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Key word:雙瞳案,double vision case, two puple case, two puples case, 2 puple case, 2 puples case. A eye had two puples.

89.01.29視網膜手術成功。89.02.22國泰醫院郭博誠醫師明知「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而給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病人點用,造成視網膜再剝離,是為「篩選受試者」,預謀於再次手術時實施「人造瞳孔實驗」。89.03.04視網膜手術中破壞病人右眼的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又在病人右眼挖一個大洞、再將虹彩二處貼黏在角膜上(造成角膜無法負荷,二年半後、角膜移植),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病人右眼就有二個瞳了,嚴重複視,雙眼產生4個映像,二年半後、縫合人造瞳孔;因此國泰醫院的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該院事後態度,極端惡劣,譬如,國泰醫院被指控於89.03.04偷做了一個人造瞳孔,91.02.05該院否認,92.02.26該院承認了、又說只做了周邊虹彩切除手術(PI)。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例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又譬如,92.02.26被告國泰醫院「民事答辯狀」為提答辯事第貳之一之(一)後段記載:【因此此項虹彩切除(PI)乃必要之手術,視網膜專科醫師皆明白此術式之重要性,亦為作過此項手術之病人,均知之情事」。】云云,被告明明做的是一個「人造瞳孔」,卻說是PI,即承認的內容不一致、不相干、不真確,係屬「黃鼠狼的話」。該院在原告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原告右眼就有「二個瞳孔」。一隻眼睛只有「一個瞳孔」。一隻眼睛若有「二個瞳孔」,已然是天下奇觀,古今中外、聞所未聞!

更無恥地於91年9、10月間,操縱司法同時掉換檢察官及法官;並私下安排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為鑑定人,於92.05.07將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納入,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2018/12/05

第10篇 第3集 國泰醫院長期將病人當做小白鼠,受害人不支罹患燥鬱症,民進黨大老毫不在意!

第10篇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的餘孽,橫行霸道!
第3集  國泰醫院長期將病人當做小白鼠,受害人不支罹患燥鬱症,民進黨大老毫不在意!

註1:臨床研究是工具,目的是為了保障人民健康、防治疾病、減輕不適或痛苦。所以不能本末倒置,為了執行臨床研究工作而給受試者帶來不必要的身體傷害與痛苦、心靈或精神的危害等等,這便失去臨床研究的意義。國泰醫院於2000/3/4施行「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迄今不告知,慘絕人寰,嚴重侵害病人基本人權,違法情事嚴峻(容後另述);及造成病人身體上的傷害(右眼失明18年了)、心靈上的危害(長期扮演小白鼠而不自知,受害人心境的起伏16年來的痛苦、挫折、懷疑、失望、心灰意冷、煎熬、掙扎,身與心皆遭重創不能平衡,痛不欲生,3次自殺未遂)及16年來精神上的痛苦(重度精神障礙),以至於妻離子散,美滿人生瞬間化為泡沫。

註2:17世紀的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茨(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主張:「身與心之間有一種經上帝在創世時所預先設定的和諧。」及猶太籍理性主義者斯賓諾莎(Baruch de Spinoza)主張:「身心平衡論。」等觀點。

註3:法國哲學家笛卡爾(Rene Descartes):「我思故我在」的論證,是在證明「若我思則我在」這個命題,意味著存在是思考的必要條件,而思考是存在的充分條件。「思」與「在」有下列幾種關係:「(1)假設我思考,那麼我必然存在。(2)假設我不思考,那麼我存在或不存在,無法確定。(3)假設我存在,那麼我思考或不思考,無法確定。(4)假設我不存在,那麼我必然不在思考。」然而,重度精神病患者思想混亂,能夠稱之為「思」嗎?肉體還「在」不過是行屍走肉,能夠稱之為「在」嗎?試問,重度精神病患者16年來,究竟屬於「思」與「在」的何種關係呢?

註4: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主張:「生命的本質即是欲望,有欲望必有痛苦,因此人生不能須臾脫離痛苦。若有快樂,則是暫時解除或忘記痛苦而已。如此一來,人除了自殺之外,還有什麼更明智的選擇?」

本集目錄

第1章:天下間還有比國泰醫院,更不要臉的醫院嗎?該院2000/3/4偷偷摸摸所做『人造瞳孔手術』的病歷,根本沒做記錄。換言之,有關「人造瞳孔手術內容」,根本沒有丁點記錄!簡言之,該院「人造瞳孔手術」是偷偷摸摸做的,與該院完全不相干?然而,依照這個不要臉的國泰醫院自導自演的邏輯推理,就是三總做的!有關該院「嫁禍三總」乙節,容後另述。 
       第1節:2000/1/29第1次視網膜手術,與2000/3/4第2次視網膜手術的同意書內容皆為:「視網膜剝離(RRD),需做玻璃切除手術(PPV)。」因此,該院偷偷摸摸所做的『人造瞳孔』手術,是未告知病人的、更未經病人同意的。
       第2節:2000/1/29與2000/3/4的《OP Note》即手術摘要,都是傳統的、常規的視網膜手術記錄,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內容皆相同。
       第3節:2000/1/29與2000/3/4的《手術記錄(G)》,亦復如是,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內容也是相同的。
       第4節:2000/3/4手術前特殊檢查AC deep clear(前房正常),2000/3/5怎麼會變成是AC Shallow(即前房狹窄,青光眼的徵狀,未告知)呢?換言之,手術前沒有青光眼,手術後就有青光眼了,這簡直是天下奇聞啊!今日觀之,此即該院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步驟4,是將「虹膜二處固定在角膜上」造成的。
       第5節:2000/2/3與2000/3/9出院病歷記載的內容,也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沒有什麼不同。
       第6節:綜上,皆預謀行為,該院於2002/2/5答辯狀之二之(三)後段,否認了右眼有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

第2章:天下間,還有比這更可怕的事情嗎?2000年3月4日,被告國泰醫院在實施「視網膜手術」時,竟然偷偷摸摸在病人右眼原瞳孔的下方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右眼變成「雙瞳」,非常怪異,古今中外、聞所未聞;謹將「國泰醫院整治過程中之重點,真實報導」如下:
       第1節:2000/1/29/告訴人右眼第1次在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手術」,手術順暢,沒有什麼感覺。手術後,該院蕭醫師告知:「手術成功。」之後,恢恢良好。
       第2節:該院門診醫師郭博誠診斷為:「well attached,眼壓27、29mm/Hg。」開給具有視網膜剝離副作用的OPD眼藥水(pilocarpine),導致視網膜再剝離。
       第3節:2000/3/4告訴人右眼第2次在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手術」時,該院手術醫師的動作非常粗暴,如手壓左眼很不舒服、手術刀在眼內拉扯、手壓口鼻難以呼吸、水沖左眼流到口鼻之間及手術最後非常疼痛等等。
       第4節:2000/3/4手術後,右眼出現的異常現象,如回病房後右眼沒有映像出現、眼罩拿下時右眼不能感光、出現青光眼徵兆(前房窄淺)、右眼右方視野有二塊黑影、次月出現光點、右眼黃斑部已遭破壞(89.04.13長庚醫院視力檢查0.01,未告知)...等等。
       第5節:直至2001/9/7的一年半期間,我在該院門診看病45次,該院從不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二個瞳孔造成的」,卻在二眼照來照去,由於左眼是對照組、右眼是實驗組;其間所謂的診治,都不是治療?
       第6節:2000/6/29劉寬鎔醫師因為陳情之事對我解釋、道歉,並告訴我:「半年內會漸漸穩定,視力可恢復到0.5。」
       第7節:2000/9/5以後,該院診斷為「角膜水腫」、「角膜發炎」、「視網膜無法再改善了」、及「角膜無法改善了」等等。
       第8節:告訴人曾在多家醫院看眼睛,除了2001/12/4仁愛醫院門診醫師蔡綉娟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二個瞳孔』造成的」(告訴人第1次聽到『二個瞳孔』的事,不知所以然) 及2001/12/25榮總門診醫師柳逸嫻詳細解說「二個瞳孔」之外,沒有那位醫師願告知右眼有二個瞳孔?
       第9節:「二個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或者說,右眼下方的「人造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沒人告知?以至於,2002/2/5國泰醫院於答辯狀中,否認了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之後仍需每3個月看診一次,起初在庚辛醫院,現在在慈濟醫院眼科看診,病人只要提及「人造瞳孔」是幹什麼用的,醫師都幾乎都是臉色難堪!?!病人是醫盲、求助無門,病人心中之痛,無人理會!冷漠的醫界,令人心寒!無助的病人,永遠是悲劇的主角,誰理你呢?無助是你自己的事,我們醫師生活優渥,別給我們惹麻煩。眼睛被弄瞎了是你自己的事,別拖我們下水,這就是醫界的現實。站在角落的病人嘆氣,也只能嘆息,...真是助啊!無助!

第3章: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人造瞳孔實驗」之後,長期將病人當做小白鼠,再冷酷無情地扼殺受害人(病人)於搖籃之中(醫盲),受害人終於不支而罹患了燥鬱症,迄今仍舊是重度精神病患。
       第1節:2000/3/4國泰醫院第2次施行「視網膜手術」,竟然偷偷摸摸在我的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次年底知道後,常存心頭的疑問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第2節:2001/12/4仁愛醫院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由於二個瞳孔所造成的複視」,及2001/12/25榮總柳醫師告知雙瞳的映像分析情形後,受害人於90.12.26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告訴。
       第3節:由於原法官與檢察官正直,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利用身分於2002年9、10月間掉換法官及檢察官,嚴重違反「法定法官原則」,其後的違法情接踵而來,不勝枚舉。
       第4節:受害人心中冷颼颼,充滿失望、挫折及痛苦,難以承受了,出現了憂鬱症。
       第5節:2004年,憂鬱症已經轉為燥鬱症,即由自閉性的自殺傾向,轉換為暴燥性的易怒傾向。
       第6節: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人造瞳孔實驗」對病人的傷害為:「右眼失明、心靈重創、精神崩潰、痛苦18年、虛度18年、3次跳樓自殺未遂、妻離子散,美好人生化為泡沫。」唉!人生有幾個18年、有感而發「油詩一首」。
       第7節:最近,有了自知之明後,對於自己的真實遭遇,可以一眼看穿其因果關係與來龍去脈,破解「人造瞳孔」的來龍去脈,自是不難。

全文如下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