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Key word:雙瞳案,double vision case, two puple case, two puples case, 2 puple case, 2 puples case. A eye had two puples.

89.01.29視網膜手術成功。89.02.22國泰醫院郭博誠醫師明知「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而給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病人點用,造成視網膜再剝離,是為「篩選受試者」,預謀於再次手術時實施「人造瞳孔實驗」。89.03.04視網膜手術中破壞病人右眼的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又在病人右眼挖一個大洞、再將虹彩二處貼黏在角膜上(造成角膜無法負荷,二年半後、角膜移植),做了一個人造瞳孔,病人右眼就有二個瞳了,嚴重複視,雙眼產生4個映像,二年半後、縫合人造瞳孔;因此國泰醫院的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該院事後態度,極端惡劣,譬如,國泰醫院被指控於89.03.04偷做了一個人造瞳孔,91.02.05該院否認,92.02.26該院承認了、又說只做了周邊虹彩切除手術(PI)。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例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又譬如,92.02.26被告國泰醫院「民事答辯狀」為提答辯事第貳之一之(一)後段記載:【因此此項虹彩切除(PI)乃必要之手術,視網膜專科醫師皆明白此術式之重要性,亦為作過此項手術之病人,均知之情事」。】云云,被告明明做的是一個「人造瞳孔」,卻說是PI,即承認的內容不一致、不相干、不真確,係屬「黃鼠狼的話」。該院在原告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原告右眼就有「二個瞳孔」。一隻眼睛只有「一個瞳孔」。一隻眼睛若有「二個瞳孔」,已然是天下奇觀,古今中外、聞所未聞!

更無恥地於91年9、10月間,操縱司法同時掉換檢察官及法官;並私下安排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為鑑定人,於92.05.07將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納入,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2009/10/09

第6篇 第9章:「被告瀆職,要告訴人請求救濟」之說是「和稀泥」

第6篇:2008年520之後
第9章:「被告瀆職,要告訴人請求救濟」之說是「和稀泥」

第1節:「飛馬」之說是子虛烏有的事,就是虛假的,把「飛禽、走獸」混亂了
第2節:「被告瀆職,要告訴人請求救濟」之說亦是虛假的,把「刑事、民事或救濟」混亂了也把「被告、原告」混亂了(和稀泥)
第3節:98.03.26再向監察院陳情「法官觸犯枉法裁判罪,司法院不願查明法辦,請求糾正」
第4節:98.04.13監察院王院長建煊函告「宜請參考司法院民事廳復函意旨(請求救濟),復請查照」,無關「瀆職案」
第5節:瀆職乙案,98.03.13監察院另已函請法務部查處,及至98.08.24續3-陳情書之情事簡述

檢附文件:
附件12、司法院民事廳98.03.23「廳民四字第0980006625號」書函原稿
附件13、正中書局/中外基本道德論/趙雅博著/頁244影本
附錄一、98.04.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2663號函原稿


繼續閱讀
2009/10/02

第6篇 第8章:被告瀆職不追究,竟要告訴人請求救濟,天理何在?

第6篇:2008年520之後
第8章:司法院對被告司法官瀆職不追究,竟要告訴人請求救濟,天理何在?

第1節:三段論法,再次確認施茂林等瀆職罪
第2節:98.02.13台北地檢署將施茂林等瀆職案簽結
第3節:98.02.23為台北地檢署將施茂林等瀆職案簽結向監察院陳情,請求彈劾
第4節:98.03.13監察院王院長正義直言「歷審法院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等情乙案」,函請司法院查處
第5節:98.03.23司法院民事廳答非所問「對被告司法官瀆職不追究,竟要告訴人請求救濟」
第6節:被告司法官瀆職不追究,竟要原告請求救濟,天理何在?

附錄一:98.02.13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出97他4657字第8843號簽結書函之原稿
附錄二: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司法院之原稿
附錄三:98.03.23司法院民事廳廳民四字第0980006625號書函之原稿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