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asdf10
2011/01/25

漁夫與富商

有一個美國商人坐在墨西哥海邊一個小漁村的碼頭上, 看著一個墨西哥漁夫划著一艘小船靠岸。小船上有好幾尾大黃鰭鮪魚,這個美國商人對墨西哥漁夫能抓這麼高檔的魚恭維了一番,還問要多少時間才能抓這麼多? 墨西哥漁夫說,才一會兒功夫就抓到了。美國人再問,你為甚麼不待久一點,好多抓一些魚? 墨西哥漁夫覺得不以為然:這些魚已經足夠我一家人生活所需啦! 美國人又問:那麼你一天剩下那麼多時間都在幹甚麼? 墨西哥漁夫解釋:我呀?我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抓幾條魚,回來後跟孩子們玩一玩,再跟老婆睡個午覺,黃昏時晃到村子裡喝點小酒,跟哥兒們玩玩吉他,我的日子可過得充滿又忙碌呢! 美國人不以為然,幫他出主意,他說:我是美國哈佛大學企管碩士,我倒是可以幫你忙!你應該每天多花一些時間去抓魚,到時候你就有錢去買條大一點的船。自然你就可以抓更多魚,在買更多漁船。然後你就可以擁有一個漁船隊。到時候你就不必把魚賣給魚販子,而是直接賣給加工廠。然後你可以自己開一家罐頭工廠。如此你就可以控制整個生產、加工處理和行銷。然後你可以離開這個小漁村,搬到墨西哥城,再搬到洛杉磯,最後到紐約。在那裡經營你不斷擴充的企業。 墨西哥漁夫問:這又花多少時間呢? 美國人回答:十五到二十年。 「然後呢?」 美國人大笑著說:「然後你就可以在家當皇帝啦!時機一到,你就可以宣佈股票上市,把你的公司股份賣給投資大眾。到時候你就發啦!你可以幾億幾億地賺!」 「然後呢?」 美國人說:「到那個時候你就可以退休啦!你可以搬到海邊的小漁村去住。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隨便抓幾條魚,跟孩子們玩一玩,再跟老婆睡個午覺,黃昏時,晃到村子裡喝點小酒,跟哥兒們玩玩吉他囉!」 墨西哥漁夫疑惑的說:「我現在不就是這樣了嗎?」 你的慾望在無限擴展而你卻不自知。真正悲哀的是:你必將被這無限擴展的慾望搞得苦不堪言。 為何不在有餘力之時,盡力去幫助弱勢之人呢?

繼續閱讀
2011/01/25

賣米粉湯的女孩

原來,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在告訴自己:平安與順利並非理所當然,而平凡竟是那麼可貴!所以,每天健康的上、下班、生活,每天平安的做些自己想做事,是很幸福的!一點點付出、多一份體貼, 可以美化許多的場景,不是嗎?原本就覺得自己好幸福,想到自己可以偶爾跟大家分享美好的事物與感受,就更、更快樂了!

路過市場時,一陣米粉湯的香味飄過鼻端,我可以嗅得出其中夾雜芹菜、油蔥頭、胡椒、豬油的氣味,饑餓的胃腸忍不住唱起歌來。我走進小吃店,向鍋鼎前揮舞鏟勺的小姐說:「米粉湯一碗,油豆腐、肝連各一份。」

瘦削的小姐以僵硬的姿勢轉過身來,小小的眼睛看著我,緊抿的嘴唇蠕動了幾下,沒有發出聲音。我立刻明白了,她是一位輕度智障者,剛剛沒聽懂我點了哪些食物。所以,我放慢了速度再說了一遍。

她點點頭,慢慢轉過身,開始撈米粉,擺芹菜珠……二十來歲吧,也許三十歲。智障者的臉龐不容易看出年齡,也許時間觀念對他們來說是個奢侈品。

一名婦人從店般走出來,親切地對我說:「馬上就好了。」她走到女兒身旁看了一下,拍拍女兒的背,有種鼓勵的味道,又走了進去。

我吃完米粉湯、油豆腐、肝連後,覺得味道還不錯,配料、醬油都按照應有的分量放。

我掏出錢來,遞給她,心裡替她高興。她能工作,能幫家人分擔勞務,「我是有用的人」這種感受應使她覺得生命更有意義。

她接過那張紅色的百元鈔票,慢慢放進口袋裡,臉上沒有表情,頭以奇怪的姿勢晃了一兩下,眼珠子跟著閃動,彷彿腦中的計算機正在高速運轉。我算過她應該找我二十五元。

她的手探入口袋,然後掏出一張紅色的百元鈔票,又掏出一張紅色的鈔票,再掏出一張五十元,然後鄭重的把三張鈔票共二百五十元放在我的手上。我驚呼一聲,她真的是我見過最慷慨的人。

笑 一笑,我把錢放回她手上,說:「找我二十五元就夠了。」她愣了一下,一時沒有完全反應過來。這時候婦人快步走過來,親切的說:「不好意思。」然後柔聲對女 兒說:「給這位先生二十五元。」她嗯的一聲,沒有任何羞赧的神情,掏出三個硬幣給我,這次是正確的組合,然後轉身走進屋裡。

婦人又親切的說:「不好意思,我女兒數學不好。」 我說:「哪裡,她能做怎麼多的事已經很棒了。」女兒又現身了,她走到我旁邊,把一個碩大的蘋果塞在我的手上,並且奉送臉上一朵有點古怪但絕對真誠的笑容。

真是太慷慨了,這粒日本進口的蘋果,果皮是鮮艷誘人的胭脂紅,顯然價值不菲。我對她說:「謝謝。」又對婦人說:「這蘋果還你,我不能收。」婦人說:「不可以的,你還給我的話,我女兒會痛苦一整天,所以你一定要收。」女兒猛力點頭,彷彿媽媽正在敘述宇宙最高真理。

我搖頭,說:「這蘋果比我的消費價值還高兩倍,我不能收。」婦人說:「就算幫忙吧,你收了,我女兒會很快樂。」女兒又猛點頭。我走出小吃店,手捧進口蘋果,另外一隻手提了五包米粉湯、五份油豆腐、 三份肝連,帶回去與同事分享。唯有這樣,才能讓她的女兒快樂加倍,也讓我的良心過的去。


繼續閱讀
2011/01/25

騎腳踏車的哲學

從峇里島回台灣後,司機的話不斷在腦中盤旋。突然覺得前半輩子竟完全「誤入歧途」。再繼續「進化」下去,可以想見房子越換越大,大到無力打掃再請菲傭;為了養房貸與菲傭,只好拚命工作,弄到最後,便有家歸不得。

現在我是個快樂的單車族。

動物是由兩棲進化為爬蟲,再進化為哺乳類。交通工具則是由單車進化為機車,再進化為汽車。人爬得越高,車子也越大。長久以來,大家都是如此地在社會中「進化」。

升大學時,我告別了單車族,靠家教收入成為機車族,當超越同學的單車,呼嘯而過時,心中隱隱有股優越感。出社會後,賣命工作一段時間,我很快地進化為「汽車族」。每遇紅燈,車停路口時,看著旁邊日曬雨淋的機車騎士,我是三分悲憫,七分驕傲。

不久前,旅行到峇里島,這種「進化論」終於被「當頭棒喝」。

有 天,很不幸地,眼鏡摔破了;沮喪地中斷行程,叫計程車回旅館。在車上打聽一下,何處可修眼鏡?司機說,附近都沒有眼鏡行,只有到首府「淡巴沙」才能修。我 不禁嘆道:「你們這裡真不方便。」司機則笑著說:「這裡的人很少近視,倒不會感到不方便。」聽這司機談吐不俗,我決定包他一天車,到「淡巴沙」修眼鏡,兼 市區觀光。他猶豫了幾分鐘,才說:「那我明早八點到旅館接你。」

隔 天,在「淡巴沙」逛了一上午,發覺此處無啥可觀,我想打道回府;下午就在旅館游泳、休息。但是想到司機為接生意,必然推掉許多原有計畫,就難以啟齒。掙扎 甚久,我結結巴巴地說:「對不起,司機先生,我想改成只包半天,不知會不會對你造成困擾?」沒想到司機竟喜出望外地說:「一點都不會。昨天,你要包一整天 車,我很猶豫,如果不是因為跟你談得來,我是不接受包整天車的。」

我困惑地問:「為什麼?」

他答:「我設定一個工作目標,每天只要做到六百元台幣,我就收工,你用一千二台幣包一整天,那我就沒有自己的時間了。」

「你可以儲錢,隔天休息呀?」

他笑著說:「先是做一整天再休息,然後就變成做一個月、做一整年再休息;最後是做一輩子,終生不得休息。工作也會習慣的。」

我問:「那你們閒著幹嘛呢?時間那麼多,不會無聊嗎?」

他看著我,像遇到外星人一樣,說:「這裡那麼好玩,怎會無聊?峇里島每家都養鬥雞,收工後,我們就鬥鬥雞、放放風箏,到沙灘打打排球,游游泳呀!」

這 時,我想到一則笑話:一個美國人到大溪地度假,當大溪地人賣力地幫他按摩時,老美滿心優越感,滿臉悲憫地說:「如果你們上進點、積極點、勤快點,你們也可 以像我們一樣到大溪地度假呀!」大溪地人一臉疑惑地說:「你辛苦一年,只為了到大溪地過兩星期日子,我卻是一整年在大溪地享受生活的,我為什麼要學你?」

從峇里島回台灣後,司機的話就像禪宗語錄,不斷在腦海盤旋。突然覺得前半輩子完全「誤入歧途」。再繼續「進化」下去,可以想見房子應越換越大,大到無力打掃,再請菲傭;為了養房貸與菲傭,只好拚命工作,有家歸不得。那麼大房子又有何意義?

開車時,我也想:以車代步,四體不勤,搞得日漸臃腫,只好買個腳踏車或踏步機放在臥室踩。但時忙,時懶,難以有恆;那何不乾脆騎單車上班,爬樓梯踏步呢?在峇里島治好了文明的近視之後,人生境界豁然開朗,步調一放慢,視野更寬,也更清楚。騎單車沒多久,困擾多年的「痔」(志)瘡竟不藥而癒。

人生過程中您是否也是汲汲營營隨波逐流呢?何妨停下腳步抬起頭來看一下方向對否,這是否是您所要的人生?


繼續閱讀
2011/01/25

到岸不需船

有 位媳婦,每次煎魚,都把頭尾剁掉,婆婆看在眼裡,憋在心裡。終於有一天,婆婆實在憋不住了,假裝不經意地問:「煎魚為何要去頭去尾?」媳婦毫不遲疑道: 「我娘家都是這麼做,可能是傳統吧!」婆婆只好笑道:「你下次回娘家,問問你媽媽,看他知不知道原因。」媳婦心想婆婆急著要答案,便打電話回娘家,一問之 下,連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原來,當時因為鍋子小,不去頭去尾煎不下,想不到換了大鍋卻忘了原因,舊習慣一直沿襲下來。

十多年前,國內生產電腦主機板、監視器,都須經過燒機測試 (Burn-in); 量小時,空間及時間都還好解決;但,高倍成長後,如此積壓的確相當沈重。有一次,筆者輔導的公司,在經營管理會上,某主管提出:「燒機房容量不夠,必須立 即擴建。」但,全廠能用的空間,幾乎都滿了,怎麼辦呢?七嘴八舌的討論,都是想什麼法子儘快擴建,筆者問了一個很外行的問題:「為什麼要BURN-IN?」大家都愣住了,最後品保經理挺身而出,答:「此乃保證品質的必要製程,避免新購不久就故障。」

筆者問:「目前測試結果,不良率有多少?」答:「不高,約1%。」 再問:「是普遍分布,還是偏向某些規格?」答:「幾乎都是新產品、新規格、新零件。」根據一年來的報表數據,也證實確實僅有「新」的部分不合格。

於是,運用層別管理,沒問題的部分不必再燒機,只有小部分須測試,待找出原因,改善穩定後,便可免除。如此一來,空間空出甚多,庫存大幅降低,出貨也順暢了。

早期,因為技術尚不成熟、零件品質不穩定、分析技巧不進步,故因襲舊制;不敢擅改;久而久之,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失去了大好改善進步的契機。

某 次,英國軍事演習,各國使節觀閱。一位美國將軍對發炮時,先有一軍士跨一步,然後雙手由上而下重重一拉的動作,百思不得其解,乃就教英國將軍。這位將軍吟 道:「歷年來一直如此。」顯然也不清楚典故,只好一齊去向一位老將軍討教。老將軍回憶道:「很久很久以前,炮是由馬拖運,發炮時怕馬驚嚇亂竄,必須將馬拉 緊……」結果是,早就改為汽車拖運了,這個動作卻莫名所以地保留下來。

到了岸上,為何還把船扛著在陸上行走呢?


繼續閱讀
2011/01/25

幸福在什麼地方

有一天,小獅子問牠的媽媽:「幸福在什麼地方?

獅子媽媽說:「幸福就在你的尾巴上。」於是,小獅子不停地追著自己的尾巴。不過,追了一整天也追不到。牠把這情形告訴媽媽。獅子媽媽笑說:「其實你不用刻意找尋幸福,只要你一直向前走,幸福便會自然的跟著你!」


繼續閱讀
2011/01/25

爸,可以借我10塊美金嗎

一位爸爸下班回到家很晚了,很累並有點煩,發現他五歲的兒子靠在門旁等他。 

「爸,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當然可以。什麼問題?」父親回答。

「爸,你一小時可以賺多少錢?

「這與你無關,你為什麼問這個問題?」父親生氣的說著。

「我只是想要知道,請告訴我,你一小時賺多少錢?」小孩哀求著。

「假如你一定要知道的話,我一小時賺20塊美金。」

「喔……。」小孩低著頭這樣回答著,小孩說:「爹地,可以借我10塊美金嗎?

父親發怒了:「如果你問這問題,只是要借錢去買毫無意義的玩具或東西的話,給我回到你的房間,並上床好好想想為什麼你會那麼自私,我每天長時間辛苦工作著,沒時間和你玩小孩子的遊戲。」

小孩安靜地回自己房並關上門。

這位父親坐下來,還對小孩的問題生氣:他怎麼敢只為了錢而問這種問題?

約一小時後,他平靜下來了,開始想著,他可能對孩子太兇了,或許他應該用那10塊錢美金買小孩真正想要的,讓他不用常常要錢。 父親走小孩的房門,並打開門:「你睡了嗎孩子?」他問著。

「爸,還沒,我還醒著。」小孩回答。

「我想過了,我剛剛可能對你太兇了。」父親說著。「我將今天的悶氣都爆發出來了,這是你要的10塊錢美金。」

小孩笑著坐直了起來,「爹地,謝謝你。」小孩叫著。

接著小孩從枕頭下拿出一些被弄皺了的鈔票,這父親看到小孩已經有錢了,快要再次發脾氣,這小孩慢慢地算著錢,接著看著他的爸爸。

「為什麼你已經有錢了還要要更多?」父親生氣的說著。

「因為我之前不夠,但我現在足夠了。」小孩回答。「爸,我現在有20塊錢了,我可以向你買一個小時的時間嗎?明天請早一點回家我想和你一起吃晚餐。」


繼續閱讀
2011/01/25

青 鳥

一個小王子有一天突然想出發尋找幸福。因為國內最偉大的巫師告訴他:「幸福是一隻青色的鳥,有著世界上最美妙清脆的歌喉,找到了之後得馬上把牠關進黃金做成的籠子裡,這樣,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幸福。」

他不顧國王及王后的哀求及挽留,只帶了一個黃金籠子就踏上找尋幸福之路。小王子是英勇的,一路上雖有高山峻嶺阻擋,但是他都不以為懼,只因為心中的那股執著在支撐著他。他經過了許多國度,得到了很多以前從沒看過、從沒聽聞的知識,成了一個見聞廣博的人。

小王子抓過不少青色的鳥,但是總在放進黃金鳥籠後,鳥便不知為何的死去。他知道,那不是他所要尋的幸福。

後 來,黃金籠顯得有些舊了,小王子也不再年輕。他突然強烈地憶起遠方的雙親。小王子回到了自己的王國,才發現人事已非。國王和王后早在他離去後沒多久,就因 為過度的悲傷及思念而相繼過世。由於沒有繼承人,所以這個王國的人民為了享有庇護,漸漸的搬離到鄰國,現在的城鎮只剩下幾戶人家。

小王子落寞的走在荒涼的街頭,忽然有一個人拉住了他的衣角,盯著他懷裡的黃金籠子。那是一個髮鬢斑白的老人。

「大巫師!」小王子認出了他,失聲叫出。

「王子,我對不起你,當初不應該鼓勵你去找尋青鳥。」老人哽咽地說著,從破舊的口袋裡掏出了一件物品。「這是國王及王后臨終前要我交給你的東西,希望你好好珍藏。」說完,老巫師便搖著頭,哀傷的離開了。

小王子一看,原來那是國王為幼時的自己雕的一隻黃鶯。剎那間,所有的回憶不斷地出現,悲傷的眼淚湧出小王子的眼,他把木鳥緊緊的抱在胸前,十分地懊悔。突然,懷裡的木鳥動了動,叫出了聲音,小王子一呆,一不注意,就讓黃鶯給飛走了。

那是幸福的青鳥,而他卻來不及將牠放進黃金籠。

你有多在乎周圍的人、事、物?你知道有多少人愛著你?關心著你?而你,真正在乎過嗎?

還是,你也像小王子一樣,明明幸福就在身邊,卻仍執意要離開幸福,去找尋一個不存在的假象?


繼續閱讀
2011/01/25

祈禱應驗

我 們這些實習醫生中間,劉醫生是最認真的一位,每次我們被主治醫生刮鬍子的時候,劉醫生永遠不是被刮的對象,不僅此也,他還常常是被稱讚的對象。一年以前, 經過仔細思考以後,他信了教,而且也立刻成為一位非常認真的教徒,很多我們年輕人做的胡鬧事情,他都沒有份。不僅此也,他也非常痛恨世界上各種做壞事的 人。不幸的是:這種人似乎非常之多,打開報紙來看,幾乎每天都有壞人做壞事的新聞,除了戰爭販子發動戰爭,政客製造種族仇恨以外,我們似乎看不完各種殺 人、搶劫、和勒索的新聞。

我 和劉醫生是好朋友,他對我無話不談,他告訴我他常常祈禱,祈禱中的主題永遠都是祈求上天降下怒火,毀滅世界上的壞人。可是他也承認,雖然他非常認真祈禱, 但他的祈禱似乎一點也沒有應驗。他不僅非常失望,也非常困惑,他不懂為什麼上主不理會他的祈禱。劉醫生是一位非常理智而且講究邏輯的人,他說他看不出他的 祈禱有什麼毛病。

我 們實習醫生都可以住在醫院的單身宿舍裡,有一天,大概是清晨五點,我正在宿舍裡睡大覺,忽然電話鈴大響,是劉醫生打來的,他叫我趕快到醫院去,我問他是什 麼事,他不肯說,只說去了就知道。到了醫院,發現劉醫生在對一台電腦發呆,現在每家醫院都裝設了電腦網路,這些網路也都接到了國際網路,所以我們互相用電 子郵件通信,大家有事沒事,都會查一下電子郵件系統,看有沒有人寄信給你。劉醫生看到我以後,有一付如釋重負的樣子,他叫我走近電腦,然後指給我看一連串 他今天收到的信,一望而知,很多都是我們醫生們常會收到的信,寄信的人都是醫學界的人,內容也都是醫學的最新消息,也有幾封是同事寄的,可是有一封電子郵 件,卻非常奇怪。

這封信的寄信人英文名字是God(上帝),這已經有點古怪,很少人會取這種名字的,可是最怪異的還是地址,以我的地址為例,我的地址是med.ntu.edu.tw.是表示我在台灣教育界某某大學的醫學院做事。

可是這封信的地址簡單極了,只有一個字:Heaven(天堂)。每封信都有一個主題,這封信的主題是prayer(祈禱),看來,劉醫生收到一封來自天堂的信,寄信人竟然是上帝,也難怪劉醫生嚇壞了。

劉醫生問我該怎麼辦,我說既然信都來了,只好硬著頭皮去看信,劉醫生同意,所以我們就開電子郵件系統來看信。信是用英文寫的,內容是有關劉醫生的祈禱,因為信不長,我到現在還記得裡面的內容。

繼續閱讀
2011/01/25

捐不出的寶物

我在柏克萊念博士的時候,交到了一位美國好朋友,他叫約翰,我當時是單身漢,他已婚,太太非常和善,常找我到他家吃飯,我有請必到,變成他們家經常的座上客。

約翰夫婦都是學生,當然收入不多,可是家裡卻佈置得舒適極了,他們會買便宜貨,收集了不少的瓷娃娃,有吹喇叭的小男孩,有打傘的小女孩,也有小男孩在摸狗等等的娃娃,滿屋子都是這種擺設,窗臺上更是放了一大排。我每次到他們家,都會把玩這些瓷娃娃。

約翰告訴我他們的瓷娃娃都是從舊貨店和舊貨攤買來的,有一天,我發現一家舊貨店,也去買了一個瓷娃娃,是一個高高瘦瘦的少女,低著頭,一臉憂鬱的表情,等約翰夫婦再請我去的時候,我將他帶去,他們大為高興,告訴我這是西班牙Lladro娃娃,這家名牌公司的娃娃個個又高又瘦,也都帶著憂鬱的表情。他們一直想要有這麼一個娃娃,可是始終沒有看到,沒想到我買到了。

我 們先後拿到博士以後就各奔前程,約翰的研究是有關感測器,畢業後不久就自己開了一家公司,用感測器作一些防盜器材,他很快地大量使用電腦,生意也越來越 大,成為美國最大的保全系統公司的老闆。由於中東問題,美國飛機好幾次被恐怖分子所劫持,約翰的公司得了大的合約,替美國大的機場設計安全系統,大概畢業 二十年已後﹐他的身價已是快四億美金。

有 一年,我決定去找他,他欣然答應接待我,那時已近耶誕節,我先去他的辦公室,他親自帶我去看他的系統展覽室,我才知道現在的汽車防盜系統幾乎都是他們的產 品,體積極小,孩子帶了,父母永遠可以知道他在那裡,我也發現美國很多監獄都由他們設計安全系統,以防止犯人逃脫。看完展覽以後,約翰開車和我一起到他家 去。那一天天氣變壞了,天空飄雪,約翰的家在紐約州的鄉下,全是有錢人住的地方,當他指給我看他的住家時,我簡直以為我自己在看電影,如此大的莊園,沒有 一點圍牆,可是誰都看出這是私人土地,告示牌也寫得一清二楚,有保全系統,閒人莫入,約翰告訴我他的家有三層紅外線的保護,除非開飛機,否則決不可能闖入 的,如果硬闖的話,不僅附近的警衛會知道,家裡的挪威納犬也會大舉出動,我這才知道約翰的公司會代人訓練這些長像兇猛的狗。

約翰的太太在門口迎接我,我們一見如故,他們的家當然是優雅之至,一進門,迎面而來的就是一個明朝的青花瓷花瓶,花瓶裡插滿了長莖的鮮花,後來才發現約翰夫婦愛上了明朝的青花瓷,滿屋子都是,他們的壁紙也一概用淡色的小花為主,好像是配這些青花瓷的。

我住的客房,附設了一個浴室,這間浴室的洗澡盆和洗臉盆都是仿製青花瓷,約翰告訴我這是他從日本訂作來的,他還訂作了一個青花瓷器,一按,肥皂水就出來了。浴室的瓷磚來自伊朗,也是青色的,聽說伊朗某一皇宮外牆就用這種瓷磚,我不敢問他們是否這也是訂作的。

這座豪宅當然有極為複雜的安全系統,我發現入夜以後最好不要四處走動,恐怕連到廚房裡拿杯水喝都不可能,必須打電話給主人,由他解除了系統才可以去。

約翰家裡靜得不得了,聽不到任何聲音,可是每隔一小時,他們的落地鐘就會敲出悅耳的聲音,這個鐘聲和倫敦國會大廈的大鵬鐘一模一樣。

約翰唯一的女兒在哈佛念書,那一天要開車回來,到了六點還沒有回來,他們夫婦都有點不安,原來這個女孩子厭惡有錢人的生活方式,開一部老爺車,也不肯帶行動電話,他們擔心她老爺車會中途拋錨。

我們一直等到八點才接到女孩子的電話,果真她的車子壞了,可是她現在安然無恙,在人家家裡,要約翰去接她。約翰弄清楚地址以後,就要我一起去接他女兒,雪已經下得很大了,他女兒落腳的地方是一幢小房子,屋主是個年輕的男孩。

他女兒告訴我們,她車子壞了以後就去呼救,沒有想到家家戶戶都裝了爸爸公司設計的安全系統,使她完全無法可施。總算有一家門口有一個電話,可是屋主坦白地告訴她:屋主本人是一個弱女子在等她丈夫回來,不敢放她進去,因為她不知道會不會受騙

她女兒說當她被拒的時候,她相信家家戶戶都在放聖誕音樂,聖誕節應該是充滿了愛與關懷的日子,可是她卻被大家拒於千里之外,虧得她最後找到了這一座又破又舊的小房子,她知道這座小房子是不會用安全系統的,果然也找到了這位和氣而友善的屋主。

這位年輕男孩一面給我熱茶喝﹐一面發表他一個奇特的看法。他說家家戶戶都裝了安全系統,耶穌會到那裡去降生呢?可憐的聖母瑪利亞,可能連馬槽都找不到了。

約翰聽了這些話,當然很不是滋味,可是他一再謝謝這位好心的年輕人,也邀他一起去吃晚飯,年輕人一聽到有人請他吃晚飯,立刻答應了。我想起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如此,從未拒絕過任何一頓晚飯的邀約。

晚餐在一張長桌上吃的,夫妻兩人分坐長桌的兩端,一位臉上沒有表情穿制服的僕人來回送菜,每一道菜都是精點,每一種餐具更是講究無比,可是我想起當年我們在約翰家廚房吃晚飯情形,我覺得當年的飯好吃多了。

約翰的女兒顯得有點不自然,那位年輕人卻是最快樂的人,有多少吃多少,一副不吃白不吃的表情。吃完飯已經十點了,約翰的女兒將年輕人送走了。

我卻有一個疑問:那些可愛的瓷娃娃到那裡去了?我不敢問,因為答案一定是很尷尬的。

第二天約翰送我到機場,他似乎稍微沉默了一點,下了汽車,他碰到另一部汽車,立刻警鈴大作,這又是他的傑作,自作自受地,我假裝沒有聽到,可是我看到他一臉不自然的表情。他也無法送我去候機室,安全系統規定送客者早就該留步了。

一 年以後,我忽然在《華爾街日報》上看到一則消息,約翰將他的公司賣掉了,他一夜間得到了四億多美金,他的豪華住宅賣了五百萬美金,約翰在記者會上宣布:他 留下一個零頭,用四億多美金成立一個慈善基金會,基金會的董事們全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他不是董事,他也不會過問這個基金會如何行善,他完全信任這些董 事們。

幾天以後,約翰夫婦不見了,他的親人替他們保密,他的女兒已和那位年輕人結婚,到非洲去幫助窮人了,這位科技名人就此失蹤了。

可是我有把握約翰會找我的,因為我們的友誼比較特別,果真我收到他的信,他告訴我他現在住在英國一個偏遠的鄉下,這裡沒有一家人用安全系統,他給我他的電話和地址,可是他故意不給我他的門牌號碼,他叫我去找他們夫婦二人,而且他說我一定會找到他家。

我找了一個機會去英國開會,也和約翰約好了去看他的時間,下了火車,我找到了那條街,那條街的一邊面對一大片山谷,沒有一幢房子,所以我只要看街的另一邊就可以了。

我 在街上閒逛,忽然看到一幢房子的落地大玻璃窗與眾不同,因為這個窗臺上放滿了瓷娃娃,好可愛的瓷娃娃。我想這一定是一家舊貨店,我想起約翰夫婦喜歡瓷娃 娃,決定進去買一個送他們。沒有想到當我抬起頭來的時候,我看到約翰在裡面,這不是舊貨店,這是他們的家,只是他們的家完全對外開放,又放滿了瓷娃娃,才 使我誤解了。

約翰夫婦熱情地招待我,他們的家比以前的豪宅小太多了,據他們說,這座小房子比他們當年佣人住的房子還小,也比他們當年的花房小。他們的明朝青花瓷器完全不見了,約翰夫婦將那些瓷器捐給了紐約的一家博物館,他們夫婦二人認為人類文明的結晶,應該由人類全體所共享。

他們的園子也小得很,可是約翰夫婦仍然在園子裡種了花草,他們的後園對著一大片森林,約翰說據說當年羅賓漢就出沒在這一片森林裡,而他們所面對的山谷由英國詩人協會所擁有,他們不會開發這片荒原,英國人喜歡荒原,約翰夫婦也養成了在荒原中散步的習慣。

約 翰告訴我為什麼他最後決定放棄一切。他的公司得到了一個大合同,改善整個加州監獄的安全系統,他發現了加州花在監獄上的錢比花在教育上的還多,而他呢?他 越來越有錢,卻越來越像住在一座監獄裡面。美國人一向標榜「自由而且開放社會」,其實美國人卻越來越將自己封閉起來﹐越來越使自己失去自由。約翰決心不再 拼命賺錢,只為了找回失去了好久的自由。

約 翰夫婦在附近的一家高中教書,這所學校其時有點像專科學校,約翰教線路設計,學生所設計出來的線路經常得獎,他捐了很多錢給這所學校,使這所學校有很好的 圖書館和時驗室,他太太在那裡教英文。約翰告訴我他們兩人的薪水就足足應付他們的生活了,因為他們生活得很簡單,平時騎自行車上班﹐連汽油都用得很少。

當我們坐下來吃晚飯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的那座女孩子瓷娃娃放在桌子中間,他們念舊,捨不得丟掉那些瓷娃娃,可是替他們設計內部裝潢的設計師不讓他擺設這些不值錢的東西,現在那些值錢的東西都不見了,不值錢的瓷娃娃又出現了。

我總算吃到了我當年常吃到的晚飯,也重新享受到約翰夫婦家中的溫暖。

我離開的時候約翰送我去火車站,他告訴我他還有一些錢,他的女兒不會要他的這些錢。等他和太太都去世了,他的錢就全部捐出去了。

我說我好佩服他,因為他已經捐出他的全部所有。他忽然一笑,告訴我他仍然有一樣寶物沒有捐掉。我對此大為好奇,問他是什麼?他說他要賣一個關子,他用一張小紙寫了下來,交給我,但叫我現在不要看,等火車開了以後再看,上面寫的是他不會捐出去的寶物。

    火車開了,我和約翰揮手再見,等我看不見他以後,打開了那張紙,紙上寫的是「我的靈魂」。

我坐在火車裡,不禁一直想著:有些人什麼都有,卻失落了自己的靈魂。


繼續閱讀
2011/01/25

氣壓計

話說在美國的某所大學,在舉行過期末考後,老師打算將其中一名學生的物理科評定為零分,而這名學生卻堅決認為他應該得到滿分。兩人互不相讓沒有結果。最後雙方達成協議,決定委請另一位公正的老師來裁決。

這位被委任的老師首先要了解一下試卷的內容,原來,試卷上的的題目是這樣的:「試說明如何利用氣壓計測出一棟大樓的高度。」那名學生的答案是:「將此氣壓計攜至大樓頂端,繫上一長繩,然後將氣壓計垂放至街道上,再將其收回。測量所用繩子之長度,則此長度即為大樓之高度。」

看完之後,他覺得這位學生的回答完整而正確,的確有充足的理由得到滿分。這位老師繼而又想,高分應該代表這名學生在物理學能力上的一種肯定,而他的答案卻顯然不能證明如此,於是他建議給這位學生另一次做答的機會。

這一次,他有六分鐘的時間回答問題。老師並且一再提醒他,答案中必須包含物理學方面的知識。過了五分鐘之後,他的答案仍然一片空白。老師問他說是不是準備放棄了。他抬起頭來回答說:「不!對於這個問題,我有許多不同的答案。我只是在思考一個最佳的答案。」

在最後一分鐘裡,他一口氣寫完了答案。

他的回答是這樣的:「將氣壓計拿到大樓頂端,身體貼近屋頂邊緣,拋下氣壓計,用馬表計算落地的時間。然後利用公式S=1/2at^2,即可算出大樓的高度。」

原任的授課老師看完答案後一陣苦笑,決定投降。而那位委任的老師,則給了這位學生接近滿分的成績。

在 離開辦公室之時,那位受託的老師突然想起這名學生曾提到他還有許多不同的答案,於是又將他找來,問他到底是些什麼答案。學生回答說:「沒錯。還有許多方法 一樣可以測出大樓的高度。舉例來說,你可以在大晴天將氣壓計拿到室外,量出氣壓計及其影子的長度,再量出建築物影子的長度,利用簡單的比例關係,即可計算 出建築物的高度。」

聽 完後,老師說:「很好,那其它的呢?」於是他又繼續回答說:「有一個非常基本的計算法,我想你會喜歡的。只要拿著氣壓計沿著階梯而上,一面沿著牆壁用氣壓 計的長度為單位,畫下記號。最後,計算一下這些記號的數目,即可得到大樓的高度,這是一個非常直接的方法。當然啦,如果你希望用一個較複雜的方法,可以將 氣壓計繫於繩子的末端,當作鐘擺一般擺動,然後分別在街道,以及樓頂測出其重力加速度,利用此差異即可求出大樓的高度。」

最後他下結論說,還有其它的方法可以解決此一問題。也許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帶著氣壓計去敲管理員的門。當管理員出來應門時,對他說:「管理員先生,我這兒有個很棒的氣壓計,如果你願意告訴我這棟大樓的高度,我就把它送給你。」

這時候,老師忍不住問他說:「你難道真的不知道這個問題的正確解答嗎?」他承認說知道,但他接著說:「從小到大,我已經厭倦老師不斷教導我們如何去思考,如何去使用『科學的方法』,而不是教導我們去認識事物的構造與本質。因此,我才以這種玩笑的方式來表達我的抗議。」

讀完這段故事,相信念過國中理化的人都會莞爾。如果我們國家的學生拿到這道題目,會如何做答呢?而老師看到這類不按常理的答案,又會如何處理呢?

長期僵化刻板的教學方式,不知扼殺了多少學生的想像力與創造力。從事教育工者,可不深思乎?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