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Key word:雙瞳案,double vision case, two puple case, two puples case, 2 puple case, 2 puples case. A eye had two puples.

89.01.29視網膜手術成功。89.02.22國泰醫院郭博誠醫師明知「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而給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病人點用,造成視網膜再剝離,是為「篩選受試者」,預謀於再次手術時實施「人造瞳孔實驗」。89.03.04視網膜手術中破壞病人右眼的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又在病人右眼挖一個大洞、再將虹彩二處貼黏在角膜上(造成角膜無法負荷,二年半後、角膜移植),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病人右眼就有二個瞳了,嚴重複視,雙眼產生4個映像,二年半後、縫合人造瞳孔;因此國泰醫院的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該院事後態度,極端惡劣,譬如,國泰醫院被指控於89.03.04偷做了一個人造瞳孔,91.02.05該院否認,92.02.26該院承認了、又說只做了周邊虹彩切除手術(PI)。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例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又譬如,92.02.26被告國泰醫院「民事答辯狀」為提答辯事第貳之一之(一)後段記載:【因此此項虹彩切除(PI)乃必要之手術,視網膜專科醫師皆明白此術式之重要性,亦為作過此項手術之病人,均知之情事」。】云云,被告明明做的是一個「人造瞳孔」,卻說是PI,即承認的內容不一致、不相干、不真確,係屬「黃鼠狼的話」。該院在原告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原告右眼就有「二個瞳孔」。一隻眼睛只有「一個瞳孔」。一隻眼睛若有「二個瞳孔」,已然是天下奇觀,古今中外、聞所未聞!

更無恥地於91年9、10月間,操縱司法同時掉換檢察官及法官;並私下安排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為鑑定人,於92.05.07將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納入,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2011/02/26

第8篇 第2集 法官引用「偷做雙瞳不犯法」的枉法判例,病人是魚肉,誰敢去醫院看病?

第8篇  政府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第2集  法官引用「偷做雙瞳不犯法」的枉法判例,病人是魚肉,誰敢去醫院看病?

        92.07.31台北地方法院、93.09.07高等法院與94.01.12最高法院等所為之判決書或裁定書,竟然做出「偷做雙瞳不違法」之判例,惡形惡狀。尤其甚者,最高法院的判決具有權威性,枉法惡意裁定書造成判例,罪大惡極,影響深遠!

        99.03.01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等法官竟然引用「偷做雙瞳不犯法」之判例,惡名昭彰,的確,醫療機構皆可以引用,人為刀殂我為魚肉,請問誰敢去醫院看病?

        身為公務員,若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哪裡還需要政府!

        100.02.09考試院院長關中說:「景氣好轉,公務員該加薪。」公務員是該加心,「加個稻草心」吧!

        註:第8篇第1集:「法務部的依法行政,是進入了死胡同,在九弄繞圈打轉」,已於99.03.18張貼,特此說明。

第1節: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利所為之判決書(91年度訴字第136號),已經做出「偷做雙瞳不違法」之枉法判例,惡性重大!
第2節:93.09.07高等法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等所為之民事判決書(92年度上字第893號),亦已做出「偷做雙瞳不違法」之枉法判例,罪大惡極!
第3節:94.01.12最高法院法官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許澍林等所為之民事裁定書(93年度台上字第2628號),又已做出「偷做雙瞳不違法」之枉法判例,罪該萬死!
第4節:最高法院的判決具有權威性,枉法惡意判決書造成判例,影響深遠!
第5節  上述係各級法院的法官枉法裁判,業經監察院批示為「歷審法官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
第6節:99.03.01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等法官竟然引用「偷做雙瞳不違法」之枉法判例,惡名昭彰,係又破壞了善良風俗與醫病秩序,那麼還有誰敢到醫院去看病呢?
第7節:身為公務員,若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哪裡還需要政府!
第8節:100.02.09考試院院長關中說:「景氣好轉,公務員該加薪。」公務員是該加心,「加個稻草心」吧!

檢附文件:
        附件1、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書(91年度訴字第136號)第1、43~45頁原本。
        附件2、93.09.07高等法院法官民事判決書(92年度上字第893號)第1、21~24原本。 
        附件3、94.01.12最高法院法官民事裁定書(93年度台上字第2628號)全文原本。
        附件4、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
        附件5、99.03.01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書(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第3頁原本,全文請參閱第7篇第19集之附件A。


繼續閱讀
2011/02/10

第7篇 第19集 「偷做雙瞳」是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法官3人合議隱瞞「偷做雙瞳」,吃相更難看!(下)

第7篇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之謊言集
第19集  「偷做雙瞳」是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99.03.01法官3人合議隱瞞犯罪事實「偷做雙瞳」,明顯瀆職,吃相更難看!(下)《G》~《N》

        判決,必需要有公道在,正義存,不然法律就不成法律了,執法的法官應該是法律的活化身!「法」是執行正義,將正義轉為權利的判決,才能稱上是位法官。法官應該篤愛正義,如果沒有熱愛正義的心,認識法律足以使法官玩法弄權。

        法官的職務,極端高貴的,無可懷疑,法官可以說是代天行道。如果為了個人利益接受賄賂,而走向一面倒的包庇判決,這樣的法官,是真正無做人的資格,罪大惡極,雖死不足以贖其罪。

        然而一位法官,能完全根據職責,作一個好法官,那真是大聖大賢,國家人民之福,也更可以稱之為天之驕子了。作為一位法官,有義務作正義的判決,每一位法官皆如此,國家司法的目的,就算完全達到了。

        司法機構的建立,不是為保護特權,讓不法的意志得逞,更不能讓不法之徒,撤去自己的責任,乃是為保護每個公民的權利,無一例外。刑罰的本意不是用刑罰人,而是為積極保護秩序與和平!一個刑事的控訴,是要使社會看出來,傷害正義的罪人,要受到處罰。

        原告即是監察官,他的職責就是為獲得正義,那麼,檢舉罪犯,自然是責無旁貸了。

        在法律上,在判案上,一定要客觀,一定要根據事實,從事實中找證據,從事實中嚴謹而合於邏輯的作推論。台北地方法院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等法官合議從頭到尾故意隱瞞犯罪事實「偷做雙瞳」,即是一種罪大惡極的不法行為,是正義的蟊賊,也是一種公然包庇的貪瀆行為,死不要臉!

**** 99.03.0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所為之刑事裁定(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全文之後半部(原本如附件A),茲標記虛偽做假情事《G》~《N》如下:
五、聲請人王鳳臻與被告劉寬鎔、郭博誠、蕭裕泉、陳威霖係病人與醫師之關係,《G》被告等人基於「醫病」關係而對聲請人之求診實施診治等醫療行為;《H》而綜觀聲請人所告訴之事實及提出之證據並卷內其他顯現之事證互核,按諸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渠等要無「故意」重傷害聲請人之動機、犯意、犯行等事由;《I》再揆諸實際,有關醫療糾紛(案件),概皆以過失與否資為有罪、無罪或有過失、無過失而是否應負付損害賠償責任之論據;換言之,醫師對於求診病人實施診治之醫療行為,致造成之傷害,除有證據足以證明係故意為之者外,要屬業務上之正當行為所造成之當然傷害與因過失而致之傷害兩種,前者依刑法第22條規定不罰,《J》後者厥為醫療糾紛(案件)之典型。本件聲請人於91.02.27提出告訴被告等涉嫌重傷害罪時,既係就被告等就其求診而實施診治之經過、時程等事實詳予敘述,然並《K》未提出足以證明被告等故意重傷害之事證,自難以告訴狀內指摘被告等犯故意重傷害罪;仍應依據事實之真實以適用法律至明。《L》而其依據侵權行為損害賠償及違反醫療法等訴請被告郭博誠、劉寬鎔及財團法人國泰綜合醫院連帶賠償事件,業經法院認定被告並無任何過失而駁回其訴確定,有本院91年度訴字第136號、臺灣高等法院92年度上字第893號民事判決及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2628號民事裁定在卷可稽;《M》且聲請人於刑事告訴狀內亦載明其與國泰醫院之醫師(含被告等)、護士相處融洽;凡此等情,具見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以:「(E2)聲請人王鳳臻不指訴被告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害罪(按此罪依刑法第287條前段規定係告訴乃論之罪),(E3)揆其用意,無非因該罪為告訴乃論之罪,受到刑事訴訟法第237條第1項法定六個月告訴期間之限制,依告訴狀所述,被告劉寬鎔、蕭裕泉、陳威霖等三位醫師於89.01.29為聲請人執行右眼手術,手術成功,被告郭博誠於89.02.22診斷後開給(B2)OPD眼藥水一瓶供聲請人點用,不料數日後右眼發生跳動及收縮現象,89.03.04被告四人再次為聲請人執行視網膜貼合手術,(B3)故意按壓左眼,而以手術刀進入右眼,(B4)導致右眼沒有影像,至90.05.03經被告劉寬鎔診斷為(B5)視網膜已無法改善,90.05.10再診斷為(B6)角膜水腫已無法改善云云,是(B7)、(E4)本件聲請人王鳳臻至遲於90.05.10已經知悉傷害結果,依刑事訴訟法第237條第1項規定,告訴乃論之罪,其告訴應自得為告訴人知悉犯人時起,於六個月內為之,然聲請人遲至91.02.27始提出告訴,為規避告訴期間之限制,乃改以非告訴乃論之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之故意傷害致人受重傷害罪為指訴之罪名,(A1)、(C1)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未段單以被告並無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雖有欠當,然其仍應為不起訴之結論則無二致」駁回聲請人再議之處分,經核尚無不合。從而本件交付審判之聲請為無理由,自應予以駁回。

六、依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3第2項前段,裁定如主文。
《N》本裁定不得抗告。

第9節  虛偽做假《G》醫療行為是「以治療為目的,且不得違反醫療法」,而「偷做雙瞳」係「非治療為目的,已重傷害病人,且嚴重違反醫療法」,如何稱之為「醫療行為」?
第10節  虛偽做假《H》、刑罰乃結果犯,而動機、目的係酌刑用,只提後者,異常荒謬!江國慶蒙冤枉死案,係調查不確實,而今更離譜的是,3位法官隱匿犯罪事實「偷做雙瞳」,根本不調查!
第11節  虛偽做假《I》、醫療業務上之正當行為,係「以治療為目的,且不得違反醫療法」,而「偷做雙瞳」係「重傷害病人之人體試驗,且嚴重違反醫療法」,如何稱之為「業務上之正當行為」?
第12節  虛偽做假《J》、「偷做雙瞳」非治療目的,且已構成重傷害罪,並完全違背醫學倫理的普世原則,會是醫療糾紛(案件)之典型嗎?
第13節  虛偽做假《K》、「偷做雙瞳」之手段殘無人道,且非治療目的之重傷害行為,是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是直接故意之行為,會是過失嗎?
第14節  虛偽做假《L》、法官3人引用「偷做雙瞳不犯法」之不當判決,那麼還有誰願意到醫院去看病?
第15節  虛偽做假《M》、法官3人引用高檢署「徹底虛偽造假」的處分書內容 (劃底線者),並隱瞞犯罪事實「偷做雙瞳」,再直接以「過失」裁定,動機、目的何在?
第16節  虛偽做假《N》、土匪說「不得報官」,法官說「不得抗告」!

檢附文件:
附件13、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
附件14、醫事法/黃丁全著/元照出版/第438、441頁。
附件15、東吳大學法學院法律專業碩士班碩士論文,生物醫學人體試驗國際法規範:P80~82、138、139。
附件16、91年9月調換檢察官,同時調換法官情事表。


繼續閱讀
2011/02/09

第7篇 第19集 「偷做雙瞳」是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法官3人合議隱瞞「偷做雙瞳」,吃相更難看!(上)

第7篇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麗娟之謊言集
第19集  「偷做雙瞳」是違反人性最高程度的惡性罪行,99.03.01法官3人合議隱瞞犯罪事實「偷做雙瞳」,明顯瀆職,吃相更難看!(上)《A》~《F》

        被告國泰醫院「偷做雙瞳」,集體隱瞞病人3年,10年後法官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依舊合議隱瞞「偷做雙瞳」,顯見法官比被告還要壞3倍,理由是10是3的3倍餘1。

        真、假、對、錯首先要分清楚,分清以後才可以斷定「真」是什麼,「對」是什麼,人是有理性的動物,他所做的事應該是透過理性的行為,因為這是人的行為,不是禽獸的行為。亞里士多德的工具書中,說明人的思想有思想的法則,存在有存在的法則;思想的法則就是我們所謂的「邏輯」,存在的法則稱之為「範疇」。人的經驗,係以「直接經驗」為主,即是知識的本源;人的知識,全屬後天經驗所使然,經驗主義就是透過感官可以得到知識。

        法官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等合議故意隱瞞犯罪事實「偷做雙瞳」,卻說了二次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令人訝異的是,誰有「雙瞳」的經驗,難道3位法官皆有此經驗嗎?

        某日,檢察官與被告及醫審會某人在一起吃飯的時侯說,你們怎麼說,我的處分書就怎麼寫,這樣好嗎?又某日,3位法官對被告說,放心,我們不提及「雙瞳」,沒事的。這些個邏輯都是合乎「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經驗法則」了。之所以,處分書與裁定書皆「徹底虛偽做假」,其論理即在此。

        3位法官更違背了法庭法則,所謂法庭法則,係法庭上遇到正義為不義所傷,法官不能拔掉其芒刺時,法官本身亦為所傷。或者,凡在法官眼前正義被不義所毀滅,真實被虛偽所毀滅之處,法官亦同歸於盡。而今,司法官本身「徹底虛偽做假」,必然是多行不義必自斃,且造成社會秩序紊亂、民不聊生!

        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恥尤為要,司法官之無恥,是謂國恥。

**** 99.03.0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所為之刑事裁定(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全文之前半部(原本如附件A),茲標記虛偽做假情事《A》~《F》如下:
        聲請人因告訴被告等傷害致重傷害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於中華民國99年1月27日所為駁回再議聲請之處分(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聲請交付審判,本院裁定如下:
        主文
《A1》聲請駁回。

        理由
一、聲請意旨如附件一刑事聲請交付審判理由狀所載。(請參閱本篇第16集第8節。)

二、原檢察官不起訴理由如附件二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98年度偵字第5319號)所載。(請參閱本篇第1集之附錄。)

三、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駁回再議理由如附件三同署處分書(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所載。(請參閱本篇第16集之附錄1。)

四、按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1規定聲請人得向法院聲請交付審判,揆其立法意旨,係對於檢察官起訴裁量權制衡之一種外部監督機制,《A2》法院僅就檢察官所為不起訴或緩起訴之處分是否正確加審查,依此立法精神,《B1》交付審判審查之範圍不得逾越原告訴之界限,且《C1》同法第258條第3項規定法院就交付審判之聲請裁定前得為必要之調查,《B2》其調查證據之範圍,自應以偵查中曾顯現之證據為限;而同法第260條闡明對於不起訴處分已確定或緩起訴處分期滿未經撤銷者得再行起訴之規定,其立法理由說明該條所謂不起訴處分已確定者,包括「聲請法院交付審判復經駁回者」之情形在內,《C2》是前述「得為必要之調查」,《B3》其調查證據範圍,更應以偵查中曾顯現之證據為限,《B4》不得就聲請人新提出之證據再為調查,亦不得蒐集偵查卷以外之證據,否則,將與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再行起訴規定,混淆不清,亦將使法院僭越檢察官之職權,而有回復糾問制度之虞;且法院裁定交付審判,即如同檢察官提起公訴使案件進入審判程序,是法院交付審判之前,必須偵查卷內所存證據已符合《D》刑事訴訟法第251條第1項規定「足認被告有犯罪嫌疑」而檢察官應提起公訴之情形,亦即該案件已經跨越起訴門檻,否則,縱或法院對於檢察官所認定之基礎事實有不同之判斷,但如該案件仍須另行蒐證偵查始能判斷應否交付審判者,因交付審判審查制度並無如同再議救濟制度得為發回原檢察官續行偵查之設計,法院仍應依《A3》同法第258條之3第2項前段之規定法院認為交付審判之聲請不合法或無理由者,應駁回之,以聲請無理由而裁定駁回。又法院於審查交付審判之聲請有無理由時,《E1》除認為聲請人所指摘不利被告之事證未經檢察官詳為調查或斟酌,或《F》不起訴處分書所載理由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或其他證據法則者外,不宜率予交付審判。《E2》至上開所謂聲請人所指摘不利被告之事證未經檢察官詳為調查,係指聲請人所提出請求調查之證據,檢察官未予調查,且若經調查,即足以動搖原偵查檢察官事實之認定及處分之決定,倘調查結果,尚不足以動搖原事實之認定及處分之決定者,仍不能率予交付審判。

第1節  檢察官提出「手術抬上6個狠毒動作是病人誤解」之說,簡直沒有人性,誰人能接受?
第2節  「偷做雙瞳」,係屬「非治療目的,傷害病人的醫學研究」,嚴重違反醫療法。
第3節  虛偽做假《A》:法官已知悉「檢察官是徹底虛偽造假」,仍然裁定駁回,明顯違法!
第4節  虛偽做假《B》:聲請人未另提證據,何來逾越「偵查中曾顯現之證據」之說?
第5節  虛偽做假《C》:3位法官隱瞞犯罪事實「偷做雙瞳」,要「調查」什麼?
第6節  虛偽做假《D》:3位法官隱瞞犯罪事實「偷做雙瞳」,沒有了犯罪事實「偷做雙瞳」,如何「足認被告有犯罪嫌疑」?
第7節  虛偽做假《E》:聲請人所指摘不利被告之事證,檢察官根本未調查,3位法官再隱瞞犯罪事實「偷做雙瞳」,所謂「詳為調查」僅是「煙幕彈」嗎?
第8節  虛偽做假《F》:法官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等合議故意隱瞞犯罪事實「偷做雙瞳」,卻說了二次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令人訝異的是,誰有「雙瞳」的經驗,難道3位法官皆有此經驗嗎?

檢附文件:
        附件A、99.03.0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李英豪、曾正龍與楊台清所為之刑事裁定(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

        附件1、雙瞳(二個瞳孔)照片三張。
        附件2、雙瞳映像分析圖。
        附件3、雙瞳毀壞右眼情形(重傷害)明細表。
        附件4、真理一之證明: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一般眼科書籍多有記載。
        附件5、菱形眼鏡,左眼平光、右眼為「菱形鏡片」,菱形鏡片的內側厚度約10mm、外側約為1mm成菱形狀,照片乙張。
        附件6、「新治療法黃斑部轉位術」。
        附件7、中原大學碩士論文p10、p11「人體試驗與常規醫療的區分」。
        附件8、2000赫爾辛基宣言:「人體實驗與常規醫療之區別」。
        附件9、衛生署藥政處91年8月「藥品優良臨床試驗規範」第63條。
        附件10、「另挖新瞳孔手術」與「週邊虹彩切除手術」迥異之對照表。
        附件11、2007,9,2, 自由時報轉載「中國割盲腸,回台少顆腎」。
        附件12、德國納粹、日本731部隊與國泰醫院「人體試驗」之比較。

        證八十三、89.03.04手術同意書。
        證八十四、89.03.04國泰醫院病歷:手術記錄(G)。
        證八十六、89.03.04國泰醫院病歷:手術記錄OP Note。
        增證三、89.04.17國泰醫院病歷記載:虹膜固定在角膜上方120度位置&下方90度位置(兩處固定)。
        增證四、91.01.24仁愛醫院病歷記載:虹膜固定在角膜上方120度位置&下方90度位置(兩處固定)。(張貼不下,請參閱本篇第16集)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