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2/28

第11篇 第2集:地院法官洪純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真噁心!


第11篇 要執法就要公正,不公正就永遠別執政。
第2集:
地院法官洪純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真噁心!
       
       註1:換言之,判決書內容皆是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因此被告即是台北地方法院法官,被告亦是書記官,真噁心!

       註2:民國89年間,陳楷模身為國泰醫院院長、民進黨大老、總統府資政、總統府政界代表,總統府醫療小組組長等職,理應為全民表率、奉公守法。89.03.04國泰醫院竟然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實施不相干的「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慘絕人寰,因此民進黨大老罪惡滔天!

       註3:醫療法第63條(舊法第46條)規定:「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始得為之。」

       註4:試驗與實驗,英語均以experimentation稱之,惟於中文文義則略有不同,感覺上實驗之意味危險性較高,試驗之意味危險性較少。請參閱宏文館/醫療法律與生命/黃丁全著/第五章/第一節。

       註5:「書名《為自己解惑》傅佩榮作品」P159記載:【有一部日本影片「滅」中,導演黑澤明以越獄犯人與牢頭之間的恩怨為劇情,彰顯人與人之間的仇恨、殘暴與無情。看了之後,觀眾對人性簡直要感到絕望與恐懼了。全片結束時,銀幕上出現一段引述莎士比亞《查理第三》的文字:「再兇猛的野獸,也有一絲憐憫;我沒有絲毫憐憫,所以我不是野獸。」我看完這段話,在電影院呆坐了幾分鐘,好像被擊倒的拳手,必須手扶著繩子,才能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因此國泰醫院陳楷模(民進黨大老)不是野獸,那是個什麼東西呢?提示一下,比野獸更噁心的東西兒,是什麼東西呢?

        註6:民主法治的國家,人人都必須守法,尤其執法者更應該守法,執法者不守法失去了執法的立場,嚴重危害國家、社會或人民,應該接受法律的嚴厲制裁。如何辨別「應該」與否?最簡易的辨別方法是人人皆知的「設身處地」,就是「將心比心」。

       註7:民國91〜94年訴訟簡介,如附件五「訴訟書狀」之封面:


全文如下:

第1節:90.12.26病人為「OPD眼藥水迼成視網膜再剝離,及二個瞳孔」等情,提出民事起訴狀:

89.03.04國泰醫院竟然在「視網膜手術」時,偷偷摸摸施行不相干的「非治療性人造瞳孔手術」,及破壞病人右眼「黃斑部、虹膜、瞳孔及角膜」,導致右眼視力0.01(失明)等情,這種手術使病人非常疼痛,病人因而無辜遭受殘忍、非人道之酷刑!醫院偷偷摸摸強制性直接毀壞病人右眼,係未告知、未經病人同意之「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是屬於「非法人體實驗」,古今中外、史無前例、聞所未聞,慘絕人寰!

及至90.09.07期間,病人仍舊在國泰醫院門診看病計41次,該院醫師及護士們從不告知「右邊花花的非常難受」是「右眼二個瞳孔造成的嚴重複視」,僅以各種診治手段為名,加以觀察及繼續做實驗,手段殘酷!竟然不點散瞳眼藥水,直接用眼底鏡在病人左、右兩眼照來照去,係因右眼人造瞳孔是實驗組,右眼正常瞳孔及左眼是對照組。

直至90.12.04仁愛醫院蔡綉娟醫師告知:「右邊花花的原因,是右眼有二個瞳孔造成的複視。」並建議縫合下方人造瞳孔,病人始知右眼有二個瞳孔。而所謂「二個瞳孔」之言,聞所未聞,令人難以理解!

90.12.25榮總柳逸嫻醫師告知:「右眼有二個瞳孔,是視網膜手術時在下方另外開了一個瞳孔(人造瞳孔)。右眼有三個影像,正常瞳孔有一個微弱的影像在中間;下方瞳孔(人造瞳孔)有上、下二個影像,下方影像較清楚。縫起下方瞳孔,下面較清楚的影像及上面的影像會消失,會更看不見。」並說:「瞳孔嚴重向上位移,縫起下方瞳孔,不見得就可將左右眼的影像合一。而且下方瞳孔很大,縫起的手術成功率有問題。」柳醫師接著說:「不如戴上黑眼罩,單用左眼比較自然。」柳醫師接著又說:「你可以先閉上左眼,再分別遮住右眼上方或下方瞳孔的方式看一盞燈,即可觀察影像的形成。」我依照柳醫師的說明與實際看一箋燈的情形,繪製了「影像分析圖」,如下:

從上圖二觀察,右眼有3個影像,左眼有1個影像,如何聚焦?因此,病人無時無刻的感受是「右邊花花的非常難受!」這種情形使病人非常痛苦,係長期使病人遭受殘忍、非人道之酷刑!

節外生枝,91.01.14仁愛醫院楊健一醫師診斷為:「下方瞳孔以目前的眼科技術無法進行縫合,原因是視網膜手術後發生角膜水腫,表示角膜內皮細胞數目減少,此內皮細胞之作用是拉住角膜,使角膜不致向外凸,依目前之情況研判,內皮細胞之數目已屆臨介值1000,若貿然進行瞳孔縫合手術,內皮細胞數目將劇減,會導致角膜失去作用,必須進行角膜移植。」我對楊醫師訴說:「二年來,右邊花花的非常難受,目前視力0.1,是比瞎了還不如,可以說是負0.1。」楊醫師說:「當然難受,這種情形沒有人能忍受得了。」我問:「可不可以摘除右眼呢?」楊醫師說:「配戴中央為透明孔洞的顏色鏡片,可以暫時改善目前很難受的情形。」我立即向楊醫師詢問,那一家眼鏡行有這種鏡片,楊醫師翻箱倒櫃地找了一回兒,給了我一張「模範眼鏡行」的名片。我再問:「二個瞳孔長得怎麼樣呢?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楊醫師說:「可以照個像。」隨即安排右眼二個瞳孔的攝影。同日晚上,急忙至模範眼鏡行配置顏色鏡片,廖老板用儀器查看後,笑著說:「一隻眼睛有二個瞳孔,如果人一出生是這樣,就成了怪胎了。」我問:「國泰醫院為什麼不告訴我?」廖老板答:「伊那敢講。」

病人知悉右眼受到嚴重傷害後,為「OPD眼藥水造成視網膜再剝離,及二個瞳孔」等情,分別於90.12.26與91.02.27提出民、刑狀,指控被告國泰醫院的罪行。

......
第2節:被告國泰醫院於訴訟期間,91.02.05否認另外做了一個瞳孔的事實,並預設證據欲嫁禍給三總;91.02.26承認了,又說是做了一個「青光眼的周邊虹膜切除術,簡稱PI」。以及操控司法「調換法官與檢察官」,併操控鑑定人做不實之鑑定等等,違法情事嚴峻。

91.02.05台北地方法院第1次開庭,法官陳秀貞義正嚴詞地質問被告國泰醫院訴訟代理人張家琦律師:「二個瞳孔!二個瞳孔!二個瞳孔!」連問三次,是一次比一次嚴厲。足見法官公平正義,並且完全掌握了關鍵事實,受害人因而感到安慰,暫時撫平了傷口!91.06.12檢察官吳春麗告知:「不論民事進展如何,刑事我會直接處理。」受害人亦因而感到安慰,暫時撫平了傷口!

91.02.05被告國泰醫院當庭請求調閱原告在三總的病歷,及當庭呈遞民事答辯狀,狀中否認了「另外做一個瞳孔的事實」,及虛設證據(被證四=附證1)欲嫁禍三總【說明:被證四是被告醫院89.10.14有二個瞳孔圖形的病歷,經過模糊處理後改稱是89.01.14的病歷;而病人於89.01.29在被告醫院實施視網膜剝離手術,89.01.29以前是在三總施行白內障手術。因此,此虛設之證據若成立,人造瞳孔就昰三總做的。】行為卑劣!

91.06.05被告聲請狀之說明二記載:「事實上原告右眼於14年前即罹有白內障,在三軍總醫院接受手術(請參見被證一),之後復於年前,又接受值入人工水晶體開眼手術。此二先前之手術,對原告眼睛之結構會有所影響,自為必然。而原告卻一直隱匿其曾在三軍總醫院接受手術之事實,令人對其動機有所懷疑,更為必然,為此,敬請  鈞院先向三軍總醫院函調原告在該院之病歷後再一併送請鑑定,以明事實。」原告註釋:【89.01.25國泰醫院病歷(如附證2)記載:「Cat op 1又1/2 years ago 87.7.30」及「Shadow 4 days,PPV od」。即「一年半以前87.7.30白內障手術」及「右眼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術」。】

值得一提的是,91.10.02上午,病人對長庚醫院眼科主任蔡瑞芳說:「國泰醫院於視網膜手術時,偷偷摸摸在我的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正在訴訟中。」蔡主任說:「你可能搞錯了吧!視網膜手術怎麼會動到虹膜呢?你白內障手術在那裡做的?」我答:「三總。」

原告(病人)復於91.03.19與91.11.26遞狀並檢附91.01.14仁愛醫院攝影「二個瞳孔」照片(如註7),及91.09.30長庚醫院攝影「二個瞳孔」照片(如作者檔案下方之照片)各乙張。

91.10.02台北地方法院第3次開庭換了法官為洪純莉(意:純為利益),卻對「二個瞳孔」的關鍵事實,不聞不問、不送鑑定等情,讓人難以置信,原告(病人)心中感覺冷颼颼的。

91.11.08及92.04.21台北市藥師公會的鑑定結果,還算公正,病人稍感鼓舞。惟,最後被告勾結法院共同違反程序,弄了一份來歷不明的92.05.07中華民國眼科醫學鑑定函(如附證3),內容皆是蓄意捏造的謊言,令人深感氣憤!

92.02.26被告醫院承認了,又說做的是「青光眼的虹彩周邊切除術(簡稱PI)」。註:虹彩,一般稱之虹膜。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譬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
第3節: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意指純為利益)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因此被告即是法官,被告亦是書記官,真噁心!

台北地方法院民事案件審理單(如附證4)沒有發文日期、沒有發文字號,是事後補漏洞的。而92.05.07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2)字第069號函之說明一記載:「覆  貴院錦民金91訴字第136號函辦理。」之言,從何而來,不得而知!因此「92.05.07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2)字第069號函」的來歷即無依據,是屬私相授受,顯然勾結、嚴重違法。

判決書第41頁第(二)之(1)段記載略為:【89.02.03出院時,醫囑繼續服用半顆Diamox十四天,其他並無任何要回家繼續用藥之醫囑。89.03.09出院時,醫囑繼續服用半顆Diamox十四天,其他並無任何要回家繼續用藥之醫囑,則原告之前開主張,即無足採。】云云,不查手術後回家要繼續用藥,是一般常識。何況89.02.03與89.03.09被告二次出院醫囑病歷皆記載:「手術後,給予Naclof, Bethes, Atropine, OSMD, OTM繼續點用。在穏定的情形下出院。」如附證5、6。

判決書第43頁第1〜3行記載:【而視網膜剝離手術施行後,使用毛果芸香鹼治療以降低眼壓及視網膜再次剝離,並無因果關連性,被告所辯與上開函詢(指92.05.07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2)字第069號函之說明二之2)內容相符,應屬可採。】云云,不查「毛果芸香鹼是青光眼用藥,且具有視網膜剝離之副作用」,一般眼科書籍皆有記載,一般眼科醫師不會給視網膜剝離後的病人使用。豈能只憑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函復之「毫無根據的一句謊言」,即認為與「原告視網膜再次剝離,無相當因果關係」呢?因此,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明明是睜眼說謊!

判決書第44頁第6行記載:【被告所為既與原告所簽訂之同意書手術內容記載相符,自難謂原告有何違反醫療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前段之告知義務,...。】云云,不查「手術同意書內容」為玻璃切除手術,詳如「手術記錄G」(如附證7),並不包括「人造瞳孔手術」或「青光眼」或「刀口」或「切口」等等不相干的手術在內,因此法院是故意不依法律之規定而為裁判,即該當「枉法裁判罪」。

判決書第44頁第9〜17行記載:【另原告所稱前揭手術造成「雙瞳」及右眼視網膜上留有罵人手勢之二塊手影及黃斑部病變等損害云云,固據原告提出照片等件為證,唯查,上開原告右眼瞳孔右下方所預留之小孔,係為減少眼壓所留,為被告抗辯在卷,...。】云云,不查「89.03.04手術前被告國泰醫院檢查,眼壓12mmHg,正常。因此,眼壓正常,還要減什麼眼壓呢?這就是,胡說八道!

再者,所謂PI是「peripheral iridectomy」的縮寫,即青光眼的「周邊虹膜切除術」;切口直徑小於2 mm;在12點位置,因能被上眼瞼遮蓋,不會產生症狀。而原告右眼瞳孔右下方的大切口直徑5mm,位置在6點鐘方向與PI的12點位置不相同,5mm是大洞與PI手術直徑小於2mm亦不相同。因此,所謂【上開原告右眼瞳孔右下方所預留之小孔】之言,又是胡說八道。

判決書第44頁末3行〜第45頁第2行記載:【再者,原告另稱被告故意於其右眼視網膜上留有罵人手勢之二塊手影及黃斑部病變等損害,亦未見原告舉證以實其說,所為之主張,亦難採信。被告郭博誠、劉寬鎔所為之醫療行為既無故意或過失侵害原告之身分權,原告竟以被告三人應負連帶給付責任,即屬無據。】云云,其中不相干的「黃斑病變等」是從何而來。因此,判決書中將「二個瞳孔」刻意改成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即違背「事物本質要素」,亦即違背「平等原則」,因此洪純莉法官該當「偽造文書罪」。

再者,本案「得心證之理由(如判決書原本P39~P44)」,用語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見附證9【洪純莉法官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計曲斷32個事證】。而法官判斷的「是非對錯」總共有32個,有那位法官會全部判斷錯誤的嗎?因此,洪純莉法官是故意不依法律之規定而為裁判,即該當「枉法裁判罪」。如附證8第37〜45頁「貳、得心證之理由」。

92.07.31判決書中,竟然將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判決書中出現7次)」納入;如判決書(附證8)中「第2頁末5行」、「第38頁第3行」、「第39頁末6行」、「第40頁第6行」、「第43頁末3行」、「第44頁第10、11行」、「第44頁末2行」等等陸續出現7次;而「黃斑部病變」是屬「眼科醫學專門術語」,法官、書記官、鑑定人與原告皆不知、亦從未提起過;僅只被告國泰醫院知悉。

判決書中將「二個瞳孔」刻意改成不相干的「黃斑部病變」,明顯違背「事物本質要素」,即違背「平等原則」,併違反「依法審判原則」,及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證據法則…等等等,法官洪純莉因而該當「偽造文書罪」及「瀆職罪」。

由於「黃斑部病變」是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被告因而可以掩蓋自己「破壞黃斑部的罪行」,對於被告有直接利害關係。因此,被告於92.07.31將繕打完成後之判決書,同日交給法官洪純莉,又同日由書記官黃慧怡用印後發文(如如附證8第45頁=未頁)。綜上,判決書是法官洪純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因此被告即是法官,被告亦是書記官,真噁心!

......
第4節:92.05.13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吳秋瑩(名曰蚯蚓)主動來函之主旨記載:「本件被告等傷害案件須待地方法院民事判決認定之法律關係為斷,本件暫行簽結。」云云,形成民事干涉刑事,即侵害病人之訴訟權,嚴重違憲!

91.06.12第一次偵察庭檢察官吳春麗告知:「無論民事進展如何,刑事我會直接處理。」如附證10。

91.09.16第二次偵察庭檢察官吳秋瑩告知:「要送鑑定。」如附證11。

91.11.27第三次偵察庭檢察官吳秋瑩告知:「要送鑑定。」如附證12。

92.05.13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吳秋瑩出爾反爾、未送鑑定,直接主動函知:「本案暫行簽結。」如附證13。

......
檢附文件如下:
        附證1:91.02.05(被告)民事答辯狀中之被證四。
        附證2:89.01.25國泰醫院病歷記載:「Cat op 1又1/2 years ago 87.7.30」及「Shadow 4 days,PPV od」。即「一年半以前87.7.30白內障手術」及「右眼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術」。
        附證3:92.05.07(鑑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2)字第○六九號函。
        附證4:92.??(地院)台北地方法院民事案件審理單(受文者:眼科學會;法官洪純莉)未見發文日期、發文字號?
        附證5:89.02.03出院病歷第(17)欄記載:「After opration, Naclof, Atropine, Bethes, OSMD, OTM were given for him. Hoever high IOP was found after operation, Arteoptic, Trusport, Diamax 1/2 were given, under the stable condition, he was discharged.」;即「手術後,給予Naclof, Bethes, Atropine, OSMD, OTM繼續點用;可是,發現眼壓高,再給予降眼壓藥物Arteoptic, Trusport, Diamax每日1/2片,在穏定的情形下出院。」
        附證6:89.03.09出院病歷第(17)欄記載:「After opration, Naclof, Atropine, Bethes, OSMD, OTM were given for him. Under the stable condition, he was discharged.」;即「手術後,給予Naclof, Bethes, Atropine, OSMD, OTM繼續點用。在穏定的情形下出院。」
        附證7:89.03.04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手術之「手術記錄(G)」記錄為「診斷為右眼裂孔性視網膜剝離,手術術式為玻璃體切除術…,及詳細操作程序24項。」
        附證8:92.07.31(地院)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所為之判決書第1、2頁、第37〜45頁=「貳、得心證之理由」。
        附證9:台北地方法院洪純莉法官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計曲斷32個事證。
        附證10:91.06.12第一次偵察庭檢察官吳春麗告知:「無論民事進展如何,刑事我會直接處理。」
        附證11:91.09.16第二次偵察庭檢察官吳秋瑩告知:「要送鑑定。」
        附證12:91.11.27第三次偵察庭檢察官吳秋瑩告知:「要送鑑定。」
        附證13:92.05.13台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吳秋瑩未送鑑定,主動函知:「本案暫行簽結。」

附證1〜13,張貼於下:

附證1:91.02.05(被告)民事答辯狀中之被證四:


附證2:89.01.25國泰醫院病歷記載:「Cat op 1又1/2 years ago 87.7.30」及「Shadow 4 days,PPV od」。即「一年半以前87.7.30白內障手術」及「右眼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術」:


附證3:92.05.07(鑑定)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中眼台(92)字第○六九號函:


附證4:92.??(地院)臺北地方法院民事案件審理單(受文者:眼科學會;法官洪純莉)未見發文日期、文號?


附證5:89.02.03出院病歷第(17)欄記載:「After opration, Naclof, Atropine, Bethes, OSMD, OTM were given for him. Hoever high IOP was found after operation, Arteoptic, Trusport, Diamax 1/2 were given, under the stable condition, he was discharged.」;即「手術後,給予Naclof, Bethes, Atropine, OSMD, OTM繼續點用;可是,發現眼壓高,再給予降眼壓藥物Arteoptic, Trusport, Diamax每日1/2片,在穏定的情形下出院。」:

附證6:89.03.09出院病歷第(17)欄記載:「After opration, Naclof, Atropine, Bethes, OSMD, OTM were given for him. Under the stable condition, he was discharged.」;即「手術後,給予Naclof, Bethes, Atropine, OSMD, OTM繼續點用。在穏定的情形下出院。」:


附證7:89.03.04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手術之「手術記錄(G)」記錄為「診斷為右眼裂孔性視網膜剝離,手術術式為玻璃體切除術…,及詳細操作程序24項。」:




翻譯如下:




附證8:92.07.31(地院)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所為之判決書第1、2頁、第37〜45頁=「貳、得心證之理由」:












https://blogimgs.sina.tw/myimages/8/35080/images/15774860609274.jpg









附證9: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洪純莉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計曲斷32個事證:












附證10:91.06.12第一次偵察庭檢察官吳春麗告知:「無論民事進展如何,刑事我會直接處理。」:


附證11:91.09.16第二次偵察庭檢察官吳秋瑩告知:「要送鑑定。」:




附證12:91.11.27第三次偵察庭檢察官吳秋瑩告知:「要送鑑定。」:


附證13:92.05.13台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吳秋瑩未送鑑定,主動函知:「本案暫行簽結。」:


第11篇 第1集:綠色執政+綠色法官+綠色大法官,比香港人「送中」更嚴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11篇 第3集:高院法官張耀彩、王仁貴與黃嘉烈等將司法權交給綠爹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自行製作判決書,狠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