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1/09

第11篇:第5集:高檢署檢察長、刑事庭法官將具體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是為綠爹脫罪,更噁心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5集:高檢署檢察長顔大和、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將具體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是為綠爹脫罪,更噁心!

作者言:寫到這裡,綠色司法,除了惡心,我不知道還能用什麼詞來形容!

       註1:由於告訴人(病人)嚴厲指責原檢察官郭麗娟「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造假;高檢署檢察長顔大和、及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不得不改弦易轍,竟然將具體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毀壞右眼(主題)」,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無主題之稻草人)」是為綠爹脫罪;即以詭辯術「稻草人論證」,亦屬「偷換主題」與「偷換概念」等詭辯術,為被告免除刑責。因此,高檢署檢察長與刑事庭法官3人,計4人僅只對「一般門診行為(無傷害事由)」不起訴處分或裁定,即未對被告之犯罪事實「偷做人造瞳孔手術毀壞右眼(重傷害案件)」處分或裁定,嚴重違法依法審判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及平等原則,並嚴重違反論理法則、經驗法則及證據法則,該當瀆職罪。

       註2:所謂「稻草人論證」是以扭曲主題的論點(替身稻草人)攻擊,再宣稱告訴人所遭受的傷害無法存在。此即詭辯術「稻草人論證」,有時會和「偷換主題」與「偷換概念」混稱。即蓄意把「偷做人造瞳孔」的具體犯罪事實,偷換成無罪之「一般門診行為」;二者的概念與內涵,截然相反。

       註3:本案之【具體犯罪事實】是,被告「於視網膜手術時,偷做人造瞳孔手術造成右眼失明」,係重傷害案件。高等法院刻意迴避關鍵的【具體犯罪事實】,竟然偷換成不相干的「一般門診行為」,嚴重違反平等原則「恣意禁止」之規定,顯然包庇。這是一種「稻草人(straw man)論證」是先扭曲對方的論點,針對扭曲後的論點(替身稻草人)攻擊,再宣稱已推翻對方論點的論證方式,是一種非形式謬誤。此即詭辯術「稻草人論證」,有時會和「偷換主題」、「偷換概念」混稱。

       註4:尤其甚者,台北地檢署檢察長林玲玉於99.01.26發文(如附證32)略為:「本案業經偵查終結...。」給高檢署,次日(99.01.27)高檢署檢察長顔大和所為之處分書即已出籠(如附證33)。因此,後者處分書是早就準備好了,僅只等待的是前者公文到達後,即刻採取動作,明顯是期約行為。也就是說,愈快駁回聲請人 (病人) 之聲請、則愈快完成任務,也愈快得到綠爹的金幣(賄賂),還有其他的解釋嗎?再者,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所為裁定書之駁回理由,是抄襲顏大和所為之處分書,二者完全相同,因此,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係共同參與期約行為。

       註5:柏拉圖曾說「法律不是只為謀求某些階級公民的幸福,而是尋求全國的幸福」;韓非亦言「最安樂太平的盛世,法律就像早晨的露珠,純樸清明,人民的心中沒有怨恨,嘴裏沒有不满的話」;前者需要執法者公平正義的執著,後者亦然,卻更勝一籌,皆需要執法者努力以赴,以期盼「人民的心中沒有怨恨,嘴裏沒有不满的話」。

       註6:傅佩榮作品「為自己解惑」有這麼一段話:「一個文明的盛衰傳遞,完全維繫於社會正義(Justice)的主持和伸張。西方法哲學的追溯更可以柏拉圖《國家論》以降、到洛克、盧梭、孟德斯鳩、黑格爾等思想家的著作,並以約翰勞羅斯的《正義論》近世經典作為總結,這些思想的一點一滴,在在突顯西方文明對正義的研討之認真,充分說明一個民族和國家之所以強盛的基礎。」

本集目錄摘要:
        第1節:一個有效的論證必須滿足「前提為真,則結論必定為真」這一條件。
        第2節:網絡資訊「二十四條邏輯謬誤」第一條「稻草人」,與叔本華的詭辯術第3計「絕對化」。
        第3節:被告的詭辯術(1)PI之說、(2)右眼還能轉動自如、(3)…等等等,不勝枚舉。
        第4節:檢察長嚴大和的詭辯術與被告如出一轍,竭力為綠爹脫罪;地院刑事庭3位法官,亦復如是。
        第5節:檢察官在民眾的心目中應該是正義的化身。
        第6節:前法務部部長王清峰的話,檢察官應重視人品、操守、合法性和正確性,不能讓人有懷疑餘地。
        第7節:101.04.30監察院函(如附證35)之主旨為:「據陳,為台北地檢署偵辦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依權責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
        第8節: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如附證36)之說明二記載:「法院受理具體的案件,是由承辦法官根據調查所得的卷證資料,依據法律並遵循論理法則和經驗法則,本於確信,獨立審判,給當事人一個公平的裁判。」
        第9節:101.05.15高檢署函(如附證37)說明二:「台端對本署駁回再議之處分不服,惟查台端聲請交付審判,經台北地方法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且該號裁定完全支持本署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處分書之駁回理由,足徵台端聲請再議確無理由。」足見,高檢署與台北地方法院狼狽為奸、期約收賄。」
        第10節:101.06.04監察院函院(如附證38)說明二後段記載:「台端對於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案件,如認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新事證或新證據,宜請逕向該管檢察機關提出,方有重啟調查之機會。」

全文如下:

第1節:一個有效的論證必須滿足「前提為真,則結論必定為真」這一條件:

簡單舉例說明,西方「邏輯」,與東方連接詞「因為…,所以…」,是相通的。這樣的結果,很有可能讓你對「邏輯」的概念,豁然開朗。

西方「邏輯」之舉例:「凡男人都喜歡美女,林志玲是美女,所以男人都喜歡林志玲。(二個前提皆真,結論亦真。)

東方連接詞「因為...,所以...」之舉例:「因為男人都喜歡美女,(因為)林志玲是美女,所以男人都喜歡林志玲。」(二個因皆真,果亦真。)

……
第2節:網絡資訊「二十四條邏輯謬誤」第一條「稻草人」,與叔本華的詭辯術第3計「絕對化」。

網絡資訊「二十四條邏輯謬誤」第一條「稻草人(=替身=假前提)」:

你歪曲了別人的觀點,使你自己能夠更加輕松的攻擊別人。

你誇張、歪曲,甚至憑空創造了別人的觀點,來讓你本身的觀點顯得更加合理。這是一種極端不誠實的行為,這不但影響了理性的討論,也影響了你自己觀點的可信度。因為如果你可以負面的歪曲別人的觀點,你就有可能從正面歪曲自己的觀點。

例子:小明說國家應該投入更多的預算來發展教育行業,小紅回復到:「想不到你這麼不愛國,居然想減少國防開支,讓外國列強有機可乘。」小紅就犯了稻草人謬誤。

……
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 1788~1860)的詭辯術第3計「絕對化」:這個詭辯術屬於「批評稻草人」的一種,先故意曲解別人的意思再加以駁斥:

稻草人(straw man)論證或稻草人謬誤、攻擊稻草人、刺稻草人、打稻草人是曲解對方的論點,針對曲解後的論點(替身稻草人)攻擊,再宣稱已推翻對方論點的論證方式,是一種非形式謬誤。稻草人論證有時會和「偷換主題」、「偷換概念」混稱,但嚴格而言未必相等:後二者是蓄意扭曲原論點。例如:本案的原論點(具體事實)是「偷做了一個瞳孔致重傷害」,竟然偷換成「一般門診行為」=假前提=稻草人。

先將對手以相對的方式所提出的主張解釋成普通的、絕對的,或至少以完全不同的脈絡來曲解,接著再依據自己所曲解的意涵去駁斥對手的主張。

「偷換概念」之「形式謬誤」是形式錯誤,其推理有邏輯結構缺陷,這些推理必定是無效的,而其非形式謬誤係指實質謬誤。

我們不妨利用假前提來證明自己的陳述。因為假前提也可以得到真結論,雖然真前提絕不能得出假結論。舉例來說,如果對手是某個宗派成員,我們不妨利用該宗的格言做為反駁他的原則。

……
第3節:被告的詭辯術:(1)PI之說、(2)右眼還能轉動自如、…等等等,不勝枚舉。

91.02.05被告醫院當庭請求調閱原告在三總的病歷,及當庭呈遞的答辯狀,狀中否認了「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的事實」,及虛設證據(被證四,見本篇第2集之附證1)欲嫁禍三總,行為卑劣!

原告(病人)復於91.03.19與91.11.26遞狀並檢附91.01.14仁愛醫院攝影「二個瞳孔」照片,及91.09.30長庚醫院攝影「二個瞳孔」照片各乙張。92.02.26被告醫院承認了,又將「偷偷摸摸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手術造成右眼失明」之具體事實,說是「青光眼的虹彩周邊切除術(簡稱PI)。註:虹彩,一般稱之虹膜。」這是,「偷換概念」之非形式謬誤的「實質謬論」,承認的內容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譬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
93.08.17被告「民事言詞辯論意旨三狀」第參之四段記載:【由病歷所載可知,第二次視網膜手術,亦係採用Pars plana vetrectomy之方式,即經角膜二側鞏膜處(未經角膜)施作水晶體切除術,自無上訴人所指「掀起角膜、切斷眼內肌」之情形,且由其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可知所謂「切斷眼內肌」更屬虛妄,甚明。】云云,其後段【由其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可知所謂「切斷眼內肌」更屬虛妄,甚明。】等言,是將視網膜手術中「切斷眼內肌」,偷換成「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即屬「偷換概念」的應用。

正常瞳孔是精緻的環狀肌肉組織,是屬眼內肌。而「人造瞳孔手術」是在「正常瞳孔」的下方虹膜挖一個大洞,如下圖:89.06.17台大醫院陳慕師醫師在病歷上畫的二個瞳孔,栩栩如生,未告知。病歷記載:「iriscorneal touch at upper part 及
iridodialysis」,即「右眼虹膜與角膜上方黏連,及虹膜根部斷離。」如下:

所謂「虹膜根部斷離」係指在眼內手術中,將虹膜從根部撕下;難道,這還不是「切斷眼內肌」嗎?

虹膜中心的環狀開口是瞳孔,虹膜即是眼內肌,如下圖:


如上圖左方,虹膜是睫狀肌向前方延伸之部分,是眼內肌。

且,將「切斷眼內肌」偷換成「術後眼球轉動正常自如」。二者不相關聯,後者如盲人的眼睛多能「眼球轉動正常自如」,前者「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是將眼內肌挖一個大洞,由二個瞳孔的照片,如上一集之註5「長庚醫院二個瞳孔的攝影照片」可見「切斷眼內肌」。甚至於造成「虹膜根部斷離」,足見手段殘酷!

……
第4節:檢察長嚴大和的詭辯術與被告如出一轍,嚴大和是竭力為綠爹脫罪;地院刑事庭法官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亦復如是。

99.01.27高等法院檢察署處分書(如附證33)第2頁第12~20行記載:「90.05.03經被告劉寬鎔診斷為視網膜無法改善(=門診行為=稻草人),同年月10日再診斷為角膜水腫已無法改善(=門診行為=稻草人)云云」,是本件聲請人王鳳臻至遲於90.05.10已經知悉傷害結果,依刑事訴訟法第237條第1項規定,告訴乃論之罪(=攻擊稻草人),其告訴應自得為告訴人知悉犯人時,於六個月內為之(=攻擊稻草人),然聲請人遲至91.02.27始提出告訴,為規避告訴期間之限制,乃改以非告訴乃論之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之故意傷害致人受重罪為指訴之罪名(=攻擊稻草人),原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末段單以被告並無醫療過失為不起訴之理由,雖有欠當,然其仍應為不起訴之結論則無二致(=假結論)。」為由,駁回。

高等法院刻意迴避關鍵事實「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手術」的查證,而以不相干的「一般門診行為(=假前提=稻草人)」替換「偷做人造瞳孔手術(=原論點=具體事實)」,係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的查證,符合真正惡意原則之該當性。此即詭辯術「偷換主題」、「偷換概念」,嚴重違反平等原則「恣意禁止」之規定,顯然包庇。嚴重違反依法審判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及平等原則,並嚴重違反論理法則、經驗法則及證據法則,該當瀆職罪。

……
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書(如附證34)駁回之理由,即末頁第4~14行記載,與上述高檢署處分書第2頁第12~20行記載,完合相同。

因此,刑事第十二庭李英豪、曾正龍、楊台清等3位法官亦是以不相干的「一般門診行為」替換「人造瞳孔手術」,係未經相當查證,卻刻意迴避關鍵事實的查證,符合真正惡意原則之該當性。嚴重違法依法審判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及平等原則,並嚴重違反論理法則、經驗法則及證據法則,該當瀆職罪。

......
第5節:檢察官在民眾的心目中應該是正義的化身。

一個法治的社會,民眾有冤屈到哪裡伸?如果司法官都不可靠,誰會相信司法的公正?司法官對事實的認定,對原告與被告的態度,足以影響涉案民眾的權益。如果他不盡心,甚至有偏見,反映在記錄的文字上,就不是一椿小事。檢察官不經心或專斷的作風成為一種習氣,就傷害到司法的形象。檢察官也許認為案情最後的審判有法官把關,但是他們所執掌的第一關最能傷害涉案民眾的心情。他的誤判會使受害者感受到司法的不公而憤世嫉俗。檢察官應以正義的維護者自許,毋枉毋縱而有愛民之心。不應以「圖利他人」陷人入罪或縱容罪犯,造成司法的大敗筆。

最嚴重的是檢察官满天撒謊,結果是處分書充斥「謊言」。試問,代表公平正義的檢察官向社會宣示法律的神聖、公正與理性的「處分書」,變成了竭盡顛倒是非之能事故意違法曲斷是非、無恥地徹頭徹尾撒謊的「謊言集」,除了令人髮指外,亦展露充沛鼓勵犯罪之意圖,足以攪亂社會的安寧!

處分書是公文書,代表公平正義的檢察官向社會宣示法律的神聖、公正與理性,可以在網路公開,並接受監督,意義重大。

我們應該很了解人性地殘暴和貪婪了,一個人可以拒絕為其他人服務,但一定會為自己的利益(包括很廣如金錢受賄、人脈關節、討好權貴...等等,舉凡利已而已矣!)服務。所謂財帛動人心,世間那會有不顧一切,全力協助脫罪者,不打主意才是怪事。更奇怪的是,台北地檢署迄今仍舊玩法喪志,並堅持顛倒是非、全力護航、不惜違法,可見財團的魅力真大,讓人不禁讚嘆,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真好!

充斥謊言之處分書,就是敗壞司法的重要【把柄】,而司法改革的唯一契機,則必須撲滅此重要【把柄】,其最佳良方只有嚴懲害群之馬,給社會大眾一個交待。台灣司法敗壞,以至於台灣沒有正義,正因為台灣沒有正義,所以我們必要追求正義。我不想做郷愿,我願挺身而出,希望大家多予支持與鼓勵,謝謝!並祝分分秒秒都愉快!

……
第6節:前法務部部長王清峰的話,檢察官應重視人品、操守、合法性和正確性,不能讓人有懷疑餘地。

法務部部長王清峰表示:檢察官應重視人品、操守、合法性和正確性,不能讓人有懷疑餘地。檢察官要自問辦案時有無把柄在人家手上,如果人品、操守和辦案沒有問題,就不用擔心什麼,檢察官權利很大,一定要深自惕勵。(請參閱99.01.20自由時報/A3版)

監察委員李復甸特別強調:法律人該注重誠實。(99.01.20自由時報/A1版)

……
第7節:101.04.30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2984號函(附證35)司法院、法務部之主旨為:「據陳,為台北地檢署偵辦98年度偵字第5319號王鳳臻告訴劉寬鎔等人傷害致重傷害案件,未詳查事證,率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再議,亦遭高檢署處分駁回;復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交付審判,仍遭該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均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依權責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

……
第8節: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廳三刑字第1010012128號函(附證36)之說明二:「法院受理具體的案件,是由承辦法官根據調查所得的卷證資料,依據法律並遵循論理法則和經驗法則,本於確信,獨立審判,給當事人一個公平的裁判。」

……
第9節:101.05.15高檢署函檢紀金字第1010000445號函(附證37)說明二:「台端對本署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駁回再議之處分不服,惟查台端聲請交付審判,經台北地方法院以99年度聲判字第37號裁定駁回,且該號裁定完全支持本署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處分書之駁回理由,足徵台端聲請再議確無理由。足見,高檢署與台北地方法院狼狽為奸。」

……
第10節:101.06.04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3893號函(附證38)說明二後段記載:「台端對於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案件,如認有刑事訴訟法第260條之新事證或新證據,宜請逕向該管檢察機關提出,方有重啟調查之機會。」

檢附文件:
        附證32:99.01.26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律98偵字5319字第6774號函之說明一略為:「經原檢察官初步審核,認無理由。」
        附證33:99.01.27高等法院檢察署處分書(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
        附證34: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書(99年度聲判定字第37號)。
        附證35:101.04.30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2984號函司法院、法務部。
        附證36: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廳三刑字第1010012128號函。
        附證37:101.05.15高檢署函檢紀金字第1010000445號。
        附證38:101.06.04監察院函院台業二字第1010163893號。

附證32〜38,張貼於下:

附證32:99.01.26台北地檢署北檢玲律98偵字5319字第6774號函之說明一略為:「經原檢察官初步審核,認無理由。」


附證33:99.01.27高等法院檢察署處分書(99年度上聲議字第959號)。






附證34:99.02.26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書(99年度聲判定字第37號)。








附證35:101.04.30監察院院台業二字第1010162984號函司法院、法務部。


附證36:101.05.03司法院刑事廳廳三刑字第1010012128號函。


附證37:101.05.15高檢署函檢紀金字第1010000445號。


附證38:101.06.04監察院函院台業二字第1010163893號。


第11篇 第4集:檢查官郭麗娟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不起訴處分書,最噁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11篇 第6集:韓國瑜敗選主因,是一張廣告,及一個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