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8/10

我是一隻書蟲

前幾天到家隔壁的圖書館去看書,無意中發現一大落的新書剛被放上書架,心中不禁一陣狂喜,饑不擇食的挑了一堆風馬牛不相及的書回家,既有教人賺大錢的投資理財聖經、也有瑜珈生機飲食書、風花雪月的言情散文、還有浪跡天涯的背包客遊記、更有趣的是一本描繪東京神保町古書街的書。

抱了十幾本新書,笑逐顏開的回家,心情著實愉快。心想若是在書店把這些書全買下來,那至少得花上三千大洋啊! 炎炎夏日,沖了一杯冰抹茶,把冷氣調在最舒適的溫度,靠在沙發上十分享受的讀著「神保町書蟲」。作者戲稱,因為擔心老婆大人叨念,偶爾買到幾本價值不斐的古書時,總以不值幾毛錢的破書搪塞,因此也擔心那天萬一撒手西歸,那些寶藏書若被不肖子孫當成俗物隨意處理時,才真會讓他死不瞑目。 哈哈!果然是嗜書如命的書蟲。 我從小也是個書蟲,在那年代可不像現在有「金石堂」、「新學友」大型連鎖書店家,更別說是像氣氛美、環境優的「誠品」,或來自國外的「FNAC」、「PAGE ONE」書店。那時,除了專賣參考書或文具的書局外,我最常光顧的應該就是舊書店了。 靠近高雄六合夜市的外婆家旁邊就有一家舊書店,其實說「光顧」是言過其實,通常阮囊羞澀的我們都是「看白書」時比較多,過年有了壓歲錢,才會慷慨解囊,掏腰包買書。 從小我就有一個怪癖,可能見到汗牛充棟的書籍,一時興奮過度,每次到舊書店才一會兒的功夫,我便開始覺得腹痛如絞,最後不得不狂奔回外婆家,等從茅坑凱旋歸來後,又毫不遲疑的前去書店報到。 詭異的是這個魔咒,竟然就算是在一般新書店或圖書館,同樣生效。更可怕的是,就算我都已經結婚生子卻依然無法打破魔咒。 雖然偶爾會覺得不堪其擾,不過也忍不住懷疑自己前輩子,八成是活在書裏的蠹蟲,才會一聞到書味便興奮莫名也說不定吧!說來好笑,我還曾夢見從圖書館借了一堆書,正打算回家時,卻因為太開心就醒過來了,讓人悵然若失。 直到幾年前,我們搬來這個位於圖書館隔臨的新家後,哈!有可能是年紀大了,世面見得多了,連胃腸蠕動也不再那麼活躍了,我才慢慢改掉這個見書店就腹痛的毛病。 只是喜歡逛書店、上圖書館看書的習慣還是沒變,看到喜歡的書也會毫不猶豫的買下來,比起一件動轍上千元的衣服,或吃一頓幾千元的大餐,相較之下,買一本二、三百塊的書還是挺划算,不是嗎? 外婆家旁的舊書店,後來因為社區改建也重新整修了門面,我後來還路過一次,店裏書籍種類變多了,仍嗅得到舊書店特有的氣息,只是停駐的時間很短,驚鴻一瞥,還沒等到腹痛來襲便離開了,當然也沒來得及掏錢回饋。 小時候的美好記憶猶在,更希望這家我自幼的啟蒙書店,也能像東京神保町古書街書店一樣,安然無恙!



濁水溪之南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什麼是愛台灣?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