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09/05/21

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晚上共是兩桌人,陸帆、喬莉、強國軍陪著於志德、張亞平、方衛軍,還有三個高工坐在一桌,戴樂、瑞貝卡、麗莎和剩下的工程人員坐一桌,這一坐下來就有地位高低之分,瑞貝卡心中有氣,卻也不能怎么樣。喬莉第一次看見陸帆放開來喝酒,她這才發現,陸帆不僅有酒量,酒量而且驚人,於志德與張亞平兩個人聯手,才和他喝一個平局,席間喝得高興,於志德要求張亞平唱一個,張亞平放開嗓子,高歌一曲打靶歸來,贏了滿堂彩,喬莉笑道︰“張總,你原來是軍人吧。”
  “是,”張亞軍道︰“怎么樣,小喬,你也來一個?”
  “我不行,”喬莉紅了臉︰“我唱得太差了。”
  “不行,”張亞平道︰“我唱一個,賽思也得唱一個,晶通也得唱,我們大家一個不能少。”
  “張總說得好,”陸帆道︰“賽思、晶通,還有張總,一個人不能少,安妮你唱一個,”他見喬莉還在害羞,使了個眼色,用軍人語氣道︰“這是命令。”
  “好﹗”喬莉心想唱就唱吧,反正我五音不全,唱得難聽不關我的事,她站起身來︰“今天很高興,我為大家唱段越劇,也算我的家鄉戲。”
  眾人又是一陣叫好,張亞平道︰“等等,你要唱哪段?”
  “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那我唱寶哥哥,”張亞平跑到喬莉身邊︰“我先來了啊,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似一朵輕雲剛出岫。”喬莉接了下去,她的嗓子雖然清脆,但果然五音不全,此聲一出,不禁張亞平愣了一下,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喬莉早知效果如此,反正死豬不怕開水燙,放開聲音與張亞平PK起來,一曲結束,張亞平大笑道︰“狹路相逢勇者勝,有我們軍人的樣子,我敬你一杯。”
  喬莉連忙推讓︰“這酒是要喝的,但是晶通的歌還沒有唱呢。”
  張亞平果然道︰“晶通誰唱,老方,方工來一個蘇聯的,來一個。”
  晶通的人紛紛鼓起掌來,方衛軍清了清嗓子,唱了一首紅梅花兒開,他是美聲唱法,聲音圓潤聲調準確,眾人自然又是叫好,這酒席成了賽歌會,喬莉倒是沒有想到,突然,戴樂道︰“這次會議是我們鑫鑫公司舉辦的,我們也算一個,這樣吧,讓我們公司的麗莎小姐來一個。”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鼓起掌來,尤其和麗莎坐在一桌的工程師,麗莎也不怯場,站起身微微一笑,當場來了一個高難度的青康藏高原,這下可把酒席的氣氛推向了高潮,喬莉看了看瑞貝卡,瑞貝卡瑪默地坐著,一言不發,喬莉突然覺得她有一絲可憐。
  晚飯在熱鬧與歡笑中結束了,第二天一早,喬莉被喚醒電話叫醒了,今天上午九點開會,會議安排在飯店的貴賓廳,喬莉收拾好東西,準備下樓吃早餐,電話響了,喬莉連忙接聽電話,戴樂道︰“安妮,剛才麗莎告訴我,瑞貝卡對會場安排很不滿意,我剛剛過來解釋了半天,她似乎還不滿意,馬上快八點半了,你能不能先到會場來看看。”
  “我馬上來。”喬莉喝了一杯水,提著會議材料來到貴賓廳,瑞貝卡黑著臉站在門口,麗莎的眼圈紅紅的,站在旁邊,戴樂正在訓斥她︰“你有什麼可分辨的,當初我讓你把一切細節都寫清楚,你為什麼不說這個是貴賓廳,瑞貝卡說你完全是正確的,你自己做錯了事情還有什麼理由,居然還要分辨?﹗”
  “頭家,我是寫清楚了,”麗莎委委屈屈地道︰“我真的寫清楚了。”
  “這么說是我冤枉你了?”瑞貝卡道︰“我是做市場工作的,如果你當初寫清楚是貴賓廳,我就不會同意,你不想想,才十幾個人的會,你就安排這樣的場地,我們賽思是有錢,可是有錢不是這樣花的。”
  “聽見了沒有,”戴樂喝道︰“還不向瑞貝卡道歉﹗”
  “對不起瑞貝卡,”麗莎又是一陣傷心淚︰“對不起。”
  “行了行了,”喬莉走上前,拉瑞貝卡︰“一會兒快九點了,這事兒先算了,以後讓他們都注意就行了。”
  “怎么能行了,”瑞貝卡甩開喬莉︰“市場方面是我負責的,工作做不好是我的責任,你怎么能替我算了?”
  喬莉看了看表,正色道︰“你不算也可以,現下差十分就九點了,你是不是要我們的客戶看見我們在這裡爭吵,繼而對我們賽思的工作產生懷疑,甚至影響最後的銷售?”
  “你說什麼?”瑞貝卡氣得臉一陣紅一陣白︰“你,你不要拿客戶來說事。”
  “OK,”喬莉道︰“那我現下立即離開,你繼續在這兒罵人,直到客戶來為止,我會把這件事情寫個郵件,向客戶賠禮道歉,並向公司作出解釋。”
  說完,喬莉轉身便走,她感到了一種說不出憤怒,麗莎並沒有做錯什麼,不過是瑞貝卡借機撒氣,可是撒氣也要找機會,怎么能在會議前的十分鐘還要如此胡鬧,不分大局呢,她懶得理她,但是剛才的話也夠她受的了,估計她不敢再鬧下去,果然,瑞貝卡被喬莉的話僵在原地,氣得渾身發顫,眼圈兒立即紅了。
  “都是我的錯,我的錯,”戴樂立即喝罵麗莎︰“你長沒長眼睛,趕緊去佈置會場,瑞貝卡,我扶你上去歇一會兒。”
  瑞貝卡不出聲地流著眼淚,被戴樂一路哄著朝樓上走去。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