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1/18

談基改作物與設立無基改農區的前瞻性

(此文章刊載於《青芽兒》)

綠色陣線 陳思穎


科學家和企業說,基改作物,是增加產量、抗病蟲害、抗除草劑、解決糧荒的良藥;然而,過去自然界中從未出 現這樣跨越物種藩籬的新作物,確已經大肆種植,對生態、人體健康造成的危害究竟多嚴重,誰也不能打包票。單一基因,不僅威脅生物多樣性,更讓原本維繫遺傳 資源多樣性的傳統農民受到專利權的威脅。跨國農企業為了商業利益,不斷利用WTO為工具,讓基改作物更加無法管制;「無基改農區」的設立,便是要把關食品 安全、生態、農民智慧與權利,推動台灣農業的永續性。

今年的十一月底,銀川永續農場、主婦環境保護基金會、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與 綠色陣線協會共同宣誓銀川米的產區為台灣第一個「無基改農區」。這也代表了我們的農業在生態上的角色又前進一步;除了有機的耕作過程外,也能保障種子來源 的安全,即須確認種子為非基改種子。
為何我們堅持非基改種子?很多人對基改的認知大部分是技術的各項優點,如抗病蟲害、增加產量等。然而,技 術的發展事實上與我們期望的永續農業相違背,在農業生態上無法提供解決之道,也不符合社會正義;單一的技術對應單一的問題,忽略了大自然的運作將讓這些優 點成為日後更難處理的災難,也忽略了其中無法脫鈎的是企業的利益。儘管諸多健康和生態風險評估已顯示其負面影響,仍舊大肆推銷到世界各地,又或者從原住民 和小農手中竊取傳統智慧,再利用專利權、智慧財產權的外衣,將利潤攬於一身,並透過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自由貿易橫行。無疑地,基改技術可說是再現過 去殖民主義風潮;這次的手段已經影響到我們的糧食與農業,吃東西的人無法決定餐盤上的食物,而是跨國農企業掌握種源,並決定一切。
為防堵環境 和健康受到威脅歐洲、日本等已掀起抵制基改作物及食品的風潮;而印度、泰國等也有農民聯合抵抗跨國農企業偷竊種源的惡行。其中愛爾蘭和波蘭相繼成立無基改 農區,成為重要指標,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Organic Agriculture Movement,IFOAM)亦對無基改農區採取支持立場;反觀台灣,基改食品的議題仍未受到重視,更遑論是否應允許基改作物的種植。幾年前基改木瓜非 法從實驗室外流的事件,至今主流論述也未見相關風險意識。因此,推動無基改農區的設立,能為作物的種源把關,使農業具更完整的面向。






基改;改善作物,或潛在的災難?
基改作物的癥結在於自然界中未曾出現如此跨越生物藩籬的經驗;一株基改作物,其基因可能傳播到未知的生物,故目前仍無法確定生態上會造成多廣泛的影響。
無 論是抗蟲、抗除草劑,或增加產量、增加營養的論點,都是研發基改技術的大企業鼓吹現代化「單一作物」。以過往經驗來看,單一作物會導致作物無法抵抗新蟲 害、病源菌或其他的環境變化,且因基因多樣性喪失,嚴重影響調節能力。如同綠色革命鼓吹的單一作物種植,聲稱農藥是萬靈丹;但是農藥使用量增加,至今仍舊 沒出現任何病蟲害就此絕跡的案例,結果是作物容易受到新的病蟲害衝擊,而害蟲們很快地出現抗藥性。
農耕過程中,雜草常常被視為難解決的問題,因為 其強悍的特性,常與作物競爭養分。為了移除麻煩的雜草,農化企業便發明了除草劑。雖然耕作時可以省去人力,但是也不難想像這樣的除草劑會有多高的毒性;最 著名的案例是越戰期間,美國為了讓越共無所遁形,甚至大量噴灑造成戴奧辛污染的橙劑,使熱帶雨林的樹葉迅速掉下。高毒性的除草劑,也會損害作物,抗除草劑 的基改種子因此而生;意思是從此以後農民可以濫用除草劑,最後導致土壤、水質受到污染,植物多樣性降低,而誰也不能保證農產品不會有除草劑的殘留。
大 自然的法則實際上也不會使大量除草劑解決雜草叢生的問題,因為不斷使用同一種除草劑,是加速雜草產生抗藥性的速度。如農企業孟山都(Monsanto)出 產有名的除草劑Roundup(中文名為年年春),同時推銷抗該除草劑的種子Roundup Ready。大量種植Roundup Ready的基改大豆、玉米、棉花,農民便增加使用Roundup,已造成至少兩種雜草具抗藥性。一旦孟山都抬高Roundup的售價,便可賺進大把鈔 票。
抗除草劑的基因亦產生基因漂流,植物多樣性受到波及。如丹麥科學家發現抗除草劑的油菜基因轉移到雜草,導致雜草變得無法控制。
抗蟲害 的基改作物同樣對生態造成衝擊;大量種植抗蟲害的Bt作物(即植入蘇力菌的基改作物)也讓害蟲產生抗藥性。害蟲不過佔一小部份,這些Bt作物的毒素反倒讓 其他非目標害蟲死亡或生長速度減緩。甚至一種被廣泛種植的基改玉米可能危及水域生態;因該基改玉米的花粉與植物碎片均帶毒性,一旦流入農田附近的河川,會 對水生昆蟲石蠶蛾造成傷害,使魚類及兩棲類的食物來源減少。另外,英國發現基改作物導致闊葉雜草種類與數量減少,及降低昆蟲種類與數量,影響生物多樣性。
關 於基改作物與人體健康的研究,更有許多不為人知的一面。先前已有研究顯示一般消費的基改馬鈴薯對老鼠的器官和免疫系統造成傷害,孟山都下令終止該研究。儘 管如此,今年一項動物實驗仍發現,用美國孟山都公司研發的抗除草劑基改玉米NK603與抗蟲基改玉米MON810的雜交品種餵食老鼠,會導致老鼠生殖能力 下降。未待證據鑿確,早在2003年,該基改玉米在阿根廷、日本、菲律賓和南非等國家即通過生物安全審核,餵食雞隻。到現在,孟山都仍堅稱不能將動物身上 的實驗結果直接比照對人體的影響;但是若不防禦在先,屆時後果將不堪設想。

「生物剽竊」(Biopiracy)
基改作物另個 被人大肆撻伐的關鍵在於「生物剽竊」(Biopiracy)。當許多農民或原住民發現他們幾千年來的傳統知識竟成為WTO之下的「與貿易相關的智慧財產權 協定」(TRIPs)核准某間公司的專利時,才發現要奪回自身的權利竟須跨越國境,透過複雜的法律程序,重獲的是千百種已失去傳統基因資源的少數幾項。
企 業需要把公共遺產轉換成商品,並且要求這種轉化能以財產權獲利,這對第三世界農民殊具政治及經濟涵義。要求以專利權獨占生命體與生命過程的企業,對農民造 成三個層次的脅迫。首先,農民是跨國企業的種源供應者;其次,就創新和對基因資源的權利而言,他們又成了企業的競爭者。最後,他們是企業的科技與工業產品 消費者。換句話說,專利保護讓農民變成了免費的原料供應者,並將之錯置為競爭者,更使他們必須完全依賴工業提供的重要投入,如種子。農業上對專利保護的瘋 狂要求,事實上是一種對生物資源的控制策略。
專利權讓企業只為拓展市場獲利,威脅遺傳資源的多樣性;不僅因大肆種植造成生態影響,也迫使自古 以來藉由留種及種子交換維繫此多樣性的農民,再也無法種植這些種子,因為此舉侵犯了智慧財產權。另外,農民還得小心農地可能被從臨田飄過來的基改花粉污 染;否則也會被指控侵權,累積下來的賠償成本早超乎其能力範圍。最具代表性的案例是1998年加拿大農民Percy Schmeiser種植的非基改油菜被臨田孟山都的Roundup Ready抗除草劑油菜污染,孟山都以侵權之名提出訴訟,法院判定該農民須支付孟山都19,832美金的侵權賠償金,和153,000美金的官司訴訟費。 Percy不服判決結果,持續和孟山都對抗10年,終在今年3月庭外和解,孟山都將支付清理基改污染的費用,且如果日後發生基改污染事件,孟山都可能成為 被告。
有鑒於國際上生物剽竊的事件層出不窮,剝奪小農的權利,印度的「九種基金會」(Navdanya)成功地為農民撤銷包括W. R. Grace、孟山都等跨國企業對原生的苦楝樹、小麥、稻米的專利權。而如今越來越多人擔憂氣候變遷下,糧食生產將受到嚴峻挑戰,這些企業當然也不落人後, 致力研發抗逆境的各種基改作物;同樣地,樣樣皆受專利權或智慧財產權的保障。如今年光是抗逆境的專利申請便高達530件,特徵包括抗旱、抗鹽、抗洪水等, 共55類專利群。全球最大的種子企業孟山都,連同全球最大的農化企業巴斯夫(BASF),便佔下27類的專利群。難道真的非得利用到處掠奪傳統遺傳資源的 基改作物,才能因應暖化嗎?Navdanya基金會的創始人之一──Vandana Shiva表示,印度傳統原生作物因遺傳資源的多樣性,擁有許多抗逆境的品種,而非洲傳統的稻米中,亦有抗高溫、抗旱的品種,反駁支持抗逆境基改作物的論 點。

基改作物與WTO
談到基改作物今日得以通行世界各地,便不能不指出WTO與之的相關性。1999年全球超過140個國家 完成生物安全公約,制定管制基改作物的相關法令,並以防禦優先為原則。其中指出「由於不充足的科學資訊或證據的不確定性,….不得禁止一方(即基改生物進 口國)做出決定….為避免或最小化可能的負面影響。」不過由美國為首,協同幾大基改作物出口國,包括加拿大、阿根廷、智利、澳洲組成的「邁阿密小 組」(Miami Group),企圖讓WTO凌駕於生物安全公約,拒絕讓大豆、玉米進入該公約的規範內容,這便代表99%的基改作物被排除在外。美國農業部(USDA)指 出,美國可用WTO的貿易爭端機制控告抵制美國基改作物或食物進口的國家,因為「生物安全公約禁止使用不明確的科學證據作為貿易障礙」;至今,美國仍不願 簽字。
有關WTO和基改作物,最著名的是歐盟和美國之間的貿易爭端。歐盟向來對基改作物和食品持抵制態度,因此也在基改食物明確標示來源。美國運 用其強大的政治力,加上非生物安全公約簽署國為由提告,提出控告,認為歐盟設下非必要的貿易障礙,因為沒有確定的研究指出基改作物危害健康。2003年美 國、加拿大、阿根廷共同控告歐盟,2006年WTO初步裁定歐盟違法。研發和出口基改作物的國家皆可訴諸WTO制定的法令,基改危害環境、健康、農民權利 的問題,在WTO之下皆成為無理的貿易障礙。

無基改農區的前瞻性
雖然歐盟官方否決無基改農區的提議,可是無基改運動仍然熱烈地展開。
在 2003年十一月西、希、法、英、奧、義、德歐洲七國十個地區的農業首長共同宣告成為聯合無基改農區。目前歐盟共有87個區域、超過3400個地方政府、 超過1170個其他地方,涵蓋16個國家,已經加入「無基改歐洲」運動。其中以法國、義大利、英國等最為普遍,展現地方自治所發揮的能力。德國雖然地方政 府並無此宣示,但仍有許多私人產業或機構加入;非官方的宣告,以愛爾蘭最多,高達1000個。
日本民間也極力推動「無基改生物區域運動 (GMOフリーゾーン運動)」,參與者包括任何對栽培基改作物或吃基改食品者,包括不生產基改作物的農家、不販賣基改食品的銷售業者、消費者,與相關環保 人士與團體。推展方式如準備各類宣傳文件、貼紙、看板等,然後在各地展開簽名活動,最後交給運動推動單位登錄。參與農戶在農地上豎立看板。相關團體舉辦無 基改生物座談會等。在2006年,北海道、東北、關東、甲信越、東海、近畿、四国等計24個縣的1994農戶加入,面積達4716公頃;其中以東北的山形 縣(農業為主)最為踴躍,面積與參加農戶都佔全國的70%。  
在台灣設立無基改農區,便是希望能在自由貿易的潮流下,預防基改對環境、健康,甚 至對傳統農業知識、遺傳資源、糧食主權的侵略。台灣最重要的作物──稻米,代表的是我們的文化、食物主權、農業生態價值。LLRICE 601和大陸基改米的經驗,都是前車之鑑。2006年的基改稻米601污染事件造成美國及許多稻米進口國的恐慌。當時在阿肯色與密蘇里兩州的稻米榖倉取 樣,發現其中竟含有未經核准的抗除草劑基改稻米LLRICE 601。另外,中國大陸湖北早在2003年即開始種植試驗室外流的基改稻米,2005年時發現包括香港、北京等地的食物中出現基改稻米,而歐洲從中國大陸 進口的米粉和其他米製品裡也出現基改稻米成分。我們認為,先從稻米開始,並在日後繼續針對進口的基改玉米,甚至前兩年非法種植的基改木瓜,進行更嚴謹的把 關,並推動更嚴謹的基改食品法規,守護食品安全、環境、農民智慧,皆是在永續農業中必備的層面。
 

參考資料
GMO面面觀 http://gmo.agron.ntu.edu.tw
陳世雄,〈有機農業反對基因改造植物〉http://www.hopemarket.com.tw/?p=4999
Lori Wallach and Patrick Woodall, 《Whose Trade Organization》, Public Citizen, 2004
Vandana Shiva, 《Biopiracy》, South End Press, 1997
環境資訊協會 e-info.org.tw


有機農業的深層價值--- 從剝削經濟到保育經濟的有機農耕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4/18土城彈藥庫FUN市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