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09/02/04

今年暑假交給你自己

“你知道我高中時為什麼那麼叛逆嗎?”有一天劉軒對我說,“因為我覺得我長大了,不應該什麼都聽你們的。所以你叫我往左,我就偏往右

,我總要有點自己的想法,我總該找到‘自己’在那裡!”
  “你找到了嗎?”我問他。
  “到現下還在找。”然後頭一歪,好像很不服氣地說:“因為你不讓我自己去找!”
  “你自己要怎么找呢?”
  “背個包出去找!去流浪”他大聲地說,“你知道嗎?我在哈佛有個同學,是英國的貴族,伊芳頓中學畢業的。在伊芳頓,平常都要穿大晚禮服

,功課更重得不得了,算是管得夠嚴了吧!可是他去年暑假,居然一個人跑到澳洲去牧羊。還有那個有千萬富豪老爸的羅布,他為了找到他自

己,主動去參加急救訓練,隨身帶個呼叫器,一有情況,即使在上課,也立刻沖出去,跟著救護車出去救人。有一天,我坐他的車,看到救生

手冊,天哪!  心極了!羅布說,有時候為病患做心肺複蘇術,病患會嘔吐,吐得一身一臉,還得為他做口對口急救。我還有兩個同學,今年背著

背包,到印度自助旅行。剛才接到他們的電話,說好不容易活著回來了。他們一到印度,就遇上大雨,街上的水淹過膝蓋,到處漂著大糞和小

動物的尸體,他們上吐下瀉了兩個禮拜,居然還跑到一個無人島上住了幾天,過癮極了!”
  “過癮極了?”我說,“差點送命!”
  “當然過癮,畢竟這是他們自己的旅行,不是跟在父母後面,住大飯店,坐黑禮車,吃大館子。他們尋找自己的定位,他們找到了!”
  我怔了一下,笑笑: “好!今年暑假交給你自己,你自己去找吧!正巧,今年要為台南的德蘭啟智中心募款,你如果感興趣,可以自己去參加

活動。你不必再跟我一起演講,完全自己挑大梁!你也不用住在家裡,自己去找地方住!”再加強一句:“去不去,也由你自己決定,跟我無關!”
  六月二十號清晨,劉軒搭了二十小時的飛機,到達桃園中正機場。我沒去接,他自己坐車到台北,中午又上飛機去高雄,在文藻語專演講

。然後趕到台南,跟主辦募款活動的水長流公司開會,並搭最後一班飛機回到台北。
  大概前一天太累了,他臉色不太好。我問他一個人出去應付的感想。
  他居然又是一副不太服氣的臉色說: “奇怪了!大家都叫我劉墉的兒子,為什麼我總要活在你的陰影裡?我還是沒有‘自己’!”
  我又一笑,拍拍他: “記住!你可能一輩子都脫不開別人的陰影,但最重要的是,千萬別活在自己的陰影裡。”
  又隔了兩天,他跟我吃中飯。
  “你找到自己了嗎?”我問他。
  “你一天到晚用BB Call叫我,我怎么找自己?”他還是那個表情,“你能不能不要一天到晚打聽我到那裡去了?我已經二十二歲了!”
  我想了想,可不是嗎?他馬上大學畢業,我在他這個年歲,都結婚了。
  從那天起,我再也不查他的行方。
  後來知道,他在台灣的一個月,居然大部分時間在台南。除了到學校演講,還去瑞複益智中心見習,再到德蘭啟智中心做義工。
  當我去德蘭時,他已經跟孩子們打成一片。更令我驚訝的是,當我和他應邀在台南市立文化中心舉行座談會時,他居然帶著十幾位義工,

作秀了一場舞蹈。他不但從紐約回到台灣,去了南台灣,而且完全融入那個社會,甚至台語都學會了不少。
  而最讓我高興的是─── 他說他已經不再活在我的影子裡,他開始找到了自己! 我將永難忘記,七月十號那天下午,在文化中心座談時,

他作的結語。
  他提到在玉井鄉的那段日子,提到那群智障的孩子。
  當他講到離開德蘭那一天,看著孩子們的交通車開走,孩子向他揮手時,當著場內外四千多觀眾,他居然在台上泣不成聲。
  而那個跟我總是一毛、兩毛,斤斤計較零花錢的他,竟把在台灣賺到的七萬塊錢,都捐給了台南德蘭和高雄的觀音線。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