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22

等待醉父

夜幕降臨了,天色漸漸變黑,我早早地吃完飯,然後打開電視看新聞聯播,邊好看電視邊等爸爸回家。
         爸爸和村裡的幾個壯漢組成了一支建築隊,每天都去鄰村幫人家建房子,一天三餐都在雇主家吃,一天下來扣去的也就能掙三十塊 錢。爸爸每天早出晚歸,白天基本上都看不見他的身影,如果一天都見不到爸爸,我心裡就會空蕩蕩,總是不安心,所以每天傍晚我都會等爸爸回來和他聊一會兒,然後我才會安心地去睡覺。
        今天我又和往常一樣,吃完飯就坐在門口等待爸爸,他一回來我就可以幫他推機車進家。因為我們家的門檻比較高,需要很大的力氣才能把車推進家,而勞累了一天的爸爸此時肯定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我等待他回來也是因為要幫他推車,盡我的微薄之力幫助爸爸。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一下子就到了八點鐘,此時天已經全黑了,可是還沒見爸爸的身影,我一直在門口張望,心裡盼著爸爸快點回來吧,可除了黑夜與我就什麼也沒有。然後我就安慰自己,爸爸今天可能收工比較晚,於是我又耐心地等待下去。就這樣等了一分又一秒,又等了一個鐘頭,可是爸爸還是沒回來,這時我開始著急起來,也胡思亂想,爸爸會不會在路上發生了什麼事,腦子裡出現的都是不好的事情。如果爸爸喝醉了開車回來,那豈不是很危險,摔進山溝溝裡去沒人看見怎么辦,受傷了怎么辦?此時我只能胡思亂想,又不知該去那裡找爸爸,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祈禱爸爸平安回來。
       
等到了Beauty Centre十點鐘,我已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就在我記得團團轉的時候,我看見了遠處有一點亮光,那亮光由遠及近,由小變大,最後那束光射入我眼睛,我睜大眼睛看,是爸爸回來了,我心裡懸的那快石頭終於落下了。爸爸泊車的那一剎那,連人帶車都倒下了,這時我飛快跑過去,先伏起來爸爸,看他受傷沒有。還好他沒有受傷,於是我和爸爸一起推車進門。 看著微醉的爸爸,我當時真想生命的樂章大罵他一場,為什麼要這么晚才回來,為什麼還要喝酒,為什麼讓我擔心,為什麼讓我等待。當我要破口大罵是,看到爸爸疲憊的樣子和身上的那套臟衣服,我突然開不了口了。當時覺得很心酸,我有什麼資格去責怪勞累一天的父親,要不是為了供我讀書,他也不會這么辛苦,他應該也像別人一樣現下在看2010年南非世界盃電視或者是休息了。 後來我攙扶爸爸上了樓,幫他打好了洗澡水,又燒了熬了玉米粥給他解酒。等他洗漱完畢,酒醒了之後,我才安心的睡覺。剛開始埋怨爸爸喝酒,現下我終於理解爸爸為什麼喝酒了,酒能讓他暫時忘記辛苦,酒能讓他暫時消除疲勞。 爸爸是一道斑駁的城牆,高而濃,然而磚已經開始風化,青磚不清了,但仍御風雨,感謝爸爸為我所做的一切。爸爸,不管你什麼時候回來,我永遠都會等你。


金瓶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只肯想自己交代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