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09/07/07

金瓶梅

晚年的聶紺弩在談論《金瓶梅》的時候,反覆強調︰從歷史上看,靈肉一致的夫婦是極為稀有的。“即使對家庭夫妻間靈肉一致的關係,有人覺醒了,卻少實現”。“家庭底事有煩憂?天壤何因少自由?不做夫妻便生死,翻教骨肉判恩仇﹗”這是聶紺弩為“寶玉與黛玉”題詩中的前四句。詩是對《紅樓夢》風物情思的詠嘆,但一番人生經歷後詩人內心之沉痛卻也盡蘊筆底。──我想,夫妻可能是世界上最複雜的關係了,因為愛是一種極其複雜的東西,有時愛裡面就藏著恨。我認識到這一點,方覺自己比較理解了聶紺弩後期創作背景以及他的孤憤、冷刻。

一天,我去吳祖光家閑坐,聊起了聶紺弩夫婦。

吳祖光說︰“周穎和聶紺弩是模範夫妻。”

我說︰“據我所知,情況好像不是這樣。”

吳祖光表情嚴肅、語氣直截地說︰“詒和,他們就是模範夫妻。”

我回家翻開聶紺弩的詩集,細讀。他患難時期寫的許多贈周婆(穎)的詩,詩好,感情深。我很迷茫,心想︰大概夫妻之間可以是時愛時恨,且愛且恨的。從此,我不再向任何人議論或提及聶紺弩的家庭生活。

春發,夏繁,秋肅,冬凋,人生也如四季。出獄後的聶紺弩其生命年輪和心理歷程都到了秋冬時分。但他的文學之樹卻無黃葉飄零,聲譽也超過了以往的任何一個時期。蒙冤半生而未登青雲之志,但逆境卻使聶紺弩光華四射,詩作不斷,文章不絕,他的詩集、文集陸續出版。從剛開始的油印本到後來的香港本,聶紺弩都要送給母親和我。如《南山草》、《三草》、《中國古典小說論集》等等。每本書的扉頁上寫著︰“贈健生大姐,紺弩。”、“贈詒和姪女,紺弩”。每本贈書,都是托請他的好友陳鳳兮送來。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