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1/01

第11篇 第3集: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狠噁心!


第11篇: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3集: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狠噁心!

       註1:換言之,判決書內容全是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因此被告就是高等法院的3位法官,被告也是書記官,狠噁心!

       註2:92.12.18上訴人將「一審所提證一〜八十七」整編成冊,是為便於高等法院查考,如附件六「上訴人提證總覽」乙冊,其封面如下:

全文如下:
 
第1節:告知後同意及簽具手術同意書,法有明文,乃一向之慣例:

一般所稱手術同意書,在法律上稱為手術用之「免責文書」。即為了免除醫師之責任而雙方約定之文書。自古以來,當須進行開刀手術時,醫師必須從病患取得同意書,乃為一向之慣例。

醫療法第63條(手術同意書之簽具;舊法第46條)第1項規定:「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

手術進行時,如發現建議手術項目或範圍有所變更,當病人之意識於清醒狀態下,仍應予告知,並獲得同意。

手術同意書(如附證14)之附註三記載:「醫院為病人施行手術後,如有再度為病人施行手術之必要,除有醫療法第46條第1項但書所定情況緊急者外,仍應依本格式之程序說明並再簽具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

101年2月16日,行政院衛生署「衛署醫字第1010061785號函」說明二記錄略為:「醫療行為是以治療為目的。」

治療程序:「到醫院看病,一般門診的治療程序為問診(含病史)、檢查、診斷、評估予以藥物治療,或不得已必須實施手術治療等等,皆記錄在病歷上。」惟實施手術前,應向病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

醫療行為必需具備醫學上的適應性,診療上的必要性,合乎醫術標準及取得患者同意,始可認為正當業務行為。易言之,即令遵守醫學準則,如無患者同意,為對患者自己決定權之侵害,構成對患者生命、身體之侵害。

療法第81條(醫療機構之告知義務)規定:「醫療機構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

書籍《醫事法》P671「注意義務」記載:「醫師用藥,首先要確定藥物之種類,及投藥之對象,其次應注意藥物使用說明書,按該藥之使用方法,謹慎使用。其次要了解疾病在使用藥物後之不良反應,選擇毒性低之藥物,確定施藥產生疾病之暫時關係,以及熟悉一些特別藥物之臨床表現。一旦懷疑某一種藥物有不良反應,......應即停止使用。」

......
第2節:民進黨大老利用身分,三方勾結,凌霸病人:

高等法院比地方法院更惡劣,在「原告與被告皆未聲請向眼科醫學會鑑定」及「高等法院亦未發函委託眼科醫學會鑑定」的情況下,「93.04.05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74號函(如附證15)」,又是怎麼冒出來的?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嗎?因此,程序不符,即屬違法。

類此「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不需法院委託鑑定,可以隨時隨意送乙份鑑定函給法院嗎?地方法院法院法官洪純莉比較精明,事後補一張「審理單」進去。高等法院連事後的「審理單」都不補,是由於枉法裁判習以為常,高等法院根本不在乎。因此顯然程序不符,業已違法。台北地方法院、高等法院等法官與「被告」及「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相互勾結,凌霸病人。如此種種情形,受害人(病人)終日悶悶不樂、痛苦不堪!使受害人(病人)心理、精神與身理同時長期遭受殘忍,非人道的酷刑!以至於憂鬱症愈來愈嚴重,轉為躁鬱症。

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操控鑑定人「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理事長許紋銘及召集人鄭增加」,分別於92.05.07(如第2集之附證3)、93.04.05(如附證15)、及93.06.29(如附證17)三次鑑定結果盡皆虛偽不實【說明:鑑定結果是,把不相干的病名諸如,視網膜剝離到視中心黃斑部、有白內障病史的患者在施行視網膜剝離手術時必須在下方虹彩(虹膜)預作周邊虹彩切除術、增殖性病變、增殖性玻璃體視網膜病變、及為預防瞳孔阻斷性青光眼在施行視網膜剝離手術時要在下方虹彩處預作周邊虹彩切除術等等,加諸於病人身上。試問這些病名是從何而來?被告醫院之病歷上有記錄嗎?何謂周邊虹彩切除術?又,何謂預作青光眼的周邊虹彩切除術?再問,一隻眼睛有這麼多重症,還需要治療嗎?直接摘除算了,不是嗎?】簡直是恣意妄為、無所不用其極,恬不知恥!足見被上訴人、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及高等法院業已三方勾結,凌霸上訴人(病人)。

......
第3節:綠色鑑定函(是指偷換概念+滿口胡說八道+程序不符+鑑定不實的鑑定結果)之一,即93.04.05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七四號鑑定函(如附證15):

該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074號」函之鑑定主旨欄記載:「鑑定有關  貴院受理91年度訴字第136號損害賠償事件案」云云,其中沒有法院指定的鑑定項目或主題,顯然不是法院委託該醫學會鑑定,而是法院委託該醫學會辦理整個案件,太過誇張!
被上訴人診斷上訴人的病症是「裂孔性視網膜剝離」,鑑定人說是「視網膜剝離到黃斑部」及「增殖性視網膜病變」等三種重病,可能嗎?

該醫學會鑑定結果不實,嚴重違反醫師法第22條(真實義務)規定:「醫師受有關機關訽問或委託鑑定時,不得為虚偽之陳述或報告。」

其鑑定函說明二恣意地將本不相干的:「1視網膜剝離到黃斑部」、「2持續蔓延至黃斑部」及「3增殖性病變」納入,嚴重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以及違反平等原則、誠實信用等原則。

結論,信口雌黃的專家,太過狂妄自大了,就須切記愛因斯坦的警告,他說:「專家只不過是訓練有素的狗。」

......
第4節:綠色鑑定函(是指偷換概念+無中生有+滿口胡說八道+鑑定不實的鑑定函)之二,即93.06.29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一二五號鑑定函(含附件一至附件八),如附證17。

93.05.24高等法院「院信民法字第0930006004號」函「眼科醫學會」之主旨:「請惠復如說明二所載事項。」等情,即合乎程序,如附證16。惟93.04.05違法勾結在先、已如前述,此際再合乎程序,仍舊是繼續勾結,不會停止、不是嗎?

其說明二3記載:「增殖性病變。」所謂「增殖性病變」是指「增殖性視網膜病變」,學名proliferative vitreoretinopathy簡稱PVR,如附證18 P406。與被上訴人診斷上訴人的病症是「裂孔性視網膜剝離」,不相干,已如前述。

試問,一隻眼睛同時有三種重病,可能嗎?被上訴人診斷上訴人的病症是「裂孔性視網膜剝離」,鑑定人說是「視網膜剝離到黃斑部」及「增殖性視網膜病變」等三種重病,可能嗎?

結論,信口雌黃的專家,太過狂妄自大了,就須切記愛因斯坦的警告,他說:「專家只不過是訓練有素的狗。」

......
第5節:93.09.07高等法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將司法權交由被告綠爹自行製作之判決書(如附證20)內容,除了重複上述二份「綠色鑑定函」之外,皆是抄襲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交給被告自行製件之判決書而來,因此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亦是將判決書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狠噁心!

判決書將「二個瞳孔」擅改為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如「第12頁第10行」、「第17頁末2行」、「第21頁第7行」等計出現3次,皆記載:「原告在手術枱受到異常對待,致發生右眼下方出現呈罵人手影之二塊手影、黃斑部病變等現象,......。」

其中「增殖性病變」出現3次,「網膜病變」出現1次,「增殖性玻璃體病變」出現5次,三者「病名」不同,令人啼笑皆非!惟由「93.06.29眼科醫學會第125號函」之附件一~八觀察,其附件一是指「rhegmatogenous retinal and macular detachment(視網膜與黃斑部同時剝離)」、附件二~七是指「proliferative vitreoretinopathy(增殖性視網膜病變,簡稱PVR)」、附件八是指「glaucoma(青光眼)」,是三種與病人不相干的不同病症。而被上訴人於89.01.24、89.01.25、89.01.26、89.03.02與89.03.04皆診斷為「Rhegmatogenous retinal detachment(裂孔性視網膜剝離,簡稱RRD)」,與上述三種病症不同。

判決書中「黃斑部病變」是一種病症,再加上述三種病症,及病人原被診斷的病症,共計有5種病症。換言之,一隻眼睛會同時發生5 種病症,可能嗎?
 
因此,判決書中將「二個瞳孔」刻意改成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明顯違背「事物本質要素」,即違背「平等原則」,法官張耀彩、王仁貴、黃嘉烈等,因而該當「偽造文書罪」。

判決理由(P7~23)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除了重複上述二份「綠色鑑定函」之外,皆是抄襲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交給被告自行繕寫之判決書而來,因此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判決書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狠噁心!也因此,與台北地方法院洪純莉同樣地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證據法則、依法審判原則及平等原則。

判決書第20頁第11~13行記錄:【另眼科醫學會93.04.05回函亦指出「在視網膜剝離前已施行過白內障囊內摘除術及及人工水晶體植入縫合術,在施行玻璃體切除時,在下方虹彩處預作週邊虹彩切除術,是屬可签之步驟。」】云云,是蓄意捏造的謊言,讓人難以置信!視網膜剝離、白內障手術及「週邊虹彩切除術」三者沒有關聯性,更遑論「預作」,即違反平等原則「恣意禁止之規定」。係違反醫療法第63條「手術前需先告知,取得手術同意書,始得為之。」之規定,恣意施行「白內障手術」或「預作週邊虹彩切除術」皆已違法。而,青光眼是「慢性病」,有必要偷偷摸摸做手術嗎?再者,青光眼的記錄何在?

結論,判決書是被告製作的:(1)蓄意捏造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2)由於「黃斑部病變」是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被告擅改後,可以掩蓋自己「破壞或竊取黃斑部的惡行」,對於被告有直接利害關係。(3)「黃斑部病變」是「眼科醫學專門術語」,只有被告醫院等知悉,原告不知,法官更不知。(4)判決書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如同地院法官洪純莉。而法官判斷的「是非對錯」竟然全部判斷錯誤,顯然不可能。(5) 93.09.06被告繕打完畢,將判決書交給法官,法官看都不看,次日交由書記官用印後發文,因此被告即是法官,被告亦是書記官。

尤其甚者,高等法院判決理由(如附件五之「二審文件25」P21第4〜7行)記載:【上訴人雖主張其沒有青光眼,並以此否定眼科醫學會引用文獻,但所謂「為預防性青光眼」,原包括本來沒有青光眼之情形在內。】這種無恥論調,怎麼會是「判決的理由」呢?同理,為預防蛀牙,我拔光他們3位法官的牙,可以嗎?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要錢不要命了,死不要臉!所以令人深感噁心、厭惡、不平,氣憤不已!

除此之外,皆是抄襲92.07.31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委託被告自行製作之判決書而來,因此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判決書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狠噁心!

......
第6節:94.01.12最高法院法官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與許澍林等所為之裁定書(如附證22),亦皆是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

裁定書第3頁第5~11行記錄:【未查原審依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函復之鑑定結果,認被上訴人郭博誠於民國89年2月間使用毛果芸香鹼之OPD眼藥水以降低上訴人眼壓,與上訴人視網膜再次剝離,無相當因果關係;並認被上訴人郭博誠、劉寬鎔於同年3月4日為上訴人進行之手術,與上訴人簽立之同意書所載手術內容相符,未違反醫療法第46條第1項前段之告知義務,且該次手術在上訴人右眼瞳孔下方預留切口確有必要,因認渠等之醫療行為並無不法侵害上訴人之身體,亦未違背契約約定,爰為上訴人敗訴判決,核無違背法令之情形,附此敘明。】為由,裁定「本件上訴為不合法。」

試問,大陸某醫院於手術抬上對病人施做割盲腸手術時,偷走右邊腎臟,也不違法嗎?

毛果芸香鹼(即OPD眼藥水,是青光眼的用藥)具有「視網膜剝離之副作用」,一般眼科書籍皆有記錄,一般眼科醫師不會給視網膜剝離後的病人使用,如《新證據手冊》第2章第3節。豈能憑依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函復之「毫無根據的一句謊言」,即認為與「上訴人視網膜再次剝離,無相當因果關係」呢?因此,最高法院明明是睜眼說謊!

被告偷偷摸摸所做「非治療性人造瞳孔手術」為何又變成「切口」呢?而又如何確有必要呢?即使是「切口」,又如何與「視網膜手術之同意書」內容相符呢?又如何未違反「醫療法第46條第1項前段之告知義務」呢?因此,最高法院明明是睜眼說謊!
再者,上述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5位法官判斷的「是非對錯」總共有6項,竟然全部判斷錯誤,如附證22。因此,蕭亨國、楊鼎章、陳淑敏、陳重瑜與許澍林等法官皆是故意不依法律之規定而為裁判,即該當「枉法裁判罪」。

......
第7節: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如附證23)司法院之主旨為:「據王鳳臻君陳述: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等歷審法院審理渠君與財團法人國泰綜合醫院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認事用法不當,涉有違失等情乙案,請參處逕復並副知本院。」

......
檢附文件:
       附證14:89.03.04下午,手術前至國泰開刀房報到,簽具手術同意書內容為:「病人因患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手術+矽油注入。」惟手術前,劉寬鎔醫師對病人說:「這次還是跟上次一樣,注入氣體,不植入矽油。」病人應:「好。」因此,二次手術皆是注入氣體。
        附證15:93.04.05(鑑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七四號函。
        附件16:93.05.24(高院)臺灣高等法院「院信民法字第0930006004號」函(受文者:眼科醫學會)。
        附證17:93.06.29(鑑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一二五號函(附件一至附件八)。
        附件18:書籍《臨床眼科學》P405裂孔性視網膜剝離(RRD)與P406增殖性視網膜病變(PVR),二者病因不同。
        附證19:台大醫院眼科部青光眼的簡介:「青光眼…有一些共同的特徵,就是會引起解剖學上的異常,即我們常聽到的視神經的萎縮或凹陷。」、「急性青光眼的病人會有頭痛,嘔吐,視力糢糊,看燈光有虹暈等症狀。」及次頁記載:「…青光眼和所有慢性病類似,是需要長期追蹤治療的。」
        附件20:93.09.07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書(審判長張耀彩、法官王仁貴、法官黃嘉烈)。
        附證21:「青光眼的周邊虹膜切除術」與「人造瞳孔手術」迥異。
        附件22:94.01.12(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民事裁定書(審判長蕭亨國、法官楊鼎章、法官陳淑敏、法官陳重瑜、法官許澍林)。
        附證23: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
附證14 - 23張貼如下:

附證14:89.03.04下午,手術前至國泰開刀房報到,簽具手術同意書內容為:「病人因患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手術+矽油注入。」惟手術前,劉寬鎔醫師對病人說:「這次還是跟上次一樣,注入氣體,不植入矽油。」病人應:「好。」因此,二次手術皆是注入氣體:


附證15:93.04.05(鑑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七四號函:


附證16:93.05.24(高院)臺灣高等法院「院信民法字第0930006004號」函(受文者:眼科醫學會):




附證17:93.06.29(鑑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3)字第一二五號函(附件一至附件八):






















附證18:書籍《臨床眼科學》P405裂孔性視網膜剝離(RRD)與P406增殖性視網膜病變(PVR),二者病因不同:






附證19:台大醫院眼科部青光眼的簡介:「青光眼…有一些共同的特徵,就是會引起解剖學上的異常,即我們常聽到的視神經的萎縮或凹陷。」、「急性青光眼的病人會有頭痛,嘔吐,視力糢糊,看燈光有虹暈等症狀。」及次頁記載:「…青光眼和所有慢性病類似,是需要長期追蹤治療的。」:




附證20:93.09.07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書(審判長張耀彩、法官王仁貴、法官黃嘉烈)之第1頁、第7 - 24頁:






































附證21:「青光眼的周邊虹膜切除術」與「人造瞳孔手術」迥異:




附證22:94.01.12(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民事裁定書(審判長蕭亨國、法官楊鼎章、法官陳淑敏、法官陳重瑜、法官許澍林):









附證23:98.03.13監察院(98)院台業貳字第0980161592號函:


第11篇 第2集:地院法官洪純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真噁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11篇 第4集:檢查官郭麗娟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不起訴處分書,最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