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Key word:雙瞳案,double vision case, two puple case, two puples case, 2 puple case, 2 puples case. A eye had two puples.

89.01.29視網膜手術成功。89.02.22國泰醫院郭博誠醫師明知「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而給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病人點用,造成視網膜再剝離,是為「篩選受試者」,預謀於再次手術時實施「人造瞳孔實驗」。89.03.04視網膜手術中破壞病人右眼的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又在病人右眼挖一個大洞、再將虹彩二處貼黏在角膜上(造成角膜無法負荷,二年半後、角膜移植),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病人右眼就有二個瞳了,嚴重複視,雙眼產生4個映像,二年半後、縫合人造瞳孔;因此國泰醫院的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該院事後態度,極端惡劣,譬如,國泰醫院被指控於89.03.04偷做了一個人造瞳孔,91.02.05該院否認,92.02.26該院承認了、又說只做了周邊虹彩切除手術(PI)。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例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又譬如,92.02.26被告國泰醫院「民事答辯狀」為提答辯事第貳之一之(一)後段記載:【因此此項虹彩切除(PI)乃必要之手術,視網膜專科醫師皆明白此術式之重要性,亦為作過此項手術之病人,均知之情事」。】云云,被告明明做的是一個「人造瞳孔」,卻說是PI,即承認的內容不一致、不相干、不真確,係屬「黃鼠狼的話」。該院在原告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原告右眼就有「二個瞳孔」。一隻眼睛只有「一個瞳孔」。一隻眼睛若有「二個瞳孔」,已然是天下奇觀,古今中外、聞所未聞!

更無恥地於91年9、10月間,操縱司法同時掉換檢察官及法官;並私下安排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為鑑定人,於92.05.07將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納入,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2020/01/15

第11篇:第7集:一位誠實、負責,真正專業的好律師預言,本案會被簽結。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7集:一位誠實、負責,真正專業的好律師預言,本案會被簽結。

       註1:刑事訴訟法第260條第1項規定:「不起訴處分已確定案件,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者,得再行起訴。」
 
        註2:民法第125條(一般消滅時效期間)前段規定:「請求權,因十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

本集目錄:
第1節:已屆刑事告訴最後期限,昨(14日)下午4時,到胞弟王鳳安律師事務所,問案。
第2節:見到,一位誠實、負責,真正專業的好律師的預言是,本案會被簽結。

全文如下:

繼續閱讀
2020/01/12

第11篇 第6集:韓國瑜敗選主因,是一張廣告,及一個口號。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6集:韓國瑜敗選主因,是一張廣告,及一個口號。

敗選廣告如下:

 
廣告的主要內容是:3的2次方是9。
 
昨早,我到投票所領票時,志工給我的選票依次排列為:總統選票、立委選票、政黨選票。
 
我今年75歲,又是老花眼,依照國民黨給的投票要領,3的2次方是9。
 
有些人很聰明,329青年節,很好記;還有些人也很聰明,329槍擊案,很好記;因此,329深入民心!
 
拿到這三張有次序的選票,第一張=總統選票要蓋 3 號,因為我只記得,3的2次方是9。我直覺地要在第1張選票蓋3號,還好我多看了一眼,3是個女人,不像韓國瑜,才驚覺到,不對,仔細看了之後,2才是韓國瑜。
 
全國選民,除了有黨籍的5%,95%是無黨籍,不少年紀大的選民,有老花眼的、或眼睛不怎麼好的,多數是粗枝大葉的選民。他們心中是要投韓的,可是只記得要遵照公式 :3的2次方是9,誰知次方是什麼,我自己都幾乎忘了,結果蓋在3上,有些人發現不對已經來不及了,也有些人蓋錯了而不自知。

因此,一來一往之間,是二倍數,換言之選民中有137萬人蓋錯了 (約佔總選民的10%) ,總得票數是:蔡得票數817萬票 + 韓得票數552萬票 =1370萬票。精確計算結果如下:
        蔡得票817萬  - 137萬 = 680萬票。
        韓得票552萬 + 137萬 = 689萬票。
        韓勝,因此,出329點子的人,罪魁禍首!其上級負責人,罪該萬死!
 
國民黨除了給廣告之外,志工打電話給選民的口號也是:3的2次方是9,多數選民都記得329,次方二字年紀大的都還給初中老師了,不是嗎?
 
因此,國民黨的廣告、口號都不對,與志工給選民的選票排列不符,韓必敗!
 
顯然,國民黨有內奸,內奸可不少,否則怎會打出這種廣告呢?又怎麼會打出這種口號呢?
 
孫子兵法有云:先慮敗,後慮勝。慮一字,並非只是思考,至少要經過兵棋推演,及沙盤演練,之所以為慮也。
 
由於勝選黨內人士可各得其利,因此國民黨只慮勝,不慮敗,非敗不可。
 
這麼重要的總統大選,國民黨黨內沒有人慮敗,突顯了國民黨有不少秦檜之流,而沒有岳飛、韓信之類的千古英雄出現,更遑論孫子兵法的作者孫子了,國民黨危在旦夕啊!
 
國民黨應該要再次漂白,更要以劉備的三顧芧盧的精神,恭迎更多愛國的俊傑加入,自免再次自誤誤人!

繼續閱讀
2020/01/09

第11篇:第5集:高檢署檢察長、刑事庭法官將具體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是為綠爹脫罪,更噁心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5集:高檢署檢察長顔大和、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將具體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是為綠爹脫罪,更噁心!

作者言:寫到這裡,綠色司法,除了惡心,我不知道還能用什麼詞來形容!

       註1:由於告訴人(病人)嚴厲指責原檢察官郭麗娟「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造假;高檢署檢察長顔大和、及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不得不改弦易轍,竟然將具體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毀壞右眼(主題)」,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無主題之稻草人)」是為綠爹脫罪;即以詭辯術「稻草人論證」,亦屬「偷換主題」與「偷換概念」等詭辯術,為被告免除刑責。因此,高檢署檢察長與刑事庭法官3人,計4人僅只對「一般門診行為(無傷害事由)」不起訴處分或裁定,即未對被告之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毀壞右眼(重傷害案件)」處分或裁定,嚴重違法依法審判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及平等原則,並嚴重違反論理法則、經驗法則及證據法則,該當瀆職罪。

       註2:所謂「稻草人論證」是以扭曲主題的論點(替身稻草人)攻擊,再宣稱告訴人所遭受的傷害無法存在。此即詭辯術「稻草人論證」,有時會和「偷換主題」與「偷換概念」混稱。即蓄意把「偷做人造瞳孔」的具體犯罪事實,偷換成無罪之「一般門診行為」;二者的概念與內涵,截然相反。

       註3:本案之【具體犯罪事實】是,被告「於視網膜手術時,偷做人造瞳孔手術造成右眼失明」,係重傷害案件。高等法院刻意迴避關鍵的【具體犯罪事實】,竟然偷換成不相干的「一般門診行為」,嚴重違反平等原則「恣意禁止」之規定,顯然包庇。這是一種「稻草人(straw man)論證」是先扭曲對方的論點,針對扭曲後的論點(替身稻草人)攻擊,再宣稱已推翻對方論點的論證方式,是一種非形式謬誤。此即詭辯術「稻草人論證」,有時會和「偷換主題」、「偷換概念」混稱。

       註4:尤其甚者,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林玲玉於99.01.26發文(如附證32)略為:「本案業經偵查終結...。」給高檢署,次日(99.01.27)高檢署檢察長顔大和所為之處分書即已出籠(如附證33)。因此,後者處分書是早就準備好了,僅只等待的是前者公文到達後,即刻採取動作,明顯是期約行為。也就是說,愈快駁回聲請人 (病人) 之聲請、則愈快完成任務,也愈快得到綠爹的金幣(賄賂),還有其他的解釋嗎?再者,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所為裁定書之駁回理由,是抄襲顏大和所為之處分書,二者完全相同,因此,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係共同參與期約行為。

       註5:柏拉圖曾說「法律不是只為謀求某些階級公民的幸福,而是尋求全國的幸福」;韓非亦言「最安樂太平的盛世,法律就像早晨的露珠,純樸清明,人民的心中沒有怨恨,嘴裏沒有不满的話」;前者需要執法者公平正義的執著,後者亦然,卻更勝一籌,皆需要執法者努力以赴,以期盼「人民的心中沒有怨恨,嘴裏沒有不满的話」。

       註6:傅佩榮作品「為自己解惑」有這麼一段話:「一個文明的盛衰傳遞,完全維繫於社會正義(Justice)的主持和伸張。西方法哲學的追溯更可以柏拉圖《國家論》以降、到洛克、盧梭、孟德斯鳩、黑格爾等思想家的著作,並以約翰勞羅斯的《正義論》近世經典作為總結,這些思想的一點一滴,在在突顯西方文明對正義的研討之認真,充分說明一個民族和國家之所以強盛的基礎。」

本集目錄摘要:
        第1節:一個有效的論證必須滿足「前提為真,則結論必定為真」這一條件。
        第2節:網絡資訊「二十四條邏輯謬誤」第一條「稻草人」,與叔本華的詭辯術第3計「絕對化」。
        第3節:被告的詭辯術(1)PI之說、(2)右眼還能轉動自如、(3)…等等等,不勝枚舉。
        第4節:檢察長嚴大和的詭辯術與被告如出一轍,竭力為綠爹脫罪;地院刑事庭3位法官,亦復如是。
        第5節:檢察官在民眾的心目中應該是正義的化身。
        第6節:前法務部部長王清峰的話,檢察官應重視人品、操守、合法性和正確性,不能讓人有懷疑餘地。
        第7節:101.04.30監察院函(如附證35)之主旨為:「據陳,為台北地檢署偵辦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依權責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
        第8節: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如附證36)之說明二記載:「法院受理具體的案件,是由承辦法官根據調查所得的卷證資料,依據法律並遵循論理法則和經驗法則,本於確信,獨立審判,給當事人一個公平的裁判。」
        第9節:101.05.15高檢署函(如附證37)說明二:「台端對本署駁回再議之處分不服,惟查台端聲請交付審判,經台北地方法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且該號裁定完全支持本署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處分書之駁回理由,足徵台端聲請再議確無理由。」足見,高檢署與台北地方法院狼狽為奸、期約收賄。」
        第10節:101.06.04監察院函院(如附證38)說明二後段記載:「台端對於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案件,如認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新事證或新證據,宜請逕向該管檢察機關提出,方有重啟調查之機會。」

全文如下:

第1節:一個有效的論證必須滿足「前提為真,則結論必定為真」這一條件:

簡單舉例說明,西方「邏輯」,與東方連接詞「因為…,所以…」,是相通的。這樣的結果,很有可能讓你對「邏輯」的概念,豁然開朗。

西方「邏輯」之舉例:「凡男人都喜歡美女,林志玲是美女,所以男人都喜歡林志玲。(二個前提皆真,結論亦真。)

東方連接詞「因為...,所以...」之舉例:「因為男人都喜歡美女,(因為)林志玲是美女,所以男人都喜歡林志玲。」(二個因皆真,果亦真。)

……
第2節:網絡資訊「二十四條邏輯謬誤」第一條「稻草人」,與叔本華的詭辯術第3計「絕對化」。

網絡資訊「二十四條邏輯謬誤」第一條「稻草人(=替身=假前提)」:

你歪曲了別人的觀點,使你自己能夠更加輕松的攻擊別人。

你誇張、歪曲,甚至憑空創造了別人的觀點,來讓你本身的觀點顯得更加合理。這是一種極端不誠實的行為,這不但影響了理性的討論,也影響了你自己觀點的可信度。因為如果你可以負面的歪曲別人的觀點,你就有可能從正面歪曲自己的觀點。

例子:小明說國家應該投入更多的預算來發展教育行業,小紅回復到:「想不到你這麼不愛國,居然想減少國防開支,讓外國列強有機可乘。」小紅就犯了稻草人謬誤。

……
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 1788~1860)的詭辯術第3計「絕對化」:這個詭辯術屬於「批評稻草人」的一種,先故意曲解別人的意思再加以駁斥:

稻草人(straw man)論證或稻草人謬誤、攻擊稻草人、刺稻草人、打稻草人是曲解對方的論點,針對曲解後的論點(替身稻草人)攻擊,再宣稱已推翻對方論點的論證方式,是一種非形式謬誤。稻草人論證有時會和「偷換主題」、「偷換概念」混稱,但嚴格而言未必相等:後二者是蓄意扭曲原論點。例如:本案的原論點(具體事實)是「偷做了一個瞳孔致重傷害」,竟然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假前提=稻草人。

先將對手以相對的方式所提出的主張解釋成普通的、絕對的,或至少以完全不同的脈絡來曲解,接著再依據自己所曲解的意涵去駁斥對手的主張。

「偷換概念」之「形式謬誤」是形式錯誤,其推理有邏輯結構缺陷,這些推理必定是無效的,而其非形式謬誤係指實質謬誤。

我們不妨利用假前提來證明自己的陳述。因為假前提也可以得到真結論,雖然真前提絕不能得出假結論。舉例來說,如果對手是某個宗派成員,我們不妨利用該宗的格言做為反駁他的原則。

……
第3節:被告的詭辯術:(1)PI之說、(2)右眼還能轉動自如、…等等等,不勝枚舉。

91.02.05被告醫院當庭請求調閱原告在三總的病歷,及當庭呈遞的答辯狀,狀中否認了「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的事實」,及虛設證據(被證四,見本篇第2集之附證1)欲嫁禍三總,行為卑劣!

原告(病人)復於91.03.19與91.11.26遞狀並檢附91.01.14仁愛醫院攝影「二個瞳孔」照片,及91.09.30長庚醫院攝影「二個瞳孔」照片各乙張。92.02.26被告醫院承認了,又將「偷偷摸摸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手術造成右眼失明」之具體事實,說是「青光眼的虹彩周邊切除術(簡稱PI)。註:虹彩,一般稱之虹膜。」這是,「偷換概念」之非形式謬誤的「實質謬論」,承認的內容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譬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
93.08.17被告「民事言詞辯論意旨三狀」第參之四段記載:【由病歷所載可知,第二次視網膜手術,亦係採用Pars plana vetrectomy之方式,即經角膜二側鞏膜處(未經角膜)施作水晶體切除術,自無上訴人所指「掀起角膜、切斷眼內肌」之情形,且由其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可知所謂「切斷眼內肌」更屬虛妄,甚明。】云云,其後段【由其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可知所謂「切斷眼內肌」更屬虛妄,甚明。】等言,是將視網膜手術中「切斷眼內肌」,偷換成「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即屬「偷換概念」的應用。

正常瞳孔是精緻的環狀肌肉組織,是屬眼內肌。而「人造瞳孔手術」是在「正常瞳孔」的下方虹膜挖一個大洞,如下圖:89.06.17台大醫院陳慕師醫師在病歷上畫的二個瞳孔,栩栩如生,未告知。病歷記載:「iriscorneal touch at upper part 及
iridodialysis」,即「右眼虹膜與角膜上方黏連,及虹膜根部斷離。」如下:

所謂「虹膜根部斷離」係指在眼內手術中,將虹膜從根部撕下;難道,這還不是「切斷眼內肌」嗎?

虹膜中心的環狀開口是瞳孔,虹膜即是眼內肌,如下圖:


如上圖左方,虹膜是睫狀肌向前方延伸之部分,是眼內肌。

且,將「切斷眼內肌」偷換成「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二者不相關聯,後者如盲人的眼睛多能「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前者「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是將眼內肌挖一個大洞,由二個瞳孔的照片,如上一集之註5「長庚醫院二個瞳孔的攝影照片」可見「切斷眼內肌」。甚至於造成「虹膜根部斷離」,足見手段殘酷!

……
第4節:檢察長嚴大和的詭辯術與被告如出一轍,嚴大和是竭力為綠爹脫罪;地院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亦復如是。

99.01.27高等法院檢察署處分書(如附證33)第2頁第12~20行記載:「90.05.03經被告劉寬鎔診斷為視網膜無法改善(=門診行為=稻草人),同年月10日再診斷為角膜水腫已無法改善(=門診行為=稻草人)云云」,是本件聲請人王鳳臻至遲於90.05.10已經知悉傷害結果,依刑事訴訟法第237條第1項規定,告訴乃論之罪(=攻擊稻草人),其告訴應自得為告訴人知悉犯人時,於六個月內為之(=攻擊稻草人),然聲請人遲至91.02.27始提出告訴,為規避告訴期間之限制,乃改以非告訴乃論之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之故意傷害致人受重罪為指訴之罪名(=攻擊稻草人),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末段單以被告並無醫療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雖有欠當,然其仍應為不起訴之結論則無二致(=假結論)。」為由,駁回。

高等法院刻意迴避關鍵事實「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手術」的查證,而以不相干的「一般門診行為(=假前提=稻草人)」替換「偷做人造瞳孔手術(=原論點=具體事實)」,係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的查證,符合真正惡意原則之該當性。此即詭辯術「偷換主題」、「偷換概念」,嚴重違反平等原則「恣意禁止」之規定,顯然包庇。嚴重違反依法審判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及平等原則,並嚴重違反論理法則、經驗法則及證據法則,該當瀆職罪。

……
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書(如附證34)駁回之理由,即末頁第4~14行記載,與上述高檢署處分書第2頁第12~20行記載,完合相同。

因此,刑事第十二庭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3位法官亦是以不相干的「一般門診行為」替換「人造瞳孔手術」,係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的查證,符合真正惡意原則之該當性。嚴重違法依法審判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及平等原則,並嚴重違反論理法則、經驗法則及證據法則,該當瀆職罪。

......
第5節:檢察官在民眾的心目中應該是正義的化身。

一個法治的社會,民眾有冤屈到哪裡伸?如果司法官都不可靠,誰會相信司法的公正?司法官對事實的認定,對原告與被告的態度,足以影響涉案民眾的權益。如果他不盡心,甚至有偏見,反映在記錄的文字上,就不是一椿小事。檢察官不經心或專斷的作風成為一種習氣,就傷害到司法的形象。檢察官也許認為案情最後的審判有法官把關,但是他們所執掌的第一關最能傷害涉案民眾的心情。他的誤判會使受害者感受到司法的不公而憤世嫉俗。檢察官應以正義的維護者自許,毋枉毋縱而有愛民之心。不應以「圖利他人」陷人入罪或縱容罪犯,造成司法的大敗筆。

最嚴重的是檢察官满天撒謊,結果是處分書充斥「謊言」。試問,代表公平正義的檢察官向社會宣示法律的神聖、公正與理性的「處分書」,變成了竭盡顛倒是非之能事故意違法曲斷是非、無恥地徹頭徹尾撒謊的「謊言集」,除了令人髮指外,亦展露充沛鼓勵犯罪之意圖,足以攪亂社會的安寧!

處分書是公文書,代表公平正義的檢察官向社會宣示法律的神聖、公正與理性,可以在網路公開,並接受監督,意義重大。

我們應該很了解人性地殘暴和貪婪了,一個人可以拒絕為其他人服務,但一定會為自己的利益(包括很廣如金錢受賄、人脈關節、討好權貴...等等,舉凡利已而已矣!)服務。所謂財帛動人心,世間那會有不顧一切,全力協助脫罪者,不打主意才是怪事。更奇怪的是,台北地檢署迄今仍舊玩法喪志,並堅持顛倒是非、全力護航、不惜違法,可見財團的魅力真大,讓人不禁讚嘆,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真好!

充斥謊言之處分書,就是敗壞司法的重要【把柄】,而司法改革的唯一契機,則必須撲滅此重要【把柄】,其最佳良方只有嚴懲害群之馬,給社會大眾一個交待。台灣司法敗壞,以至於台灣沒有正義,正因為台灣沒有正義,所以我們必要追求正義。我不想做郷愿,我願挺身而出,希望大家多予支持與鼓勵,謝謝!並祝分分秒秒都愉快!

……
第6節:前法務部部長王清峰的話,檢察官應重視人品、操守、合法性和正確性,不能讓人有懷疑餘地。

法務部部長王清峰表示:檢察官應重視人品、操守、合法性和正確性,不能讓人有懷疑餘地。檢察官要自問辦案時有無把柄在人家手上,如果人品、操守和辦案沒有問題,就不用擔心什麼,檢察官權利很大,一定要深自惕勵。(請參閱99.01.20自由時報/A3版)

監察委員李復甸特別強調:法律人該注重誠實。(99.01.20自由時報/A1版)

……
第7節:101.04.30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2984號函(附證35)司法院、法務部之主旨為:「據陳,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依權責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

……
第8節: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廳三刑字第1010012128號函(附證36)之說明二:「法院受理具體的案件,是由承辦法官根據調查所得的卷證資料,依據法律並遵循論理法則和經驗法則,本於確信,獨立審判,給當事人一個公平的裁判。」

……
第9節:101.05.15高檢署函檢紀金字第1010000445號函(附證37)說明二:「台端對本署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駁回再議之處分不服,惟查台端聲請交付審判,經台北地方法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且該號裁定完全支持本署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處分書之駁回理由,足徵台端聲請再議確無理由。足見,高檢署與台北地方法院狼狽為奸。」

……
第10節:101.06.04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3893號函(附證38)說明二後段記載:「台端對於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案件,如認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新事證或新證據,宜請逕向該管檢察機關提出,方有重啟調查之機會。」

檢附文件:
        附證32:99.01.26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律98偵字5319字第6774號函之說明一略為:「經原檢察官初步審核,認無理由。」
        附證33:99.01.27高等法院檢察署處分書(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
        附證34: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書(99年度聲判定字第37號)。
        附證35:101.04.30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2984號函司法院、法務部。
        附證36: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廳三刑字第1010012128號函。
        附證37:101.05.15高檢署函檢紀金字第1010000445號。
        附證38:101.06.04監察院函院台業二字第1010163893號。

附證32〜38,張貼於下:

繼續閱讀
2020/01/05

第11篇 第4集:檢查官郭麗娟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不起訴處分書,最噁心!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4集:檢查官郭麗娟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不起訴處分書,最噁心! 

        註1:換言之,不起訴處分書內容全是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因此被告就是檢察官,被告也是書記官,最噁心!

        註2:尤其甚者,不起訴處分書第3頁第三段標題記載:「被告傳訊未到庭,惟被告劉寬鎔具狀堅決否認犯行。」云云,亦未傳訊告訴人,明顯未經偵查。其末句「被告具狀堅決否認犯行」一語,即符合檢察官郭麗娟直接將司法權完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以完全蓄捏造的謊言製作(不起訴處分書)之事實,最噁心!

        註3:尤其最甚者,檢察官郭麗娟不起訴處分書第8頁第3〜5行記載:【上訴人雖主張其沒有青光眼,並以此否定眼科醫學會引用文獻,但所謂「為預防性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云云,這種無恥論調,怎麼會是「不起訴的理由」呢?同理,為預防蛀牙,我拔光檢察官郭麗娟全口的狗牙,可以嗎?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要錢不要命了,死不要臉!所以令人深感噁心、厭惡、不平,氣憤不已!

       註4:尤其更甚者,98.12.28不起訴處分書(如附證30)有10頁,僅只末頁末行、書記官的名字「謝元昌」三個字,是用原子茟寫的?書記官的職責是文書作業,一份10頁的不起訴處分書,怎麼會連自己的名字還要用原子茟寫呢?究其原因,即是「不起訴處書是被告繕寫的,全部是蓄意捏造的謊言」,書記官因而不願苟同,被告必須等待檢察官郭麗娟勾通完美後,才敢加上書記官的名字。可是,從「謝元昌」三個字來看,名字是男性,郤是女性的筆跡,因此不言而喻是違造的簽名!因此,「謝元昌」三個字,是被告律師團的女律師偽造的呢,或是檢察官郭麗娟(女性)偽造的呢,有待查證。但無論如何,責任歸屬仍舊是檢察官郭麗娟,該當偽造公文書、共犯罪及瀆職罪!因此,不起訴處分書中,除了鑑定人不實的鑑定結果之外,其餘皆是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是則,檢察官把司法權交給被告綠爹以全部蓄意捏造的謊言製作不起訴處分書,嚴重瀆職,最噁心!為便於論證,茲將不起訴處分書正本第10頁之下半頁,張貼於下:


由上方「不起訴處分書
正本」觀察,你會發現書記官「謝元昌」還沒有用印 (等待用印中) ,因此,這是一份程序還沒有完成的「不起訴處分書」,應屬無效。再如上述偽造書記官簽名,及司法權交給被自行處置,...等情,檢察官罪該萬死,不足以贖其罪。是故, 總統蔡英文女仕應飭令司法單位給小民 (病人) 一個交待!

        註5:108年8月,告訴人將「97年5月以後之刑事等書狀」整編成冊,如附件六,其封面如下:

全文如下:

第1節:醫療行為是以治療為目的,所有非治療性研究行為(非治療性人體試驗),並非醫療行為:
 
101.02.16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10061785號函」說明二記載略為:「醫療行為是以治療為目的。」

醫療法第81條規定:「醫療機構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

西元2000年,「赫爾辛基宣言Ⅵ」記載:「醫療行為分為『常規醫療』與『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醫學研究行為分為『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與『非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

基於人道原則,嚴格禁止所有非治療性研究。如附證24 P23。

人體試驗的合法運用,限於維持或回復病人健康的治療程序。如附證24 P23 註1。

因此,所有非治療性人體試驗,是屬醫學研究行為,並非醫療行為。

......
第2節:未經受試者同意之人體試驗,是屬非法人體試驗:

中原大學研究生和綠華碩士論文「告知後同意原則適用於人體試驗之研究」 P11圖一,「常規醫療」、「治療性人體試驗」及「非治療性人體試驗」的區分如下: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7條規定:「任何人均不得遭受酷刑、或施以殘忍、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刑罰。特別是對任何人均不得未經其自由同意而施以醫藥或科學的試驗。」

歐洲理事會強調「取得醫學人體試驗之受試者的告知後同意,是『絕對必要的』」。同時,並進一步強調這是一項基本的法律原則:「非經明示、特定且自由給予的告知後同意,任何人皆不得作為被試驗的對象。」如附證25 P123,同我國醫療法第8、79條規定。

國際刑法之罪行分類,在所有國際罪行中,如果以罪行惡性對於人道良心震懾的程度來比較,非法人體試驗與違反人道罪、奴隸罪、滅種罪及至酷刑罪,皆不分軒輊,屬於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如附證25 P139。

所謂「非法人體試驗」,係指未經受試者同意,而藉由外科手術、注射、吞食或吸入物質所造成之生理及(或)心理上的變化。如附證25 P141。

國際法禁止非法人體試驗的理論基礎與禁止酷刑與殘忍不人道或侮辱性待遇的理由是相同的,國際刑法禁止這兩種罪行,主要都是要保護人身生理與心理雙方面的完整性、個人對於其身體的自主權、以及身為人的基本人權---人性尊嚴。如附證25 P142。

歐洲聯盟基本權利憲章第3條(人身自主權)規定:「人人均享有尊重其心理與生理自主之權利。」、「於醫藥與生物領域,應特別受到遵守:『依法律規定程序之相關人員之自由且經告知之同意。』」同我國醫療法第63條、第79條規定。

綜上,未經受試者同意之人體試驗,是屬非法人體試驗。

......
第3節:人類生活在這個自由、民主、法治的現代文明世界裡,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一旦做了,代價絕對是沉重的。醫療法規定如下:

醫療法第 63 條(舊法第46條):(1)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始得為之。(2)但情況緊急者,不在此限。

醫療法第 78 條(舊法第56條)(1)教學醫院經擬定計畫,報請中央主管機關核准,或經中央主管機關委託者,得施行人體試驗。(2)非教學醫院不得施行人體試驗。

醫療法第 79 條(舊法第57條)第1項規定:「醫療機構施行人體試驗時,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並應先取得接受試驗者之書面同意。」

醫療法第81條(舊法第58條):醫療機構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

醫療法第105條(舊法第79條)(1)違反第78條(舊法第56條)第1項規定者,由中央主管機關處新臺幣10〜50萬元罰鍰(舊法2〜5萬元),情節重大者,並得處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停業處分或廢止其開業執照。」(2)違反第78條(舊法第56條)第2項規定,由中央主管機關處新臺幣20〜100萬元罰鍰(舊法5〜20萬元),情節重大者,並得處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停業處分或廢止其開業執照。(4)違反第79條(舊法第57條)規定者,處新台幣10〜50萬元罰鍰(舊法5〜20萬元),情節重大者,並得就其全部或一部之相關業務或違反規定之科别、服務項目,處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停業處分。

第 107 條(舊法第80條):(1)違反第63條(舊法第46條)第1項、第64條(舊法第47條)第1項、第68條(舊法第48條)、第78條(舊法第56條)或第79條(舊法第57條)之一者,除依第103條(舊法第77條)或第105條(舊法第79條)規定處罰外,對其行為人亦處以各該條之罰鍰;其觸犯刑事法律者,並移送司法機關辦理。(2)前項行為人如為醫事人員,並依各該醫事專門職業法規規定懲處之。

醫療法第108條(舊法第81條)醫療機構「從事有傷風化或危害人體健康等不正當業務者。」情形者,得撤銷其開業執照

醫療法第115條(舊法第85條):本法所定之罰鍰,於醫療法人設立之醫療機構,處罰醫療法人。

......
第4節:97.05.21告訴人(病人)為「施茂林等瀆職罪(含歷審法官共11人)、眼科醫學會偽證罪(2人)、國泰醫院「偷做雙瞳」致「毀人一目」重傷害罪(4人)及國泰醫院院長陳楷模包庇」等情,依法提出告訴事,其後台北地檢署處置如下:

98.02.13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出97他4657字第8843號簽結書函(如附證26)之主旨為:「本署97年度他字第4657號被告施茂林、吳秋瑩、洪純莉、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許澍林等(11人)涉嫌瀆職一案,經查無具體犯罪事證,業經簽結。」及說明二記載:「被告陳楷模、劉寬鎔、郭博誠、蕭裕泉、陳威霖、許紋銘、鄭增加部分(7人),因本署律股業分98年度他字第904號偵辦中,本案此部分併該股偵辦。」

98.04.07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律98偵字5319字第22932號」函行政院衛生署醫審會(如附證27)之主旨為:「請惠予鑑定被告劉寬鎔、郭博誠、蕭裕泉、陳威霖、林素玲、楊中美對告訴人王鳳臻有無醫療過失而導致重傷害之情形。請  查照。」

98.12.25衛生署衛署字第0980208436號函台北地檢署(如附證28)之主旨:「有關鑑定王鳳臻之醫療疑義乙案,檢送本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乙份,請  查照。」惟,醫審會從頭到尾鑑定不實,總共12個事證皆是「虛偽不實」,如附證29。

......
第5節:98.12.28台北地檢署郭麗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如附證30)之理由,除了理由四(即第9頁末段〜第10頁前段)是上述「醫審會12個虛偽不實的鑑定結果(如附證29)」之外,其餘理由一〜三(即第1頁末段〜第9頁前段)全部是抄襲「93.09.07高等法院判決書(如附證31)」而來。因此具有台北地方法院、與高等法院交由被告製作判決書、及全部蓄意捏造的謊言等特質:

不起訴處分書理由一〜三(如第1頁末段〜第9頁前段)全部是抄襲「93.09.07高等法院判決書」而來。不起訴處分書具有交由被告繕寫的全部特質是:(1)蓄意捏造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如第8頁第7行)。(2)由於「黃斑部病變」是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被告擅改後,可以掩蓋自己「破壞黃斑部的惡行」,對於被告有直接利害關係。(3)「黃斑部病變」是「眼科醫學專門術語」,只有被告醫院等知悉,告訴人不知,檢察官更不知。(4)不起訴處分書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如地院法官洪純莉及高等法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等是相同的。而檢察官判斷的「是非對錯」竟然是全部錯誤,顯然不可能。(5) 98.12.28被告繕打完畢,將不起訴處分書交給檢察官郭麗娟,郭檢察官看都不看就交給書記官謝元昌;而書記官謝元昌自己的名字是用原子筆寫上的,與10頁的不起訴處分書極不協調,顯然問題不單純!可能是被告不確定書記官是誰,所以留空白,是檢察官填上「謝元昌」三個字,或是被告填的,有待查證。

尤其甚者,不起訴處分書第3頁第三段標題記載:「被告傳訊未到庭,惟被告劉寬鎔具狀堅決否認犯行。」云云,亦未傳訊告訴人,明顯未經偵查。檢察官郭麗娟直接將不起訴處分書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以完全蓄捏造的謊言繕寫,最噁心!

尤其最甚者,檢察官郭麗娟不起訴處分書第8頁第3〜5行記載:【上訴人雖主張其沒有青光眼,並以此否定眼科醫學會引用文獻,但所謂「為預防性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云云,這種無恥論調,怎麼會是「不起訴的理由」呢?同理,為預防蛀牙,我拔光檢察官郭麗娟的狗牙,可以嗎?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要錢不要命了,死不要臉!所以令人深感噁心、厭惡、不平,氣憤不已!
 
尤其更甚者,98.12.28不起訴處分書(如附證30)有10頁,僅只末頁末行、書記官的名字「謝元昌」三個字,是用原子茟寫的?書記官的職責是文書作業,一份10頁的不起訴處分書,怎麼會連自己的名字還要用原子茟寫呢?究其原因,即是「不起訴處書是被告繕寫的,全部是蓄意捏造的謊言」,書記官因而不願苟同,被告必須等待檢察官郭麗娟勾通完美後,才敢加上書記官的名字。可是,從「謝元昌」三個字來看,名字是男性,郤是女性的筆跡,因此不言而喻是違造的簽名!因此,「謝元昌」三個字,是被告偽造的呢,或是檢察官郭麗娟(女性)偽造的呢,有待查證。但無論如何,事情是很大條的!惟,無論從任何角度觀察,書記官沒有堅持正義,或者是不得不忍氣吞聲、以至於只能裝聾作啞。因此,不起訴處分書中,除了鑑定人不實的鑑定結果之外,其餘皆是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是則,檢察官把不起訴處分權交給被告綠爹以全部蓄意捏造的謊言製作不起訴處分書,嚴重瀆職,最噁心!

......
檢附文件:
        附件24:東吳大學碩士論文「人體試驗法律制度之研究--以美國為中心」P23。
        附證25:東吳大學碩士論文「生物醫學人體試驗之國際法規範」P123、139、141、142。
        附證26:98.02.13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出97他4657字第8843號簽結書函。
        附證27:98.04.07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律98偵字5319字第22932號」函行政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
        附證28:98.12.25衛生署衛署字第0980208436號函台北地檢署之主旨:「有關鑑定王鳳臻之醫療疑義乙案,檢送本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乙份,請  查照。」
        附證29: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徹底「虛偽造假」一覽表。
        附證30:98.12.28台北地檢署郭麗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98年度偵字第5319號)。
        附證31:檢察官郭麗娟所為之不起訴處分書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是抄襲「93.09.07高等法院民事判決書」而來的),故意曲斷46個事證,一覽表。

附證24〜31張貼於下:

繼續閱讀
2020/01/01

第11篇 第3集: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狠噁心!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3集: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狠噁心!

       註1:換言之,判決書內容全是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因此被告就是高等法院的3位法官,被告也是書記官,狠噁心!

       註2:92.12.18上訴人將「一審所提證一〜八十七」整編成冊,是為便於高等法院查考,如附件六「上訴人提證總覽」乙冊,其封面如下:

全文如下:
 
第1節:告知後同意及簽具手術同意書,法有明文,乃一向之慣例:

一般所稱手術同意書,在法律上稱為手術用之「免責文書」。即為了免除醫師之責任而雙方約定之文書。自古以來,當須進行開刀手術時,醫師必須從病患取得同意書,乃為一向之慣例。

醫療法第63條(手術同意書之簽具;舊法第46條)第1項規定:「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

手術進行時,如發現建議手術項目或範圍有所變更,當病人之意識於清醒狀態下,仍應予告知,並獲得同意。

手術同意書(如附證14)之附註三記載:「醫院為病人施行手術後,如有再度為病人施行手術之必要,除有醫療法第46條第1項但書所定情況緊急者外,仍應依本格式之程序說明並再簽具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

101年2月16日,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10061785號函」說明二記錄略為:「醫療行為是以治療為目的。」

治療程序:「到醫院看病,一般門診的治療程序為問診(含病史)、檢查、診斷、評估予以藥物治療,或不得已必須實施手術治療等等,皆記錄在病歷上。」惟實施手術前,應向病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

醫療行為必需具備醫學上的適應性,診療上的必要性,合乎醫術標準及取得患者同意,始可認為正當業務行為。易言之,即令遵守醫學準則,如無患者同意,為對患者自己決定權之侵害,構成對患者生命、身體之侵害。

療法第81條(醫療機構之告知義務)規定:「醫療機構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

書籍《醫事法》P671「注意義務」記載:「醫師用藥,首先要確定藥物之種類,及投藥之對象,其次應注意藥物使用說明書,按該藥之使用方法,謹慎使用。其次要了解疾病在使用藥物後之不良反應,選擇毒性低之藥物,確定施藥產生疾病之暫時關係,以及熟悉一些特別藥物之臨床表現。一旦懷疑某一種藥物有不良反應,......應即停止使用。」

......
第2節:民進黨大老利用身分,三方勾結,凌霸病人:

高等法院比地方法院更惡劣,在「原告與被告皆未聲請向眼科醫學會鑑定」及「高等法院亦未發函委託眼科醫學會鑑定」的情況下,「93.04.05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74號函(如附證15)」,又是怎麼冒出來的?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嗎?因此,程序不符,即屬違法。

類此「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不需法院委託鑑定,可以隨時隨意送乙份鑑定函給法院嗎?地方法院法院法官洪純莉比較精明,事後補一張「審理單」進去。高等法院連事後的「審理單」都不補,是由於枉法裁判習以為常,高等法院根本不在乎。因此顯然程序不符,業已違法。台北地方法院、高等法院等法官與「被告」及「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相互勾結,凌霸病人。如此種種情形,受害人(病人)終日悶悶不樂、痛苦不堪!使受害人(病人)心理、精神與身理同時長期遭受殘忍,非人道的酷刑!以至於憂鬱症愈來愈嚴重,轉為躁鬱症。

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操控鑑定人「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理事長許紋銘及召集人鄭增加」,分別於92.05.07(如第2集之附證3)、93.04.05(如附證15)、及93.06.29(如附證17)三次鑑定結果盡皆虛偽不實【說明:鑑定結果是,把不相干的病名諸如,視網膜剝離到視中心黃斑部、有白內障病史的患者在施行視網膜剝離手術時必須在下方虹彩(虹膜)預作周邊虹彩切除術、增殖性病變、增殖性玻璃體視網膜病變、及為預防瞳孔阻斷性青光眼在施行視網膜剝離手術時要在下方虹彩處預作周邊虹彩切除術等等,加諸於病人身上。試問這些病名是從何而來?被告醫院之病歷上有記錄嗎?何謂周邊虹彩切除術?又,何謂預作青光眼的周邊虹彩切除術?再問,一隻眼睛有這麼多重症,還需要治療嗎?直接摘除算了,不是嗎?】簡直是恣意妄為、無所不用其極,恬不知恥!足見被上訴人、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及高等法院業已三方勾結,凌霸上訴人(病人)。

......
第3節:綠色鑑定函(是指偷換概念+滿口胡說八道+程序不符+鑑定不實的鑑定結果)之一,即93.04.05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七四號鑑定函(如附證15):

該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074號」函之鑑定主旨欄記載:「鑑定有關  貴院受理91年度訴字第136號損害賠償事件案」云云,其中沒有法院指定的鑑定項目或主題,顯然不是法院委託該醫學會鑑定,而是法院委託該醫學會辦理整個案件,太過誇張!
被上訴人診斷上訴人的病症是「裂孔性視網膜剝離」,鑑定人說是「視網膜剝離到黃斑部」及「增殖性視網膜病變」等三種重病,可能嗎?

該醫學會鑑定結果不實,嚴重違反醫師法第22條(真實義務)規定:「醫師受有關機關訽問或委託鑑定時,不得為虚偽之陳述或報告。」

其鑑定函說明二恣意地將本不相干的:「1視網膜剝離到黃斑部」、「2持續蔓延至黃斑部」及「3增殖性病變」納入,嚴重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違反平等原則、誠實信用等原則。

結論,信口雌黃的專家,太過狂妄自大了,就須切記愛因斯坦的警告,他說:「專家只不過是訓練有素的狗。」

......
第4節:綠色鑑定函(是指偷換概念+無中生有+滿口胡說八道+鑑定不實的鑑定函)之二,即93.06.29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一二五號鑑定函(含附件一至附件八),如附證17。

93.05.24高等法院「院信民法字第0930006004號」函「眼科醫學會」之主旨:「請惠復如說明二所載事項。」等情,即合乎程序,如附證16。惟93.04.05違法勾結在先、已如前述,此際再合乎程序,仍舊是繼續勾結,不會停止、不是嗎?

其說明二3記載:「增殖性病變。」所謂「增殖性病變」是指「增殖性視網膜病變」,學名proliferative vitreoretinopathy簡稱PVR,如附證18 P406。與被上訴人診斷上訴人的病症是「裂孔性視網膜剝離」,不相干,已如前述。

試問,一隻眼睛同時有三種重病,可能嗎?被上訴人診斷上訴人的病症是「裂孔性視網膜剝離」,鑑定人說是「視網膜剝離到黃斑部」及「增殖性視網膜病變」等三種重病,可能嗎?

結論,信口雌黃的專家,太過狂妄自大了,就須切記愛因斯坦的警告,他說:「專家只不過是訓練有素的狗。」

......
第5節:93.09.07高等法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將司法權交由被告綠爹自行製作之判決書(如附證20)內容,除了重複上述二份「綠色鑑定函」之外,皆是抄襲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交給被告自行製件之判決書而來,因此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亦是將判決書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狠噁心!

判決書將「二個瞳孔」擅改為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如「第12頁第10行」、「第17頁末2行」、「第21頁第7行」等計出現3次,皆記載:「原告在手術枱受到異常對待,致發生右眼下方出現呈罵人手影之二塊手影、黃斑部病變等現象,......。」

其中「增殖性病變」出現3次,「網膜病變」出現1次,「增殖性玻璃體病變」出現5次,三者「病名」不同,令人啼笑皆非!惟由「93.06.29眼科醫學會第125號函」之附件一~八觀察,其附件一是指「rhegmatogenous retinal and macular detachment(視網膜與黃斑部同時剝離)」、附件二~七是指「proliferative vitreoretinopathy(增殖性視網膜病變,簡稱PVR)」、附件八是指「glaucoma(青光眼)」,是三種與病人不相干的不同病症。而被上訴人於89.01.24、89.01.25、89.01.26、89.03.02與89.03.04皆診斷為「Rhegmatogenous retinal detachment(裂孔性視網膜剝離,簡稱RRD)」,與上述三種病症不同。

判決書中「黃斑部病變」是一種病症,再加上述三種病症,及病人原被診斷的病症,共計有5種病症。換言之,一隻眼睛會同時發生5 種病症,可能嗎?
 
因此,判決書中將「二個瞳孔」刻意改成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明顯違背「事物本質要素」,即違背「平等原則」,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等,因而該當「偽造文書罪」。

判決理由(P7~23)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除了重複上述二份「綠色鑑定函」之外,皆是抄襲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交給被告自行繕寫之判決書而來,因此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判決書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狠噁心!也因此,與台北地方法院洪純莉同樣地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證據法則、依法審判原則及平等原則。

判決書第20頁第11~13行記錄:【另眼科醫學會93.04.05回函亦指出「在視網膜剝離前已施行過白內障囊內摘除術及及人工水晶體植入縫合術,在施行玻璃體切除時,在下方虹彩處預作週邊虹彩切除術,是屬可签之步驟。」】云云,是蓄意捏造的謊言,讓人難以置信!視網膜剝離、白內障手術及「週邊虹彩切除術」三者沒有關聯性,更遑論「預作」,即違反平等原則「恣意禁止之規定」。係違反醫療法第63條「手術前需先告知,取得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之規定,恣意施行「白內障手術」或「預作週邊虹彩切除術」皆已違法。而,青光眼是「慢性病」,有必要偷偷摸摸做手術嗎?再者,青光眼的記錄何在?

結論,判決書是被告製作的:(1)蓄意捏造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2)由於「黃斑部病變」是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被告擅改後,可以掩蓋自己「破壞或竊取黃斑部的惡行」,對於被告有直接利害關係。(3)「黃斑部病變」是「眼科醫學專門術語」,只有被告醫院等知悉,原告不知,法官更不知。(4)判決書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如同地院法官洪純莉。而法官判斷的「是非對錯」竟然全部判斷錯誤,顯然不可能。(5) 93.09.06被告繕打完畢,將判決書交給法官,法官看都不看,次日交由書記官用印後發文,因此被告即是法官,被告亦是書記官。

尤其甚者,高等法院判決理由(如附件五之「二審文件25」P21第4〜7行)記載:【上訴人雖主張其沒有青光眼,並以此否定眼科醫學會引用文獻,但所謂「為預防性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這種無恥論調,怎麼會是「判決的理由」呢?同理,為預防蛀牙,我拔光他們3位法官的牙,可以嗎?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要錢不要命了,死不要臉!所以令人深感噁心、厭惡、不平,氣憤不已!

除此之外,皆是抄襲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委託被告自行製作之判決書而來,因此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判決書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狠噁心!

......
第6節:94.01.12最高法院法官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與許澍林等所為之裁定書(如附證22),亦皆是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

裁定書第3頁第5~11行記錄:【未查原審依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函復之鑑定結果,認被上訴人郭博誠於民國89年2月間使用毛果芸香鹼之OPD眼藥水以降低上訴人眼壓,與上訴人視網膜再次剝離,無相當因果關係;並認被上訴人郭博誠、劉寬鎔於同年3月4日為上訴人進行之手術,與上訴人簽立之同意書所載手術內容相符,未違反醫療法第46條第1項前段之告知義務,且該次手術在上訴人右眼瞳孔下方預留切口確有必要,因認渠等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侵害上訴人之身體,亦未違背契約約定,爰為上訴人敗訴判決,核無違背法令之情形,附此敘明。】為由,裁定「本件上訴為不合法。」

試問,大陸某醫院於手術抬上對病人施做割盲腸手術時,偷走右邊腎臟,也不違法嗎?

毛果芸香鹼(即OPD眼藥水,是青光眼的用藥)具有「視網膜剝離之副作用」,一般眼科書籍皆有記錄,一般眼科醫師不會給視網膜剝離後的病人使用,如《新證據手冊》第2章第3節。豈能憑依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函復之「毫無根據的一句謊言」,即認為與「上訴人視網膜再次剝離,無相當因果關係」呢?因此,最高法院明明是睜眼說謊!

被告偷偷摸摸所做「非治療性人造瞳孔手術」為何又變成「切口」呢?而又如何確有必要呢?即使是「切口」,又如何與「視網膜手術之同意書」內容相符呢?又如何未違反「醫療法第46條第1項前段之告知義務」呢?因此,最高法院明明是睜眼說謊!
再者,上述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5位法官判斷的「是非對錯」總共有6項,竟然全部判斷錯誤,如附證22。因此,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與許澍林等法官皆是故意不依法律之規定而為裁判,即該當「枉法裁判罪」。

......
第7節: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如附證23)司法院之主旨為:「據王鳳臻君陳述: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等歷審法院審理渠君與財團法人國泰綜合醫院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

......
檢附文件:
       附證14:89.03.04下午,手術前至國泰開刀房報到,簽具手術同意書內容為:「病人因患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手術+矽油注入。」惟手術前,劉寬鎔醫師對病人說:「這次還是跟上次一樣,注入氣體,不植入矽油。」病人應:「好。」因此,二次手術皆是注入氣體。
        附證15:93.04.05(鑑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七四號函。
        附件16:93.05.24(高院)臺灣高等法院「院信民法字第0930006004號」函(受文者:眼科醫學會)。
        附證17:93.06.29(鑑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一二五號函(附件一至附件八)。
        附件18:書籍《臨床眼科學》P405裂孔性視網膜剝離(RRD)與P406增殖性視網膜病變(PVR),二者病因不同。
        附證19:台大醫院眼科部青光眼的簡介:「青光眼…有一些共同的特徵,就是會引起解剖學上的異常,即我們常聽到的視神經的萎縮或凹陷。」、「急性青光眼的病人會有頭痛,嘔吐,視力糢糊,看燈光有虹暈等症狀。」及次頁記載:「…青光眼和所有慢性病類似,是需要長期追蹤治療的。」
        附件20:93.09.07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書(審判長張耀彩、法官王仁貴、法官黃嘉烈)。
        附證21:「青光眼的周邊虹膜切除術」與「人造瞳孔手術」迥異。
        附件22:94.01.12(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民事裁定書(審判長蕭亨國、法官楊鼎章、法官陳淑敏、法官陳重瑜、法官許澍林)。
        附證23: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
附證14 - 23張貼如下: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