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Key word:雙瞳案,double vision case, two puple case, two puples case, 2 puple case, 2 puples case. A eye had two puples.

89.01.29視網膜手術成功。89.02.22國泰醫院郭博誠醫師明知「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而給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病人點用,造成視網膜再剝離,是為「篩選受試者」,預謀於再次手術時實施「人造瞳孔實驗」。89.03.04視網膜手術中破壞病人右眼的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又在病人右眼挖一個大洞、再將虹彩二處貼黏在角膜上(造成角膜無法負荷,二年半後、角膜移植),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病人右眼就有二個瞳了,嚴重複視,雙眼產生4個映像,二年半後、縫合人造瞳孔;因此國泰醫院的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該院事後態度,極端惡劣,譬如,國泰醫院被指控於89.03.04偷做了一個人造瞳孔,91.02.05該院否認,92.02.26該院承認了、又說只做了周邊虹彩切除手術(PI)。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例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又譬如,92.02.26被告國泰醫院「民事答辯狀」為提答辯事第貳之一之(一)後段記載:【因此此項虹彩切除(PI)乃必要之手術,視網膜專科醫師皆明白此術式之重要性,亦為作過此項手術之病人,均知之情事」。】云云,被告明明做的是一個「人造瞳孔」,卻說是PI,即承認的內容不一致、不相干、不真確,係屬「黃鼠狼的話」。該院在原告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原告右眼就有「二個瞳孔」。一隻眼睛只有「一個瞳孔」。一隻眼睛若有「二個瞳孔」,已然是天下奇觀,古今中外、聞所未聞!

更無恥地於91年9、10月間,操縱司法同時掉換檢察官及法官;並私下安排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為鑑定人,於92.05.07將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納入,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2013/07/30

第9篇 第14集 總統府來函3次盡皆虛偽不實併踐踏人權,顯然敷衍、顢頇與腐敗,乃晚清三大通病!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4集  總統府來函3次盡皆虛偽不實併踐踏人權,顯然敷衍、顢頇與腐敗,乃晚清三大通病!


       註:晚清三大通病,是指清朝末年政府的敷衍、顢頇與腐敗。

.......承本篇第13集........
       第1節  102.07.22總統府來函稱:「所再陳事項,前經本府移行政院並經衛生署於102.02.06以衛署醫字第1020001033號函及本府於102.07.11以華總公三字第10200132520號函回復有案,仍請參酌。隨函檢還所寄全部資料,請查收。」云云,顯然虛應故事、不明事理及踐踏人權,即敷衍、顢頇及腐敗!(第六冊-文件28)
       第2節  102.07.25陳情人嚴正指摘總統府2次來函盡皆虛偽不實併踐踏人權,以及懇請  總統先生飭令監察院與行政院盡速依法行政。(第六冊-文件29)
       第3節  102.07.29總統府來函稱:「所再陳事項,本府7月11日華總公三字第10200132520號及7月22日華總公三字第10200139610號函,仍請參酌。隨函檢還所寄全部資料,請查收。」云云,仍舊是虛應故事、不明事理及踐踏人權,即敷衍、顢頇及腐敗!(第六冊-文件30)

檢附文件:
       第三冊-附件一,請參閱本篇第12集。
       第四冊-文件26、附件26,請參閱本篇第13集。
       第六冊-文件3、101.11.21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18900633號函復之主旨為:「有關台端陳情與國泰醫院之醫療疑義乙案,前經本署97年3月10日、5月19日及12月22日回復非屬人體試驗之範疇在案,尚無醫療法第79條及105條規定之適用,請查照。」
       第六冊-文件4、101.11.23陳情書to行政院。
       第六冊-文件16、102.02.06行政院衛生署衛署字第1020001033號函復之內容同文件3。
       第六冊-文件19、102.02.22行政院院臺衛移字第1020011281號移文單函衛生署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衛生署102年2月6日函復內容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平等原則及依法行政原則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參處。」
       第六冊-文件25、102.07.05陳情書to總統府。
       第六冊-文件26、102.07.11總統府華總公三字第10200132520號函復為:「鳳臻先生惠鑒:7月5日致總統陳情書及附件,已奉交下。所陳與國泰醫院之視網膜醫療糾紛,業經行政救濟及司法程序,本府歉難為助。」
       第六冊-文件27,請參閱本篇第13集第2節。
 
繼續閱讀
2013/07/17

第9篇 第13集 想當然爾 馬英九總統應有現代民主法治的思維,努力維護人權,堅定民主潮流!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3集  想當然爾  馬英九總統應有現代民主法治的思維,努力維護人權,堅定民主潮流!


.......承本篇第12集........
       第1節  國家若不依「法」而治,即會依「人」而治,國家行為即會取決於個人的好惡與恣意,人民權利即有遭受違法侵害的可能性,甚至造成獨裁與專制。
       第2節  102.07.17陳情人為「歷審法院徹底虛偽造假計『故意曲斷是非55個』,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竟然未提及犯罪事實『雙瞳手術』而裁定『重傷害病人無罪』,衛生署醫審會鑑定結果竟然是『醫院重傷害病人,是遭到病人誤解』,以及衛生署公然以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為手段拒絕依法裁處」等等,太過份了,且監察院業已認為「司法人員有違法失職情事」,及行政院亦已12次指摘衛生署嚴重違法失職,因此懇請  總統先生飭令監察院盡速依法彈劾,並飭令行政院盡速依法懲處。(第六冊-文件27)

檢附文件:
       第二冊-證八十三、89.03.04視網膜手術同意書。
       第二冊-證八十四、89.03.04國泰手術記錄G:視網膜手術之詳細操作程序,計24項,附中文翻譯。
       第三冊-文件5、100.02.14監察院院台業貳字第10001608540號函行政院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10、100.03.29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16263號函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13、100.04.25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21396號函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16、100.05.20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26971號函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19、100.06.15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30613號函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22、100.07.11行政院秘書處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36878號函衛生署。
       第三冊-附件13、德國納粹、日本731部隊與國泰醫院「人體試驗」之比較表。
       第三冊-附件15、中原大學碩士論文p9~p18「人體試驗與常規醫療的區分」原則。
       第三冊-附件20、2007,9,2,自由時報轉載「中國割盲腸,回台少顆腎」之資訊。
       第四冊-文件5、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司法院。
       第四冊-文件26、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書(99年度聲判定字第37號)。
       第四冊-文件33、100.12.14司法院院台大二字第1000019059號函,暨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議事錄節本(關於王鳳臻聲請案部分)決議。
       第四冊-文件37、101.04.30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2984號函司法院、法務部。
       第四冊-附件26、歷審法院「故意曲斷是非55個」之二元透視簡表。
       第四冊-附件五、醫療紛爭與法律/中村敏昭、齊藤靜敬、蔡篤俊、謝瑞智合著/文笙書局/頁157。
       第六冊-文件5、101.12.04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10076432號函衛生署。
       第六冊-文件7、101.12.26中國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101年政研字第1450號函行政院陳秘書長本魁先生。
       第六冊-文件12、102.01.11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20002196號函衛生署。
       第六冊-文件14、102.01.17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20002967號函衛生署。
       第六冊-文件17、102.02.07行政院移文單院臺衛移字第1020008905號函衛生署。
       第六冊-附件D1、憲法釋論/吳信華著/P56、69。
       第六冊-附件D3、憲法要義/李惠宗著/序。
       第三冊-附件一、二、三十四,及第六冊-文件1、4、13、19~26、附件A11、C7等等,請參閱本篇第12集。
繼續閱讀
2013/07/13

第9篇 第12集 在馬英九總統領導之下,政府高層軟弱無能,行政院竟是第12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台灣人民的悲哀!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2集  在馬英九總統領導之下,政府高層軟弱無能,行政院竟然是第12次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台灣人民的悲哀!


       102.06.20衛生署函復(文件22,如本集第3節)之說明二略為:「對於旨揭陳情案件,本署向來均遵守依法行政之原則,禀公辦理。台端以本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虛偽造假云云,本署於100.02.24函復台端;所詢雙瞳手術是否係人體試驗及屬於治療視網膜剝離一節,業以列管編號第20080313012號電子郵件明確回復。」云云,係純粹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茲分別說明於后。

       首先觀察102.06.20衛生署函復說明二記載有關「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虛偽造假云云」乙案,經查該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如第三冊-附件一)係徹底虛偽造假(如第三冊-附件二),並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且未遵守誠信原則與平等原則,更未尊重病人之自主決定權及人性尊嚴,即係醫審會不法侵害聲請人之權益(如第三冊-文件24之說明七)。另依據該署「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如附件三十四)第十六點規定:「醫事鑑定小組委員及初審醫師,對於鑑定案件,......不得為虛偽之陳述或鑑定。」惟該署醫審會鑑定鑑定結果係徹底虛偽造假,事證俱全,顯見「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係屬偽證。
   
       而該署於100.02.24函復(如第三冊-文件6)之說明三略為:「關於指稱『醫審會鑑定結果涉有不實,損及權益』一節,經查,本署......並皆照本署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辦理,......基於醫學知識及醫療之常規......。」云云,顯然與事實完全相反,純粹公然睜眼說謊(如第三冊-文件31之說明一、二),即違背誠實信用原則。其後該署於100.04.08、100.05.09、100.05.31、100.06.28、100.07.19(如第三冊-文件11、14、17、20、23)亦復如是堅持睜眼說謊,即無恥硬拗,明顯違背禁止恣意原則(違背平等原則)。

       再觀察102.06.20衛生署函復說明二記載有關「雙瞳手術是否係人體試驗及屬於治療視網膜剝離一節」案件,該署於102.06.20函復(文件22,如本集第3節)之說明二稱:「本署業以列管編號第20080313012號電子郵件明確回復。」云云,係指該署2008/05/19回復(如第三冊-附件32)之內容,係以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為手段拒絕依法裁處(如第六冊-文件4之說明一之(2)小段),嚴重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平等原則及依法行政原則(請參閱第六冊-文件20,即本集第1節之說明三之(13)小段,或第六冊-文件4之說明一)。且該署曾於100.04.08、100.05.09、100.05.31、100.06.28、100.07.19(如第三冊-文件11、14、17、20、23),及101.11.21、102.01.07、102.02.26、102.06.20(如第六冊-文件3、9、16、22)亦復如是堅持睜眼說謊,此即無恥硬拗,明顯嚴重違背禁止恣意原則(違背平等原則)。

       最後觀察102.06.20衛生署函復說明二記載的頭一句話:「對於旨揭陳情案件,本署向來均遵守依法行政之原則,禀公辦理。」係採取厚黑學經典論調,即再次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無恥者無敵也!承上,衛生署對於醫審會鑑定不實,及雙瞳手術疑義案件,皆係以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為手段拒絕處置,其自欺欺人地稱「本署向來均遵守依法行政之原則,禀公辦理」,顯然又是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因此,該署所謂的「依法行政原則,禀公辦理」之言,是除了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之外,就餘下虛偽造假,嚴重踐踏人權!

       而所謂「所詢雙瞳手術是否係人體試驗及屬於治療視網膜剝離一節」案件(如本集第3節),即指「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衛生署拒絕依法裁處」案件(如本集第6節),亦即行政院所指「病人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衛生署拒絕依法裁處」案件(如本集第5節)。且行政院已知悉該署違法失職,曾於100.03.29~102.02.22間,已有10次要求該署依法裁處在卷,詳情請參閱第六冊-文件20(即本集第1節)之說明三。

       迄今(102.07.02),行政院竟然是第12次縱容衛生署逕行參處(如本集第5節),類此長期以來完全交由違法失職者自行參處之情事,顯然包庇!

.......承本篇第9集........
       第1節  行政院曾於100.03.29~102.02.22間,已有10次要求衛生署依法裁處在卷(詳如本陳情書之說明三);因此陳情人於102.05.28為「衛生署自民國96年10月以來,始終皆以睜眼說謊與無恥硬拗為手段拒絕依法行政,嚴重違法失職等情」,懇請行政院依法追究責任及給一個說法。(第六冊-文件20)
       第2節  102.06.03行政院第11次函請衛生署卓處逕復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陳訴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本院衛生署自96年7月以來始終拒絕依法行政,嚴重違法失職,請追究責任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卓處逕復。」(第六冊-文件21)
       第3節  102.06.20衛生署函復之說明二略為:「對於旨揭陳情案件,本署向來均遵守依法行政之原則,?公處理。台端以本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虛偽造假云云,本署於100.02.24函復台端;所詣雙瞳手術是否係人體試驗及屬於治療視網膜剝離一節,業以列管編號第20080313012號電子郵件明確回復。」(第六冊-文件22)
       第4節  102.06.25陳情人為「有關『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案件,衛生署拒絕依法裁處』案件,及有關『醫審會鑑定結果不實,損及權益等情』乙案」,皆係嚴重違法失職,懇請行政院依法懲處。(第六冊-文件23)
       第5節  102.07.02行政院竟然是第12次函請衛生署卓處逕復之主旨為:「王鳳臻君陳情書,為質疑渠與國泰醫院間醫療疑義案件,貴署拒絕依法裁處,及貴署102.06.20函復有關貴署醫審會並無侵害渠之權益云云等說明,均涉嫌違法失職,請依法懲處一案,事屬貴管,移請參處。」(第六冊-文件24)
       第6節  102.07.05陳情人為「有關『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行政院衛生署拒絕依法裁處』案件,及『行政院衛生署醫審會鑑定結果不實,損及權益等情』乙案,行政院迄未依法懲處等情」,懇請  總統先生飭令該院盡速依法懲處。(第六冊-文件25)
       第7節  102.07.11總統府來函稱:「鳳臻先生惠鑒:7月5日致總統陳情書及附件,已奉交下。所陳與國泰醫院之視網膜手術醫療糾紛,業經行政救濟及司法程序,本府歉難為助。」(第六冊-文件26)

檢附紅筆勾畫重點之文件:
       第三冊-文件6、100.02.24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00003731號函。
       第三冊-文件24、100.08.12聲請異議書to衛生署。
       第三冊-文件31、101.06.29陳情書to監察院。
       第三冊-附件32、2008/05/19衛生署列管編號第20080313012號電子郵件回復內容。
       第三冊-附件一、98.12.25衛生署衛署字第0980208436號函台北地檢署「檢送本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
       第三冊-附件二、衛生署醫審會第0980148號鑑定書,徹底「虛偽做假」一覽表。
       第三冊-附件三十四、86.11.04與100.04.21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00205485號函公告之「醫療糾紛鑑定作業要點」。
       第六冊-文件1、101.11.05陳情書to衛生署。
       第六冊-文件3、101.11.21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18900633號函。
       第六冊-文件4、101.11.23陳情書to行政院。
       第六冊-文件13、102.01.16總統府華總公三字第10200009530號函行政院。
       第六冊-文件19、102.02.22行政院院臺衛移字第1020011281號函衛生署。
       第六冊-文件20~26,請參閱本集第1~7節。
       第六冊-附件A11、以「議題1~8」辨識「非法人體試驗」。
       第六冊-附件C7、生物醫學人體試驗之國際法規範/東吳大學/指導教授李子文博士/研究生高培桓/ P80~84、89~92、138~142。
繼續閱讀
2013/07/09

第9篇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下)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監察院、司法院與法務部)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下)


       所謂真正惡意原則,是指真正惡意該當之例示如:1.蓄意捏造;2.完全仰賴被告未經證實真偽的謊言;3.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4.有明顯的理由質疑被告消息來源的可靠性;與5.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等等。其中任何一例示皆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違背誠實信用原則、恣意禁止原則(平等原則最根深的意義)等等,皆係恣意妄為,顯然卑劣!總之,判決書或處分書對兩造而言係結果論,倘若判決這一方敗訴的理由是符合真正惡意原則,則裁判者應該就是另一方的狗奴才!因此,真正惡意原則的5項例示是一套檢驗工具,可以依次檢驗出各個狗奴才的手段,相當可靠。

       98.12.28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所為不起訴處分書(98年度偵字第5319號,如文件21,即本集第9節)再將「重傷害案」不起訴,惟其不起訴的理由是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合計有62個「謊言」等情,請參閱文件27之說明三、四,即屬「蓄意捏造」、「有明顯的理由質疑被告消息來源的可靠性」與「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再者,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第三段頭一句話(文件21第3頁)即稱:「被告傳訊未到庭,惟被告劉寬鎔具狀堅決否認犯行」云云,亦未傳訊告訴人,明顯未經偵查。檢察官未經偵查,完全依照被告徹底「虛偽造假」的謊言,登載在不起訴處分書上,是屬私相授受,純屬黑箱作業,即屬「完全仰賴被告未經證實真偽的謊言」。其中最無恥的「虛偽造假」情事,係不起訴處分書第三之(七)段所示,係先謊稱「雙瞳的下方瞳孔是青光眼的手術(虹膜切除手術之切口)」,再稱:「但所謂為預防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云云,純屬虛偽造假、無中生有,手段卑鄙、極度無恥,即屬「蓄意捏造」、「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有明顯的理由質疑檢察官消息來源的可靠性」與「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不勝枚舉。

       例如,青光眼與告訴人無關聯性,告訴人亦無青光眼的徵兆。再者,青光眼的記錄何在?同理,但所謂「為預防蛀牙,原包括本來沒有蛀牙之情形在內」,所以我拔光她的牙可以嗎?這種「窮凶惡極、極度無恥」之論證,怎麼會出現在「不起訴處分書」中呢?而「週邊虹膜切除手術」與「另挖新瞳孔手術」,迥異(附件27)。類此,竭盡顛倒是非之論調,已經摧毀了人類生活上的基本認知,還談什麼法律見解?更遑論司法正義了?

       99.01.27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所為之處分書(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如文件24,即本集第10節),亦係徹底「虛偽做假」,請參閱文件27說明五之編號A~E,即屬「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與「有明顯的理由質疑檢察長消息來源的可靠性」。其中另有「蓄意捏造」部分為(A2)、(A3)、(B6)、(A5)與(D2)等等。由於高檢署檢察長(文件24之第二段末,與第四段第1行)記載:「原檢不起訴之理由欠當、欠洽」等語,顯見檢察長已知悉原檢是「徹底虛偽造假」(文件27之說明五),即應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58條後段之規定「撤銷原處分」或「發回續行偵查」,而未依法處置,即屬「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

       再由高檢署檢察長迄未提及「非法手術」的犯罪事實「偷做雙瞳」,處分書第二段記載略為:「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90.05.03被告診斷為視網膜無法改善、90.05.10被告診斷為角膜水腫已無法改善云云,是本件聲請人至遲於90.05.10已經知悉傷害結果,依刑事訴訟法第237條第1項規定,告訴乃訴之罪,應於六個月內為之。」云云。可想而知的是,檢察長顏大和為達包庇之目的,惟因原檢不處分的理由已是「徹底虛偽造假」難以依法不起訴,即與被告共同絞盡腦汁、另闢蹊徑,以「不相關的一般門診行為致重傷」替代「非法手術偷做雙瞳致重傷」,判斷「被告犯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致衍生「告訴乃論罪,6個月期限」之程序問題;因而變成法院「不受理聲請人身體所遭受不法侵害」之具體法律爭議事件,以及相對而言乃屬法院確定判決「被告無罪」之視同。惟其手段極其卑劣,即屬「蓄意捏造」、「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與「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

       99.02.26台北地方法院所為之刑事裁定書(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的理由同高檢署,即迄未提及犯罪事實「非法手術偷做雙瞳」,即未就「系爭之點」為正確闡釋,亦即未對聲請人所提出的具體法律爭議事件「偷做雙瞳」裁判,更以不相關的「一般門診行為致重傷害」為裁判,裁定為「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而予以駁回。因此,法院與檢察長的目的與手段相同,以「不相關的一般門診行為致重傷害」替代「非法手術偷做雙瞳致重傷害」裁判「被告犯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致衍生「告訴乃論罪,6個月期限」之程序問題;因而變成法院「不受理聲請人身體所遭受不法侵害」之具體法律爭議事件,以及相對而言乃屬法院確定判決「被告無罪」之視同,顯與科刑確定判決有同等效力。惟其手段卑鄙無恥,即屬「蓄意捏造」、「言論內容如此的難以置信」與「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查證」。

       因此,3位法官除了亦復如是之外,再確已違背了法庭法則。所謂法庭法則是,法庭上遇到正義為不義所傷,法官不能拔掉其芒刺時,法官本身亦為所傷。凡在法官眼前正義被不義所毀滅,真實被虛偽所毀滅之處,法官亦同歸於盡。而法官本身違法「虛偽做假」,嚴重影響醫病關係,反足妨害社會秩序,民不聊生!

       第9節  98.12.28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再將「雙瞳重傷害案」不起訴處分,惟其不起訴的理由是徹頭徹尾「虛偽造假」,合計有62個「謊言」,太過份了,屬性明顯為最惡的惡土匪!(如文件21)
       第10節  99.01.27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所為駁回的理由竟然是「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係更過份的卑劣設計,亦係徹底「虛偽造假」,嚴重違法失職,屬性明顯為更惡的惡土匪!(如文件24)
       第11節  99.02.26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所為駁回的理由同高檢署,即「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亦係徹底「虛偽造假」,嚴重瀆職,屬性明顯亦為更惡的惡土匪!(如文件26)
       第12節  99.03.23法務部函台北地檢署之旨為「檢送王鳳臻先生99.03.03陳情書及其附件(含信封)原本全部(如文件27),請參處。」云云,即未盡督導之責,僅係認為檢察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28)
       第13節  99.04.19台北地檢署函復之說明二略為:「......本署檢察官辦理前開案件,偵查程序並無違失之處。」云云,惟所持之理由係違反證據法則、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及違背平等原則,黑箱作業、官官相護,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29)
       第14節  100.03.30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函復之說明三末段略為:「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乃屬程序上之裁定,自不得對之提起非常上訴。」云云,係不認為法官違法失職而偽造為程序問題,明顯違背論理法則,即無恥硬拗,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31)
       第15節  100.12.14司法院大法官第1382次會議決議認為「法院認事用法不當而不受理」,即是認為法院業已違背憲法第80條之「依法審判」原則而不受理,明顯違憲,係認為法官違法失職,惟敷衍了事,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3)
       第16節  101.01.31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函復之內容為:「聲請交付審判所為之裁定,非與科刑確定判決有同等效力,不得提起非常上訴。」云云,與大法官的認知相悖,亦係不認為法官違法失職而偽造為程序問題,明顯違背論理法則,即無恥硬拗,顯然失職,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35)
       第17節  受害人為「檢察官、檢察長所為之處分與三位法官所為之裁定,盡皆虛偽造假,並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證據法則與平等原則,嚴重違法、違憲;及其後檢察總長拒絕受理提起非常上訴之理由,以及大法官會議決議拒絕審理解釋憲法之理由,亦皆虛偽不實,並違反論理法則與平等原則等情」,請求彈劾由。(如文件36)
       第18節  101.04.30監察院函司法院、法務部之主旨為:「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依權責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云云,係認為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7)
       第19節  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函復之說明二記載:「法院受理具體的案件,是由承辦法官根據調查所得的卷證資料,依據法律並遵循論理法則和經驗法則,本於確信,獨立審判,給當事人一個公平的裁判。」云云,所言甚是;係認為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8)
       第20節  101.05.08法務部函高檢署之主旨為:「監察院函以,據陳: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囑依權責參處逕復乙案,請就檢察業務部份參處逕復陳訴人,並副知監察院及本部,請查照。」云云,亦係一字不差地原文原件轉給高檢署,如同郵差,水過無痕,且已知檢察人員違法失職而不作為,顯然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39)
       第21節  101.05.15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自己調查自己,可見法務部真有夠扯爛?,因此檢察長純係蠻橫推諉,並無具體說明,即無恥硬拗,屬性為惡土匪!(如文件40)
       第22節  101.05.21受害人再為:「檢察官、檢察長與3位承辦法官所為之裁判完全未依據法律,亦未遵循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違背憲法第7條平等權、第16條訴訟權,與有違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其他基本權如自主決定權與人性尊嚴等等,顯然罔顧國法等情」,請求彈劾。(文件41)
       第23節  101.06.04監察院函復之說明二記載:「本院職權係對公務人員或機關違法失職情事,認有調查必要且經詳細調查後,依職權行使糾正、糾舉或彈劾,而非司法機關行使司法權後之第四審,且基於權力分立之憲法原則,無權逕為撤銷檢察署處分書或法院裁判。台端對於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案件,如認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新事證或新證據,宜請逕向該管檢察機關提出,方有重啟調查之機會。」云云,惟監察院業已認為檢察官、檢察長與3位法官違法失職(如本集第18節),即應依憲法第99條規定彈劾,卻不為之,顯然違憲,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42)

檢附文件:
       文件27、99.03.03陳情人為「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所為之不起訴處分書係故意違法曲斷是非(計62個謊言)、高檢署檢察長顏大和駁回的理由竟然是「被告重傷害病人無罪」,實在荒謬、離譜、可惡等情」請求法務部處置。
       附件1、雙瞳(二個瞳孔)照片三張。
       附件2、雙瞳映像分析圖。
       附件3、雙瞳毀壞右眼情形(重傷害)明細表。
       附件27、「週邊虹膜切除手術」與「另挖新瞳孔手術」迥異,對照表。
 
繼續閱讀
2013/07/08

第9篇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上)

第9篇  請問 馬英九總統:政府如土匪,人民怎麼辦?

第11集  又是明知司法人員違法失職,政府高層(監察院、司法院與法務部)軟弱無能,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此即惡循環!(上)


       憲法第90條規定:「監察院為國家最高監察機關,行使同意、彈劾、糾舉及審計權。」彈劾權是監察院對於違法失職的政府官員所行使的一種監督權。依我國憲法之規定,彈劾的對象甚廣,包括總統、副總統、中央及地方公務員及考試院或司法院人員。而除總統副總統之彈劾案依增修條文第2條第10項係由立法院作成外,其餘乃監察院之職權。

       依據憲法第98條規定:「監察院對於中央或地方公務人員之彈劾案,須經監察委員一人以上之提議,九人以上之審查及決定,始得提出。」與憲法增修條文第7條第3項規定:「監察院對於中央或地方公務人員及司法院、考試院人員之彈劾案,須經監察委員二人以上之提議,九人以上之審查及決定,始得提出,不受憲法第98條之限制。」及憲法第99條規定:「監察院對於司法院或考試院人員失職或違法之彈劾,適用本憲法第95條、第97條及第98條之規定。」因此,監察院必須對違法或失職之司法人員,提出彈劾案。

       監察委員李復甸特別強調:「法律人應該注重誠實。」(99.01.20自由時報/A1版)

       依法院組織法第110條第1項規定:「司法院院長監督各級法院及分院。」司法院不查歷審法院「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如本篇第10集第10節),即屬包庇。

       依法院組織法第111條第1項規定:「法務部長監督各級法院(及分院)的檢查署。」惟法務部將「監察院函請參處逕復」之內容,一字不差地原文原件轉給高檢署,如同郵差,水過無痕。即未對有關「台北地檢署偵辦97年度他字第4657號有關施茂林等瀆職案件,未經詳查事證率予簽結,涉有違失等情乙案」做出任何處置;依分層負責原則,法務部應查明檢察官是否「確有違失」,併予以適法之處置後,給監察院與陳情人一個交待,卻不作為,即形同虛設。法務部前曾發文三次皆如是(如附件40、41 、42),以及其後之函文亦皆如是,因此法務部形同虛設,此即「和稀泥」,亦屬包庇。

       法務部掌理全國檢察機關,前部長王清峰就職前立言(99.01.20聯合報):「檢察官只問是非,公平對待每個人。」並於同日(自由時報/A3版)表示:「檢察官應重視人品、操守、合法性和正確性,不能讓人有懷疑餘地。檢察官要自問辦案時有無【把柄】在人家手上,如果人品、操守和辦案沒有問題,就不用擔心什麼,檢察官權利很大,一定要深自惕勵。」惟法務部光說不練,形同虛設,就成了騙子了?

       充斥謊言之處分書或判決書,就是敗壞司法的【大把柄】,而司法改革的唯一契機,是必須撲滅類此【大把柄】,且其最佳良方只有嚴懲害群之馬,給社會大眾一個明快的交待。台灣司法敗壞,以至於台灣沒有正義,正因為台灣沒有正義,所以我們必須要追求正義。

       綜上,對於違法或失職的司法人員,監察院應彈劾竟然仍舊是口頭正義不作為,司法院或法務部亦復如是,顯然失職。因此,監察院、司法院與法務部皆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以至於庇護惡土匪者軟土匪也,形成惡循環!

註1:本集所稱之文件、附件係屬《雙瞳案》第四冊,可參閱第8篇第9、10集。

註2、證一~八十七,以及增證一~四等等,為《雙瞳案》第二冊「上訴人提證總覽」之內容,請參閱第8篇第3集(二)之附錄2。

註3(前情提要):
       91年9月以前,受害人右眼矯正視力0.1(證十一),係傷害,而非重傷害。91.09.30受害人在長庚醫院施做「全層角膜移植手術(s/p penetrating keratoplasty)併縫合下方瞳孔手術(s/p iridoplasty)」(增證二)手術後,於91.10.30與92.03.05視力檢查結果右眼裸視小於0.01(證二十五、證五十五),始確定「右眼失明」。因此,被告等「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的本質是「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構成刑法第10條第4項第1款「毀人一目重傷害」,觸犯刑法第278條第1項重傷罪。

       再者,經查92.07.31、93.09.07與94.01.12之歷審法院之判決皆是徹底「虛偽造假」的枉法裁判(請參閱本篇第10集第4~8節),以及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施茂林與檢察官吳秋瑩將重傷害案恣意簽結(請參閱本篇第10集第2節)等11位司法人員,涉嫌嚴重違法失職。

       逐於97.05.21為「施茂林等11位司法人員瀆職」及「雙瞳重傷害」等情,依法再提出刑事告訴。(文件1,即「97.05.21案號97年度他字第4657號刑事告訴狀」)

       第1節  98.02.13台北地檢署未具名之檢察官(經查為柯宜芬檢察官,如本篇第10集第13節)將「施茂林等11位司法人員瀆職」案件未經偵查即予簽結,顯然違法失職,屬性惡土匪;另將「雙瞳重傷害」案件調換檢察官,係違背分案不可變更原則,亦即操控司法,屬性惡土匪!(文件3)
       第2節  98.03.13監察院函法務部:「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7年度他字第4657號王鳳臻君告訴施茂林等瀆職案件,未經詳查事證率予簽結,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云云,係認為檢察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違憲,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6)
       第3節  98.03.24法務部函高檢署之主旨為:「監察院函據王鳳臻君陳述: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偵辦97年度他字第4657號渠告訴施茂林等瀆職案件,未經詳查事證率予簽結,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參處逕復並副知監察院及本部。」云云,亦係認為檢察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附件43)
       第4節  98.05.21台北地檢署未具名之檢察官調查結果略為:「經查......綜合全卷證據資料,......並無違失之處。」云云,係未經調查,黑箱作業、官官相護、扯爛?,屬性惡土匪!(文件10)
       第5節  98.06.10監察院函法務部之主旨為:「據王鳳臻君陳述:為渠就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8年5月21日北檢玲忠98調57字第34550號函復內容尚有所陳述等情乙案,函請法務部參處逕復。」 云云,仍係正義直言不作為,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文件12)
       第6節  98.06.22法務部函高檢署之主旨為:「監察院函據王鳳臻君陳述: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98年5月21日北檢玲忠98調字第34550號內容尚有所陳述等情,囑參處逕並副知監察院及本部。」云云,亦係認為檢察官違法失職,惟僅口頭正義不作為,即已失職,係軟弱無能,結果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附件45)
       第7節  98.08.13台北地檢署未具名之檢察官函復略為:「本署分98年度調字第57號乙案調查,經調取該案卷宗後發現,...相關之事證,...並無違失而簽結。」云云,同上述第4節,不另重述。(如文件13)
       第8節  98.09.03監察院函復之主旨略為:「經查本案前經本院函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等函復台端在案,宜請參考該案復函意旨,復請查照。」云云,係敷衍塞責不作為,明顯失職,亦係軟弱無能,結果就是縱容為惡,屬性軟土匪!(如文件15)

檢附文件:
       文件1、97.05.21案號97年度他字第4657號刑事告訴狀。
       附件25、92.05.13台北地檢署北檢茂律92他1209字第29265號簽結函,請參閱本篇第10集第2節。
       附件40、97.10.20法務部檢察司法檢一字第0970183075號函台北地檢署。
       附件41、97.12.03法務部檢察司法檢一字第0970183602號函台北地檢署。
       附件42、98.01.14法務部檢察司法檢一字第0980180061號函台北地檢署。
       證十一、91.02.07榮民總醫院診斷證明書:右眼視力0.1,可見虹膜切口。
       證二十五、91.10.30長庚醫院視力檢查診斷證明書影本:右眼裸視小於0.01。
       證五十五、92.03.05長庚醫院病歷記載:右眼視力0.01。
       增證二、91.09.30在長庚醫院實施全層角膜移植(penetrating keratoplasty)併縫合下方「人造瞳孔」(iridoplasty)病歷乙份。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