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Key word:雙瞳案,double vision case, two puple case, two puples case, 2 puple case, 2 puples case. A eye had two puples.

89.01.29視網膜手術成功。89.02.22國泰醫院郭博誠醫師明知「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而給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病人點用,造成視網膜再剝離,是為「篩選受試者」,預謀於再次手術時實施「人造瞳孔實驗」。89.03.04視網膜手術中破壞病人右眼的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又在病人右眼挖一個大洞、再將虹彩二處貼黏在角膜上(造成角膜無法負荷,二年半後、角膜移植),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病人右眼就有二個瞳了,嚴重複視,雙眼產生4個映像,二年半後、縫合人造瞳孔;因此國泰醫院的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該院事後態度,極端惡劣,譬如,國泰醫院被指控於89.03.04偷做了一個人造瞳孔,91.02.05該院否認,92.02.26該院承認了、又說只做了周邊虹彩切除手術(PI)。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例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又譬如,92.02.26被告國泰醫院「民事答辯狀」為提答辯事第貳之一之(一)後段記載:【因此此項虹彩切除(PI)乃必要之手術,視網膜專科醫師皆明白此術式之重要性,亦為作過此項手術之病人,均知之情事」。】云云,被告明明做的是一個「人造瞳孔」,卻說是PI,即承認的內容不一致、不相干、不真確,係屬「黃鼠狼的話」。該院在原告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原告右眼就有「二個瞳孔」。一隻眼睛只有「一個瞳孔」。一隻眼睛若有「二個瞳孔」,已然是天下奇觀,古今中外、聞所未聞!

更無恥地於91年9、10月間,操縱司法同時掉換檢察官及法官;並私下安排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為鑑定人,於92.05.07將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納入,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2017/12/29

第9篇 第17集 政府高層助紂為虐,更是惡性重大!

第9篇  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7集  政府高層助紂為虐,更是惡性重大!

        註1:政府基層違法聚斂,惡性重大!監察院院長張博雅不作為就是幫凶,蔡英文總統亦復如是。因此,106.09.08總統府發布「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成果報名」的內容,都是假的!給政府一句評價:「你們的正義,蕩然無存!」
        註2:台灣所謂的法律,不是為了保障一般善良的老百姓,而最後總是保障權貴。法律條文是死的,而政府基層卻是普遍虛偽造假地玩法,法條因而廢棄。其實政府基層從來都不是講法律的,更不追究犯罪事實,而是講如何違法聚斂地貪瀆。既然政府基層已經達到違法聚斂的目的,那有沒有證據,講不講法律,對政府高層來說,根本無所謂,而政府高層想的,只是維護政府基層而已。簡言之,台灣的法律只是政府基層違法聚斂的工具而已,政府高層的角色竟然是違法聚斂的保護傘,實在令人髮指!
        註3:文件1~15請參閱第16集第1~15節,證1~62同前。

        第16節  106.12.13監察院院長張博雅竟然認同台北地檢署違法聚斂,顯然助紂為虐,亦是惡性重大!
        第17節  106.12.19為「監察院助紂為虐,拒絕依法彈劾,惡性重大!」等情,懇請  總統女士飭令監察院對有違法或失職情事之司法人員依法彈劾。
        第18節  106.12.27總統府函復旨意略為:「所再陳與國泰醫院醫療糾紛事,...歉難為助。」顯見  蔡英文總統亦是助紂為虐,更是惡性重大!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