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學冰果室
2015/11/23

歷史學門熱門及前瞻學術研究議題調查計畫(2010-2014)

我和黃寬重、呂妙芬教授聯合進行的「歷史學門熱門及前瞻學術研究議題調查計畫(2010-2014)」研究成果,科技部人社中心已經上網公告。
下載連結http://www.hss.ntu.edu.tw/model.aspx?no=307

說明:
本中心為推動人文社會科學各學門之發展、熱門及前瞻學術研究議題之調查、彙整各學門推動學術發展所遭遇之主要問題及改革,於104年3月6日由本中心第25次執行委員通訊會議通過要點進行調查研究。

本中心透過所屬諮詢委員或由學門召集人推薦,邀請資深學者擔任計畫主持人,主持人得邀請相關領域專家學者組成工作小組,負責研擬計畫及推動相關業務。工作小組可透過調查研究科技部計畫申請案之整理、對學門內專家學者進行問卷調查及訪問、收集並分析國內外重要期刊論文之題材、彙整國內外重要會議及年會論文等方式,整合學門近年的代表性熱門及前瞻學術議題。調查工作時程以半年為度,並於調查工作第三個月繳交期中報告。

第一階段執行的學門:文學一、文學二、歷史、心理、經濟,共五學門。
第二階段即將申請本案之學門:語言、財會、哲學、藝術、人類、社會、 教育、法律、 管理一、管理二學門。

預計本調查研究將於 105 年6 月全部完成。

 
繼續閱讀
2015/01/17

東京神保町古書街巡禮

最近幫圖書館的通訊寫的隨筆。

http://www.lib.ndhu.edu.tw/ct.asp?xitem=82088&ctNode=885&ePubID=210&mp=4
繼續閱讀
2014/08/14

巧遇豐濱貓公部落的豐年祭

真是巧遇,在花蓮這麼多年,從沒見過這麼盛大的豐年祭,
上週日經過豐濱時,讓我給見到了!






繼續閱讀
2014/08/12

王笛教我們的文化史取向

[史學方法筆記本1]

以前上研究生的新文化史專題時,常跟學生說,要想學怎麼寫個像樣的研究計畫或理解什麼是文化史,看看王笛的街頭文化那本書的導讀就知道。

他的文化史研究的方法都寫在最新的這本《走進中國城市內部》,裡面談了微觀歷史、大眾文化及城市研究的各種文化史取向。(清華大學出版社,2013)








 
繼續閱讀
2013/04/12

圖像與歷史1


1823年的繪畫

Planting The Sugar Cane, Antigua


http://www.bl.uk/onlinegallery/onlineex/carviews/index.html

繼續閱讀
2013/02/11

新春快樂



祝大家新春愉快,吉祥如意,平安喜樂!
繼續閱讀
2013/01/18

[告別東村,展望麥田]


[告別東村,展望麥田]

一年前,在好友林宜澐的慫恿下,我投身讀書共和國旗下新成立的東村出版社,協助規劃書系。這一年,我們出了十八本書,這量對新出版社而言,也夠驚人的。想當初二月國際書展時,共和國的櫃上,東村的書只有兩冊,今年若再參加,肯定可以擺出一排。

但我的大眾史學叢書策劃了十本,自去年九月以來,才出到第二本,出版社就被社長以前半年文學書業績不佳理由閃電結束。這結果真是難以預料,原本還以為可以靠歷史書系逆轉局勢一下,結果連機會都不給。十一月以來,這整個書系就停擺,之間曾接⋯⋯
觸同集團的其他出版社,都以和原出版社走向不同,不受青睞。

這一年,實際參與出版了過程,從策劃、邀稿、找作者、和作者溝通、催稿、改稿、找圖片、寫圖說、跑圖書館談圖片版權、下標題、想書名、挑封面,到出版後的新書發表,這些,都讓我真實了解到一本書從無到有的經過,這經驗,是書本上學不來的。雖然短暫,錢也不多,老婆還開玩笑老抱怨說我見到林總編輯的時間比見到她還多,但每回只要在書店看到我們家的書,總就忘記了之前的辛苦。

1月16肯定是好日子,當收到麥田出版社的信後,這一切總算有了轉折。

雖不再以叢書出版,但麥田對書單中某些書很感興趣,會調整後出版,最遲應該九月會有成果上市。

我的角色則從叢書主編變成特約主編,除了這些台灣史之外,另外會幫麥田推薦世界史、中國史及日本史的史學好書。過去十幾年,麥田將史家霍布斯邦推介給台灣讀者,我們希望能延續這精神,發掘更多這方面的歷史書寫的新時代寫手,讓大家能接觸更好更多元的史學作品。

繼續閱讀
2012/04/25

2004年東海岸評論的採訪稿

[閱讀書架]近日整理書架,翻出了這本埋在書堆中已久的期刊,想起這本期刊現已經停刊一段時間,改出網路版。那一年2004,我的博士論文才剛起步,整日焦慮的很,逛花蓮舊書攤闖出名號,某日記者小各說要採訪我,兩個小時的採訪聊了許多,隔沒多久,就出了這個專號。小各,如今已經不知去向,還真懷念那段勤寫博論前夕的晃蕩日子。

在書海中泅泳?如魚得水:專訪大漢東華蔣師竹山

 

小各

 

《東海岸評論》191(2004/6)

 

  英文的圖書館叫Library,是從拉丁文Librarium一字演化而來,意思是「放書的地方」;德文的圖書館稱Bibliothek,法文Bibliotheque,俄文是Biblioteka,義大利與西班牙均做Biblioteca,以上四者全都是從一個拉丁化的希臘字Bibliotheca變化而來,這個字的前半部Biblio,是希臘的「書」;後半部Theca,乃「裝東西的容器」,合而為一後成為「放書之處」,意指圖書館。

   

《書的迷戀》洗懿穎一文中寫道:「相對於公共圖書館的書架所象徵的秩序性(圖書編號)及統一性(各地共同採用的圖書編制),私人圖書架在後現代的情境下,產生一種只對藏書者有意義的排列,架上的藏書蘊藏著只屬於他的回憶,他跟藏書的關係、他的世界。」

 

  蔣竹山的「書世界」,以個人興致勃勃不斷充實脈藏,無限延伸閱讀,讓書沿著書架一路攀爬攻佔每一面牆,卻以另一種秩序性修剪齊整,整片書天地恰恰與他的人、他的家庭連成一氣,明朗、溫暖、靜雅,色香味俱全的美,和諧而統一。這使我感受到,他與書的關係,是緊密又幸福的。這是一個靈肉合一的讀書人。他與他的私人圖書館。

 

靈肉合一的閱讀

  要進入一個靈肉合一讀書人的私人書庫,得先瞭解其背景,知其精神所在,才能解讀得出他為何能讀那麼多書。蔣竹山攻讀歷史出身,恰好是名人蠹魚頭傅月庵的學弟,這些學歷史的人總有博覽群書的習慣,都有做學問的癮頭,只是各有路數、步數。

 

  蔣竹山練的是哪一路?我說,那叫吸星大法!

 

  每周一閱讀中國時報「開卷版」,每周日閱讀聯合報「讀書人版」,外加大漢同事姚巧梅老師所訂閱的日文《讀書人週報》,每月由《誠品好讀》取得最新圖書資訊並汲取其中養份,如果再加上電子媒體上的閱讀談話性節目,所有「現代式吃資訊法」,蔣竹山全用上了,如此滴水不漏地掌握閱讀的最新脈動,隨時有新書上架是必然的。

 

  逛書店,天天逛,尤其花蓮三家舊書鋪攤,幾乎天天撿天天買,就怕錯過哪本精彩的舊書,一旦遇上圖書館剛好淘汰一批書出來,別的掏書客都還來不及瞧上一眼,立刻就進了蔣家圖書館,單單他六月份的購書量就已經超過了上百本!到了台北,誠品書店、茉莉書屋是一定要泡的,自從全亞洲最大的書店「One Page」於台北101大樓開張後,理所當然也成為他蒐書必經之地。總之,新書舊書一起練,卯起來練。

 

  一個月扛一百本書回家,蔣竹山讀書向來速覽,約莫到吞書的情形,腦袋像一架快速的資訊處理機,所以他閱讀的胃納量大,因為消化吸收得快。蔣竹山閱讀博廣,要說他貪心也行,但他就是有條件貪心,典型的海綿型人物,有著驚人的記憶力、得天獨厚的敏銳,這叫老天爺賞飯吃。

 

  有人閱讀是為了解決焦慮,有人是為了做學問,有人為了栽培自己,有人為興趣,蔣竹山呢,已經進化到如魚得水的境界,看似下苦功卻不苦,悠遊於書海之中,自得其樂得很,又能做出紮實的學問來,這種狡黠的天份,直叫人羨慕又忌妒。

 

紫竹齋別有洞天

  紫竹齋,取自蔣竹山的「竹」、與妻子紫瑜的「紫」,所以我說他與書的關係是幸福的,從地下室到四樓,處處有書,如果沒有妻子的接納與認同,就沒有別有洞天的紫竹齋。

 

  一樓的書架,講的多是與「閱讀」有關的事:資深影評人劉森堯寫的《天光雲影共徘徊》,是在巴黎逛舊書店的經驗;台灣最專業的讀者唐諾寫《讀者時代》,是這名閱讀獵人解讀馬奎斯、卡爾維諾、格雷安葛林、阿城等12位偉大的說故事人,也解讀「閱讀」這件事;愷蒂《書裡的風景》,描述英國、書與電影的對照、作家與書的二三事;李歐梵《狐狸洞話語》,是個人讀書心得的雜記,其中有一篇介紹了《福婁拜的鸚鵡》;郭強生的《書生》,以書生的概念提醒現代人追求知識經濟後所失落的東西,重回溫柔敦厚的執著與自省思辨的能力……在一樓挑起閱讀的興趣後,往其他各樓層去,就會知道蔣竹山是怎麼落實「閱讀」這回事兒了。這空間有張標誌的小方桌,配上一面標誌的桌布,坐在這兒閱讀是件很有尊嚴的事情。樓梯旁也有面小邊桌,多放著他近期看的書,打上燈光,隨時展書閱讀。

 

  往地下室去,是文學的殿堂,西方當代文學、西方經典文學、日本古書、日本當代文學、中國近代文學、台灣當代文學,各自霸佔一座書架。書架前,照例,有一塊可以閱讀的空間,照樣有著體貼讀書人的舒適座椅,小方桌上擺著他專用的藏書章。講到藏書,抬頭看,一面「立德齊今古,藏書教子孫」的畫匾,高懸牆上,那是蔣竹山的父親過往開詩書畫廊時所留下的,這匾,使我想起古代無數藏書樓主人的心聲。才在樓上看了《狐狸洞話語》介紹《福婁拜的鸚鵡》一書(一名福樓拜迷藉一隻鸚鵡拼組出一本福樓拜偽傳記百科),立刻就在「西方當代文學」那架中看到她中文英文各一本;《我曾伺候過英國國王》(捷克「垃圾堆」作家赫拉巴爾著作,18天內寫成)及《寵兒》(美國最重要黑人作家摩里森著作,刻畫美國奴隸制度的殘酷與駭人),也是中英文版本各一,足見蔣竹山對這3本西方當代文學的重視。有人說:「不同語言版本的收藏猶如看見愛人上演一場時裝秀。」但,蔣竹山可是認認真真拿來閱讀對照用的。

 

  中國近代作家中,蔣竹山最喜歡周作人(周樹人的胞弟,周樹人即鼎鼎有名的魯迅),這位一絲不苟引經據典、硬底子又有脈絡可循的坦誠型學者,寫了一套《周作人文類編》,分成13類別的學問探討思想社會時事性學兒童婦女……被他視為經典中的經典。台灣文學類雜誌三大分之──《聯合文學》、《INK印刻》、《野葡萄》每月必讀,無論純文學或大眾輕文學盡皆入腹笥。收了好幾本與身體醫療有關的日本古書,那是他的學術專長,包括《衛生大觀》、《萬病簡治藥用植物と家庭療法》、《新撰內科診斷と療法》、《闘病から長壽へ》,但令他小小懊惱的是:台灣醫療史上重要人物後藤新平的《處世訓》,被何立民捷足先登了。

 

  3樓的書房,整整貼壁站了兩面書架,真夠壯觀,一面是社會科學、文化研究、人類學、電影以及醫療類,另一面是民間文化、婦女史、近代史、明清史及史學理論,這些書,既成就他的學術專長,也是他的教學工具。想當年,教師界的鼻祖──孔子,也是飽覽群籍,寫就《詩》、《書》、《禮》、《樂》、《易》、《春秋》,才傳授給學生弟子們。我在書牆的一角瞥見了《奴隸電影歷史》,那是剛才我們在地下室聊《寵兒》這本書時提到的,蔣竹山就是這樣的跨領域文化學者,在不同媒介型式下關照同一議題。

 

  這裏,有幾本他特別中意的著作:《嗅覺的歷史》、《公共衛生氣味》(談18世紀法國的香水作用)、《婦女瘋狂英國文化》(1830-1980年間女性歇斯底里症)、《身體的歷史》、《痲瘋病隔離》、《服裝與性別的關係》、《圖說日本醫療文化史》(有一個章節介紹清朝末年日本研究西醫治療天花種水痘的方法)、《威瑪文化》(從主權到共和,法國大革命中身體的改革)。這些書,有一定的關聯性,在閱讀中融會貫通,是他最擅長的。另外,在時光二手書店買到文化大學張其昀等人編纂一套《中文大辭典》,令他得意不已,因為隔壁專精於語言文字學的老師,認為這是全台灣最完整齊備的詞彙工具書。

 

  往上走,進入古代,4樓書區全是古典筆記小說、明清雜記、及佛道宗教類書籍,落地窗外的陽台種滿蔣竹山所喜愛的花草植物,在這樣的空間就著風暖閱讀古書禪書,著實韻致。蔣竹山最愛閱讀筆記、日記類書籍,透過他們,快速吸收累積廣泛知識。他特別翻出明代《祁忠敏公日記》(祁彪佳,明代大藏書家),我看著這書貼滿籤條,突然想起旅行作家保羅索魯說:「這些書有被讀過的模樣,全被詳細地看過,夾滿突出的紙書籤。閱讀改變了一本書的外貌,一旦被讀過,看起來就不會再一樣。」相傳孔子晚年讀《易經》的時候,很用功地鑽研,反覆細讀,以致用來編織竹檢的皮繩都斷了好幾次,於是有句成語:「韋編三絕」,喻人讀書勤奮,蔣師竹山可沒丟了他教師界鼻祖的臉,孔夫子先生若地下有知,也會微笑點頭。

 

泅泳書海中

  3年前,我主辦花蓮第一屆「女性影展」時,結識了蔣竹山,當時只是很感謝他對電影文化的推動,並不知這是哪一號人物;如今,我懂了,眼前這位等著領博士執照的人,為何同時教授「中國民間文化」及「電影與社會」,他全面性、文化性、「八爪章魚式」地博通古今,令人佩服。問他為何「吃書」(癡書)若此,他期許自己有朝一日能寫出專業的閱讀專欄,我很期待。

 

  「私人圖書館」,只是表象,真正迷人的,是他泅泳書海的悠遊姿態。

ps.謝謝東華歷史同學吳政緯的重新打字。

 


繼續閱讀
2012/04/22

最後一期的當代雜誌

[閱讀書架]只有當一份刊物停刊時,我們才會驚覺它存在時的重要性。當代,應該是五、六年級的人文社會科學學生的共同記憶吧。如果沒錯,我手邊的244與245的合訂本,應該是這份刊物復刊後的最後一期,這已經是它停刊之後復刊的再停刊,這一停,大概很難再有新的一期了。真是可惜,這本全靠金恆煒先生一人撐起編務的刊物,近來因為他的身體與名嘴的身分,已經喪失了以往光彩,大家應該讀一讀1986創刊號錢新祖所寫的發刊詞「是當代,也是反當代」,就知道這刊物精神何在。真希望,日後,能夠再出現類似的刊物,這不會是「思想」這份期刊,更不會是現有的硬梆梆人文學報所能取代的。


繼續閱讀
2012/04/13

東華歷史研究生論文發表會有感:研究計畫的常見缺點

 

東華歷史研究生論文發表會有感:研究計畫的常見缺點

蔣竹山2012/4/12

(1) 題目不要太大,大到什麼都可放進來談。
(2) 題目的時代要明確,不要只出現某人的某個文本研究的字樣,日後讀者在查碩博士論文時,就很難用朝代來搜尋。
(3) 題目寧繁勿簡,六個字的題目太過精簡,某個朝代的某某現象,不太像是論文題目。
(4) 計畫封面的標題無須用「」符號。
(5) 研究計畫的動機不用將你所做的題目無限上綱地連到現今的社會現象或其他學科對此課題的研究,例如研究「某種動物」,不用談生物系、獸醫系、環境系是如何談這個動物的,僅需就歷史學對此主題有何關注即可。
(6) 盡量回到研究的朝代及課題本身的脈絡來談,切中主題比較重要。
(7) 研究計畫也要有一些史料的基礎,切勿只是讀了前人研究,就開始批評、論述、推論,最後通篇看來好像都是在評述論文而已。
(8) 前人研究成果回顧切勿以單篇摘要式的體例逐篇撰寫,應將這些文章的主題再細分,綜合在一起討論。建議多看Paul Cohen的《在中國發現歷史》,或者是看重要期刊的學人研究討論是怎麼寫的。
(9) 研究回顧的寫法也盡量不要在正文只是條列某個主題有過哪些文章而已,若自己未曾閱讀,或一時無法消化可談出重點的文章,建議就放在註腳中即可。
(10) 研究回顧不要太吹捧指導教授,說他是某某權威,其論點目前無可取代的話,儘量以委婉的方式陳述,日後比較不會招來爭議。
(11) 初學者也盡量不要直接就挑戰前輩學者,說他的看法就是錯的。歷史研究不是在證明誰對誰錯,同一問題有不同看法並存是常態,新的論點的出現也只是其中一種觀點而已,不要把話說死,一定要說某個論點是錯的。
(12) 同一主題可能中文系、教育系都會感興趣,研究回顧重點應該是凸顯出自己如何從歷史學中性別的觀點或什麼的觀點來看問題,而不是只在說其他學科作了什麼。
(13) 研究計畫切勿空談,而無史料依據,有必要介紹你所用的史料的性質及特色,或者是可能的缺陷是什麼。
(14) 借用不同學科的理論要恰到好處,不要隨便套用。可以的話,盡量講一些已有的史學作品引用這些理論的例子,而不是直接談這些理論的內容。
(15) 章節的標題要明確,前後要有承接關係,切勿空汎毫無重點的標題。
(16) 研究方法是在談你用哪種視角在看問題,不要再說你是在耙梳史料來論證,史家不靠史料,難道是靠推論嗎?
(17) 如果你的論文已經有太多人做,就提早放棄吧?切勿空想你短短時間內能在觀念上能有所重大突破。
(18) 除了中文研究外,英、日文的當代研究也要留意,你做的題目沒有中文的研究,不代表沒有其他外文的研究。
(19) 日文的《史學雜誌》很重要,每年都有一本回顧與展望,裡面有很多日文的研究成果。
(20) 報告時稱呼前輩學者或老師要合乎時宜,不用太畢恭畢敬,也不要直呼其名。
(21) Google不是萬能,它上面找不到的,不代表就沒有。

繼續閱讀
2012/04/06

蟲蟲危機:消滅「南京蟲」大作戰

 《日治台灣社會的五十個文化觀察》之1

蔣竹山

蟲蟲危機:消滅「南京蟲」大作戰

現在應該少有人聽過「南京蟲」這名詞吧,但他可是日治臺灣社會人人喊打的害蟲之一。這個詞怎麼來的,現今已不可考,據說是十九世紀末明治維新以來,在日本與中國經由神戶港密切的貿易往來下,由商船從中國將這種害蟲帶入日本。這是日本單方面的解釋,也是他們對這種小蟲的刻板印象,就如同「南京豆」、「南京雞」一樣,日本社會對於許多來自傳統中國的物品都會冠上「南京」二字,因而有了「南京蟲」這玩意。《日本語動物名辭典》中,「南京蟲」なんきんむし(nankinmushi bedbug)又名臭蟲(1)

圖1

 

 

這種小蟲所造成的日治臺灣人的生活困擾,讓我想到芥川龍之介的《江南游記》。1921年,著名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以記者身份在中國採訪新聞兼遊歷,途經蘇州時,某日夜宿一間客棧,就描述到這房間比想像的乾淨許多,可能是因為撒了很多消滅跳蚤的藥粉,因而很慶幸自己沒有被南京蟲所咬。可見,對日本人而言,不管在日本、臺灣或中國,這種在房間內會咬人的小蟲子就叫「南京蟲」。

 1900年的10月,臺北國語學校的宿舍及圖書館出現了大量的南京蟲,當時經由臺北監獄醫生的協助下,特地仿效監獄的作法,採取了在兩三日間集中驅蟲的方式。臺灣民眾和南京蟲「作戰」而引起火災的事情時有所聞。1909年,艋舺夏新街一帶就因此發生火警,原因是有位林勉婦人因用燃油火燒南京蟲,不慎引燃附近的蚊帳、浦團及衣物,導致房子失火。

 南京蟲咬人是六親不認的,不僅是一般民眾,就連臺灣總督也難倖免。18984月的《臺灣新報》「街談巷說」版就提到,總督樺山資紀剛從日本搭橫濱丸來台途中就曾因被南京蟲咬傷而發燒,之後又在官邸遭南京蟲咬傷,看來跟這個蟲子還挺有緣的。

 南京蟲帶來的困擾也曾引起鐵道部進而改善火車車廂的座椅設備。由於日治臺灣的火車車廂分為三級,三等車廂坐的多為台人,有鑑於台人旅客大多有赤腳的習慣,不太注意整潔,並常攜帶折疊及藤製的物品,很容易成為南京蟲的傳染的溫床。鐵道部遂將布的座椅改換成磨造皮包覆的座椅,如此不僅方便用消毒水清潔,也易於打掃,較能降低南京蟲的繁殖及咬傷。

 一直要到1930年代,台灣社會才有了比較有效的防治方式。除了改善環境衛生之外,面對南京蟲的威脅,最有效的則是除蟲化學藥品的發明。

 當時最著名的是今津化學研究所開發出來的ィマジ蠅取粉及ィマジ芳香油。今津化學研究所的負責人是今津佛國博士,他所開設的這間研究所專門研發對付害蟲的藥物,像是蒼蠅、蚊子、跳蚤、蟑螂,其中又特別強調對南京蟲的效力。這些除蟲藥劑的發明大大改善當時臺灣社會的生活環境,漫畫反映了這樣的現象。圖2左邊一位躺在席子上的男子,舒適地拿著扇子在扇風,絲毫不怕周遭的飛舞的蚊蟲,右邊則是一位研究者在開發新藥劑,其中一瓶試管就是針對著南京蟲。左上方文字還強調有了這些混合藥劑的發明,從此可不再掛蚊帳。

圖2

今津佛國曾把蒼蠅形容成「大可畏之殺人魔王」。在19307月的《臺灣日日新報》,他教導民眾認識蒼蠅會傳染各種可怕的疾病。無論日本或臺灣,我們很容易在1930年代的報紙見到這位博士的衛生學說,他所談論的重點多是在呼籲民眾要注意該如何殲滅這些害蟲、該如何做好家庭衛生,及該如何有效使用今津蠅取粉。

 今津佛國是位商社主管、發明者、衛教者,更是一位商人。他常在各級學校宣導蒼蠅與環境衛生的關係,打著就是販賣他們自家商品的主意。我們從圖3及圖4所見到的ィマジ蠅取粉及ィマジ芳香油就是當時最為普遍的消除害蟲的主要利器。今津佛國博士是這樣宣傳他在大阪所開設的害蟲驅除研究所:「余所經營今津化學研究所,專研究家庭害蟲,及植木農作物害蟲之驅除。乃本邦唯一研究所。」

 ィマジ蠅取粉及ィマジ芳香油要如何使用,1930年代的報紙到處可見既是衛生宣導又像是商品廣告的文宣。譬如報紙會有標題寫道:「全市一齊(自三日至十日止)南京蟲退治日」。內容強調要消滅南京蟲,就得全市一起全面舉行,一次是七天,如此才能有所成效。若僅是少數家庭實行,則難免會造成南京蟲移往他處繼續繁殖的後遺症。他們還會搬出官方的調查報告,像是根據衛生實驗所的實驗結果,來說服民眾對付南京蟲的最有效方式就是使用ィマジ芳香油。

 

圖3

圖4

這種油性的除蟲劑是裝在深色的玻璃瓶中,通常瓶身會寫著除了可用於廁所的除臭外,用來驅蟲及消毒的功效更大。透過報紙廣告,我們可以見到商家會強調這是特許專賣的商品(5)。在使用時,得先將芳香油裝在牌噴霧器中,然後對著地面噴灑,僅三十秒就可以見到成效。文宣中還會特別強調對床單、衣物不會污染。使用後,還須再另外搭配使用ィマジ蠅取粉,特別是紅色盒包裝的,灑在床席邊及角落,如此才能根絕南京蟲的繁殖。若是大面積的地方像是公共場所、工廠及食堂,這些文宣也教導要改用新出品且效果較佳的水龍式灑粉器(6)

圖5

圖6

隨著ィマジ蠅取粉及ィマジ芳香油在居家及公共場所防蟲的普及使用,其影響力更擴及到戰場上。在1937年中日戰爭開打後,日本部隊會發給士兵一些「慰勞袋」(7)當時的一些海報上,還會特別強調,除了生活必需品之外,最不可或缺的就是這個攜帶方便的綠色小圓盒ィマジ蠅取粉。這是提供給日軍士兵,在中國江南一帶夜宿時,得以對付南京蟲的良方。

 

有了這樣除蟲化學武器,大大提高了士兵的士氣,難怪當時的《臺灣日日新報》會這樣下標題:「支那兵にはれぬが,南京蟲には閉口」,它解決了這些日本兵在中國野外夜宿的最大夢魘。

 

圖7


繼續閱讀
2012/03/02

成大歷史學報的「生態環境與地域社會」專號

最新一期《成大歷史學報》41(100.12)相當有意思,專號是「生態環境與地域社會」。

鄭銘德,南宋地方荒政中朝廷、路與州軍的關係

邱仲麟,明代長城線外的森林砍伐

陳思仁,大西洋史:一個史學史及其生態研究考察

陳秀真,Joachim Schouw的植物地理學概念;一個洪堡式科學的丹麥個案

 

 

 


繼續閱讀
2012/03/01

《當代史學研究的趨勢、方法與實踐:從新文化史到全球史》正式出版

忙了幾個月,今晚終於收到直接從印刷廠寄來的新書。

 

 


繼續閱讀
2012/02/28

閱讀書架之一:書架一角

假期四天,花蓮的雨沒停過,趁著最後一天,整理一下家中的書架,將一些近來要讀的著作放在離書桌左邊較近的書架,方便隨時翻閱。有《哥倫布行動》、《書寫大歷史》、《我的不肖老父》、《宅女偵探桂香》、《再見,黃磚路》、東華英美系郭強生的《惑鄉之人》、《戰後歐洲六十年》、《寂寞島嶼》、吳明益的《臺灣自然書寫的探索》及《天橋上的魔術師》、三位大叔的《對照記1963》、角田光代的《樹屋》、林文義的《遺事八帖》、《民國舊報》,其中最喜歡的還是衛城出的《非典型法國》一書。

 


繼續閱讀
2012/02/10

曾品滄,〈從花廳到酒樓:清末至日治初期臺灣公共空間的形成與擴展(1895-1911)〉

今日在《中國飲食文化》的七卷一期(2011)讀到中研院台史所助理研究員曾品滄的新作,相當有意思的文化史論文,對飲食史、社會文化史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讀讀。文章是〈從花廳到酒樓:清末至日治初期臺灣公共空間的形成與擴展(1895-1911)〉,頁89-142。

這篇文章以清末到日治初期酒樓的發展為對象,論述臺灣酒樓的出現,形成新的飲食消費環境,進而在日治初期,也就是明治年間大量發展,轉變成近代臺灣重要公共空間的政治和社會因素。

此外作者也分析了宴會活動從私人場域花廳,移轉至作為公共空間的酒樓,對於剛剛進入殖民統治時代的臺灣,展現了特殊的意涵。


繼續閱讀
2012/02/08

日治時期臺灣的咖啡店與女給

     大約有兩週沒到學校了,今天是春節後的首次到校,去了圖書館一趟,發現裡面真是冷冷清清,大部分的座位空蕩蕩,看到的學生不超過十個。

     借書數額真是不夠用,為了寫篇文章,還了一堆書,才勉強擠出十本的數量,借了葉龍彥的《日治時期台灣電影史》、三澤真美惠的《殖民地下的「銀幕」:台灣總督府電影政策之研究1895-1942》、《水竹居主人日記》、《朝日新聞外地版:台灣版1937》,可惜水竹居的一、二冊被借走了。

        回程時將廖怡錚寄給我的電子檔拿到影印店輸出,這本政大台史所的碩士論文〈傳統與摩登之間:日治時期臺灣的咖啡店與女給〉選題很有意思,寫的相當不錯,值得推薦。(呂紹理教授指導,2011.7)


繼續閱讀
2012/02/01

兩本推薦翻譯的全球史好書

今天廣場出版總編來信詢問出版事宜,我順道向他推薦了兩本值得翻譯的全球史新書。

Linda Collley
The Ordeal of Elizabeth Marsh: A Woman in World History
Anchor Books, 2007
這是一本以全球史視野談一位十八世紀的女性旅行者Elizabeth Marsh的故事
這本書曾獲選為紐約時報的年度十大好書
另外一本是談十九世紀來中國做植物調查(茶葉)的植物獵人Robert Fortune的故事
Sarah Rose
For all the Tea in China: Espionage, Empire and the Secret Formula for the World's Favourite Drink

arrow books, 2010

這本書2011年又換了新書名

繼續閱讀
2012/01/20

醫療史研究在台灣


今天在唐山買了一本2010年度的「台灣史研究文獻類目」,才發現陳秀芬教授兩年前在新史學二十週年討論會上的文章已經發表。

陳秀芬
醫療史研究在臺灣(1990-2010):兼論其與「新史學」的關係

漢學研究通訊,29:3(2010.8)
頁19-28。

繼續閱讀
2012/01/17

歷史與空間:非參不治,服必萬全︰清代的人參消費文化

按:前年暑假在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訪問三個月給的一篇短文,
前天才被登在香港文匯報的副刊,要不是該單位助理來信,我幾乎要忘了這件事。


香港文匯報[2012-01-15]
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訪問學人 蔣竹山


田村藍水《人參耕作記》書影(1748)

清代文人袁枚的《子不語》曾記載一則詐騙人參的故事。事情發生在京城一間頗具規模的張廣號人參舖,一位少年騎馬背著一袋銀子到人參舖,他首先拿出一百銀子給人參舖做樣子,而後慢慢查看幾包人參,對店老闆說:「我的主人個性很挑剔,買的人參若是不合他的意思,肯定會挨罵,我又不善於挑選人參,是否能將這一百銀子做抵押,派有經驗的伙計多帶些上等人參和我一起到我主人那去,任他自己挑選,可以嗎?」參舖主人考慮後,答應了他的請求,遂派了店裡的一位老伙計背著數斤人參和那人一起去。臨走時,還囑咐說:「小心謹慎地帶著人參。」兩人進入東華門後,來到一座大府第,少年和老伙計一起上樓。樓上的主人眉清目秀,身著貂皮裘服,帽子頂上鑲有藍寶石,一副病容狀地依靠在床上,看著背著人參的老伙計說:「你帶來的人參真的是遼東大山頂上出產的嗎?」老伙計答說:「是的」。旁邊兩家僮將人參捧上,逐包打開檢查,說的都是行話,顯現出對行情相當了解的模樣,就在檢驗時,門外忽然一陣喧鬧,有個客人急進屋內,主人慌忙地命侍者下樓,要他告訴客人說他病了不能會客,接著低聲對人參舖的伙計說:「這人是來向我借錢的,絕不能讓他上樓。他上樓見我有能力買參,那我就沒法對他說我沒錢了。」正當樓下客人吵鬧嚷著要上樓時,主人慌張地低聲對參店伙計說:「快把人參藏起來,不要讓樓下客人撞見,床下的竹箱子可以藏參。」主人邊說邊把銅鎖和鑰匙交給伙計,就叫伙計坐在箱子上守護著人參,下樓去應付客人,就在他假裝下樓應付客人的過程中,箱子裡的人參早就讓僕人從挖空的樓板偷走了。

 這則故事可以反映幾個實際的社會現象。首先是該書出版的年代正是人參價格飆漲最快的乾隆時期;其次是遼參已成為民間購買貴重人參的首選;第三是人參已成昂貴的奢侈性消費,常與貂皮和寶石等富貴商品一起列名。十九世紀初的一本人參專書如此描述人參的價格變化:「康熙初年到蘇之參,連泡丁及參鬚等共計有幾二百擔,每斤只四、五十,歷年來出數日少,而價日昂,延至雍正九年,統參價長至二百,繼至乾隆九年秋,統參至六百有零,十九年分價抵千金,由此有長無跌,比年來,尋至千六百七百不等,迄今遂長至二千以外。」很明顯地,從康熙朝到嘉慶朝,人參的價格漲了十幾倍。人參的價格為何會在乾嘉朝暴漲,這與清代江南的溫補文化有密切的關係,人們對人參的重新認識可以從許多醫書得到體現,同時人參專書的出現亦是一種指標。醫療習慣的改變對於人參的需求量是一大刺激。這樣的需求或許就反映在乾隆朝至嘉慶朝的人參價格上。

 清代自乾隆年間以來,醫書中出現了相當多討論人參的醫論,這些人參論的出現與江南社會好用補藥的文化也息息相關。乾隆二十二年(1757),徐靈胎的一篇《人參論》相當詳實的反映了當時社會好用人參的風氣。這篇人參論當中,反映幾個乾隆時江南社會服用人參補藥的特色。首先,當時普遍有個觀念是價錢貴的藥才是良藥,價低的藥為劣藥。社會大眾普遍喜歡補藥,而不喜攻劑,所以即使是服人參而死,病家都會認為醫者已經盡職,人子已經盡孝,這已是命中注定,所以不會有遺憾。假若是服用攻劑而死,即使是用藥沒有錯誤,病家反而會責怪醫者。在此風氣下,因此一般醫家為了要躲避刑責,通常會開立人參當作藥方。其次,一般民眾都認為人參是藥中之王,有特殊療效,又因為相當貴重,所以深信必定能挽回性命。由於人參價格飆漲,連小康之家服用過人參二、三,都可能會耗盡家產。其三,這種醫者輕易開立人參的風氣,輕者造成家庭經濟情況不佳,重者則是棺殮俱無,賣妻鬻子,全家覆沒。最後,徐靈胎認為醫者的責任相當重要,即使誤診都情有可原,但害人家庭破產,則罪狀甚於盜賊。他呼籲千萬不要過於相信人參是起死回生之藥,一有病就服用。醫者必須審慎評估患者病情,若純粹是虛寒體質,非參不治,服必萬全的話,才服用人參。還有必須考量病家經濟條件,才開立人參,這樣才不至於死生無靠。

 清代的人參消費最具特色的在於人參專書的出現。它反映人參消費此時已經進入一種品牌化階段。不僅清代中國在此時出現人參專書,就連朝鮮及日本亦有同樣現象。這些東亞國家的人參流通及消費與中國的關係緊密,其喜好多少受中國人參市場消費風格的影響。例如此時中國出現有《人參譜》、《人參考》及《參譜》,同時期的日本則有《和漢人參考》、《人參耕作記》等書籍。這些人參專書塑造了幾個重要的人參品牌:鳳凰城、船廠及臺貨,當時人認為這三個地方的人參才算是地道人參,這與日後高麗參成為消費大宗的習慣有極大差別。

 《參譜》就記載中國的人參消費區可分為三大區塊。銷路最好的地區是兩浙,其次是江南和江西,第三是三楚、兩粵及八閩。此外,直隸地區就屬北京;至於太行山左的太原、山右的濟南都算是人參消費漸拓展地區。有些地區則對人參完全沒有興趣,例如雲貴、川陝、中州等地,曾經有參商帶人參到這幾個地方販售,卻只能在官府衙署中交易,而購買者大多是來自江浙地區的人。人參之中,最劣質的稱為鑲鳳、白熟、泡丁、鬚蘆等,這些人參大多銷往日本; 中國周邊的南洋各國中除了安南喜歡食用人參外,其他如暹羅、大泥、呂宋、呷喇叭及馬辰諸國皆不用人參。人參專書也介紹了各地區人參品種的喜好程度的差異。以浙江為例,該省銷參量最高的地方是塘西。新市及蕭山兩地喜愛大而光的人參,文矮者不拘。海寧、平湖、嘉興、硤石等處只銷光熟品種的人參。江南的松江、毘陵諸郡縣只賣光熟的人參。淮揚地區的銷售則需靠鹽商,由於鹽商專事奢侈,所挑的人參必選大枝人參,但帶皮的也不排斥。閩中地區的興化府雖屬化外之地,但卻喜好光頂熟參。至於寧波、紹興的銷量頗大,卻只進低質品,不但糙癟可行,而且色黑者亦可接受。三楚、八閩、兩廣及江右地區嫌熟參多油,所銷的人參反大多是糙參。蘇州則是當時所有人參的匯集地。

 由於清代中葉的人參價格過高,所以假參充斥。清代小說常見這種商家販賣接合人參的例子。《紅樓夢》描寫鳳姐患病時,王夫人命大夫每日診脈開藥,需用上等人參二,王夫人在府內只找到一大包鬚末,沒有一枝完整的人參,只好問賈母,賈母命鴛鴦取出當日剩的,發現有一大包,皆是手指頭粗細不等的人參,就秤了二給王夫人,王夫人叫給周瑞家的拿去,命小廝送至醫生家,結果醫生託周瑞家的轉告:「那一包人參,固然是上好的,只是年代太陳,這東西比別的卻不同,憑是怎麼好的,只過一百年後,就自己成了灰了,如今這個雖未成灰,然已成了糟朽爛木,也沒有力量的了,請太太收了這個,倒不拘粗細,多少再換些新的纔好。」王太太聽了,低頭不語,半日才說,這沒辦法了,只好去買二來罷!當周正要出去時,在座的寶釵笑道:「姨娘且住,如今外頭人參都沒有好的,雖有全枝,他們也必截做兩三段,鑲嵌上蘆泡鬚枝,攙勻了好賣,看不得粗細。」最後是寶釵家裡多花了一些銀,託伙計去參行買了二的原枝人參。由此可見,人參是清代富貴之家日常的必備藥品,所藏的多是參膏蘆鬚,全枝上等人參已較難取得,一般需要上等人參必須要透過特殊管道才能從參行購得。

 人參的藥用文化在中國雖不是起於清代,但由於清代特殊的產地品種及運銷方式,再加上江南溫補文化的影響,人參的消費文化可說是歷來最為特殊的。透過人參消費史的研究,我們不僅可以探討清代歷史發展的特性,還可以了解清中葉以來,東亞間的物質文化交流。

(本文及圖片由城大中國文化中心提供)

原文連結:
http://paper.wenweipo.com/2012/01/15/WH1201150001.htm


繼續閱讀
2012/01/09

側記傅月庵上飛碟電台早餐讀書會談舊書市場


好一陣子沒聽星期一的飛碟早餐,今早送蔣瑄至花中上學,運氣不錯,聽到茉莉二手書店總監傅月庵上早餐讀書會,談到好多近來舊書店的發展,憑印象所及,我整理了以下重點:

1茉莉剛出了2012台灣舊書店地圖,更新了幾年前的舊版資訊。
2目前台灣舊書店的數量和四年前相較,差不多,172至170的變化。
3茉莉不炒作舊書,和大陸的舊書店不同,強調書籍的流通,有時會和心路基金會合作,年底標售特別的書做義賣。
4嘉義有間達摩二手書店,月營業額可做到50萬,靠的就是網路。
5台灣新書出量很大,翻譯書多,你若願意等三個月,幾乎可以在舊書店找到書。
6大陸喜歡炒作舊書,近來瘋民國舊書,紛紛到台灣蒐集,例如我們的冷門書傳記文學出的叢書。
7 大陸的新書市場很慘!
8台灣舊書店的經營方式兼顧了實體與網路兩種,所以很多老闆下班了仍在賣書。
9台東有間晃晃二手書店經營很特別,民宿,又是台東唯一一間,你幫他
帶書,可折抵房價,適合背包客。
10九份也有舊書店,在偏僻巷內,靠香港及大陸客撐客源。
11開舊書店很累,要賺到錢得有眼光、勤快、會標價、會搜書。
12很多開舊書店的人是,書藏多了就開了一間。
13喜歡舊書是因為舊書多,有故事。
14台南有間設計師開的舊書店,裝潢很有特色,看似在展覽書,他其實是靠另外一間在成大附近的舊書店來支撐這間店。
15舊書店是有利潤的,書價多為對折、66折,很多顧客是在找絕版書。


繼續閱讀
2012/01/06

臺灣新文化史叢書第一輯書單

今日剛擬好了東村出版的歷史書系中的[臺灣新文化史叢書(暫定)]的第一輯書單,共十二本。

1全球史視野下的金門
2創傷的記憶:八七水災的文化史
3日治時期臺灣的咖啡店與女給
4運動、文化與國家:臺灣棒球的社會文化史
5阿媽的魔法學校
6日治時期的臺灣社會與文人生活:微觀吳新榮日記
7近代臺北城的物質文化與日常生活
8唱片與近代臺灣社會生活
9近代臺灣的酒樓與飲食文化
10摩登臺灣: 日治時期的跳舞文化史
11樂生療養院的社會文化史
12日治時期臺灣的修學旅行


繼續閱讀
2011/12/26

晨讀朱峙三日記_之一

案:今年辛亥革命議題正夯,可讀朱峙三日記來應景應景。近日讀到一條資料,原來晚清時人為皇帝奔喪哭靈有假哭這招,還用到了胡椒粉來塗抹眼睛,真是有意思!

書訊:胡香生輯錄、嚴昌洪編,朱峙三日記,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2011/7

光緒三十四年10月24日(1908)

今日上午,聞喜詔立者為宣統帝,明年改元。光緒帝早死一日,次日太后亦死。現在各署正準備哭靈,已設奠所於紫陽橋,各大員須哭臨牌位。四堂同學梅寶瓚來云:哭臨大員須帶胡椒粉少許,到靈位前以手摸兩眼,即大聲喊叫而流涕矣。因梅祖父雨田曾為南昌縣知縣,知此法云云。予謂此不傷心之淚也,作偽哉官僚。又傳言各堂學生及庶民須蓄髮四十九天,如喪考妣,即本朝從前死君舊例。噫!君之視臣如草芥,則臣視君如讎仇。太后素恨漢人,何能動人民哀痛耶?是率天下人民盡作偽乎?

繼續閱讀
2011/12/02

東村出版的臉書粉絲專業剛剛成立

東村出版的臉書粉絲專頁剛成立,
歡迎大家有空去逛逛,
第一波主打書預計一月初出版!

繼續閱讀
2011/11/30

東村出版即將誕生

一個嶄新的出版社即將誕生,
屬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
走文學、歷史、哲學出版路線,
一月份即將有第一波主打書出版,
敬請期待!

繼續閱讀
2011/11/26

史學大師的風範:Elman教授的狀元圖考


    昨天在文哲所開會,和暨南大學中文系林教授聊天時,知道她在研究明代的狀元圖考,我跟她說我二十年前還是研究生時曾寫過相關的研究,她很驚訝,我說我自己也忘了寫過什麼,不過她可以去找一本Elman的書來看。
     原因是我在1991年進清華史研第一學期修了客座教授Benjamin A. Elman一門課,課名是11至19世紀中國的教育與社會,而學期報告寫的就是考證狀元圖考。印象中,Elman教授說我寫的很好,這個材料沒人提過,相當重要。十年後,我的學期報告被引用在Elman教授有關科舉考試的文化史的書中。這本書是2000年出版的,若是一般學者,照理會直接就將學生的研究成果究融入他自己的觀點中,但這位外國老師卻相當誠實地把我的名字寫在文章註腳中及參考書目中。這點讓我非常驚訝,我也是經過朋友才得知我被寫在他的書中,而這還不是一篇正式論文,而是學期報告。這樣的學者的大器風範,頗值得後輩學習。也因為那次修課的關係,他在那學期介紹我去中研院找梁其姿教授借一份會議資料,我才開始認識梁老師。
      這種種學術往事因昨日一段對話而開啟塵封的記憶,使我更加感念Elman教授昔日的愛護與指導!




ps.時間上有誤,那一年應該是1991才對!
繼續閱讀
2011/10/18

葉漢明教授與新文化史


   1989年,美國史家Lynn Hunt在《新文化史》一書中提出了「新文化史」這個名稱,不到三年,這個名詞就出現在台灣的《新史學》期刊中。功勞最大的就是葉漢明教授的〈文化史與香港婦女的研究〉這篇文章。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的葉漢明教授,她在文章的第一節就以「文化史、新文化史與婦女研究」為題。文中所謂的文化史指的是中西方史學的傳統文化史,在中國,有梁啟超、柳怡徵、陳登原、陳安仁等人的著作,在西方則是Jacob Burckhardt所提倡的「文化史運動」。[1]作者在文章中只寫有Burckhardt,未寫全名,所指應該就是瑞士著名史家Jacob Burckhardt。此外,葉漢明也未在書目中列出所根據的是Burckhardt的哪一本著作,以及何謂「文化史運動」。所謂的「文化史運動」指的是Burckhardt這位經典文化史家於1860年發表了《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化》,他所關注的是經典作品,也就是藝術、文學、哲學、科學等學科中的傑出作品的歷史。
          相對於這些舊的文化史的書寫,葉漢明認為,在1991時,中外都響起更新文化史和擴大文化史領域的呼聲。另一方面,西方則興起了「新文化史」的浪潮。葉漢明是這樣形容新文化史的風潮:「批判只重菁英文化的研究,鼓吹繼續開拓大眾文化的領域;而當代法國『年鑑學派』的『心態史』研究,和英國馬克斯主義史家對工人文化的探討,也發揮了極大的刺激作用。」可見,對於香港史家葉漢明,這個時期的新文化史的特色在於強調大眾文化、心態歷史及馬克斯主義史家對工人文化的關注。其中,工人文化方面,葉漢明舉出了馬克思主義史家E. P. Thompson於1963年所著的《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2]簡單來說,語言、行動等符號成為新文化史家的重要分析和詮釋工具。新文化史的發展主要源自於歐洲史學界,但葉漢明也提到美國的社會史學者對文化交流的關注,例如,已有不少社會史學者著重文化交流的載體如書刊、音樂、和大眾傳媒的作用方式,並從作者、出版商、書商、圖書館、以至讀者的交流網路中,考察有關符號交換的問題。[3]
          由於葉漢明這篇文章的主旨是談文化史與香港婦女史的研究成果,新文化史與性別史的關係當然是她的論述重點。她特別提到性別分化研究對文化史方法的普及和發展起了相當作用。她認為婦女史和性別研究在當時是新文化史的前線,所根據的是Lynn Hunt在The Cultural History書中導論〈歷史、文化與文本〉的觀點。Hunt的看法是:「1960和70年代婦女史研就與晚近對於性別差異(gender differentiation)的強調,在文化史的方法發展中普遍地扮演著一個重大的角色。尤其在美國,婦女史與性別研究一直站在新文化史的前線」。[4]葉氏進而舉了三位當時相當著名的性別史學者:Joan Wallach Scott, Natalie Zemon Davis, Carroll Smith-Rosenberg。Scott則在1988年出版一本影響日後性別史研究的經典《性別與歷史政治》,在論文集裡,她解釋了性別研究的方法論意涵。[5]此處的Scott,並非第一次出現在《新史學》。其實,有關Scott的性別史研究,周樑楷早在1990年的〈舊史學向新史學的反撲:討論G. Himmelfarb和J. W. Scott的史學思想〉一文中,就已有深入的分析,可惜葉氏並未引用。[6]周樑楷在文中已經提到Scott專攻婦女史,打出「兩性關係」(gender)的旗幟,雖沒有自稱新史學的作家,但從出版的《兩性關係與歷史政治》[7]以來,不難看出她開創史學新天地的企圖心。至於Davis,則是早在1975就已經出版了一本文化史論文集《法國近代早期的社會與文化》。
         除了這些性別史作品外,葉氏也舉出了幾種對這幾本新文化史著作影響深遠的理論。由於新文化史關注符號的象徵與含意,法國思想家傅柯(Michel Foucault)對文化中的權力解讀,有獨特見解。葉氏說道:「在他眼裡,語言不僅反映社會現實,也是權力的工具或因素,有改造現實的媒介作用。……這樣,Foucault就為社會史或經濟史未能兼顧文化範疇所造成的範式危機提供了一條出路。」[8]
          葉氏另外提到與文化史關係最為密切的人類學。她所舉的學者是C. Geertz與P. Bourdieu以解讀語言符號為文化人類學和文化史的核心工作。Bourdieu對「習性」(habitus)概念的發明。這兩套人類學揭示語意的解讀技巧以及論說如何產生的解構方法,都為新文化史家所採用。[9]在介紹這些新文化史的作品與研究理論之後,葉氏開始紹介香港婦女研究的概況,分別從幾個主題談起:早期婦女移民的生活經驗、民俗學與通俗文化、地域社群與階級的文化、親屬與家族制度、文化變遷與社會經濟的衝擊、中西文化交流。由於早期香港的地理位置與移民特色,在中國大陸封閉的情況下,自然而然成為人類學家要瞭解漢人社會的一個有利的田野調查地點。
         最後,葉氏則建議如何運用新文化史研究中對知識與論述中權力運作的重視,檢討香港的通俗文化與宗教研究。她也引用了梁其姿所介紹的新書Popular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中的一段話:「婦女文化和婦女在文化流傳中的角色也是極具研究價值的課題。婦女文化在某些主要方面與中國的主流化相異,這種現象反映出一個著重男性血統的社會中婦女的邊緣地位」,進而認為婦女文化史的發展潛力無窮,目前僅處於起步階段。在文章末尾,葉氏引用Hunt的話說:「歷史學家實無須在人類學和社會學方法之間,或人類學和文學理論之間做出抉擇」。[10]的確,在她這篇文章之後的十年來,史學受到人類學的影響更為明顯。如今,婦女史及性別史在臺灣歷史學界已經有了相當程度的成長。[11]


[1] 葉漢明,〈文化史與香港婦女的研究〉,《新史學》1:4(1991),頁117-119。
[2] E. P. Thompson, The Making of the English Working Class (1963)。中譯本見《英國工人階級的形成》(臺北:麥田出版社,2001)。
[3] 〈文化史與香港婦女的研究〉,頁119-120。
[4] 林‧亨特,《新文化史》(臺北:麥田出版社,2002),頁42。
[5] Natalie Zemon Davis, Society and Culture in Early Modern France: Eight Essays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5). 中譯本見鍾孜譯《法國近代早期的社會與文化》(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Carroll Smith-Rosenberg, Discorderly Conduct: Visions of Gender in Victorian America (New York, 1985)。Joan Wallach Scott, Gender and the Politics of History (New York, 1988).
[6] 〈舊史學向新史學的反撲:討論G. Himmelfarb和J. W. Scott的史學思想〉,《新史學》1:2(1990),頁120。
[7] 周樑楷將Gender and the Politics of History翻譯成《兩性關係與歷史政治》。
[8] 葉漢明,〈文化史與香港婦女的研究〉,頁120。
[9]〈文化史與香港婦女的研究〉,頁121。
[10]葉漢明,〈文化史與香港婦女的研究〉,頁143。
[11] 有關這方面的性別研究成果,可見李貞德在《新史學》所做的介紹:〈最近臺灣歷史所學位論文中的性別課題:從三本中古婦女史新書談起〉,《新史學》21:4(2010)。

繼續閱讀
2011/10/16

《新史學》的專號名稱(1990-2010)


《新史學》1-21卷的專號名稱
卷/期
專號名稱
當期執行編輯
2/4(1991)
中國婦女史專號
3/2(1992)
史學專號
3/4(1992)
生活禮俗專號
5/4(1994)
宗教與社會專號
王汎森、杜正勝、陳永發、劉錚雲
6/1(1995)
疾病、醫療與文化專號
杜正勝、林富士、周樑楷、陳錦忠
7/4(1996)
女/性史專號
李貞德、康樂、彭明輝、黃清連
9/4(1998)
英國史專號
梁其姿、柳立言、楊素獻、劉增貴
10/4(1999)
身體的歷史專號
陳國棟、林麗月、彭明輝、邱澎生
11/3(2000)
明清的社會與生活專號
周婉窈(主編)[1]、劉增雲、李孝悌、王健文、李貞德
13/3(2002)
史學與理論專號
楊素獻(主編)、李達嘉、林富士、陳慈玉、
陳正國
14/3(2003)
西洋史專號
陳慈玉(主編)、李建民、李達嘉、梁庚堯、康樂
14/4(2003)
醫療史專號
陳慈玉(主編)、李建民、李達嘉、梁庚堯、康樂
15/2(2004)
藝術史專號
康樂(主編)、王健文、林富士、黃寬重、彭明輝
16/4(2005)
王權專號
黃寬重(主編)、甘懷真、沈松橋、陳正國、張谷銘
17/4(2006)
物質文化專號
甘懷真(主編)、李貞德、邱澎生、林富士、林美香
18/2(2007)
臺灣史專號
林富士(主編)、李若庸、周婉窈、邱仲麟、劉錚雲
19/2(2008)
史學史專號
劉錚雲(主編)、王鴻泰、陳正國、陳慈玉、劉季倫
19/4(2008)
思想史專號
劉錚雲(主編)、王鴻泰、陳正國、陳慈玉、劉季倫
20/2(2009)
地域社會專號
王鴻泰(主編)、陳正國、陳慧宏、閻鴻中、鍾淑敏
20/4(2009)
道‧術‧信仰專號
王鴻泰(主編)、陳正國、陳慧宏、閻鴻中、鍾淑敏
21/3(2010)
跨學科的歷史學專號
陳正國(主編)、方震華、邱澎生、蔣竹山、鍾淑敏


[1] 《新史學》自2000年十一卷開始,在編輯委員頁中增列主編職稱。

繼續閱讀
2011/10/13

碩士生對一位史學大家的發刊詞的回應

最近上[歷史與歷史學者],和學生討論到幾本重要史學刊物的發刊詞的重要性,像是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1928)、食貨月刊(1971)、史學評論(1979)、新史學(1990)。其中余英時幫[歷史評論]寫的代發刊辭,大家應該不陌生,1970年代讀大學的朋友應該都讀過[中國史學的現階段:反省與展望],這篇文章之後又收在1982年出版的[史學與傳統]這本書中。值得一談的是,在1980年代代表著史學與社會科學緊密結合的刊物[史學評論],在1984年的第八期,竟收入三篇由師大歷史所碩士研究生所寫的回應文章,分別是:

黃克武:一個新的典範:[史學評論]代發刊辭的再反省
阮忠仁:[史學評論]代發刊辭的時代意義
章真利:史學與哲學之間:[史學評論]代發刊辭讀後

不知道當時是怎樣的環境,這個刊物主編會找到三位還是在念書的碩士生來回應這位歷史大家的發刊詞,若放在今日的時空背景下,很難想像[新史學]會去找三位研究生來回應杜正勝的[新史學]發刊詞。


繼續閱讀
2011/10/09

新史學與當代台灣史學的文化轉向2_Popular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

      新文化史的研究視野究竟何時介紹至臺灣的歷史學界?一般可能認為與麥田出版社所推出的「歷史與文化」叢書有關。但事實上,目前所見,早在1990年,當時擔任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的梁其姿教授,就已經在《新史學》創刊號中介紹了一本當時美國漢學界相當重要的明清通俗文化的論文集Popular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中國明清時期的通俗文化》)。透過這本書的引介,當時臺灣學界已經認識了歐美新文化史的三位重要史家:Peter Burke、Carlo Ginzburg及Roger Chartier。
     其實,Popular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這本論文集的出版受到Popular Culture in Early Modern Europe(《歐洲近代早期的大眾文化》)的影響,這是Peter Burke在1978年所寫的一本有關大眾文化研究的重要著作。Popular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的幾位編者包含了清史專家、宗教史學者及人類學家。他們想要呈現明清中國通俗文化的面貌具有以下特色:明清的價值系統具有極高度的一致性,這些價值滲透著當時各類通俗文獻,透過中央政府及統治階級的宣傳,以及有系統的對民眾灌輸,社會大眾最後逐漸內化這些價值。全書的重要論點是明清比同時期的西歐文明有更不尋常的文化一體性。然而,梁其姿對這個結論確有不同的看法。他引用了當時的一些新文化史家的著作來說明,普羅大眾並非想像的消極及被動地接受強加於他們的思想。上述Peter Burke的名著出版後,引起了各國史家對大眾文化或通俗文化的注意,紛紛投入相關研究。在1999年的修訂版的序言中,Burke指出了亞洲史家轉向大眾文化研究的趨勢,中國史就是其中一個。他認為:「中國史家近來已轉向了大眾文化的研究。至於南亞,這一領域中的重大事件是出現了一個『底層研究』群體。」文中所指的就是《中國明清時期的通俗文化》這本書。[1]
         除了Burke的歐洲大眾文化的研究外,梁其姿還舉Ginzburg的成名作《乳酪與蟲》。[2]她認為這本書提醒了研究者必須注意:「在通俗文獻本身與農民及工匠如何閱讀這些文獻之間存有差距。」這篇書評中所提到的最後一位歐洲文化史家是Roger Chartier。他認為:「所有閱讀文獻的行為對文獻的了解永遠與作者創作時的原意有所出入。」[3]這種閱讀活動並非消極的接受訊息的看法,則成為當前熱門的閱讀史的研究視野之一。[4]梁其姿此處所根據的是Chartier的〈知識史或社會文化史?法國的軌跡〉。這篇文章更早在1984年,就已經出現在梁其姿所寫的年鑑學派的研究取向的〈心態歷史〉一文中,這篇文章是目前所見最早將年鑑學派的心態歷史引介至臺灣的論著。[5]在1990年代以政治外交史及社會經濟史為導向的史學環境中,這幾位史家的著作多少對有意從事文化史研究的學子,起了相當鼓舞的作用。[6]
       Popular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這本書對日後臺灣明清史學界的社會文化史研究有相當大的啟發。梁其姿不僅在《新史學》介紹這本文化史著作,還在1991年春天的台大歷史所的「明清都市文化」課堂上,列為上課討論的教材,當年在此課堂的研究生,日後都是目前明清史研究的青壯派學者,例如王鴻泰、邱澎生、巫仁恕、邱仲麟、費絲言。


[1] [英]彼得‧伯克,《歐洲近代早期的大眾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頁2。
[2] 梁其姿所引的《乳酪與蟲》是1980年的法文本Le fromage et les vers, Paris: Flammarion, 1980。
[3] 梁其姿,〈評David Johnson, Andrew Nathan, Evelyn Rawski編,Popular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新史學》創刊號(1990),頁145-153。
[4] 書籍史。
[5] 梁其姿,〈心態歷史〉,《史學評論》7(1984),頁75-97。
[6] 筆者1991年準備投考歷史研究所時,就已經深受歐美的年鑑學派的社會文化史取向的吸引,因此所準備的研究所則是強調社會史與通俗文化研究的台大、清華及中正史研所(當時剛成立,已經在海報上明確說明該所的通俗文化走向)。

繼續閱讀
2011/10/09

新史學與當代台灣史學的文化轉向1_與文化史有關的文章(1990-2000)

按:最近在改寫新書的第三章[新史學與當代台灣史學的文化轉向]一文,整理了一個表格,列出了從1990至2010年間,{新史學}中有提到當代西方史學的文化史論著及史家的文章,先刊出2000年之前的文章目錄!

《新史學》一至十卷(1990-2000)
作者
篇名
卷期
梁其姿
〈評David Johnson, Andrew Nathan, Evelyn Rawski編,Popular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1985)
創刊號1:1(1990)
周樑楷
〈舊史學向新史學的反撲:評論G. Himmelfarb和J. W. Scott的史學思想〉
1:2(1990)
宋光宇
〈評David K. Jordan, Daniel L. Overmyer, The Flying Phoenix; Aspects of Sectarianism in Taiwan〉(1986)
1:2(1990)
蒲慕州
〈評Paul Veyne編A History of Private Life vol.1, From Pagan Rome to Byzantium〉(1987)
1:2(1990)
楊豫
〈西方家庭史研究的發展現狀和未來趨勢〉
1:3(1990)
梁其姿
〈評William T. Rowe, Hankow, Conflict and Community in a Chinese City, 1796-1895〉(1989)
1:3(1990)
李孝悌
〈評Joseph W. Esherick, The Origns of the Boxer Upising〉(1987)
1:3(1990)
邢義田
〈介紹三本漢代社會史新著:林富士《漢代的巫者》、羅彤華《漢代的流民問題》、祝平一《漢代的相人術》〉
1:4(1990)
杜正勝
〈形體、精氣與魂魄:中國傳統對「人」認識的形成〉
2:3(1991)
Paul Ropp著,梁其姿譯
〈明清婦女研究:評介最近有關之英文著作〉
2:4(1991)
葉漢明
〈文化史與香港婦女的研究〉
2:4(1991)
楊秀珠
〈評Rubie Watson, P. Ebrey編,Marriage and Inequality in Chinese Society
2:4(1991)
梁其姿
〈評介有關珠江三角洲婚姻制度的兩種近作〉
2:4(1991)
蒲慕州
〈評Stephen F. Teiser, The Ghost Festival in Medieval China〉(1988)
3:1(1992)
楊肅獻
〈馬克斯主義與法國大革命的解釋:一個解釋傳統的解體〉
3:2(1992)
夏伯嘉
〈戰後歐美史學發展趨勢〉
3:2(1992)
廖炳惠
〈後殖民時代的力史研救:普林斯頓大學戴維斯中心九一秋季論文簡介〉
3:2(1992)
王汎森
〈評Peter Burke, The French Historical Revolution〉(1990)
3:2(1992)
林富士
〈評Peter Burke編,New Perspectives on Historical Writing〉(1992)
3:2(1992)
杜正勝
〈什麼是新社會史?〉
3:4(1992)
黃應貴
〈儀式、習俗與社會文化:人類學的觀點〉
3:4(1992)
蒲慕州
〈西方近年來的生活史研究〉
3:4(1992)
王明珂
〈民族史的邊緣研究:一個史學與人類學的中介點〉
4:2(1993)
李貞德
〈婦女在家庭與社會中的角色:歐洲中古婦女史研究〉
4:2(1993)
莊雅仲
〈裨海紀遊:徘徊於自我與異己之間〉
4:3(1993)
蔣竹山
〈評Susan Naquin, Chun-fang Yu編,Pilgrims and Sacred Sites in China〉(1992)
4:3(1993)
李孝悌
〈十七世紀以來的士大夫與民眾:研究回顧〉
4:4(1993)
于志嘉
〈日本明清史學界對「士大夫與民眾」問題之研究〉
4:4(1993)
盧建榮
〈評Mona Ozouf, Festival sand French Revolution〉(1988)
5:1(1994)
梁其姿
〈清代的惜字會〉
5:2(1994)
Peter Zarrow
〈近期西方有關中國近代思想史的研究〉
5:3(1994)
王明珂
〈過去的結構:關於族群本質與認同變遷的探討〉
5:3(1994)
Paul Katz
〈評Ken Dean, Taoist Ritual and Popular Cults of Southeast〉(1993)
5:3(1994)
王汎森
〈道咸年間民間性儒家學派:太谷學派研究的回顧〉
5:4(1994)
宋光宇
〈關於善書的研究及其展望〉
5:4(1994)
蒲慕州
〈評Peter Burke, History and Social Theory〉(1992)
5:4(1994)
杜正勝
〈作為社會史的醫療史:並介紹「疾病、醫療與文化」研究小組的成果〉
6:1(1995)
蔣竹山
〈湯斌禁毀五通神:清初政治菁英打擊通俗文化的個案〉
6:2(1995)
周婉窈
〈台灣人第一次的「國語」經驗:析論日治末期的日語運動〉
6:2(1995)
王心揚
〈美國新社會史的興起及其走向〉
6:3(1995)
Peter K. Bol
〈美國宋代研究的近況〉
6:3(1995)
盧建榮
〈評Ronald J. Grele, Envelopes of Sound: The Art of Oral History〉(1991)
6:3(1995)
王汎森
〈評Carlo Ginzburg, Clues, Myths, and the Historical Method〉(1989)
6:3(1995)
林崇熙、傅大為
〈歷史中的台灣科學:關於「台灣科學史」研究的回顧與檢討〉
6:4(1995)
釋見曄
〈評Timothy Brook, Praying for Power: Buddhism and the Formation of Gentry Society in Late-Ming China〉(1993)
6:4(1995)
李貞德
〈超越父系家族的藩籬:台灣地區「中國婦女史研究」(1945-1995)〉
7:2(1995)
王心揚
〈評David Montgomery, Citizen Worker, The Experience of Workers in the United States with Democracy〉(1993)
7:2(1995)
黃金麟
〈歷史的儀式戲劇:「歐戰」在中國〉
7:3(1995)
范燕秋
〈醫學與殖民擴張:以日治時期臺灣瘧疾研究為例〉
7:3(1995)
游鑑明
〈近代中國女子體育觀初探〉
7:4(1996)
祝平一
〈評Thomas Laqueur, Making Sex〉(1990)
7:4(1996)
林崇熙
〈AIDS、省府虛級化、與B型肝炎疫苗:科學知識在台灣的一種社會建構歷程〉
8:1(1997)
蔣竹山
〈宋至清代的國家與祠神信仰研究的回顧與討論〉
8:2(1997)
以下見內頁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