又止。

光怪陸離的現實,我們彼此都很清楚,有些歡喜並不能穩定,有些溫暖還不能長久。大多的萍水相逢,只能一笑而過,無疾而終。

這一路,告別不斷,與親朋好友告別,與一幫數字告別,與一群ID告別,與一疊電話號碼,QQ號碼告別,與煙花殘夢告別。

不用分離,無語凝噎;不用道別,已被陌生。曾壁山中學仿佛一切可以隨時離開,無須證明,來去無蹤,沒有原因,不必說明。

每個人都是孤獨的行者,自個上演著獨幕劇。在荒蕪的人生旅途,在閑淡的光陰中邂逅不同的旅伴,或三五成群結伴,風清月明舉杯同楫,或倆倆相對四目交匯秀水如畫舉案齊眉,或旁若無人,萬物皆空寂寞獨酌對影成殤。

我們一起共閱乾坤萬象,漫漫長路,念念千波,上下求索。大多時候盲目簡單,寂寥無依,卻也溫情脈脈跌宕起伏。

時光很遠,認識的人不斷。何謂“過客”?就是粉墨登場,已經離開,過去的人。這裡面不乏有交往甚密的親朋知己,有由親人質變而成的陌路人,還有我們來不及認識的人。

是這些人幫我們打開浩繁世界的各個層面,讓我們進入不同的領域與多姿多彩結緣。有些雖擦肩而過,卻令你肅然起敬,純澈晴朗;有些一路相隨,共渡匱乏,幫你認清生活的真義;有些人卻不期而至心懷叵測陷你入險灘,讓你掙扎痛苦不堪。

是他們觀望著我們的生活點滴,見證著我們的成長,維繫著我們不可分割的關係。

所有的經歷,或連接或疏離或捨棄厭惡,不能回溯。無法更改。我們惟有接受,坦然面對。

很多時候,我們因為孤獨渴望接近,總想要去喜歡一些人與事,其實這是在憐憫自己。我們想把愛愛成心目中的樣子,花好月圓。想把情釀成桃花潭水三千尺的深度,芳醇久藏,至於對方是誰並不重要,與物質繁榮無關。

我們明明知道自己需要溫暖,也希望給予他人溫暖,不怕付出。只是遇到心儀的人或是偶像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要去擁有去長久擄獲其心。於是慢慢追探,改造,同化,相融,控制。直至把對方變成世界的最後一個支點,你再也翹不起地球上的任何,看不清周邊存在,那麼你註定離他越來越遠。

因為你想要依附,你有了佔有獲取的意願,你終會累。當心力一旦耗盡,無法自保,於是只有抽身而退,離開,別無選擇。

支離破碎的缺陷任何人逃避不了,我們都有做不了的事,有達不成的心願,有不為人道的脆弱與無助,以為找到一些人就找到了永遠不變的安全和庇護,註定彼此之間不能互相獲得救贖與提升,最後終因過分糾纏緊密而分離。

無數次的相逢裡,陪到生命最後的,就那麼一兩個人。

只是我們有必要讓自己在行程中充滿歡喜,儘管她們隨時會去,沒了痕跡。我們仍要保持其歡喜的熱度與能量,以便人煙渺跡處能扯下一把陽光,曾璧山中學與風雨同行,逆流而上。

佛說:“四大皆空,你相信嗎?”

我不信,窗臺上的茉莉還在,開著潔白奔放的小花,馥鬱的芬芳還在我的枕邊透露著小臉。藍天,白雲,大朵溫和,向暖,依然對我倩笑嫣然。

一個個離我們而去的人,她們的容顏還在,他們的文字還在,她們曾經的歡歌笑語還在,怎麼會是空呢?......當春光遠逝,韶華不再,他們依然如故素面朝天,成為時光清波里的一種過渡,一種懷念,無比深刻,無法忘記。

月光剪下樹影,織成江南煙雨的柔情。“別後悠悠君莫問,無限事,不言中”。別離,是一種悠長的美感,如悲傷如快樂,如寒冰如熱浪停留在心。想不想起,遺不遺忘,都如詩般寧靜,或淺或深,存在於流年中百轉千回,時而飄然而至與你相會,時而驚鴻一瞥,竹影西斜。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回憶。

離別,我們終是無法選擇,無法拒絕。你無法預知下一步將會遇到誰,而那些記憶與回味恰好終生陪伴在我們的身邊,成為我們一生中最珍貴的財富。


我們在一起51天←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