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Key word:雙瞳案,double vision case, two puple case, two puples case, 2 puple case, 2 puples case. A eye had two puples.

89.01.29視網膜手術成功。89.02.22國泰醫院郭博誠醫師明知「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而給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病人點用,造成視網膜再剝離,是為「篩選受試者」,預謀於再次手術時實施「人造瞳孔實驗」。89.03.04視網膜手術中破壞病人右眼的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又在病人右眼挖一個大洞、再將虹彩二處貼黏在角膜上(造成角膜無法負荷,二年半後、角膜移植),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病人右眼就有二個瞳了,嚴重複視,雙眼產生4個映像,二年半後、縫合人造瞳孔;因此國泰醫院的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該院事後態度,極端惡劣,譬如,國泰醫院被指控於89.03.04偷做了一個人造瞳孔,91.02.05該院否認,92.02.26該院承認了、又說只做了周邊虹彩切除手術(PI)。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例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又譬如,92.02.26被告國泰醫院「民事答辯狀」為提答辯事第貳之一之(一)後段記載:【因此此項虹彩切除(PI)乃必要之手術,視網膜專科醫師皆明白此術式之重要性,亦為作過此項手術之病人,均知之情事」。】云云,被告明明做的是一個「人造瞳孔」,卻說是PI,即承認的內容不一致、不相干、不真確,係屬「黃鼠狼的話」。該院在原告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原告右眼就有「二個瞳孔」。一隻眼睛只有「一個瞳孔」。一隻眼睛若有「二個瞳孔」,已然是天下奇觀,古今中外、聞所未聞!

更無恥地於91年9、10月間,操縱司法同時掉換檢察官及法官;並私下安排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為鑑定人,於92.05.07將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納入,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2012/08/28

第8篇 第17集 台北市市長郝龍斌帶頭以詭辯及硬拗的手法,包庇土匪!

第8篇 政府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span #ff0000"="">第17集 台北市市長郝龍斌帶頭以詭辯及硬拗的手法,包庇土匪!
     
       註:為便於讀者閱覽,自本集起,所有「相關資料」皆以「超連結」方式張貼,特此說明。

       「台北市市長郝龍斌帶頭以詭辯及硬拗的手法,包庇土匪!」這句話,沒人相信,我也不相信,可是事實即是如此,試觀101.08.15郝市長函文之內容(如文件24,即24-124-2)可見一斑,令人非常遺憾!
       詭辯之道,簡單的說,即「A似有理、B本無理,隨機混淆A與B,則A、B似乎都有理」。例如:某日藍先生想吃一頓免費的早餐,就點了一個A餐,待會換了一個B餐,吃完B餐不付錢就要走了。老板叫:「還沒給錢啊!」藍先生歪著頭,一副奇怪的樣子說:「剛剛的早餐不是我用一份A餐換來的,為什麼要給錢?」老板有些發怒了說:「那份A餐你沒給錢啊!」藍先生很奇怪地說道︰「那份A餐我又沒有吃,給什麼錢?」老板傻眼了,一下子腦子轉不過來,心裡想著藍先生的話:「沒吃自然不用給錢,另外那個是換的,也不用給錢,兩句話都沒錯,那應該是不用給錢了。」......不對,不是這樣算的......當老板想通了之後,藍先生早就已經不見人影了,只好自認倒霉,不過心中已經將藍先生拉到黑名單之中。這就是經典的詭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就是有意地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即掩耳盜鈴之行為,類同金光黨手法,不正當!
       詭辯似有理,硬拗沒有理,前者如騙子,後者如土匪,不可不察!一個人的品性很重要,甚至可以說最重要。人一生下來是人性本善,善惡一念間,但隨著年齡學惡很容易,受不了那些誘惑,做壞人的福利是很優渥,當然也會有相應的報應。還有就是被逼走上這條路,卻是一條不歸路,但願某些人不要硬著頭皮走到底!
       OPD眼藥水(即毛果芸香鹼;pilocarpine;miotics;縮瞳劑)會造成縮瞳及睫狀肌收縮,對於schlemm氏管具有開啟作用,可以增加眼房液外流而降眼壓,適用於青光眼病症證六十六-2)。視網膜貼合手術後2個月內屬危險期,避免眼睛受到震動(證七十九-6證七十八-3),而OPD眼藥水會造成縮瞳及睫狀肌收縮,致使視網膜再剝離,故不適用於視網膜貼合手術後的病人(如附件1-1附件1-2附件1-3)。因此,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一般眼科書籍多有記載,一般媒體亦有評論(如附件1-1附件1-2)。台北市藥師公會91.11.08(91)北市藥師瑞字第91024號函之鑑定結果(如附件26-126-226-326-4)略為:「pilocarpine一般用於治療青光眼。使用pilocarpine可能造成視網膜剝離。尤其是高度近視或眼睛具其他疾病的患者,發生機會比較高」。且衛生署藥物資訊網分別於96.09.12與96.09.14以電子郵件答覆(如附件6)為:「毛果芸香為一縮瞳劑,而縮瞳劑可能會引起視網膜剝離」。以及89.03.04實施第2次視網膜貼合手術前,國泰醫院蕭裕泉醫師告知:「OPD眼藥水不能使用」(如附件1-2末欄),且別家醫院的眼科醫師亦如是說。而國泰醫院所稱「OPD眼藥水不會造成視網膜再次剝離」之言,與上述事實完全相反,亦未提出任何資料證明之,可見該院肆無忌憚地睜眼說謊,純粹硬拗!

       101.08.15台北市市長郝龍斌函文(如文件24,即24-124-2)之說明三前段記載略為:「依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函復之鑑定結果, 89年2月間使用毛果芸香鹼之OPD眼藥水以降眼壓,與上訴人視網膜再次剝離,無相當因果關係。」云云,惟不查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之鑑定結果,係屬偽證。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92.05.07中眼台(92)字第069號函之鑑定結果(附件27)略為:「視網膜剝離手術施行後,常因眼壓高而必須使用降眼壓的藥水,毛果云香鹼是常用的第二線用藥,作用機轉為增加眼內房水的排出,而達到降眼壓之目的。」云云,是屬偽證。承上述,該眼科醫學會之鑑定結果,不但與一般眼科書籍之記載(如附件1-1附件1-2)相反,且與一般媒體之評論(如附件1-1附件1-2)相反,也與台北市藥師公會92.02.04(92)北市藥師瑞字第92020號函之鑑定結果(如附件26-126-226-326-4)相反,亦與衛生署藥物資訊網之電子郵件答覆(附件6)相反,並與國泰醫院蕭裕泉醫師所言相反(如附件1-2末欄),更與別家醫院的眼科醫師的認知相反。何況,視網膜手術後已有3線降眼壓藥物,即Arteoptic, Trusport, Diamax 給病人使用(附件5),醫師未告知尚有第4線用藥。而 OPD是用於治療青光眼的藥物,並非視網膜手術後降眼壓藥物。因此,該眼科醫學會之鑑定結果,係張冠李戴,且與事實完全相反,即屬偽證。此即該眼科醫學會以「OPD可增加眼內房水的排出,而達到降眼壓之目的」混淆了「OPD的藥物作用縮瞳及睫狀肌收縮,會導致視網膜再剝離之情事」,即屬詭辯,不正當!(詳如文件13P19之說明九,即13P1913P20

       由雙瞳照片一看即知,係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手術,並非一般常規醫療行為。且89.03.04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不告知、不記錄,直至90.09.07看病50次皆不告知,90.11.29在台北市政府調處會議中亦不告知,該院於91.02.05民事答辯狀中否認做了雙瞳,而於92.02.26始承認做了雙瞳,其如何能於89.03.04手術前即符合醫療法第63條第1項前段之告知義務?而該院做雙瞳手術卻故意不記錄,已然違法,顯見作賊心虛。試問視網膜手術同意書中,何處有青光眼的切口手術或雙瞳手術之任何記載?何況,視網膜貼合手術的位置在眼球的後極,而雙瞳手術的位置在眼球的前極,二者以水晶體隔開,係南轅北轍、互不侵犯(如內皮1)。類同盲腸在右腹下前部,右腎臟在右腹下後部,二者以大、小腸分隔,是南轅北轍、互不相干。換言之,國泰醫院於施行視網膜貼合手術時,偷做雙瞳手術致毀壞病人右眼等情,與大陸某醫院於施行盲腸炎手術時竊取病人右腎(如附件18)雷同,皆係強迫性土匪行為,且已逾越手術同意範疇,並已逾越社會通常觀念能忍受之程度,泯滅人性!

       101.08.15台北市市長郝龍斌函文(如文件24,即24-124-2)之說明三後段記載略為:「該院於89.03.04所進行之手術與手術同意書所載內容相符,未違反醫療法第63條之告知義務」云云,惟僅引用「最高法院的枉法判例」(枉法情事詳如文件13P15之說明八,即13P1513P1613P1713P1813P19),未提及雙瞳手術,也未查核醫院施行雙瞳的手術記錄,亦未依職權調查證據,更未具理由,即屬硬拗。不查「雙瞳手術」既非常規手術,亦非一般有益病人的治療性手術,是直接傷害病人及造成負面效應的手術,更是古今中外聞所未聞的怪異手術,其本質即是「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即合乎「事理之當然」或「情事之應然」。且「視網膜貼合手術係貼回剝離之視網膜」,而「偷做雙瞳手術」與所追求目的問題「貼回剝離之視網膜」無合理關聯,即非「合目的性」。是故,若以「偷做雙瞳手術係屬視網膜貼合手術」之判斷,則有違吾人日常生活經驗所得之慣例,即違反經驗法則;亦無邏輯上正當合理的關聯性,即違反論理法則;且無視相關證據如雙瞳照片等件,即違反證據法則。因此,郝市長暨衛生局恣意地以「偷做雙瞳手術」是屬「視網膜貼合手術」為論斷,即違背「平等原則禁止對本質不相同的事件,任意地做相同的處理」,亦即違背平等原則「不當聯結之禁止」的要求,即違反憲法第7條之「平等權」。此即以「合法的視網膜貼合手術」混淆「非法的雙瞳手術」,即屬詭辯,不正當!惟未提及雙瞳手術,即係故作不知,毫無理由,則屬硬拗,更不正當!

       國泰醫院「偷做雙瞳」之手段,殘無人道,且非以治療為目的,係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明顯違反醫病關係的核心價值「知情同意」、違反人格權與自主權、違反誠信原則、違反信賴保護原則、違背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其他基本權「人性尊嚴」、違反行政院衛生署「醫療行為」之規範、違反醫療法規、違背醫師誓詞(附件二)、違背赫爾辛基宣言(附件三-1三-2三-3),以及違背醫學倫理之普世原則(附件五P41),係屬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附件六P139)。因此,從任何角度觀察「偷做雙瞳」皆屬「故意重傷害病人之行為」,且並無疑義或其他有意義之爭論存在,即屬重大、明顯違法違憲事件。(詳如文件9第16頁之說明五,另張貼於本集末)

       101.08.15台北市市長郝龍斌函文(如文件24,即24-2)之說明四後段記載略為:「台端不服本府衛生局100.08.18、100.10.21與100.11.08號函,向本府提起訴願,因上開函文係本府衛生局就訴願人陳情事項,所為事實陳述及理由說明之觀念通知,非行政處分,......本府不予受理。」云云,換言之,即「本府衛生局就醫院偷做雙瞳手術事件,僅只為事實陳述及理由說明之觀念通知,無需行政處分」之意,與「法院就被告殺人致死案件,僅只為事實陳述及理由說明之觀念通知,無需刑事裁罰」等語,不分軒輊,係拒絕依法裁處,其本質即屬違法失職。且本案業經監察院於101.08.03函示(如文件23)略為:「拒絕裁處不合法」,因此郝市長拒絕裁處,顯未具正當理由,即屬恣意妄為,即係硬拗。

       101.08.15台北市市長郝龍斌函文(如文件24,即24-2)之說明七第3~5行記載:「依據行政程序法第36條規定:『行政機關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不受當事人主張之拘束,對當事人有利及不利事項一律注意。』」云云,係指行政機關應該依職權調查證據,卻迄未執行,亦未具正當理由,即屬硬拗!其說明二中所稱之「100.09.13衛生局函復說明」,是指「依據醫療法第26條規定:『醫療機構應依法令規定或依主管機關之通知,提出報告,並接受主管機關對其人員配置、設備、醫療收費、醫療作業、衛生安全、診療紀錄等之檢查及資料蒐集。』請貴院就王君對於手術同意書之疑義提出書面說明。」云云,與上述行政程序法第36條規定相符,亦係指「行政機關應依職權調查證據」,足見該局有義務對「有關雙瞳手術診療紀錄等之檢查及資料蒐集」,惟迄未執行,且未提及雙瞳手術,也未查核醫院施行雙瞳的手術記錄,亦未依職權調查證據,更未具理由,顯然恣意妄為,即屬硬拗,嚴重違法失職。

       陳情人於89.01.29在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貼合手術,一切正常。而於89.02.22該院故意給予OPD眼藥水(造成視網膜再剝離),係為篩選受試者。再於89.03.04「偷做雙瞳」,係為人體實驗。且在看病50次期間,該院不但不告知是「右眼雙瞳引起的複視」,卻用眼底鏡在陳情人左右兩眼照來照去,係因左眼為對照組,右眼為實驗組,再利用類固醇(眼內注射kenacort-A/每次1cc)激發右眼視能,並利用菱形鏡片強行矯正右眼雙瞳所造成之複視(附件12),以至於毀人一目......等等一連串的違法行為,係長期凌虐病人,其本質皆是「偷、強、騙」之土匪行為,即屬大是大非的根本問題。89.06.29該院劉寬鎔醫師預期「半年穩定後視力可達到0.5」,係指下方人造瞳孔的視力,即為「偷做雙瞳」之目的。「人造瞳孔」與「新治療法黃斑部轉位術」(附件一)有「異曲同工」之妙(請參閱文件5第3頁之說明四,另張貼於本集末),後者經國外人體實驗成功後引入國內,前者則否。且若非「常規醫療」即屬「人體試驗」,而無論是「常規醫療」或「人體試驗」之醫療行為,皆必須「以治療為目的」(詳如文件13P6之說明一之(三),另張貼於本集末)。因此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違反人道併傷害病人及非治療目的之人體實驗(附件7附件8附件9-19-2),與二次大戰期間德國納粹以集中營戰俘進行試驗、日本731部隊在中國東北以平民進行人體實驗等情(如附件13附件15-10附件六P139),不分軒輊,惡性重大!郝市長不能帶領所屬以詭辯與硬拗的手法,恣意地將「偷、強、騙」併「惡性重大」之強迫性土匪行為皆合法化。

       綜上,  郝市長暨衛生局或國泰醫院把病人當做白老鼠,視為理所當然的嗎?試問,有誰願意被「偷做雙瞳」呢?  郝市長暨衛生局或國泰醫院有人願意嗎?倘若  郝市長暨衛生局或國泰醫院都無人願意,即未將心比心,已然違反平等原則,即屬硬拗。以及「雙瞳手術」究竟是治療何種病症?又屬何種常規醫療範疇?  郝市長應要求衛生局或國泰醫院提出臨床案例證實之,而非詭辯及硬拗!而今  101.08.15台北市市長郝龍斌函文(如文件24,即24-124-2)之內容,係從頭到尾睜眼說謊、掩耳盜鈴,即以上述不正當的詭辯及硬拗手法,包庇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之「偷、強、騙」併「惡性重大」之強迫性土匪行為,業已嚴重違法違憲,以及摧毀了大是大非的根本,更遑論台灣「核心價值」,懇請  郝市長嚴令所屬據實依法行政為祈!

       陳情人(榮民)在此提出嚴正聲明:郝市長暨衛生局與國泰醫院莫再繼續歧視榮民,以及莫再繼續以不正當的方法欺矇榮民,更莫再把榮民當做白老鼠,視為理所當然!
       101.08.24聯合晚報新聞標題:「扁讚郝龍斌:已具國家領導人格局」之摘要為:「台北市長郝龍斌日前公開支持前總統陳水扁保外就醫,8月24日扁透過兒子陳致中表達對郝龍斌的感謝之意,並盛讚他具有『國家領導人的格局』,對此,郝龍斌表示『謝謝,我沒有意見』。」 郝市長具有「國家領導人的格局」之言,個人原本支持,很多人也願支持,可是扁及國泰集團等皆民進黨人士,純粹口惠,華而不實,不可不察!惟郝市長將來是否競選總統,是郝市長個人意願,非他人可左右之,還有待觀察。然而「國家領導人」是率領併引導全國人民朝一定方向前進,卻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國家領導人的格局」,就是指「國家的格局」。以目前來看,馬總統是以發展經濟為主要目標,惟經濟發展的前提要件,係執行正義與維護人權,反之則有負面效應,並影響經濟成長。因此發展經濟必須在合乎正義與維護人權的情形下為之,否則惡性循環,即失人性。倘若國家領導人缺乏人性或者包庇土匪,則台灣即是土匪的溫床,這就太可怕了,不可不慎!
       任何領導人的根本為良知良能(智慧),更必須要有魄力(勇敢)、有正義(德行)、有仁心(指維護人權,即維護憲法),缺一不可,則仁者無敵,因此國家領導人有德者居之。郝市長必須拿出魄力,率領所屬以正義與仁心為基石,勇於依法行政,不分藍綠,不可偏頗!是則,完成了「台北市領導人的最佳格局」,人們才有更進一步的期待,人生不是夢!
       感慨!馬軟弱、扁硬拗,深植藍、綠。扁操控司法、馬不顧司法,續任綠操控,突顯藍無能。國泰集團創辦人蔡萬霖,其子蔡宏圖與陳水扁是台大的同班同學,蔡萬霖病逝於國泰醫院,扁常在國泰醫院體檢,是屬常態。國泰醫院前院長陳楷模身為民進黨大老、扁時代的總統府資政兼總統府醫療小組組長,竟然縱容該院眼科偷偷摸摸實施違反人道併傷害病人及非治療目的之人體實驗(附件7附件8附件9-19-2),與二次大戰期間德國納粹以集中營戰俘進行試驗、日本731部隊在中國東北以平民進行人體實驗等情(如附件13附件15-10附件六P139),不分軒輊,泯滅人性!郝市長正視扁保外就醫,卻帶頭以不正當的詭辯及硬拗手法包庇國泰醫院的土匪行為,不惜嚴重違法違憲地硬拗,以及不吝摧毀大是大非的根本,欺矇榮民,突顯了曾任環保署署長的尷尬身分,不可不戒!
PS:如上所述,倘若有任何錯誤,懇請 郝市長不吝指正。(TEL:2211-8262)
第1節 101.07.23陳情書(文件22)。
第2節 101.08.03監察院函(文件23)。
第3節 101.08.15台北市政府函(文件24)。
檢附文件:
       《雙瞳案》第二冊「上訴人提證總覽」之內容為證一~八十七,以及增證一~四等等,請參閱本篇第3集(二)之附錄2。
       《雙瞳案》第五冊「台北市衛生局竭力包庇財團」之101年7月增訂本完結,內容為文件1~21、附件1~27、附件一~二十四等等,請參閱本篇第13~16集。

       註:《雙瞳案》第五冊之下次增訂之文附件為文件22~24等等,如本集第1~3節所示。
繼續閱讀
2012/08/27

第8篇 第16集 最高行政法院不查行政機關故作不知與拒絕處分,明顯倒行逆施!

第8篇 政府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第16集 最高行政法院不查行政機關故作不知與拒絕處分,明顯倒行逆施!
       101.07.05最高行政法院裁定理由四末段(如文件21第3頁末)裁定:「原告(抗告人)依行政訴訟法第5條第1項規定提起課予義務訴訟,請求相對人應就國泰醫院違反醫療法第63、79條規定之情事,依同法第105條規定予以處分,即非屬人民依法申請之案件,其訴訟不備起訴要件,顯非合法,應予駁回。」云云,略為「本件非屬行政訴訟法第5條第1項所規範課予義務訴訟之依法申請案件,應予駁回」,不查行政機關故作不知(如上述二)與拒絕處分(如上述四),係屬「行政機關不適用應適用之法律」所為之違法決定(不做該做的事),明顯倒行逆施。
       本案係一行為同時觸犯刑事法律及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規定者,業經不起訴處分確定者(如附件21),得依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規定裁處之,行政罰法第26條有明文規定。行政罰法第14條第1項規定:「故意共同實施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者,依其行為情節之輕重,分別處罰之。」原告為受害當事人請求行政機關依法裁處是為理所當然,即屬人民依法申請之案件。
       所謂課以義務,意為規定義務、負有義務、有……的義務等等,係指行政機關有依法行政的義務。換言之,行政機關必須「適用應適用之法律」。在依法行政原則支配之下,行政機關應受各種法規之拘束,不得藉口政策變更,而不執行法律或不遵守其本身發布之行政命令,此乃當然之理。
       台北市政府衛生局故作不知與拒絕依法裁處,係屬濫用權力作成之決定,即屬「行政機關不適用應適用之法律」所為之違法決定(不做該做的事)。該局並未權衡比較支持或反對一項決定內容之「正」、「反」觀點,即任意作成拒絕處分之決定,其決定即不合法。在有裁量餘地時,行政機關有作成無瑕疵裁量決定之法律義務,如此一義務至少亦為個別人民之利益而存在,則該人民在法律上得請求公行政作成無瑕疵之裁量決定。法院不查行政機關故作不知與拒絕處分,係屬「行政機關不適用應適用之法律」所為之違法決定(不做該做的事),而以「本件非屬行政訴訟法第5條第1項所規範課予義務訴訟之依法申請案件」為由駁回,明顯倒行逆施。
       另觀,大法官釋字第243號解釋曾以「有權利即有救濟」一言,括論憲法第16條訴訟權之本旨。(附件二十四P577)
       大法官釋字第653號解釋:「基於有權利即有救濟之原則,人民權利遭受侵害時,必須給予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正當法律程序公平審判,以獲及時有效救濟之機會,此乃訴訟權保障之核心內容,不得予以剝奪。」(附件二十四P563)
       訴訟權即人民的「權利保護請求權」,任何具體法律爭議之事件,皆得請求接受裁判。故如有法律規定,何種爭議不得提起爭訟,即屬對訴訟權之侵害。(附件二十四P562)
       行政程序法第92條第1項規定:「本法所稱行政處分,係指行政機關就公法上具體事件所為之決定或其他公權力措施而對外直接發生法律效果之單方行政行為。」而判斷是否為行政處分之六大要件為:行政機關、公法行為或公權力行為、具體事實、外部行為、單方行為及直接發生法律效果之行為。是則,行政處分基於公權力之職權行使為要素,凡在外觀上有此特徵之官署行為,即應認為行政處分,至於其有無法律依據?是否逾越職權範圍?則屬確定為行政處分後進一步探究其合法性之問題。就人民之觀點而言,由公法授與個人,使其得為本身之利益,而向國家請求作成特定行為之法律力量,即人民之「公權利」。
       而人民之權益,因行政處分而受有損害者,固然可以依法提起行政爭訟。反之亦然,人民之權利或利益,因行政機關怠忽處分或拒絕處分而受有損害者,可以依法提起行政爭訟,亦屬當然。惟人民如不為爭訟,則必須接受該違法之怠忽處分或拒絕處分,顯然與法不合。
       因此,醫院違反法醫療法規,致病人遭受損害,病人以書面或電話或電子郵件向主管機關提出申請、陳情、檢舉、告發等等,皆為申訴案件。惟主管機關拒絕依法處分,是否違法,為目前的問題,惟由下列法庭問答,可知本案之主管機關應依法裁處,即屬「行政訴訟法第5條第1項所規範課予義務訴訟之依法申請案件」依法申請案件。
101.04.25上午11:30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2樓第5法庭之法庭問答(如文件17第4頁):
       法官問:「你的訴之聲明中只有訴願決定撤銷,行政處分沒有聲明撤銷?」
       原告答:「被告未做出行政處分,被告只是拒絕處分,所以沒有撤銷的問題。」
       法官問:「拒絕也是處分,需要撤銷。」
       原告答:「是。」
       法官問:「醫療法的裁處是你們衛生局嗎?」
       被告(台北市衛生局)答:「是。」
第1節 101.05.08行政抗告狀(文件19)。
第2節 101.05.23高等行政法院函(文件20)。
第3節 101.07.05最高行政法院101年訴字第371號裁定書(文件21)。
檢附文件:
       證一~八十七,以及增證一~四,如《雙瞳案》第二冊「上訴人提證總覽」,請參閱本篇第3集(二)之附錄2。
       文件1~12、附件1~25、附件一~二十三等等,如101年2月整編之《雙瞳案》第五冊「台北市衛生局竭力包庇財團」,請參閱本篇第13、14集,文件13~18、附件26、27,請參閱本篇第15集。
       附件二十四、憲法學(上)/律師、司法官用書/黃黌宸著/頁562~579。
       註:《雙瞳案》第五冊之101年2月修訂本完結,待增訂之文附件為文件19~21、附件二十四等等,如本集第1~3節所示。
繼續閱讀
2012/08/26

第8篇 第15集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把醫療法裁定為提供資訊之行為,病人權益有何保障?

第8篇 政府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第15集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把醫療法裁定為提供資訊之行為,病人權益有何保障?
       101.04.30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理由四前段(文件18第5頁)記載:「查觀諸上開醫療法第63條規定,其係為強化醫療機構服務品質,尊重病人知的權利,爰規定醫療機構應於同意書簽具後,始得實施醫療行為;同法第78條及第79條規定則係規範醫療機構實施人體試驗時必須遵守之程序事項,使中央主管機關得對醫療機構之人體試驗計畫予以審核,並課予醫療機構告知義務,使接受試驗者或其法定代理人瞭解試驗計劃及其相關權益事項。若醫療機構違反上開醫療法第63條、第78條及第79條規定,同法第103條第1項及第105條賦予中央主管機關依行為人之違反情形,對其處以罰鍰、停業、廢止開業執照或令終止人體試驗之權限,並未賦予一般人民有向中央主管機關請求對特定人處以上開規定事項之權利,則中央主管機關對違規行為如何裁處,為其行政形成空間,一般人民並無請求其為一定裁處行為之請求權存在,人民縱向中央主管機關為上開規定事項之主張,亦僅係促使中央主管機關為職務之發動。是本件原告以國泰醫院有違反醫療法第63條及第79條規定情事,被告應依同法第105條規定予以處分等語,核諸上開說明,原告並無請求被告為一定裁處行為之公法上權利,而僅屬意見表達之陳情,自非屬行政訴訟法第5條第1項所規範依法申請之案件。」云云,略為「醫療法是尊重病人知的權利,或使病人瞭解相關事項,並未賦予人民有向主管機關請求處分之權利」。換言之,法院係以「醫療法只是提供資訊而已」裁定駁回,簡直把法律當兒戲,令人啼笑皆非!
       法律是「社會生活」的規範。法律以「正義」為其存在的基礎,法律之所以具有規律社會生活的力量,是因為人有分辨是非善惡的正義意識,而法律以正義為基礎才能有「強制力」及「信服力」。法律以「國家的強制力」為其實現手段,國家憑藉「公權力」執行法律,有其「強制性」,使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受其約束。法律之內,人人自由,受其保障。法律由國家制定,或根據社會的習慣加以施行。法律所適用的對象是以有「一般判斷力」之一般人為對象。法律所規範的內容包括「權利、義務」的兩面關係。
       試觀,醫療法第1條(立法目的)規定:「為促進醫療事業之健全發展,合理分布醫療資源,提高醫療品質,保障病人權益,增進國民健康,特制定本法。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規定。」由此可知,醫療法係由立法院授權衛生主管機關制定,經總統公布施行,其規範的內容包括「權利、義務」的兩面關係。醫療法所適用的對象是以有「一般判斷力」之一般人為對象。相對人為衛生主管機關憑藉「醫療法」執行公權力,有其「強制性」,使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受其約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未經立法院授權,無權裁定:「醫療法僅是提供資訊行為(醫療法只是尊重病人知的權利,或使病人瞭解相關事項)」。
       再觀,醫療法第63條規定之「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說明手術原因,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始得為之。」;醫療法第79條第1項前段規定之「醫療機構實施人體試驗時,應善盡醫療上必要之注意,並應先取得接受試驗者之書面同意。」與第4項規定之「前項告知同意及書面同意,醫療機構應給予充分時間考慮,並不得以脅迫或其他不正當方式為之。」;醫療法第82條第2項規定之「醫療機構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責任。」;醫療法第105條第4項前段規定之「違反第79條規定者,由中央主管機關處新台幣10~50萬罰鍰;情節重大者,並得就其全部或一部之相關業務或違反規定之科別、服務項目,處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停業處分。」;以及醫療法第107條第1項規定之「違反第63條第1項、第78條或第79條規定者,除依102、103或105條處罰外,對其行為人亦處以各該條之罰鍰;其觸犯刑事法律者,並移送司法機關辦理。」等等,在在顯示醫療法係法律規範,其內容包括「權利、義務」的兩面關係,有其強制性的本質,而人們各在其位、必須遵守,甚明。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未經立法院授權,恣意變更醫療法的立法目的,將醫療法裁定為僅是提供資訊行為,即屬違憲。
       倘若,人人都把法律當做提供資訊行為,則法律只是說說而已,人人視法律如兒戲,那麼還要法律幹什麼?
       同理,刑法、民法......或其他法律等等,都是法律規範,不僅只是提供資訊行為,更不是說說而已,不是嗎?
       這種將法令如兒戲之論證,怎麼會出現在「裁定書」中呢?
       類此,竭盡玩法弄法之情事,已經摧毀人們對法律的基本認知,還談什麼法律見解?更遑論司法正義了?
第1節 101.03.06行政訴訟起訴狀(文件13)。
第2節 101.03.22台北市政府衛生局答辯狀(文件14)。
第3節 101.04.03行政訴訟準備狀(文件15)。
第4節 101.04.16開庭通知(文件16)。
第5節 101.04.25原告發言單、法庭問答(文件17)。
第6節 101.04.30高等行政法院101年訴字第371號裁定書(文件18)。
檢附文件:
       證一~八十七,以及增證一~四,如《雙瞳案》第二冊「上訴人提證總覽」,請參閱本篇第3集(二)之附錄2。
       文件1~12、附件1~25、附件一~二十三等等,如101年2月整編之《雙瞳案》第五冊「台北市衛生局竭力包庇財團」,請參閱本篇第13、14集。
       附件26、91.11.08台北藥師公會鑑定函影本乙份。
       附件27、92.05.07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鑑定函影本乙份。
       註:《雙瞳案》第五冊之101年2月修訂本完結,待增訂之文附件為文件13~18、附件26、27等等,如本集第1~6節所示。
繼續閱讀
2012/08/25

第8篇 第14集 台北市政府暨衛生局無恥硬拗併倒行逆施,悍然拒絕依法行政,令人深惡痛絕!

第8篇 政府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第14集 台北市政府暨衛生局無恥硬拗併倒行逆施,悍然拒絕依法行政,令人深惡痛絕!

       醫療法第63條第1項規定:「醫院實施手術,應告知病人並經同意及取得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同法第79條第1、4項規定:「醫院施行人體試驗,應先告知及取得受試者之書面同意。」、「前項告知及書面同意,醫療機構應給予充分時間考慮,並不得以脅迫或其他不正當方式為之。」同法第103條第1項第1款規定:「違反第63條第1項規定者,處新台幣5~25萬罰鍰。」以及同法第105條規:「違反第79條之規定者,處新台幣10~50萬罰鍰,情節重大者,並得就全部或一部之相關業務或違反規定之科別、服務項目,處1~12個月停業處分。」

       因此有關「國泰醫院於實施視網膜貼合手術時,偷偷摸摸於病人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致右眼變成雙瞳併毀壞(附件7、8、9),嚴重違反醫療法第63條及第79條規定」等情,陳情人(病人)於100.08.31、100.10.05及100.10.31向台北市政府衛生局請求依同法第105條之規定裁處(如文件3、5、7),該局理應依法行政。

       而100.11.08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函復(如文件8)之說明三後段,係直接引用最高法院枉法判例,未經查證,再將最高法院所謂「且該次手術在上訴人右眼瞳孔下方預留切口確有必要,因認渠等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等語,改為「且該次手術......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以至於有關「醫院偷做雙瞳手術」之違法事實,不復存在了,意圖一手遮天、包庇財團。

       惟由雙瞳照片一看即知,係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手術,並非一般常規醫療行為。且89.03.04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手術不告知、不記錄,直至90.09.07看病50次皆不告知,90.11.29在台北市政府調處會議中亦不告知,該院於91.02.05民事答辯狀中否認做了雙瞳,於92.02.26始承認做了雙瞳,其如何能於89.03.04手術前即符合醫療法第63條第1項前段之告知義務?試問視網膜手術同意書中,何處有青光眼的切口手術或雙瞳手術之任何記載?何況,視網膜貼合手術的位置在眼球的後極,而雙瞳手術的位置在眼球的前極,二者以水晶體隔開,係南轅北轍、互不侵犯(如內皮1)。類同盲腸在右腹下前部,右腎臟在右腹下後部,二者以大腸、小腸分隔,是南轅北轍、互不相干。換言之,國泰醫院於施行視網膜貼合手術時,偷做雙瞳手術致毀壞病人右眼等情,與大陸某醫院於施行盲腸炎手術時竊取病人右腎(如附件18)雷同,皆係強迫性土匪行為,且已逾越手術同意範疇,並已逾越社會通常觀念能忍受之程度,泯滅人性!衛生局為衛生主管機關,充斥醫學專家,卻罔顧醫學倫理與醫療法規,昧著良心於101.10.21函復之說明五、100.11.08函復之說明三,及100.12.19答辯書第三之(一)段(如文件6、8與11)皆稱:「該院所進行之手術與手術同意書所載內容相符,未違反醫療法第63條之告知義務」云云,即屬無恥硬拗併倒行逆施!綜上,台北市政府衛生局為衛生主管機關竟然這麼樣無恥地竭盡全力包庇財團,病人的權益有何保障?

       且該局函復(如文件8)之說明四前段略為:「依行政程序法第173條第1項第2款(略以):『人民陳情案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不予處理:二、同一事由,經予適當處理,並已明確答覆後,而仍一再陳情者。..... 』」云云,係拒絕依法裁處,即未依法行政,嚴重損及人民權益,顯然違法失職。

       再者,本案係國泰醫院違反醫療法第63條及第79條之規定致重傷害病人(附件7、8、9),其主要違法事實係「偷做雙瞳手術」,而台北市政府衛生局自去年7月以來,計發文6次(如文件1、2、4、6、8與11)竟然未曾提及「雙瞳手術」,係吃案6次,顯然故作不知,嚴重違法失職!尤其甚者,由「雙瞳照片」可知「雙瞳」是這麼樣地顯而易見,而該局竟然故作不知,顯然竭力包庇財團,係欺善怕惡,即屬違法失職。

       試想,軍人在戰場上遇到了敵人會立即迎頭痛擊,是勇敢面對決不逃避,否則就是懦夫。再想,警察在街上遇到了搶匪也會立即打擊罪犯,也是勇敢面對決不逃避,否則就是懦夫。而台北市政府衛生局為衛生主管機關遇到了違反醫療法上義務規定者,應該要依法行政,竟然始終故作不知,如同懦夫,嚴重違法失職。

       行政合法原則或法的無條件執行原則係指行政機關有法律執行義務,對合乎一定法規構成要件之行為,有義務予以一定之法律效果。除法有明文規定外,以行政處分對特定人賦予一般所無之特別權利或課以特別義務或免除一般性義務,或准予一定期間以不取締之承諾,皆屬違法。(附件十一P140、141)

       依行政罰法第26條第1、2項規定:「一行為同時觸犯刑事法律及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規定者,依刑事法律處罰之。」、「前項行為如經不起處分或為無罪、免訴、不受理、不付審理之裁判確定者,得依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規定裁處之。」以及同法第27條第1、3項規定:「行政罰之裁處權,因三年期間之經過而消滅。」、「前條第2項之情形,第1項期間自不起處分或為無罪、免訴、不受理、不付審理之裁判確定日起算。」而本案檢察官不起處分確定日為98.12.28(如附件21),因此台北市政府衛生局於本年年底以前,未依法執行裁處權,則陳情人之請求權因而消滅,嚴重損人民權益。

       另依行政程序法第92條第1項,及訴願法第3條第1項皆規定:「本法所稱行政處分,係指中央或地方機關就公法上具體事件所為之決定或其他公權力措施而對外直接發生法律效果之單方行政行為。」而所稱之具體事件,乃規制個別事件之行政行為。且行政罰法第14條第1項規定:「故意共同實施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者,依其行為情節之輕重,分別處罰之。」因此,台北市政府衛生局應依法裁處卻拒絕處分,其「拒絕處分」即屬上述違反行政程序法與訴願法所規定之「中央或地方機關就公法上具體事件所為之決定」。惟行政機關違反對人民應執行之職務所為之決定,即為違法行為。且行政機關不以依法律授權裁量為目的,而為違反法律裁量界限之決定時,亦屬違法。因此行政機關「適用不應適用之法律」,或「不適用應適用之法律」,所為之決定自屬違法。換言之,行政機關「做該做的事」就是依法行政,而「做不該做的事」或「不做該做的事」則是違法失職。

       惟101.02.02台北市政府訴願決定書未頁第四段(如文件12第3頁)記載:「綜上,本件訴願係原處分機關就原告申訴內容單純回復,屬觀念通知,非屬訴願法上之行政處分,...」云云,係不查衛生局應依法裁處,卻故作不知與拒絕處分,係屬「行政機關不適用應適用之法律」所為之違法決定(不做該做的事),而以「本件非屬訴願法上之行政處分」為由駁回,明顯倒行逆施。

       試問何謂:「原處分機關就原告申訴內容單純回復,屬觀念通知,非屬訴願法上之行政處分」?即「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就病人申訴醫院偷做雙瞳手術致重傷害案件,僅只單純回復,屬觀念通知,無需行政處分」之意,與「法院就原告告訴被告殺人致重傷害案件,僅只單純回復,屬觀念通知,無需依刑法裁罰」等語,不分軒輊,係不查二者的本質皆嚴重違法失職之行為,即屬無恥硬拗。

第1節 100.11.28訴願書(文件9)。
第2節 100.12.08台北市政府訴願委員會北市衛醫護字第10052470900號函(文件10)。
第3節 100.12.19台北市政府衛生局訴願答辯書(文件11)。
第4節 101.02.02台北市政府訴願決定書(文件12)。

檢附文件:
       證一~八十七,以及增證一~四,如《雙瞳案》第二冊「上訴人提證總覽」,請參閱本篇第3集(二)之附錄2。
       文件1~12、附件1~25、附件一~二十三等等,如101年2月整編之《雙瞳案》第五冊「台北市衛生局竭力包庇財團」,請參閱本篇第13集,其中文件9~12補充如下:
       文件9、請參閱本集第1節。
       文件10、請參閱本集第2節。
       文件11、請參閱本集第3節。
       文件12、請參閱本集第4節。

註:《雙瞳案》第五冊之101年2月修訂本完結,待增訂。


繼續閱讀
2012/08/24

第8篇 第13集 雙瞳案第五冊(101年2月修訂)

第8篇 政府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第13集 雙瞳案第五冊(101年2月修訂)

       茲於101年2月將《雙瞳案》第三冊「衛生署署長帶頭虛偽造假」之中有關「台北市政府衛生局」部分摘除歸入《雙瞳案》第五冊「台北市衛生局竭力包庇財團」,特此說明。修訂後之《雙瞳案》第五冊「台北市衛生局竭力包庇財團」之文件1~文件12、附件1~附件25,及附件一~附件二十三,張貼如下:

書皮:

內皮1:同本篇第12集。

內皮2:同本篇第12集。

內皮3:同本篇第12集。

自序:同本篇第9集(上)。

目錄:













 

文件1、同本篇第6集第1~2節。
文件2、同本篇第6集第3~5節。
文件3、同本篇第7集第1節。
文件4、同本篇第7集第2節。
文件5、同本篇第7集第3節。
文件6、同本篇第7集第4節。
文件7、同本篇第7集第5節。
文件8、同本篇第7集第6節。
文件9~12、待張貼。
附件1~17:同雙瞳案第三冊,請參閱本篇第12集。
附件18~25、附件一~二十三等等張貼如下:

註:雙瞳案第五冊之101年2月修訂本完結,待增訂。


繼續閱讀
2012/08/23

第8篇 第12集 雙瞳案第三冊(101年2月修訂)

第8篇  政府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第12集  雙瞳案第三冊(101年2月修訂)

       茲於101年2月將《雙瞳案》第三冊「衛生署署長帶頭虛偽造假」之中有關「台北市政府衛生局」部分摘除歸入《雙瞳案》第五冊「台北市衛生局竭力包庇財團」,特此說明。修訂後之《雙瞳案》第三冊「衛生署署長帶頭虛偽造假」之文件1~文件30、附件1~附件37,及附件一~附件三十四,張貼如下:

書皮:

內皮1:

內皮2:

內皮3:

自序:同本篇第9集(上)。
 

目錄:












註:雙瞳案第三冊之101年2月修訂本完結,待增訂。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