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Key word:雙瞳案,double vision case, two puple case, two puples case, 2 puple case, 2 puples case. A eye had two puples.

89.01.29視網膜手術成功。89.02.22國泰醫院郭博誠醫師明知「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而給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病人點用,造成視網膜再剝離,是為「篩選受試者」,預謀於再次手術時實施「人造瞳孔實驗」。89.03.04視網膜手術中破壞病人右眼的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又在病人右眼挖一個大洞、再將虹彩二處貼黏在角膜上(造成角膜無法負荷,二年半後、角膜移植),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病人右眼就有二個瞳了,嚴重複視,雙眼產生4個映像,二年半後、縫合人造瞳孔;因此國泰醫院的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該院事後態度,極端惡劣,譬如,國泰醫院被指控於89.03.04偷做了一個人造瞳孔,91.02.05該院否認,92.02.26該院承認了、又說只做了周邊虹彩切除手術(PI)。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例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又譬如,92.02.26被告國泰醫院「民事答辯狀」為提答辯事第貳之一之(一)後段記載:【因此此項虹彩切除(PI)乃必要之手術,視網膜專科醫師皆明白此術式之重要性,亦為作過此項手術之病人,均知之情事」。】云云,被告明明做的是一個「人造瞳孔」,卻說是PI,即承認的內容不一致、不相干、不真確,係屬「黃鼠狼的話」。該院在原告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原告右眼就有「二個瞳孔」。一隻眼睛只有「一個瞳孔」。一隻眼睛若有「二個瞳孔」,已然是天下奇觀,古今中外、聞所未聞!

更無恥地於91年9、10月間,操縱司法同時掉換檢察官及法官;並私下安排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為鑑定人,於92.05.07將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納入,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2011/11/27

第8篇 第7集 台北市政府衛生局被財團牽著鼻子走,淪為打手,令人深惡痛絕!

第8篇  政府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第7集  台北市政府衛生局被財團牽著鼻子走,淪為打手,令人深惡痛絕!


       89.03.04國泰醫院在手術枱上(病人全身包裹,只露手術中的右眼)實施「視網膜貼合手術」時,偷偷摸摸在病人右眼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右眼變成「二個瞳孔」,此即「偷做雙瞳」。「雙瞳手術」不告知即違反醫療法第63條:「手術前應先告知,並取得病人書面同意」之規定,簡言之,即違反「告知同意義務」。「雙瞳手術」並非「常規醫療」,即屬「人體實驗」,違反醫療法第78條:「教學醫院實施人體試驗,應先報請主管機關核准」,與第79條:「醫療機構施行人體試驗,應先取得受試者之書面同意」之規定。且「雙瞳手術」造成病人右眼毀壞(重傷害),即屬「非治療目的之人體實驗」,嚴重違反醫學倫理。而該院除了引用枉法裁判之判決書信口雌黃與自欺欺人之外,對於為何要在病人右眼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雙瞳手術」究竟是治療何種病症?「雙瞳手術」究竟是屬何種常規醫療範疇?以及「視網膜貼合手術」如何能包括所謂「青光眼週邊虹膜切除手術」或「雙瞳手術」等等,皆無法提出臨床案例或健保資料證實之。而行政機關對於「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行為」者,應處予行政罰。基於上述事實,且事證明確,即應依醫療法第105條之規定處分。

       而,本案之具體醫療爭議事實為「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且訴願人於100.08.31、100.10.05與100.10.31請求台北市政府衛生局依法處分在案(如文件28、32與36;請參閱本集第1、3、5節)。因此,該局即應對「國醫院違反醫療法第63、78與79條等義務行為」,依同法第105條處罰。而台北市政府衛生局業已於100.07.22、100.08.18、100.09.13、100.10.21與100.11.08共發文5次(即文件24、26、30、35、37;請參閱第6集第1、3節,以及本集第2、4、6節),惟該局竟然從未提及「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之違法事實行為,係無視相關事證、未就事論事,即違反證據法則與論理法則,且違反行政行為明確性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個案正義原則與信賴保護原則。

       且,該局2次堅持「尚難斷論違反醫療法之相關規定」(文件35之說明五、文件37之說明三),係直接引用最高法院枉法裁判之裁定而不予處置,亦未經查證,已然違法。又未提及「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之違法事實,再將最高法院所謂「且該次手術在上訴人右眼瞳孔下方預留切口確有必要,被上訴人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等語(文件26-附件1-P33第6行;如本篇第6集第43節),改為「且該次手術......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以至於有關「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之違法事實,皆不復存在了,即屬越俎代庖。該局再另以與「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無直接關係的各種論調搪塞,亦屬越俎代庖。是故,該局業已被財團牽著鼻子走,淪為打手,而非為人民服務,令人深惡痛絕!試觀察最近該局100.11.08函復之內容,即可窺豹一斑,謹解析如下:

       依據台北市政府衛生局100.11.08函復(如本集第6節)之說明三(同100.10.21函復之說明五,如本集第4節)記載:「有關申請人反映國泰醫院非法手術故意傷害病人之行為,以及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目的之人體實驗等節,......經查本案依最高法院民事裁定(93年度台上字第2628號)略以(同所附之附件1,即國泰醫院100.10.13(100)院秘字第1805號函之說明三後段):『......為上訴人(即申請人)進行之手術,與上訴人簽立之同意書所載手術內容相符,未違反醫療法第63條第1項前段之告知義務,且該次手術......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侵害上訴人之身體,亦未違背契約約定......。』爰尚難斷論違反醫療法之相關規定。」云云,惟未提及「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之事實行為,係無視相關事證、未就事論事,即違反證據法則與論理法則,且違反行政行為明確性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個案正義原則與信賴保護原則,嚴重違法。

       而,該局堅持「尚難斷論違反醫療法之相關規定」,係直接引用最高法院枉法裁判之裁定即不予處置、未經查證,又未提及「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之事實行為,再將最高法院所謂「且該次手術在上訴人右眼瞳孔下方預留切口確有必要,被上訴人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等語(請參閱文件26-附件1-P33第6行;即本篇第6集第43節),改為「且該次手術......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如上述),以至於有關「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之違法事實,皆不復存在了,明顯越俎代庖,嚴重包庇。

       再者,該局函復之說明四前段略為:「依行政程序法第173條第1項第2款(略以)得不予處理」等語,係不准許訴願人(病人)為「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嚴重違反醫療法之規定等情」請求裁處,嚴重損及人民權益。顯見,該局不願依法行政,亦不願保障人民權益,且未具一般行政效能,更未增進人民對行政之信賴,而其悍然拒絕的態度又如此地凶惡,令人憤慨!

       至於,該局函復之說明四後段所稱:「倘台端對本案仍有疑義,本局設有醫事審議委員會,可向本局申請醫療爭議調處(惟不涉及醫療疏失鑑定)。」等語,惟誠如該局函復之說明二前段所稱:「經查本案台端於90年間向本局陳情,本局於90.11.29召開醫療爭議調處會議,調處結果為不成立。」等言,可知本案業經該局調處結果為不成立在卷,而其一再地堅持調處,顯然不合情、理、法。且訴願人已於100.08.31、100.10.05與100.10.31為「國泰醫院違反醫療法上義務行為」向該局申請依法裁處在案,該局即應依法做出行政處分,此際再為「業已於90.11.29調處結果不成立」之案件,再申請調處,已有重複之嫌,顯未依法行政,且不具實質意義。

       上述所謂:「惟不涉及醫療疏失鑑定」之言,其中「醫療疏失」一辭,亦屬越俎代庖,並非用辭不當。試問,國泰醫院「偷做雙瞳」,從未承認是為「醫療疏失」,何來「醫療疏失」之言?而,依刑法第13條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國泰醫院「偷做雙瞳」,係先竊取病人右眼黃斑部組織(即毀滅右眼「原有瞳孔」之中心黃斑部視力)、再於虹膜(精緻的環狀肌)上挖一個大洞(竊取部分虹膜組織,因而眼睛失去調節光線的收縮功能)、並將虹膜「二處固定」在角膜上(角膜無法負荷致發生水腫、糜爛與變性),係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以周邊視網膜產生視力,取代「原有瞳孔」的中心黃斑部視力,右眼變成「二個瞳孔(雙瞳)」,造成嚴重複視及毀壞(如附件7、8、9)。類此一連串的手術行為,會是過失嗎?簡言之,「偷做雙瞳」之手術,尤較「視網膜手術」更為複雜,豈會是「醫療疏失」?因此該局所謂「醫療疏失」一辭,亦屬越俎代庖。

       再所謂:「惟不涉及醫療疏失鑑定」之言,其中「鑑定」二字,係推諉之辭。行政機關係依據行為人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行為之「事實」,處以行政罰,即是做出「行政處分」。因此行政處分是對行為人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行為之「事實」而為之處罰,而所謂「鑑定」係對「該項違法事實」之存在有疑問時為之,本案既然國泰醫院業已承認「偷做雙瞳」之事實存在,何況本案之事證俱全,還要「鑑定」什麼?

       綜上所述,該局堅持「尚難斷論違反醫療法之相關規定」,係直接引用最高法院枉法裁判之裁定而不予處置,亦未經查證,已然違法。又未提及「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之違法事實行為,即屬包庇。再將最高法院所謂「且該次手術在上訴人右眼瞳孔下方預留切口確有必要,被上訴人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等語,改為「且該次手術......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以至於有關「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之違法事實,皆不復存在了,係屬越俎代庖;另以與「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無直接關係的各種論調搪塞(如以上述),亦屬越俎代庖。再者,該局未依法行政,亦未保障人民權益,且未具一般行政效能,更未增進人民對行政之信賴,而其悍然拒絕的態度又如此地凶惡。顯見該局業已被財團牽著鼻子走,淪為打手,而非為人民服務。換言之,為「人民服務的公務員」變成「國家為財團圈養的打手」,令人深惡痛絕!

第1節  100.08.31為「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等情」乙案,請求台北市政府衛生局依法處置。
第2節  100.09.13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函國泰醫院略為:「依據醫療法第26條規定,請國泰醫院就王君對於手術同意書之疑義提出書面說明」。
第3節  100.10.05為「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等情」乙案,請求台北市政府衛生局依醫療第10條裁處。
第4節  100.10.21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函復略為:「經查本案依最高法院民事裁定略以:『雙瞳手術未違反醫療法第63條第1項前段之告知義務,且該次手術......無不法侵害上訴人之身體......』爰尚難斷論違反醫療法之相關規定」云云,係直接引用最高法院枉法裁判之裁定即不予處置、未經查證,又未提及「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之事實行為;再漏列最高法院所謂「在上訴人右眼瞳孔下方預留切口確有必要,被上訴人」等語;以至於有關「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之違法事實,皆不復存在了;另越俎代庖,以與「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無直接關係的各種論調搪塞。
第5節  100.10.31為「國泰醫院“偷做雙瞳”毀病人右眼等情」乙案,請求台北市政府衛生局依醫療第10條裁處。
第6節  100.11.08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函復內容略同第4節。

檢附文件
       證一~證八十七,請請參閱本篇第3集(二)之附錄2。
       附件1~附件36、附件一~附件二十七,以及附錄1~附錄8等等,皆同前,如本篇第5集(六)。
       文件1~文件20,同前,如本篇第5集(六)。

       文件21、100.07.04陳情書呈行政院,請參閱本篇第5集第18節。
       文件22、100.07.11行政院秘書處移交單院臺衛移字第1000036878號函衛生署,請參閱本篇第5集第19節。
       文件23、100.07.19衛生署函衛署醫字第1000016044號函台北市政府衛生局,請參閱本篇第5集第20節。
       文件24、100.07.22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北市衛醫護字第10047877400號函,請參閱本篇第6集第1、2節。
       文件25、100.08.12聲請異議書呈衛生署,待張貼。
       文件26、100.08.18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北市衛醫護字第10037849000號函,請參閱本篇第6集第3~5節。
       文件27、100.08.24衛生署函衛署醫字第1008900537號函,待張貼。
       文件28、100.08.31陳情書呈台北市政府衛生局,請參閱本集第1節。
       文件29、100.09.05訴願書呈衛生署轉呈行政院,待張貼。
       文件30、100.09.13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函,請參閱本集第2節。
       文件31、100.10.05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00265002號函(衛生署答辯書乙份),待張貼。
       文件32、100.10.05申請書呈台北市政府衛生局請參閱本集第3節。
       文件33、100.10.12行政院秘書長院臺衛移字第1000054804號函(通知:補具出生年月日),待張貼。
       文件34、100.10.17訴願補充書呈行政院(補具出生年月日),待張貼。
       文件35、100.10.21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北市衛醫護字第10039996000號函,請參閱本集第4節。
       文件36、100.10.31陳情書呈台北市政府衛生局,請參閱本集第5節。
       文件37、100.11.08台北市政府衛生局北市衛醫護字第10051489500號函,請參閱本集第6節。

       附件37、89.06.17台大醫院病歷影本乙份。
       附件二十八、100.07.19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00016044號函,請參閱文件23。
       附件二十九、醫療紛爭與法律/中村敏昭、齊藤靜敬、蔡篤俊、謝瑞智合著/文笙書局/頁116~125、156~159。
       附件三十、憲法要義/大學用書/2009年版/李惠宗著/頁140~143。
       附件三十一、憲法(上)解題概念操作/植憲編著/頁4-2~4-11。
       附件三十二、憲法新論/ 2010年版/法治斌、董保城著/頁46~49、132~141、208~213、254~261。
       附件三十三、歷審法院對55個事證之故意違法曲斷、事實真相二元透視表,請參閱本篇第6集第44節。
       附件三十四、歷審法院「故意曲斷是非55個」之事實與理由一覽表,請參閱本篇第6集第45節。
       附件三十五、憲法要義/大學用書/2009年版/李惠宗著/頁16~19、64~67。
       附件三十六、92.05.13台北地檢署北檢茂律92他1209字第29265號簽結函,請參閱本篇第6集第39節。
       附件三十七、98.02.23呈監察院之陳情書,請參閱本篇第6集第49節。
       附件三十八、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請參閱本篇第6集第50節。
       附件三十九、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703100號函,請參閱本篇第6集第50節。


繼續閱讀
2011/11/15

第8篇 第6集 財團與法院勾結,違法亂紀、欺壓良民!(四)

第8篇 政府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第6集 財團與法院勾結,違法亂紀、欺壓良民!(四)


       89.03.04國泰醫院在手術抬上施行「視網膜貼合手術」,對全身包裹只露右眼的病人,偷偷摸摸地在原有瞳孔的下方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造成右眼「雙瞳」,以至於毀病人一目等情,無異於盲腸炎手術時竊取病人右腎,因此係屬竊取病人健康的盜賊行為,亦屬強迫性土匪行為,令人唾棄!

一、請問國泰醫院院長下列四個問題(病歷號碼:421972-9):
       (一)、我的右眼因視網膜剝離,於89.01.29由  貴院醫師劉寬鎔、蕭裕泉、陳威霖執行視網膜手術貼回剝離之視網膜,手術正常。而89.02.22  貴院給我OPD(pilocarpine)眼藥水點用,造成貼得很好的視網膜再剝離。pilocarpine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一般眼科書籍多有記載,難道  貴院醫師沒有讀過書嗎?請問剛貼好的視網膜,能經得起這種副作用嗎?  貴院拿病人做藥物「試驗」嗎?
       (二)、89.03.04由 貴院劉寬鎔、郭博誠、蕭裕泉、陳威霖醫師再次執行視網膜手術。 貴院竟在手術抬上偷偷地於我的右眼虹彩(虹彩是由瞳孔擴張肌、括約肌及色素層構成)「下方」挖了一個大洞(直徑約為4至5mm),再將虹彩固定於角膜上方1200及下方900的位置,做成了「二個瞳孔(雙瞳)」。造成角膜水腫、糜爛,且使原瞳孔失去保護眼睛調節光線的收縮機能,與嚴重複視。請問 貴院將病人當作「白老鼠」嗎?
       (三)、我於89.03.04手術前及至90.09.07的一年半期間,一直在  貴院持續看病約五十餘次,歷經  貴院十餘位醫師或護士曾多次診療與檢視過我的右眼,何以  貴院的醫護人員對「二個瞳孔」的實情皆三緘其口?
       (四)、91.02.05  貴院於地方法院答辯書狀中,為何否認「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

二、請問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第二庭洪純利法官三個問題(案號:91訴字第136號):
       (一)、國泰醫院在92.02.26始承認做了「二個瞳孔」的事實,92.07.31判決書中,豈能裁定為:國泰醫院已於89.03.04手術前有告知原告(小民)?
       (二)、判決書(第44頁第12至14行)記載:二個瞳孔的大小差不多(直徑4至5mm),為預留之「小孔」。大家都知道,眼睛為靈魂之窗,係人體中最靈敏、最敏銳、最脆弱的視覺器官,用〝眼內容不下一粒沙子〞來形容還嫌不足!而國內外常用之.45手槍的彈頭直徑是4.5mm,洪法官4.5mm也只是一個「小孔」而已嗎?
       (三)、為何要在虹彩上預留「小孔」呢?令慈也曾做過視網膜手術,有在虹彩上預留「小孔」嗎?視網膜手術是不可以動到虹彩的,洪法官妳是真的不知道嗎?

三、請問臺灣高等法院民事第二庭黃嘉烈法官二個問題(案號:92上字第893號):
       (一)、92.10.22下午04:30開庭,黃法官當庭裁定:劉寬鎔〝談視網膜剝離症〞之文章,不能做為術前說明。而93.09.07你在判決書(第18頁第7至17行)中,何以又出爾反爾地將「該文章」裁定是為:術前說明?又所謂之術前說明,記載於「該文章」之何處,懇請明確指出?
       (二)、又判決書(第21頁第4行)所稱:上訴人(小民)雖主張其沒有青光眼,並以此否定眼科醫學會引用文獻,但所謂為預防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此種〝無中生有〞的論調,怎麼會出現在判決書中呢?

四、請問最高法院民事第二庭蕭亨國審判長二個問題(案號:93台上字第2628號):
       (一)、94.01.12  貴院裁定書(第3頁第6、7行)裁定:國泰醫院於89.02.22使用OPD眼藥水以降低眼壓,與視網膜再次剝離,無相當因果關係。OPD(pilocarpine)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小民已提出十個證據),難道具有視網膜剝離副作用的藥物,真的不會使視網膜再剝離嗎?換成是你自己,你願意點用OPD嗎?
       (二)、裁定書(第3頁第8至11行)裁定:「右眼下方預留切口」之手術與上訴人(小民)89.03.04所簽立之「手術同意書」所載內容相符,未違反醫療法之告知義務。請問「手術同意書」之何處有此記載,懇請明確指出?又所謂「右眼下方預留切口」之手術,到底是個什麼手術,請勿含糊其詞。你有?過〝雙瞳〞的手術嗎?你會願意做個〝雙瞳〞嗎?

五、請問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施茂林檢察長二個問題(案號:91他字第1209號):
       (一)、91.06.12  貴署以「二個瞳孔」的知道日期未超過六個月而受理。91.06.12、91.09.16、91.11.27三次偵查庭,檢察官皆向小民說:要送鑑定。為何  貴署不但不送鑑定,卻於92.05.13函告小民:本案須待民事判決認定之法律關係為斷,本案暫行簽結?
       (二)、92.05.22小民具狀請求  貴署「盡速偵查」,而  貴署又為何置之不理?

六、以在21世紀人權思想高漲之際,人類已不能為所欲為,必須思考到行為舉止是否違反人性?國泰醫院在手術中偷偷地侵犯病人,已嚴峻踐踏了人性的尊嚴,更遑論台灣人的尊嚴了。非常明顯的嚴重傷害案件也會敗訴,如此枉法之裁判,足以敗壞台灣之司法。

                                                                                                                       小民王鳳臻

第39節  92.05.13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施茂林與檢察官吳秋瑩悍然將重傷害案件簽結,明顯違法亂紀,令人深惡痛絕!
第40節  92.05.22告訴人為「台北地檢署悍然將重傷害案件簽結」等情,聲請異議,並請求盡速偵辦,惟該署迄今置之不理?
第41節  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利所為之民事判決書(91年度訴字第136號)
第42節  93.09.06高等法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所為之判決書(案號:92年度上字第893號)
第43節  93.12.30最高法院法官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與許澍林所為之裁定書(案號:93年度台上字第2628號)
第44節  上列各級法院之判決書中係徹底虛造假,謹列示55個事證之故意違法曲斷、事實真相二元透視,可見上述9位法官皆無恥之尤!
第45節  上列各級法院之判決書中「故意曲斷是非55個」之事實與理由一覽表,足證台灣司法敗壞,情事嚴峻!
第46節  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利之判決竟判決為「醫院偷做雙瞳重傷害病人不違法」之枉法裁判情事,無恥之尤!
第47節  93.09.06高等法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亦判決為「醫院偷做雙瞳重傷害病人不違法」之枉法裁判情事,無恥之尤!
第48節  93.12.30最高法院法官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許澍林又判決為「醫院偷做雙瞳重傷害病人不違法」之枉法裁判情事,無恥之尤!
第49節  98.02.23陳情人為「法檢察官、法官失職瀆職」等情,請求監察院彈劾。
第50節  98.03.13監察院函司法院略為:「歷審法院審理王鳳臻與財團法人國泰醫院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以及函法務部略為:「台北地檢署偵辦施茂林等瀆職案件,未經詳查事證率予以簽結,涉有違失。」

檢附文件
       原告證據:證一~證八十七,請請參閱本篇第3集(二)之附錄2。
       被告證據:被證一~被證四十八,皆附於被告民事答辯之後。
       附件1~附件36、附件一~附件二十七,以及附錄1~附錄8等等,皆同前。

       註:上述第41~43節之各級法院之判決書,即財團法人國泰綜合醫院(100)院秘字第1357號函復衛生局之修正版(原國泰綜合醫院之版本,請參閱本集第4節)。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