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12/05

第10篇 第3集 國泰醫院長期將病人當做小白鼠,受害人不支罹患燥鬱症,民進黨大老毫不在意!

第10篇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的餘孽,橫行霸道!
第3集  國泰醫院長期將病人當做小白鼠,受害人不支罹患燥鬱症,民進黨大老毫不在意!

註1:臨床研究是工具,目的是為了保障人民健康、防治疾病、減輕不適或痛苦。所以不能本末倒置,為了執行臨床研究工作而給受試者帶來不必要的身體傷害與痛苦、心靈或精神的危害等等,這便失去臨床研究的意義。國泰醫院於2000/3/4施行「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迄今不告知,慘絕人寰,嚴重侵害病人基本人權,違法情事嚴峻(容後另述);及造成病人身體上的傷害(右眼失明18年了)、心靈上的危害(長期扮演小白鼠而不自知,受害人心境的起伏16年來的痛苦、挫折、懷疑、失望、心灰意冷、煎熬、掙扎,身與心皆遭重創不能平衡,痛不欲生,3次自殺未遂)及16年來精神上的痛苦(重度精神障礙),以至於妻離子散,美滿人生瞬間化為泡沫。

註2:17世紀的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茨(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主張:「身與心之間有一種經上帝在創世時所預先設定的和諧。」及猶太籍理性主義者斯賓諾莎(Baruch de Spinoza)主張:「身心平衡論。」等觀點。

註3:法國哲學家笛卡爾(Rene Descartes):「我思故我在」的論證,是在證明「若我思則我在」這個命題,意味著存在是思考的必要條件,而思考是存在的充分條件。「思」與「在」有下列幾種關係:「(1)假設我思考,那麼我必然存在。(2)假設我不思考,那麼我存在或不存在,無法確定。(3)假設我存在,那麼我思考或不思考,無法確定。(4)假設我不存在,那麼我必然不在思考。」然而,重度精神病患者思想混亂,能夠稱之為「思」嗎?肉體還「在」不過是行屍走肉,能夠稱之為「在」嗎?試問,重度精神病患者16年來,究竟屬於「思」與「在」的何種關係呢?

註4: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主張:「生命的本質即是欲望,有欲望必有痛苦,因此人生不能須臾脫離痛苦。若有快樂,則是暫時解除或忘記痛苦而已。如此一來,人除了自殺之外,還有什麼更明智的選擇?」

本集目錄

第1章:天下間還有比國泰醫院,更不要臉的醫院嗎?該院2000/3/4偷偷摸摸所做『人造瞳孔手術』的病歷,根本沒做記錄。換言之,有關「人造瞳孔手術內容」,根本沒有丁點記錄!簡言之,該院「人造瞳孔手術」是偷偷摸摸做的,與該院完全不相干?然而,依照這個不要臉的國泰醫院自導自演的邏輯推理,就是三總做的!有關該院「嫁禍三總」乙節,容後另述。 
       第1節:2000/1/29第1次視網膜手術,與2000/3/4第2次視網膜手術的同意書內容皆為:「視網膜剝離(RRD),需做玻璃切除手術(PPV)。」因此,該院偷偷摸摸所做的『人造瞳孔』手術,是未告知病人的、更未經病人同意的。
       第2節:2000/1/29與2000/3/4的《OP Note》即手術摘要,都是傳統的、常規的視網膜手術記錄,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內容皆相同。
       第3節:2000/1/29與2000/3/4的《手術記錄(G)》,亦復如是,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內容也是相同的。
       第4節:2000/3/4手術前特殊檢查AC deep clear(前房正常),2000/3/5怎麼會變成是AC Shallow(即前房狹窄,青光眼的徵狀,未告知)呢?換言之,手術前沒有青光眼,手術後就有青光眼了,這簡直是天下奇聞啊!今日觀之,此即該院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步驟4,是將「虹膜二處固定在角膜上」造成的。
       第5節:2000/2/3與2000/3/9出院病歷記載的內容,也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沒有什麼不同。
       第6節:綜上,皆預謀行為,該院於2002/2/5答辯狀之二之(三)後段,否認了右眼有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

第2章:天下間,還有比這更可怕的事情嗎?2000年3月4日,被告國泰醫院在實施「視網膜手術」時,竟然偷偷摸摸在病人右眼原瞳孔的下方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右眼變成「雙瞳」,非常怪異,古今中外、聞所未聞;謹將「國泰醫院整治過程中之重點,真實報導」如下:
       第1節:2000/1/29/告訴人右眼第1次在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手術」,手術順暢,沒有什麼感覺。手術後,該院蕭醫師告知:「手術成功。」之後,恢恢良好。
       第2節:該院門診醫師郭博誠診斷為:「well attached,眼壓27、29mm/Hg。」開給具有視網膜剝離副作用的OPD眼藥水(pilocarpine),導致視網膜再剝離。
       第3節:2000/3/4告訴人右眼第2次在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手術」時,該院手術醫師的動作非常粗暴,如手壓左眼很不舒服、手術刀在眼內拉扯、手壓口鼻難以呼吸、水沖左眼流到口鼻之間及手術最後非常疼痛等等。
       第4節:2000/3/4手術後,右眼出現的異常現象,如回病房後右眼沒有映像出現、眼罩拿下時右眼不能感光、出現青光眼徵兆(前房窄淺)、右眼右方視野有二塊黑影、次月出現光點、右眼黃斑部已遭破壞(89.04.13長庚醫院視力檢查0.01,未告知)...等等。
       第5節:直至2001/9/7的一年半期間,我在該院門診看病45次,該院從不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二個瞳孔造成的」,卻在二眼照來照去,由於左眼是對照組、右眼是實驗組;其間所謂的診治,都不是治療?
       第6節:2000/6/29劉寬鎔醫師因為陳情之事對我解釋、道歉,並告訴我:「半年內會漸漸穩定,視力可恢復到0.5。」
       第7節:2000/9/5以後,該院診斷為「角膜水腫」、「角膜發炎」、「視網膜無法再改善了」、及「角膜無法改善了」等等。
       第8節:告訴人曾在多家醫院看眼睛,除了2001/12/4仁愛醫院門診醫師蔡綉娟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二個瞳孔』造成的」(告訴人第1次聽到『二個瞳孔』的事,不知所以然) 及2001/12/25榮總門診醫師柳逸嫻詳細解說「二個瞳孔」之外,沒有那位醫師願告知右眼有二個瞳孔?
       第9節:「二個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或者說,右眼下方的「人造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沒人告知?以至於,2002/2/5國泰醫院於答辯狀中,否認了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之後仍需每3個月看診一次,起初在庚辛醫院,現在在慈濟醫院眼科看診,病人只要提及「人造瞳孔」是幹什麼用的,醫師都幾乎都是臉色難堪!?!病人是醫盲、求助無門,病人心中之痛,無人理會!冷漠的醫界,令人心寒!無助的病人,永遠是悲劇的主角,誰理你呢?無助是你自己的事,我們醫師生活優渥,別給我們惹麻煩。眼睛被弄瞎了是你自己的事,別拖我們下水,這就是醫界的現實。站在角落的病人嘆氣,也只能嘆息,...真是助啊!無助!

第3章: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人造瞳孔實驗」之後,長期將病人當做小白鼠,再冷酷無情地扼殺受害人(病人)於搖籃之中(醫盲),受害人終於不支而罹患了燥鬱症,迄今仍舊是重度精神病患。
       第1節:2000/3/4國泰醫院第2次施行「視網膜手術」,竟然偷偷摸摸在我的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次年底知道後,常存心頭的疑問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第2節:2001/12/4仁愛醫院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由於二個瞳孔所造成的複視」,及2001/12/25榮總柳醫師告知雙瞳的映像分析情形後,受害人於90.12.26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告訴。
       第3節:由於原法官與檢察官正直,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利用身分於2002年9、10月間掉換法官及檢察官,嚴重違反「法定法官原則」,其後的違法情接踵而來,不勝枚舉。
       第4節:受害人心中冷颼颼,充滿失望、挫折及痛苦,難以承受了,出現了憂鬱症。
       第5節:2004年,憂鬱症已經轉為燥鬱症,即由自閉性的自殺傾向,轉換為暴燥性的易怒傾向。
       第6節: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人造瞳孔實驗」對病人的傷害為:「右眼失明、心靈重創、精神崩潰、痛苦18年、虛度18年、3次跳樓自殺未遂、妻離子散,美好人生化為泡沫。」唉!人生有幾個18年、有感而發「油詩一首」。
       第7節:最近,有了自知之明後,對於自己的真實遭遇,可以一眼看穿其因果關係與來龍去脈,破解「人造瞳孔」的來龍去脈,自是不難。

全文如下
第1章:天下間還有比國泰醫院,更不要臉的醫院嗎?該院2000/3/4偷偷摸摸所做『人造瞳孔手術』的病歷,根本沒做記錄。換言之,有關「人造瞳孔手術內容」,根本沒有丁點記錄!簡言之,該院「人造瞳孔手術」是偷偷摸摸做的,與該院完全不相干?然而,依照這個不要臉的國泰醫院自導自演的邏輯推理,就是三總做的!有關該院「嫁禍三總」乙節,容後另述。 

第1節:2000/1/29第1次視網膜手術,與2000/3/4第2次視網膜手術的同意書內容皆為:「視網膜剝離(RRD),需做玻璃切除手術(PPV)。」因此,該院偷偷摸摸所做的『人造瞳孔』手術,是未告知病人的、更未經病人同意的:

89.01.29至2F開刀房簽具手術同意書(張貼如下)內容為:「因患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手術。」


89.03.04至2F開刀房簽具手術同意書(張貼如下)內容為:「因患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手術+矽油植入。」由於開刀前劉醫師告知「這次還是注入氣體」,因此應該與上次手術內容,完全相同。



第2節:2000/1/29與2000/3/4的《OP Note》即手術摘要,都是傳統的、常規的視網膜手術記錄,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內容皆相同。

89.01.29與89.03.04病歷記載的《OP Note》,如「二次手術《OP Note》之翻譯」張貼如下

第3節:2000/1/29與2000/3/4的《手術記錄(G)》,亦復如是,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內容也是相同的:

89.01.29與89.03.04病歷記載的《手術記錄(G)》,如「二次手術《二次手術記錄(G)之翻譯》之翻譯」張貼如下




第4節:2000/3/4手術前特殊檢查AC deep clear(前房正常),2000/3/5怎麼會變成是AC Shallow(即前房狹窄,青光眼的徵狀,未告知)呢?換言之,手術前沒有青光眼,手術後就有青光眼了,這簡直是天下奇聞啊!今日觀之,此即該院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步驟4,是將「虹膜二處固定在角膜上」造成的。

說明:由被告國泰醫院所做人造瞳孔實驗的第4個步驟,將虹膜二處固定角膜上,以至於變成前房AC Shallow。

第5節:2000/2/3與2000/3/9出院病歷記載的內容,也沒有偷做『人造瞳孔』手術的丁點記錄,所以沒有什麼不同:

89.02.03出院病歷(張貼於下)記載的內容,欄位(16)手術日期及方法(包括手術發現)記載:「(1) Pars plana vitrectomy簡稱PPV,即玻璃體切除術。(2) Retinotomy,即視網膜切開術。(3) Endophotocoagulation,即雷射光凝固術。(4) Encircling scleral buckle,即鞏膜扣壓術。」其中(1)、(3)及(4)等項皆為手術記錄(G)的手術術式,第(2)項即在手術細目的第10項。換言之,皆屬視網膜的常規手術範疇,沒有任何其他的手術記載。

89.03.09第2次手術後,出院病歷(張貼於下)記載的內容,欄位(16)手術日期及方法(包括手術發現)記載:「(1) Revision of encircling scleral buckle,即鞏膜扣壓之校正。(2)PPV是Pars plana vitrectomy的縮寫,即玻璃體切除術;ERM peeling是Epiretinal membrane peeling的縮寫,即剔除視網膜表面增生膜。(3) Endophotocoagulation,即雷射光凝固術。(4) Intravitreal injection C3F8  0.4cc,即眼內注入氣體C3F8  0.4cc。」皆為手術記錄(G)的手術術式,或手術細目的第9、10、14、18項。換言之,亦皆屬視網膜的常規手術範疇,沒有任何其他的手術記載。

第6節:綜上之預謀行為,該院於2002/2/5答辯狀之二之(三)後段,否認了右眼有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

該院竟然否認了右眼有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令人驚訝!

而其所謂之虹彩「又稱虹膜」,也就是一般所稱之「黑眼珠」,特此說明。

之後,告訴人提證,以仁愛醫院的雙瞳照片,及診斷書證明「右眼視網膜剝離術後合併角膜水腫及重瞳」等件;該院承認了,又說只做了周邊虹彩切除手術(PI)。這是,「實質謬論」,包括不一致、不相干、不當預設等多種前提不真確的情形。例如,某人被指控拿了房間裡的一萬元,先是說他沒進過房間,後來又說他進了房間、只拿了一千元。

第2章:天下間,還有比這更可怕的事情嗎?2000年3月4日,被告國泰醫院在實施「視網膜手術」時,竟然偷偷摸摸在病人右眼原瞳孔的下方另外做了一個「人造瞳孔」,右眼變成「雙瞳」,非常怪異,古今中外、聞所未聞;謹將「國泰醫院整治過程中之重點,真實報導」如下:

第1節:2000/1/29/告訴人右眼第1次在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手術」,手術順暢,沒有什麼感覺。手術後,該院蕭醫師告知:「手術成功。」之後,恢恢良好:

【原有視力】1999/5/25在國泰醫視力檢查右眼1.0。1999/6/1視力檢查右眼1.0。1999/10/4視力檢查右眼0.9。

【視野缺損】2000/1/24我告訴蕭裕泉醫師:「右眼視力模糊,上方與右方出現陰影。」蕭醫師很仔細的檢查後對我說:「視野缺損,你的視網膜有剝離現象。介紹我的老師劉寬鎔醫師,是視網膜權威,動手術。」又說:「手術後,會恢復原有視力的八、九成。」

【視網膜剝離】2000/1/25我向劉寬鎔醫師鞠躬問好說:「劉醫師您好!」劉醫師也很禮貌地回敬:「你好!」劉醫師診斷門診病歷為:「視網膜剝離,明日PPV手術。」又說:「手術後會漸漸恢復,但會稍差。」

【視力0.4,眼壓6】2000/1/26上午10時,手術前一般檢查,其中視力檢查右眼0.4,眼壓6mm/Hg。

【前房正常(deep clear),瞳孔正常(central round,其他皆正常】2000/1/26上午10時,手術前特殊檢查,其中視力檢查右眼0.4,眼壓6mm/Hg。

【手壓額頭】2000/1/29至2F開刀房報到,簽具手術同意書(張貼如下)內容為:「因患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手術」。手術時,手術醫師用手壓在病人額頭,感覺非常安穩,一個半小時的手術很順暢,沒有什麼感覺。

【手術成功】同日,手術後,蕭裕泉醫師告訴我及內人:「手術成功。」


【湧現映像】回病房後,右眼整晚不斷湧現映像,感到無限的生機,內心的喜悅不言而喻,而對劉醫師充滿了感激。

【感光強烈】次日上午8時許,劉寬鎔醫師與陳威霖醫師一起來病房,陳醫師換藥,眼罩拿下時,右眼感光強烈。

【醫囑】接著劉醫師仔細檢查後囑咐:「手術後的二個月內是危險期,不要打噴嚏,動作要放慢,不要用力,以免眼睛受到震動,視網膜會再剝離。」我很樂意地向劉醫師說:「謝謝!」

【眼壓29】2000/2/1陳威霖醫師來病房換藥,我亦以尊敬的口吻向陳醫師說:「陳醫師你好!」陳醫師也回敬說:「你好!」檢查後說:「attached,眼壓29mm/Hg。」(一直以來,一般社會大眾對醫師們都是很尊敬的,我豈能例外。)

【貼的很好,眼壓21~34】2000/2/1陳威霖醫師檢查為:「attached,眼壓29mm/Hg。」2000/2/3門診醫師劉寬鎔診斷為:「attached,眼壓23、21、23mm/Hg。」並指定由郭博誠醫師複診。2000/2/9陳瑩山醫師診斷為:「attached,眼壓31、34mm/Hg。」2000/2/15郭博誠醫師診斷為:「well attached,眼壓26、24、25mm/Hg。」

第2節:2000/2/22門診醫師郭博誠開給「具有視網膜剝離副作用的OPD眼藥水(pilocarpine)」,致視網膜再剝離。

【OPD藥水,眼壓27、29】2000/2/22郭博誠醫師診斷(張貼如下)為:「well attached,眼壓27、29mm/Hg。」開給OPD眼藥水(pilocarpine),未告知使用此藥可能之不良反應。

【右眼跳動】2000/2/22?,點用OPD眼藥水後,右眼偶有跳動現象。次日,除跳動外偶有收縮現象。爾後數天跳動及收縮漸趨頻繁。2000/3/1原「視野缺損」部位,又出現了淡淡的影子,我懷疑是否視網膜再剝離。

【網膜再剝離】2000/3/2待診時,見到蕭裕泉醫師,告知上情,蕭醫師說:「不可能,視網膜貼的這麼好,怎麼會再剝離呢,待會劉醫師檢查就知道了。」劉醫師診斷(張貼如下)為:「視網膜再剝離,這次要注入矽油。」並安排後日手術。同日,視力檢查右眼0.2,眼壓12mmHg。

第3節:2000/3/4告訴人右眼第2次在國泰醫院實施「視網膜手術」時,該院手術醫師的動作非常粗暴,如手壓左眼很不舒服、手術刀在眼內拉扯、手壓口鼻難以呼吸、水沖左眼流到口鼻之間及手術最後非常疼痛等等:

【眼壓、前房、瞳孔...等皆正常】2000/3/4下午2時,手術前特殊檢查,其中右眼視力0.2、眼壓12mmHg。

【手術台上】2000/3/4下午4時,病人至國泰醫院二樓開刀房簽具手術同意書(張貼如下)為「因患視網膜剝離需實施玻璃體切除手術+矽油植入」。之後,病人躺在手術抬上全身朿縳只露右眼(鼻孔插著氧氣管),蕭裕泉醫師在病人右眼注射麻醉藥後輕揉右眼(使藥力均勻),病人問:「上星期二點用OPD眼藥水,右眼發生跳動和收縮,視網膜再剝離。」蕭醫師答:「OPD不能點用」。病人再問「要不要告訴劉醫師?」蕭醫師答:「可以,郭醫師來了。」病人(感到奇怪,郭醫師怎麼會來呢)只能說:「郭醫師你好!」郭博誠醫師也說:「你好!」病人說:「上星期二點用OPD眼藥水,右眼發生跳動和收縮,視網膜再剝離。」郭醫師沒有回應。劉寬鎔醫師在稍遠處說:「你們在談什麼?」沒人回應,病人逐說:「在談OPD眼藥水。」一片寧靜,約10分鐘後(上次手術,沒有等待。那麼這10分鐘4位醫師在商量什麼呢?如今回想,應該是劉、郭2位醫師要做實驗,而蕭、陳2位醫師不同意,有了爭議,但無論如何結果都同意了,不是嗎?),劉醫師對病人說:「這次還是跟上次一樣,注入氣體,不植入矽油。」病人應:「好。」接著,由劉寬鎔、郭博誠、蕭裕泉、陳威霖等醫師執行第2次視網膜手術。

【手壓左眼】手術一開始,手術醫師用手壓在我的左眼上,感覺很不舒服,還可以勉強忍受。(上次手術,即89.01.29手術,手術醫師用手壓在我的額頭上,感覺安穩順暢。)

【眼內拉扯】手術刀進入右眼,眼睛受到牽動,有拉扯的感覺,這種情形出現了好幾次。(上次手術,沒有這種感覺。)

【手壓口鼻】隔了不久,感到手術醫師用手壓在我的口鼻之間,使被單貼住了口鼻,難以呼吸。我不安地說:「不能呼吸。」劉醫師說:「增加氧氣。」隔了一會兒,又感到口鼻受到壓迫,難以呼吸,我改用口呼吸,勉強還可以吐氣。好一會兒之後,可能手拿開了,呼吸才恢復了自由。(我雙眼曾做過4次手術,即三總3次與89.01.29的手術,從沒有出現這種情形。)

【水沖左眼】又不久,沖洗右眼的水,時而沖到左眼,水順著鼻樑下緣流至口鼻之間,我深恐會將水吸入肺中,實在令人感到驚慌失措。(前述4次手術過程中,都沒有這麼樣的情形。)

【非常疼痛】手術最後,非常疼痛,我呼:「痛。」劉醫師說:「點麻藥。」點了麻藥之後,還是有些疼痛,勉強可以忍受。手術在驚恐萬分中完成了,終於讓人鬆了口氣!沒有人告訴我與內人「手術成功與否。」(上次手術後,蕭裕泉醫師告訴我與內人「手術成功。」)

第4節:2000/3/4手術後,右眼發生的異常現象,如回病房後右眼沒有映像出現、眼罩拿下時右眼不能感光、出現青光眼徵兆(前房窄淺)、右眼右方視野有二塊黑影、次月出現光點、右眼黃斑部已遭破壞(89.04.13長庚醫院視力檢查0.01,未告知)...等等:

【沒有映像】回病房後,右眼整晚沒有映像出現?(上次手術後,整晚不斷湧現映像。)

【不能感光】2000/3/5上午8時許,魏嵩陽醫師來病房換藥,眼罩拿下時,右眼完全漆黑、死氣沈沈,不能感光(上次感光強烈)。劉醫師來檢查時,我問:「右眼怎麼不能感光呢?」劉醫師答:「一星期後可以看到。」此後數日,都不能感光,約一星期後,稍有感光。

【前房窄淺,青光眼徵兆】2000/3/5魏嵩陽醫師病歷(張貼如下)記載:「AC: shallow,即前房窄淺,是青光眼徵兆。」


【二塊黑影】2000/3/24上午,右眼稍微可看到些,右眼右方視野有二塊黑影(其中一塊是長條形)顯現,疑又是視野缺損。即電告陳威霖醫師,陳醫師安排10時在開刀房檢查。劉寬鎔醫師在檢查中,對陳醫師說:「那A烏一巡(台語)。」再仔細檢查後,對我說:「有一疤痕,不是視網膜剝離,下星期二回診再檢查。」2000/3/28回診時,我將「右眼二塊黑影的手繒圖(圖中二塊?影在左邊,是要放在臉上比給醫師看的,特此說明;張貼於下)」,劉醫師看過後說:「畫的很好。」並交待護士貼在病歷上。同日,劉醫師檢查時對陳醫師說:「烏幾雷L(台語)。」對我說:「有一條線,如果長出類似白膜的東西就得再開刀,目前沒有長東西,先觀察看看。」


【出現光點】2000/4/3我關燈睡覺的一瞬間,右眼出現許多光點,有如滿天星光,此後數週皆是如此。

【右眼視力0.01,失明,黃斑部已遭破壞】2000/4/13長庚醫院陳珊霓醫師門診病歷(張貼於下)記載:「VA OD 0.01, OS 0.4, mild scarring,即視力檢查右眼視力0.01、左眼0.4,眼底可見疤痕」,其中右視0.01表示失明了,足證黃斑部已遭破壞,皆未告知。


第5節:直至2001/9/7的一年半期間,我在該院門診看病45次,該院從不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二個瞳孔造成的」,卻在二眼照來照去,由於左眼是對照組、右眼是實驗組;其間所謂的診治,都不是治療:

【可能黃斑水腫】2000/5/16我將「右眼出現許多光點、右眼花花的很難受等情」告訴劉醫師,劉寬鎔醫師診斷為:「視網膜可能黃斑水腫,明天做螢光攝影。」

【螢光攝影】2000/5/17螢光攝影(眼底螢光血管攝影),右眼照完了,要照左眼,我問護士小姐:「左眼正常,為什麼要做螢光攝影?」護士小姐笑了笑,沒有回答,仍然繼續在左眼照了十餘張,雙眼共照了57張。

【注射kenacort-A】2000/5/23劉醫師診斷為:「螢光攝影沒有照到重點,黃斑水腫發現得慢了點,早點發現早日治療就好了,如今治癒的機會是一半一半,這是開刀的後遺症。」並注射kenacort-A 1cc。次日,感覺視力有些改善,光點不再出現了。我對注射kenacort-A後,視力有些改善與光點不再出現的情形,感到欣喜與感激,我要內人準備些禮物送給劉醫師。內人欣然接受,至遠企買了一件琉璃。

【贈送琉璃】2000/5/25內人隨我進入診療室,鞠躬盡瘁地將準備好的「琉璃」交給劉醫師,劉醫師欣然接受,並笑著說:「謝謝。」又笑著問我:「你前天才來看過,怎麼這麼快又來了,有什麼問題嗎?」我說:「注射kenacort-A後,視力有些改善,光點也不再出現了,是來表示謝意的。」劉醫師熱心地仔細檢查後說:「很好,是有些進步了。」因此「贈送琉璃」,只不過是普通的社交行為而已矣!

【角膜發炎、角膜翳生成】2000/5/27榮總楊昌叔醫師門診病歷(張貼於下)記載:「microbullous,corneal edema,nebula conea,macula edema。」即「角膜微粒水泡、角膜發炎、角膜翳生成、黃斑水腫。」皆未告知。


【角膜摺疊】2000/6/22長庚醫院陳珊霓醫師門診病歷(張貼於下)記載:「PAS(即角膜發炎),cornea mild DM folding(即角膜可見摺疊)。」皆未告知。


第6節:2000/6/29劉寬鎔醫師因為陳情之事對我解釋、道歉,並告訴我:「半年內會漸漸穩定,視力可恢復到0.5。」:

【二樓陳情】2000/6/19上午10時左右,候診時,上二樓院長室找陳專員陳情,陳專員不在,陳小姐願轉告,本人逐將「2000/2/22郭博誠醫師開給OPD眼藥水,點用後右眼發生跳動與收縮,造成視網膜再剝離」及「2000/3/4在手術?上所受到的異常對待(手壓左眼、眼內拉扯、手壓口鼻、水沖左眼、沒有映像、不能感光及二塊黑影」等情,告知。

【道歉解釋】2000/6/29劉寬鎔醫師因為陳情之事,向我解釋說:「在開刀房,有時將器具放在病人下額胸前,難免會壓住了口鼻。沖水沖很多,有時會流到左邊。二塊黑影是雷射手術造成的,很抱歉沒有事先告訴你。」又說:「治療後,半年內會漸漸穩定,視力可恢復到0.5。」視力0.5雖然差強人意,也還可以接受。

【粗暴行為無證據,只能抱怨】在談話之間,劉醫師自稱是台灣數一數二的視網膜專門醫師,本人也確信是如此。對於手術?上的粗暴行為,我拿不出證據來,除了抱怨之外,還能怎麼樣呢?何況劉醫師曾說「視力可恢復到0.5」,又向我道了歉。

【倘若僅只OPD眼藥水,就算了】對「OPD眼藥水,點用後右眼發生跳動與收縮,造成視網膜再剝離」等情,我並不十分介意因而再次手術。如果,2000/3/4手術的過程能與上次手術(2000/1/29第1次手術)一樣的正常,右眼視力絕對能超過如劉醫師所說的「視力可以恢復到0.5」,手術後更不會發生這些零零種種的異常現象了。

第7節:2000/9/5以後,該院診斷為「角膜水腫」、「角膜發炎」、「視網膜無法再改善了」、及「角膜無法改善了」等等:

【角膜水腫】2000/9/5劉寬鎔醫師診斷為:「角膜水腫。」我的醫學知識,與普通人一樣,是「一竅不通」,只能期盼醫師的「仁心仁術」了,醫師所言只能「唯諾是從」。所以我對「角膜水腫」的看法,也只以為吃藥、點眼藥水之後就會漸漸地痊癒了,否則幹嘛還要吃藥、點眼藥水呢?何況劉醫師在89.05.23診斷為「黃斑水腫」之後,於2000/6/29告訴我「治療後,半年內視力可以恢復到0.5」。

【映像歪斜】2000/10/14蕭裕泉醫師以菱形鏡片矯正右眼視力,右眼映像歪斜,雙眼不能聚焦,不如不矯正。蕭醫師逐再以錂形鏡片矯正使之聚焦,視力0.4。並給了我一份「眼鏡處方箋」。

【菱形眼鏡】眼鏡行配製的菱形眼鏡(張貼於下),眼鏡的左眼鏡片是「平光」,右眼鏡片「左邊的厚度約為10mm、右邊厚度約1mm」。戴了之後右眼感到很吃力,左眼也常感不舒服,且容易疲倦,難以持久。

【角膜發炎】2001/4/12蕭裕泉醫師診斷為:「角膜發炎。」

【視網膜無法再改善了】2001/5/3劉寬鎔醫師診斷為:「視網膜就是這樣子了,無法再改善了。」

【習慣就好】2001/5/10病人對劉醫師說:「戴上眼鏡後,右邊花花的情形有所改善,但上方還有二個較弱的映像。右眼極易疲勞,左眼常感脹痒不舒服。」劉醫師說:「盡量戴上眼鏡,習慣就好了。」

【角膜無法改善了】接著劉醫師又說:「角膜也就是這樣子了,無法改善了。」

【視力不透明是角膜不好】2001/8/16長庚醫院蔡瑞芳主任診斷為:「視力不透明是角膜不好,視網膜還可以。」並說:「告訴我,你的電話號碼,一年內會通知你來做角膜移植。」未告知右眼二個瞳孔。同日,角膜掃描。

【視力不透明是視網膜的關係,與角膜無關】2001/8/31蕭裕泉醫師診斷為:「視力不透明是因為視網膜的關係,與角膜無關。」此與上述蔡主任所言相反,惟角膜不好、做了角膜移植,而視網膜至今沒有任何問題,可見蕭醫師所言不實(欺瞞)。

【索取病歷】2001/9/7向蕭裕泉醫師索取病歷,蕭醫師說可以。與我閒談間,蕭醫師感同身受地說:「好好的一個眼睛,弄成這個樣子,我也感到很痛心。」護士周小姐暫扣本人身分證,將病歷交給我,自行去影印。回到家後,翻閱病歷。病歷以英文書寫並非難事,可是非常潦草(霧煞煞看攏某),簡直就是「鬼畫葫蘆」,多家翻譯社看到這麼樣的病歷,都搖頭。只有另想辦法了,閱讀了很多眼科書藉還是「一知半解」。尚好有位好友是醫學博士(泌尿科)可以請?,可是這種「鬼畫葫蘆」的病歷,博士也搖頭。只有期待在別家醫院看診時,一點一滴地問門診醫師,所以慢慢的了解了些,已是多年以後了。

【角膜變性】2001/9/20長庚醫院蔡瑞芳主任診斷後告知:「角膜掃描結果『角膜變性』(張貼於下)。」右眼圖中有二個瞳孔,未告知。


【罵人手勢】2001/10/10幾位朋友來我家閒聊,我將病歷中的「右眼二塊黑影手繒圖(如上)」遞給他們看,他們是有志一同地說:「這是罵人的手勢」,所以我才知道「二塊黑影」是表示著一個「罵人的手勢」。

第8節:告訴人曾在多家醫院看眼睛,除了2001/12/4仁愛醫院門診醫師蔡綉娟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二個瞳孔』造成的」(告訴人第1次聽到『二個瞳孔』的事,不知所以然) 及2001/12/25榮總門診醫師柳逸嫻詳細解說「二個瞳孔」之外,沒有那位醫師願告知右眼有二個瞳孔?

【視力0.1】2001/11/22鄭永豐診所,視力檢查右眼0.1。亦未告知二個瞳孔。

【市府調處】2001/11/29國泰醫院態度強硬,調處不成立。鄭永豐醫師也在場,是代表「台北市醫師公會」出席。(至今沒有人告訴我,右眼有「二個瞳孔」。)

【仁者動容】調處會後,遇見主持人楊秀儀博士,她與我和王律師閒聊時說:「關鍵有二,OPD是第二線藥,如果第一次就開第二線藥就不對了。二塊黑影是不是故意,也很難判別,如果是故意的,那實在是太可惡了。當我聽到手術?上有這樣的事,我都動容了。王先生是直接受害者,激動是理所當然。王先生是很有理,郭醫師是有不對。」

 【沒有醫師願告知右眼有二個瞳孔?】由於右眼花花的很難受,國泰醫院不告知原因。所以曾到其他醫院看診:2000/4/6、2000/4/13、2000/5/11、2000/6/13及2000/6/22長庚醫院陳珊霓醫師;2000/8/16、2000/9/18、2001/9/20、2001/10/25長庚醫院蔡瑞芳醫師;2000/5/27榮總楊昌叔醫師;2000/6/7榮總劉榮宏;2000/5/30台北醫學院附設醫院邱照蓉醫師;2000/6/2台北醫學院附設醫院賴史忠醫師;2000/6/17台大醫院陳慕師醫師;2000/11/9台大醫院陳偉勵醫師;2000/4/7和平醫院林義博醫師;2000/9/11和平醫院陳x宏醫師(病歷上名字印不清楚);2000/6/26、2000/7/24及2000/8/21板橋醫院陳澄宏醫師等等,為什麼皆不告知是右眼有二個瞳孔造成的複視呢?眼科醫師一看就知道是「國泰醫院偷做人造瞳孔實驗」,是認為這件事太嚴重了嗎,卻寧願違反醫師法第12條之一及醫療法第81條「告知義務」之規定,也不敢說出來,這是醫界禁忌(請參閱上述第3節)吧!是怕面對罪惡的國泰醫院吧!醫師都這麼樣地怕事嗎?醫師都不願守法嗎?醫師不懂醫學倫理嗎?醫師不懂人道嗎?醫師沒有惻?之心嗎?醫師沒有是非之心嗎?病人感到非常失望!

2001/12/4仁愛醫院門診醫師蔡?娟首次告知我的右眼有「二個瞳孔」,可是在乍聽之下根本弄不清楚「二個瞳孔」是個什麼玩意兒?

【二個瞳孔】2001/12/4仁愛醫院門診醫師蔡綉娟診斷(張貼於下)為:「右眼花花的原因,是二個瞳孔所造成的。」我第一次聽到有人說我的右眼有「二個瞳孔」,可是在乍聽之下根本弄不清楚「二個瞳孔」是個什麼玩意兒?病人問:「二個瞳孔是幹什麼用的?」蔡醫師答:「我不知道,你要問國泰醫院了!」


【建議縫合下方瞳孔】蔡醫師接著說:「縫起一個瞳孔,就可以恢復為一個映像了。」並建議做虹彩(又名虹膜)成形術,縫合下方瞳孔。同日,視力檢查右眼0.1(下方人造瞳孔尚未縫合,0.1是人造瞳孔的視力)。

【二個瞳孔向上移動,原瞳孔視力微弱】2001/12/25榮總門診醫師柳逸嫻病歷(張貼於下)記載:「二個瞳孔向上移動」。並告知映像分析情形:「右眼有二個瞳孔,是視網膜手術時在下方另外開了一個瞳孔。右眼有三個映像,原瞳孔有一個微弱映像在中間。下方瞳孔有上、下二個映像,下方映像較清楚。縫起下方瞳孔,下面較清楚的映像及上面映像會消失,會更看不見。原瞳孔嚴重向上位移,縫起下方瞳孔,不見得就可將左右眼的映像合一。而且下方瞳孔很大,縫起的手術成功率有問題。」


【違反自然】柳逸嫻醫師接著說:「不如戴上黑眼罩,單用左眼比較自然。」

【4個映像】柳醫師接著又說:「你可以先閉上左眼,再分別遮住右眼上方或下方瞳孔的方式看一盞燈,即可觀察映像的形成。」我依照柳醫師的說明與實際看一箋燈的情形,繪製了「映像分析圖(張貼於下)」。病人問:「下方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柳醫師回答:「這,你要問國泰醫院了。」


【功能盡失】2001/12/28仁愛醫院黃世欣醫師診斷為:「二個瞳孔很大,已經沒有調解光線的功能了,找楊健一醫師看看,能不能縫起來。」我將上述「映像分析圖」交給他看,黃醫師確認無誤後,交待護士貼在病歷上。病人問:「下方瞳孔是幹什麼用的?」黃醫師答:「到時你一併問問楊醫師吧!」

【左眼飛蚊】2002/1/11書田醫院廖士傑醫師診斷為:「二個瞳孔產生多重映像,可配戴中央有一透明孔洞的深色隱形鏡片,可以改善難受的現象。但角膜發炎水腫,應先治療與保養,下個月再來看診,再看能不能配戴隱形鏡片。左眼有飛蚊也要注意,必須定期檢查,若發現有任何異狀,應隨時到醫院檢查。」看診前,護士小姐用手電筒檢查散瞳情形後告訴我,手電筒一照,就可看到二個瞳孔了。

【無法縫合】2002/1/14仁愛醫院楊健一醫師診斷為:「下方瞳孔以目前的眼科技術無法進行縫合,原因是視網膜手術後發生角膜水腫,表示角膜內皮細胞數目減少,此內皮細胞的作用是拉住角膜,使角膜不致向外凸,依目前之情況研判,內皮細胞之數目已屆臨介值1000,若貿然進行瞳孔縫合手術,內皮細胞數目將劇減,會導致角膜失去作用,必須進行角膜移植。」

【顏色鏡片】91.01.14仁愛醫院楊健一醫師告知:「配戴中央為透明孔洞的深色鏡片,可以暫時改善目前很難受的情形。」我立即向楊醫師詢問,有那一家眼鏡行有這種鏡片,楊醫師翻箱倒櫃地找了一回兒,給了我一張「模範眼鏡行」的名片。

【沒有人能忍受得了】閒聊時,我對楊醫師說:「二年來,右邊花花的非常難受,目前視力0.1,比瞎了還不如。」楊醫師說:「當然難受,這種情形沒有人能忍受得了。」我問:「二個瞳孔長得怎麼樣呢?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楊醫師說:「可以照個像。」並安排右眼二個瞳孔的攝影。

【成了怪胎】同日晚上,急忙至模範眼鏡行配隱形鏡片,廖老板用儀器檢查後笑著說:「一隻眼睛有二個瞳孔,如果一出生是這樣,就成了怪胎了。」我買了一付現成的類似品,次日戴上後右邊花花的情形有了改善,但睡前拿下隱形鏡片,右眼整個通紅,點了藥水後,再也不敢戴了。

第9節:「二個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或者說,右眼下方的「人造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沒人告知?以至於,2002/2/5國泰醫院於答辯狀中,否認了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之後仍需每3個月看診一次,起初在庚辛醫院,現在在慈濟醫院眼科看診,病人只要提及「人造瞳孔」是幹什麼用的,醫師都幾乎都是臉色難堪!?!病人是醫盲、求助無門,病人心中之痛,無人理會!冷漠的醫界,令人心寒!無助的病人,永遠是悲劇的主角,誰理你呢?無助是你自己的事,我們醫師生活優渥,別給我們惹麻煩。眼睛被弄瞎了是你自己的事,別拖我們下水,這就是醫界的現實。站在角落的病人嘆氣,也只能嘆息,...真是助啊!無助!

【影響左眼】2002/1/16晚07:00,好友張君麟介紹,康寧醫院護士王碧玲,內湖成功路tel:2634-5500ext2323。康寧醫院2F門診李驊醫師診斷為:「右眼己經沒有用了,最好罩起來,以免影響左眼。多注意左眼,找位固定的醫師按時檢查,有任何疑慮立刻就醫。」右眼為什麼會有二個瞳孔?張君麟說李醫師2002/1/23答覆。

【原手術醫師應會有解答】2002/1/23 pm 07:00,好友張君麟來電:「李醫師說二個瞳孔問題,原手術醫師應會有解答。」這不是空話嗎,國泰醫院病歷根本沒有相關的任何記載,怎麼會說呢?

【否認了二個瞳孔的存在】2002/2/5國泰醫院於答辯狀中之事實及理由第二之(三)後段,否認了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

【不能收縮】2002/2/7台北榮總眼科部住院總醫師林欣怡診斷為:「視網膜手術後,原瞳孔就不能收縮了。」病人問:「下方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林欣怡醫師繃著臉很不高興的樣子,根本不理。

【左眼飛蚊】2002/2/8書田醫院廖士傑醫師診斷為:「二個瞳孔產生多重映像,可配戴中央有一透明孔洞的深色隱形鏡片,可以改善難受的現象。」病人問:「下方瞳孔是幹什麼用的?」廖醫師語氣不善地答:「不知道,去問國泰醫院。」同日,開給衛斯理隱形鏡片處方箋乙紙(張貼於下)。


【瞳孔口徑】2002/2/20書田醫院副院長林嘉理醫師診斷為:「右眼二個瞳孔,大小差不多,直徑各約4~5mm,下方瞳孔是開刀手術時做的,是一個刀口。原瞳孔開刀手術後即已經不能收縮了。」病人問:「下方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林副院長不悅地答:「不知道,你去問國泰醫院吧!」

【角膜移植併縫合人造瞳孔】2002/9/30下午2時40分在手術?上,由Miss蔡打麻醉藥。蔡瑞芳主任說:「要將下方瞳孔縫合。」Miss蔡說:「下方瞳孔視力較好,要縫上方瞳孔吧。」蔡瑞芳主任說:「下方的不正常,要縫下面的。」我說:「縫下方瞳孔是對的。」蔡瑞芳主任說:「下方瞳孔太大無法全部縫合,在最下方還留有一小孔,無法縫合,但在原不透明的舊角膜之下,沒有什麼影響。」

【視力0.01】2002/10/30長庚醫院譚欣媛醫師視力檢查為右眼裸視小於0.01(縫合人造瞳孔手術後,原瞳孔只有一個映像)。病人問:「下方瞳孔是幹什麼用的?」譚醫師答:「我不知道唉!你可以問問蔡主任啊!」2003/3/5長庚醫院視力檢查右眼祼視小於0.01。

【最佳視力】2003/3/12仁愛醫院視力檢查(張貼於下)左眼最佳矯正視力1.5,右眼最佳矯正視力0.025。


【二個瞳孔是幹什麼用的,沒人告知】由於二個瞳孔是幹什麼用的,病人不知道,因此又到多醫院看診:91.09.30、91.11.13、91.12.11及92.01.15長庚醫院蔡瑞芳醫師;91.10.30長庚醫院譚欣媛醫師;91.11.02長庚醫院葉龍坤醫師;92.03.05長庚醫院蔡孟莉醫師;90.12.04仁愛醫院蔡?娟醫師;90.12.28仁愛醫院黃世欣醫師、91.01.07、91.01.14、91.01.24及91.02.06仁愛醫院楊健一醫師;90.12.25榮總柳逸嫻醫師;91.02.07榮總林欣怡醫師;91.01.11、91.02.08及92.07.16書田醫院廖世傑醫師;91.02.20書田醫院副院長林嘉理醫師;92.03.06和平醫院尤之浩醫師,以及92.03.21台北醫學院附設醫院許慶堂醫師等等等,為什麼這麼多醫師皆不願告知右眼有二個瞳孔是幹什麼用的呢?而眼科醫師一看就知道是「國泰醫院偷做人造瞳孔實驗」,可能是認為這件事太嚴重了,寧願違反醫師法第12條之一及醫療法第81條「告知義務」之規定,也不敢說出來,這是全球禁忌(請參閱第3節)吧!是怕面對罪惡的國泰醫院吧!醫師都這麼樣地怕事嗎?醫師都不需守法嗎?醫師不懂醫學倫理嗎?醫師不懂人道嗎?醫師沒有惻?之心嗎?醫師沒有是非之心嗎?令病人感到心灰意冷!

第3章: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人造瞳孔實驗」之後,長期將病人當做小白鼠,再冷酷無情地扼殺受害人(病人)於搖籃之中(醫盲),受害人終於不支而罹患了燥鬱症,迄今仍舊是重度精神病患:

第1節:2000/3/4國泰醫院第2次施行「視網膜手術」,竟然偷偷摸摸在我的右眼做了一個「人造瞳孔」,次年底知道後,常存心頭的疑問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自2000/3/4國泰醫院第2次施行「視網膜手術」後,至90.09.07的一年半期間,病人持續在該院看病45次,該院劉寬鎔與其他醫師從不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由於二個瞳孔所造成的複視情形」。

2000/1/29受害人因右眼視網膜剝離,在國泰醫院施行「視網膜手術」,手術正當,恢復良好。2000/2/22該院給予點用「具有視網膜剝離副作用的OPD眼藥水」,因而視網膜再剝離。

直至2001/9/7的一年半期間,病人持續在該院看病45次,該院劉寬鎔與其他醫師從不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由於二個瞳孔所造成的複視情形」,卻用眼底鏡在病人左右兩眼照來照去,係因左眼為對照組,右眼為實驗組。

例如,2000/5/17螢光攝影(眼底螢光血管攝影),右眼照完了,要照左眼,我問正在攝影的護士小姐:「左眼正常,為什麼要做螢光攝影?」護士小姐笑了笑,沒有回答,仍然繼續在左眼照了十餘張,雙眼合計照了57張。2000/7/3再做螢光攝影,雙眼又照了92張。

並於2000年5~7月間,在病人右眼內注射類固醇(kenacort-A/每次1cc/每週1次)以暫時性激發右眼視能。

且該院劉寬鎔醫師於2000/6/29告知:「半年內視力可恢復到0.5」,此即「人造瞳孔實驗」預期效果。

以及定期視力檢查,如上述第2節之1。並分別於2000/9/28、2001/1/30與2000/5/10用菱形鏡片強行矯正右眼雙瞳所造成之複視,並開立眼鏡處方箋供病人配製眼鏡。

第2節:2001/12/4仁愛醫院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由於二個瞳孔所造成的複視」,及2001/12/25榮總柳醫師告知雙瞳的映像分析情形後,受害人於90.12.26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告訴:

尚幸,2002/2/5台北地方法院第1次開庭,陳秀貞法官義正嚴詞地質問被告國泰醫院訴訟代理人張家琦律師:「二個瞳孔!二個瞳孔!二個瞳孔!」連問三次,是一次比一次嚴厲。足見法官公平正義,並且完全掌握了關鍵事實,受害人感到安慰,暫時撫平了傷口。

被告國泰醫院2002/2/5民事答辯狀中否認了「二個瞳孔」存在的事實,並預設證據,欲將「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註:非治療性人體實驗屬全球禁忌,如上述第1集第3節)的責任轉嫁三總,及其後2002/6/5被告聲請狀、2003/2/26被告答辯二狀、2003/4/23被告答辯三狀、2003/6/10被告答辯四狀及2003/7/8被告辯論意旨一狀等等,皆以不相干的事物硬拗,更以蓄意捏造的謊言迴避關鍵事實「偷做人造瞳孔實驗」,即以各種惡劣的手段玩弄受害人(醫盲),難道是要致受害人於死地嗎?讓受害人非常難受、更感氣憤。

2002/6/12台北地檢署第1次偵查庭吳春麗檢察官告知:「不論民事進展如何,刑事我會直接處理。」足見檢察官公正廉明,亦令人感到安慰,亦暫時撫平了傷口。

第3節:由於原法官與檢察官正直,被告民進黨大老陳楷模利用身分於2002年9、10月間掉換法官及檢察官,嚴重違反「法定法官原則」,其後的違法情接踵而來,不勝枚舉:

2002/9/16台北地檢署第2次偵查庭為吳秋瑩檢察官(換了檢察官)告知:「要送鑑定,我送衛生署鑑定好嗎?」告訴人答:「聽說衛生署鑑定涉有弊端,希望能送學校、公立醫院或研究中心鑑定。」吳秋瑩檢察官說:「好,你可以回去了。」

2002/10/2台北地方法院第3次開庭為洪純利法官(換了法官),卻對「二個瞳孔」的關鍵事實,不聞不問、不送鑑定等情,讓人難以置信,受害人感覺冷颼颼的。其中2002/11/8及2003/4/21台北市藥師公會的鑑定結果,相當公正,受害人感到鼓舞。最後弄了一份來歷不明的2003/5/7眼科醫學鑑定結果皆是蓄意捏造的謊言(容後另述),令人深感氣憤!

2003/5/13吳秋瑩檢察官出爾反爾(不送鑑定),直接函知受害人本件暫行簽結,係對重傷害案件不予偵辦、預先結案,顯然違法,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刑事與互不干擾是常識,吳秋瑩檢察官違背常識及違憲,更令人氣憤!

2003/7/31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受害人敗訴的理由,竟然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而且更加油添醋地為被迫護航(容後另述),令人深感不平,非常氣憤!

2004/4/5及2004/6/29中華民國眼科醫學鑑定結果,皆將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納入,受害人根本看不懂?惟前項鑑定函來歷不明,惟皆是蓄意捏造的謊言(容後另述),亦令人非常氣憤。

2004/9/6高等法院3位法官判決受害人敗訴的理由,亦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更將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納入(容後另述),最令人非常氣憤!

2005/1/12最高法院5位法官裁定受害人敗訴的理由,亦是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5位法官睜眼說謊(容後另述),更令人非常氣憤!

綜上,中華民國眼科醫學、台北地檢署及各級法院皆已被國泰醫院院長陳楷模(民進黨大老)完全掌控;受害人已失一目,被告長期將受害人當作小白鼠,被告連續以答辯狀凶惡地打擊受害人,即是要將受害人置於死地!再利用民進黨大老的身分於2002年9、10月間,同時調換法官與檢查官,顯見台灣司法之敗壞。


第4節:受害人心中冷颼颼,充滿失望、挫折及痛苦,難以承受,出現了憂鬱症:

    92.05.07中華民國眼睛醫學會鑑定函來歷不明、鑑定結果不實(容後另述),打擊了受害人。92.05.13台北地檢署出爾反爾地維護被告竟將重傷害案輕描淡寫地簽結,再次重擊了受害人;92.07.31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受害人敗訴的理由竟然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並加油添醋地為被告護航等情,是壓死受害人的最後一根稻草。因此之故,受害人心中不平、挫折及痛苦充斥,無法承受,輕度憂鬱症因而轉為中度憂鬱症,其後越來越嚴重。(註:之後,又有一份來歷不明的93.04.05眼科醫學鑑定函,及93.06.29眼科醫學鑑定結果,是些什麼玩意兒,受害人根本看不懂?93年9月中,律師寄來93.09.06高等法院判決書,受害人看都不想看,幾週之後心血來潮拆開來一看,氣得吐血。最後,94.01.12最高法院裁定書,也放了很久,不知道那一天,看了一下,已經麻木的沒有感覺了。)

    起初,我意志消沈、失眠、腦袋空空、不言不語、足不出戶及整天蹲在地上或躺在床上,有如行屍走肉一般,嚴重失眠。內人看到如此情形,認為我有失眠的毛病,92.09.04帶我到板橋亞東看病,醫師開給導眠藥,前3天服用後勉強可以入眠,第4天又再開始失眠…。

    心中起伏的是痛苦、懷疑、失望、煎熬、掙扎或心灰意冷,腦袋時而發出美妙或醜陋交響曲,悲中有喜、喜中有悲,可能是相互交?作用吧,誰知道呢?一個月後情況更加嚴重,每天腦子裡就只有,什麼好法子、可以死得痛快點。當然安眠藥效果不彰、毒藥買不到、割腕不痛快,那怎麼辦呢?讓我不由自主地由悲轉喜、由喜轉悲,反覆無常。有什麼可喜的呢?又有什麼可悲的呢?如果能瞬間找到一了百了的好辦法,不就可以由悲轉喜了嗎?

    有一次內不在家,我很快的想到了解決辦法,若從頂樓跳下來,不是很痛快嗎?相到就做,立刻坐電梯到18樓,因為是樓中樓,還得爬一層樓梯到頂樓。令人沮喪的是,女兒牆是向內傾斜、蠻高的,沒力氣爬上去;於是回家搬樓梯,不巧碰到內人剛回來,問:「你搬樓梯到那去?」------這次失敗了。

    過了不知多少時日,內人又不在家,我看到對面學校樓房的女兒牆,好像很容易坐上去,跳下來一定很輕鬆。學校剛好開放中,於是跑了進去,不巧又被鄰居友人拉去陪他走操場,有朋友陪不亦悅乎!-----這次又失敗了。

    又不不知過了多少時日,我想到了一個比較現實的好辦法,開自己的愛車SLK 320到北橫,找個地方衝下去不也省事嗎?而且還有我的愛車陪伴,到黃泉也有個伴,真是不錯的主意,我不禁暗自竊喜。很不幸,從地下五樓開上來,拐來拐去,開到地下二樓煞車踩不動,撞上了牆,可能是病太久了吧!看來想死也不容易,算了,老天爺既然不願我死,那就順其自然吧!-----這次還是失敗了。

    92.09.08內人要我去看病(日期是病歷上記載,否則那知道是何年何月何日呢),我說只是失眠而已,算什麼病。結果被騙去仁愛路逛街,內人表示先到仁愛醫院看看,我問看什麼?內人說順便嗎,內人幫我掛了精神科主任許豪沖的號,診斷為:「中度憂鬱症。」許醫師看我不對勁,要我住院治療。我心理想的是如何死,而非治療,所以我拒絕住院,醫師開給安眠藥及帝拔癲治療。

    內人認為我常常怪裡怪氣的,又不願吃藥,以至於經常在耳邊嘮叨,不勝其煩,叫她出去,她出去了。過幾天,她回來了告訴我「在二妹子那住了幾天」,我只在想我自己的事根本沒聽。事情總是一再重複,終至2003/12/24暴發了,我們走上了紅地毯的?極,分手了。

    長子對父母的離異,非常不滿。還是不知道又過了多少時日,終須衝突,我忍不住狠狠的揍他,把他打跑了,從此不見人影。

    內人離開後,諸多不便,譬如三餐、洗衣、清潔…等等,都得自理;尚好小兒子蠻孝順,平日下班晚餐在外面吃,週日包辦洗衣、清潔工作,及買便當等等。我自己一天三餐都在外面吃,或是買些吐司、饅頭、包子等等混一天,常常有一頓沒一頓的,幾年下來體重由80公斤降到58公斤,亦是可喜,不是嗎?可是,小兒子睡3樓、我睡2樓,平常社區鄰居也很少來往,以至於無人理睬,頗感淒涼。

第5節:2004年,憂鬱症已經轉為燥鬱症,即由自閉性的自殺傾向,轉換為暴燥性的易怒傾向:

單身生活自在而不便,仍舊是不知道又過了多少時日,有事情來了。

我到101一樓喝咖啡,一杯又一杯,走入櫃檯對店長說再來一杯,沒想到店長很凶地說:「走開!」

當時可能是憂鬱症已經轉為燥鬱症了吧,「走開!」二字讓我發狂,我一拳打過去,又把店裡的展示櫃與收銀櫃踢壞了,101警衛拉開我,叫來了警察。

警察要帶我到警局,我不去,與警察吵起來了。

警察說:「你打人,一定要到警局。」

我當時變得很聰明,說:「我打了誰?誰看到了?」

警察問店長,店長說二位店員都看到了。

警察問二位店員,都說:「沒看到。」我心想這個店長,平時做人不善,二位店員明明看到了,也說「沒看到」!

警察沒辦法了,要我出去,我說:「喝完咖啡。」

警察說:「不行,現在出去。」

我火大了,說:「喝完才走。」隔了一會兒,咖啡喝完,走出了101咖啡廳。

次日,到日盛銀行辦事,銀行助理愛理不理,我又發狂了,罵了助理,打壞了櫃檯上的很多展示品,還好警衛跟我熟,將我拉開,請我到門外吸煙消氣。

某一日,社區警衛隊長,惹我生氣,我揍他一頓,因此被送到榮總精神病院檢查。在榮總,與醫師爭吵,吵的很凶,結果四肢及腰部被捆綁在特製的病床上超過24小時,不時地被灌藥、打針,累到不行,脾氣沒了。鬆綁後,吃了安眠藥勉強睡著。住了一個多月(93.01.12~93.02.21、94.02.26~94.04.09、94.07.26~94.08.28診斷書記載三次住院,張貼於下)沒有改善。轉送到桃園榮總精神病院,又住了一個月(93.02.21~93.03.19,張貼於下),94年農曆新年就這麼在精神病院中渡過了。

...


看到榮總住院診斷書記載(如上),我知道了「某一日」是指93.01.12;也知道了我的病是:「雙極性情感精神疾病(亦稱躁鬱症)」。

又一日,不知為何,在一樓等電梯的人較多,聽到有人說「神經病」三個字,我問誰在說我啊!有位年紀比我略小的先生(長相很像郝柏村)說:「我不是說你神經病」,這不是不打自招嗎,一拳就過去了。因此管委會又招來警察與衛生局的人,用救護車把我送到榮總檢查,在榮總又對醫師發脾氣,又被捆綁在特製的病床上超過24小時,不時地被灌藥與打針,也累到不行,脾氣沒了;這麼一來必須住院治療(94.02.25~94.04.09,如上述之榮總診斷書)。出院時,醫師囑咐:「要按時吃藥,不要去想國泰醫院做的“二個瞳孔”了,否則還來住院。」

護士小姐也是一再地叮嚀:「要按時吃藥,不要再來了,再來的話可能會永遠出不了精神病院了。」

三個月後,94.07.26燥鬱症又發作,在家與友人發生爭執,我將玻璃杯摔在屋內角落上。樓下住戶報案,警察帶衛生局的人一起將我送到榮總檢查(94.07.26 ~94.08.28,如上述之榮總診斷書),在檢查中我又發狂了,甚至打了胞兄,還是被捆綁在特製的病床上超過24小時,94.08.28小兒子接我出院。

到家,小兒子立刻打電話給他母親說:「妳趕快回來,爸爸快不行了。」可能是他母親有些猶豫,小兒子發火了說:「爸爸病得這麼重,妳沒有責任嗎?妳不反省反省,妳以前是怎麼照顧他的,妳有拿出耐心與愛心嗎?妳應該拿出更多的耐心與愛心照顧爸爸,敢快回來。」他母親說:「可是,我們已經離婚了。」小兒子火更大了,大聲說:「妳以前常對我說,在這個世界上對妳最好的人就是爸爸。妳不回來,我就不再去上班了,我會自己照顧爸爸,直到他病好了為止,妳趕快回來。」他母親說:「我馬上回來,免得耽誤你明天上班。」

尚幸,內人雖然與我離了婚,還願不計名份回來照顧我,意想不到!以至於以後的十年,除了仍舊意志消沈、少言少語之外,失眠情形漸漸改善,從此不再吃安眠藥了。有時病情好轉,就在blog上罵一罵各級法院、衛生署、監察院、總統府等等,發洩發洩,都可以舒減心中不滿!

可是美好不是永恆,有一天燥鬱症又發做了,內人忍無可忍,又離開了。總之沒人陪伴,有好有壞。好的方面是自在的單身生活,壞的方面是有事快要發生了,不是嗎?

內人再次離開的確實日期,早就不記得了。2013/7/20可能是燥鬱症作崇,只不過一個硬碟找不到而已,竟然懷疑家中遭竊。於是找總幹事協助處理,總幹事不理,我就罵他,因而起了衝突,總幹事舉起椅子要打我,我立即反擊,最後被人拉開了,雙方都沒有受傷。

不過,當日總幹事打電話請來了警察與衛生局的人,用救護車將我送到台北聯合門診中心檢查,確認必須住院治療(張貼於下),2013/8/23小兒子與他母親來接我出院。惟直至目前為止,仍舊是「重度精神病患(102~108年;張貼於下)」,尚未痊癒。

...

...


病情有些好轉,就告發衛生署「公文書登載不實」罪,地檢署不予受理,陳情監察院、陳情總統府等等,隨後都張貼在blog上,可是有些腦子不夠用的感覺。但無論如何,都可以舒減心中的不滿!

第6節: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人造瞳孔實驗」對病人的傷害為:「右眼失明、心靈重創、精神崩潰、痛苦18年、虛度18年、跳樓自殺、妻離子散,美好人生化為泡沫。」唉!人生有幾個18年、有感而發「油詩一首」:

------為所欲為呀、恃才傲物。我為魚肉啊、人為刀俎。

------嚴父教誨堅韌成、保持傳統人生樂。豐衣足食人人有、愉快人生人人樂。半生辛勞所為何、安享餘年是所願。笑口常開皆朋友、相處融洽心氣和。

------身體髮膚受父母、不幸損傷也難免。有病就醫是常事、看病奔波平常心。網膜剝離已有病、刻骨銘心為養病。醫師囑咐不敢違、內人釘得?頭皰。

------醫師用藥有責任、用藥不當病再發。善意告知不理睬、手術抬上做實驗。醫病之間有常規、告知同意有責任。為求痊癒要忍耐、名醫在側要信賴。

------用藥不當無人理、手術抬上太粗暴。醫院陳情敷衍之、市府調處亦不成。醫師責任不能免、護士品質有問題。惡醫惡行令人痛、醫醫相護求無助。

------另開瞳孔成事實、人造雙瞳變怪物。醫院實驗一年半、否認事實是怪事。做賊心虛又蠻橫、嫁禍三總真卑鄙。

------偷做實驗無人性、一錯再錯不認錯。醫院院長陳楷模、總統資政與大老。集團總裁蔡宏圖、台大同班陳水扁。法官正直遭調換、同時調換檢察官。自私自利民進黨、錢財法院一把抓。

------隱瞞事實己違法、知法犯法何以容。是非黑白不理會、事實真相不追究。從有變無是表演、無中生有是戲法。枉法裁判製敗訴、司法正義已無存。

------生活?調己改變、愉快人生不復再。喜怒哀樂人常情、暗自流淚禁不住。偷做雙瞳永不忘、心中巨創永不滅。枉法裁判忿怒生、怒髮衝冠無人解。

------啊!呀呼!啞呼!呀啞呼!人非人呀詩非詩!

------嘿!哎喲!哀喲!哎哀喲!有感而發是人性!

------人體實驗、德國納粹、無法無天、生不如死。跳樓自殺、比比皆是、憂鬱症狀、政府有責。

------枉法裁判已定讞、無法無天何處訴。聯合報上揭發之、公平正義難伸張。?情不白雙瞳案、真情告白部落格。

------陳情詢問衛生署、醫醫相護極不善。昏庸無能舊政府、寸光沒用新政府。公平對待每個人、咱家瀆職無了期。

------陳情監院王院長、正義之聲初鳴啼。期望正義常堅持、公平正義有期盼。令人失望監察院、陳情總統馬與蔡、冷酷無情敷衍之、人生何處有正義?

第7節:最近,有了自知之明後,對於自己的真實遭遇,可以一眼看穿其因果關係與來龍去脈,破解「人造瞳孔」的來龍去脈,自是不難:

《老子》特別指出:「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明是?明,不再有遮蔽隱藏,對於自己的性格、志趣、發展方向、真實遭遇,都能一眼看穿其因果關係與來龍去脈。

尚幸最近幾個月,心靈較安寧,頭腦趨正常,年逾不惑,有了自知之明,因而對於自己的真實遭遇,可以一眼看穿其因果關係與來龍去脈。

可以說是一目了然(符合右眼失明的事實),破解「國泰醫院偷做人造瞳孔實驗」的來龍去脈,自是不難。

可是已逾不惑之年,記憶力衰退,尚且費盡心機破解之,非所願也,免於死不暝目而已矣!最後的心願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是所願矣!

2018/9/25至慈濟醫院回診,由於視破「國泰醫院偷做人造瞳孔實驗」的來龍去脈,很高興,見到門診心理醫師王慧懿,多說了幾句話;王醫師要我驗血及加藥(帝拔癲500mg 2顆及200mg 1顆/每日;加了300 mg),我問:「為什麼?」王醫師說:「你先到外面休息,我與夫人談一下。」20分鐘後,內人叫我進門診室,王醫師說:「下個月回診前驗血,帝拔癲500mg 2顆/每日。」我平和地說:「我平常在社區沒人願跟我說話,內人也很少說話,今天高興,見到王醫師,也不過小聲地多聊了幾句,有那麼嚴重嗎?」王醫師閉著嘴看著我,我再說:「還是根以前一樣吧!每3個月回診1次同時驗血,藥物同前,好嗎?」王醫師勉強同意前者、乃堅持帝拔癲500mg 2顆/每日(加了100 mg)。我只能說:「好吧!」王醫師擔心病患是好意,而病患的感受卻是自己是不受歡迎的人!

    感謝大家的支持,我仍舊依《老子》的指示,陸續發表有關「國泰醫院」的種種惡行,惟老人的速度總會慢一點,敬請見諒。但是內容絕對真實,每一句、每一段都本著誠信原則,忠實報導。


第10篇 第2集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已經僱黑道來殺我;觀往知來,國家狙擊部隊是下一波,要死大家起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10篇 第4集 私菸案是未申報的走私行為,超買是合法行為,二者不能混淆,民進黨不應偷換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