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10/01

第10篇 第1集 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慘絕人寰,民進黨大老罪惡滔天

第10篇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的餘孽,橫行霸道!
第1集  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慘絕人寰,民進黨大老罪惡滔天!

最後通牒:1977年6月8日,日內瓦公約附帶之第1議定書第11條:「基於人道原則,嚴格禁止所有非治療性人體試驗」。然而,國泰醫院於2000年3月4日,對病人實施「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做不相干的「人造瞳孔實驗」,是屬「秘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體實驗」,嚴重侵犯病人的基本人權、...更嚴重違反日內瓦公約。總統蔡英文女士與前總統馬英九先生,皆已知悉,函復卻屬醫療糾紛事,明顯包庇;請參閱本blog第9篇第14~17集。受害人(病人)懇請  總統蔡英文女士以保障台灣人民的人權為己任,儘速處置為祈!倘若,不得已向國際人權組織、世界衛生組織,及美國,請求援助,則有損國譽,非所願矣!特此聲明。

重要聲明:民進黨大老陳楷模的行為,與其他大老沒有半點關係,惟與政府關係密切,特此聲明。

註1:民國89年間,陳楷模身為國泰醫院院長、民進黨大老、總統府資政、總統府政界代表,總統府醫療小組組長等職,理應為全民表率、奉公守法。89.03.04國泰醫院竟然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實施不相干的「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慘絕人寰,因此民進黨大老罪惡滔天。亦因此,民進黨大老陳楷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醫生(見下列第3節)的餘孽,在21世紀的台灣仍舊是橫行霸道,這太邪惡了!病人(原告)分別於90.12.26與91.02.27提出民、刑狀,指控被告國泰醫院的罪行。被告為免於重刑,竟然操控司法於91年9、10月間調換檢察官及法官;並私下安排鑑定人為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92.05.07鑑定結果竟然是與原告不相干的「視網膜病變,即黃斑部病變」,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恬不知恥!各級法院與地檢署竟然完全依照被告蓄意捏造的謊言、再加油添醋地為被告護航,判決原告敗訴;原告深感痛苦,因而罹患躁鬱症16年,迄今未癒。之後,向監察院與前總統馬英九先生陳情,函復為「所陳與國泰醫院之視網膜手術醫療糾紛事,歉難相助。」然而,總統府名醫在側(醫療小組)足以辨識,明顯包庇;請參閱本blog第9篇第15集第6節之4。嗣後,於105.08.11告發衛生署偽造文書(明知人造瞳孔是屬非治療性人體實驗,卻於公文上登載、不是),結果告訴人(病人)依然敗訴。之後,再向監察院與總統蔡英文女士陳情,函復「所再陳與國泰醫院醫療糾紛事,歉難相助。」亦是明顯包庇;請參閱本blog第9篇第17集第18節。

註2:「道德秩序」足以提升人格、改善社會風氣。在這世間上,最醜陋的事,莫過於偷偷摸摸;最無恥的事,莫過於敢做不敢當;最不人道的事,莫過於醫院恣意將病人當做小白鼠。

註3:孟子認為「人性本善。」孟子曾說:「每個人也有不忍人之心,若看見小孩將要掉入井中,並不因為交情、聲譽等利害關係而救人,而是因為內心“善”的本質自然流露而救人。」孟子認為“善”的本質分為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是為四端。孟子認為只要努力地把四端擴充,即道德實踐,就可成就德性。然而,既然“善”早已存在心中,還有人行惡,孟子認為人之所以不善,是因為受到私慾所蒙蔽,孟子認為人應該放棄私利,保存仁義。

註4:公孫丑認為「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必須就人與禽獸間的「幾希」差異來探求。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這裡是一個心的四種表現,即仁義禮智四端。這四端內藏於心,使心成為人之所以為人的「幾希」。
 
註5:國泰醫院「偷做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是一個「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遠超過「黃斑部轉位術實驗」視力低於0.1的效果。倘若這個實驗成功了,譬如瞎子都可以開車滿街跑了,因此瞎子會不惜一切借貸,也願到該院做「人造瞳孔實驗」,所以該院收獲頗豐;又譬如醫院的利益…等等,不勝枚舉。孟子認為該院之所以不善,是因為受到私慾所蒙蔽,孟子認為該院同時面對私慾與仁義之際,應該保存仁義。公孫丑認為該院與禽獸間的「幾希」並無差異。

註6:宏文館/醫療法律與生命/黃丁全著/第五章/第一節記載:「試驗與實驗,英語均以experimentation稱之,惟於中文文義則略有不同,感覺上實驗之意味危險性較高,試驗之意味危險性較少。」

本集目錄:

第1章:西元2000年,為失明者帶來曙光,醫界思考以「黃斑部轉位術實驗」治療的可行性,盛況空前。其醫學理論是利用同一眼健康的「視網膜」取代病變的「黃斑中心部」產生視力,以期達到恢復病患部分視力的效果(低於0.1):
        1節:2000/11/27民生報有關「黃斑部轉位術,帶來曙光」文章如下:
       第2節:2001年2月,高雄長庚醫學中心:「黃斑部轉位術(Macular translocation)將原本病灶區的黃斑部移轉至健康的視網膜色素上皮,以重建其視覺功能。」文章如下:
       第3節:2002年9月,大陸深圳人民醫院資訊:「黃斑轉位,轉來光明」文章如下:
       第4節:大陸《眼科學分冊》2003年05期對「兔眼局限性視網膜轉位術的實驗研究」;及《國際眼科縱覽》2006年02期「局限性黃斑轉位術的基礎研究與臨床應用」探討;文章如下:
       第5節:99.03.03聯合報D2版記載:「視網膜研究大突破;哥大與長庚聯手、移植胚胎幹細胞、治癒老鼠視力;人工視網膜、盲人見光明。」文章如下:
       第6節: 105年8月,三總對於「視網膜轉位手術(同黃斑部轉位術)治療」乙節(末頁末段)記載:「目前正在發展中,此手術是將患者同一眼正常部位的視網膜,轉位至病變的黃斑部視力中心位置,以期達到恢復病患部分視力的效果。」文章如下:

第2章:89.03.04國泰醫院祕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的目的亦是「為失明者帶來曙光」,其醫學理論是利用同一眼的「人造瞳孔」取代病變的「黃斑中心部」產生視力。「人造瞳孔實驗」是一個「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遠超過「黃斑部轉位術實驗」視力低於0.1的效果:
       第1節:首先觀看「國泰醫院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的實際效果如何?自89.03.04該院祕密完成了「人造瞳孔實驗」之後,到90.09.07期間,該院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的視力效果達到0.4,很接近預期視力0.5;該院視力檢查記錄如下:
       第2節:「人造瞳孔實驗」的醫學理論,是抄襲「黃斑部轉位術實驗」的醫學理論,採取「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的思維而來:
       第3節: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1個步驟是「篩選受試者」,手段惡劣:
       第4節: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2個步驟是「破壞病人右眼視力中心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這種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第5節: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3個步驟是在「原瞳孔下方虹膜做一個大切口(Large PI)」,手段殘酷:
       第6節: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4個步驟是將「上述大切口(Large PI)周邊的虹膜貼黏在角膜上方120度位置&下方90度位置」予以固定,手段殘酷:
       第7節:自89.03.04至90.09.07的一年半期間,病人「右眼花花的很難受」,國泰醫院從不告知是「右眼有二個瞳孔造成的複視」,僅以各種診治手段為名,加以觀察,手段殘酷:

第3章:「人造瞳孔實驗」屬於「非治療性人體實驗」,惟自紐倫堡「納粹醫生大審判(張貼如下)」於1947年8月20日終審宣判「7人死刑(立即絞決)、4人終身監禁、4人10~20年徒刑」後,「非治療性人體實驗」絕跡了,已屬「全球禁忌」:

第4章:國泰醫院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做不相干的「人造瞳孔實驗」,是屬「秘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體實驗」;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事後態度,極端惡劣,更以實質謬論硬拗:
       第1節:國泰醫院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做不相干的「人造瞳孔實驗」,是屬「秘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體實驗」:
       第2節: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事後態度,極端惡劣,更以實質謬論硬拗(張貼於下):

全文如下:

第1章:西元2000年,為失明者帶來曙光,醫界思考以「黃斑部轉位術實驗」治療的可行性,盛況空前。其醫學理論是利用同一眼健康的「視網膜」取代病變的「黃斑中心部」產生視力,以期達到恢復病患部分視力的效果(低於0.1):

第1節:2000/11/27民生報有關「黃斑部轉位術,帶來曙光」文章如下


第2節:2001年2月,高雄長庚醫學中心:「黃斑部轉位術(Macular translocation)將原本病灶區的黃斑部移轉至健康的視網膜色素上皮,以重建其視覺功能。」文章如下:


第3節:2002年9月,大陸深圳人民醫院資訊:「黃斑轉位,轉來光明」文章如下


第4節:大陸《眼科學分冊》2003年05期對「兔眼局限性視網膜轉位術的實驗研究」;及《國際眼科縱覽》2006年02期「局限性黃斑轉位術的基礎研究與臨床應用」探討;文章如下


第5節:99.03.03聯合報D2版記載:「視網膜研究大突破;哥大與長庚聯手、移植胚胎幹細胞、治癒老鼠視力;人工視網膜、盲人見光明。」文章如下

...


第6節:105年8月,三總對於「視網膜轉位手術(同黃斑部轉位術)治療」乙節(末頁末段)記載:「目前正在發展中,此手術是將患者同一眼正常部位的視網膜,轉位至病變的黃斑部視力中心位置,以期達到恢復病患部分視力的效果。」文章如下

...

...

...


綜上,西元2000年,醫界對於「黃斑部轉位術(或稱視網膜轉位術)實驗」可行性理論的探討,盛況空前。而「黃斑部轉位術」的目的是「為失明者帶來曙光」,其醫學理論是利用同一眼健康的「視網膜」取代病變的「黃斑中心部」產生視力。其手術方式是先將患者同一眼正常部位的視網膜全部剝離後,旋轉30至45度予以固定,取代病變的黃斑部中心視力,以期達到恢復病患部分視力低於0.1的效果。

第2章:89.03.04國泰醫院祕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的目的亦是「為失明者帶來曙光」,其醫學理論是利用同一眼的「人造瞳孔」取代失明的「黃斑中心部」產生視力。「人造瞳孔實驗」是一個「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遠超過「黃斑部轉位術實驗」低於0.1的效果:

第1節:首先觀看「國泰醫院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的實際效果如何?自89.03.04該院祕密完成了「人造瞳孔實驗」之後,到90.09.07期間,該院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的視力效果達到0.4,很接近預期視力0.5;該院視力檢查記錄如下:

89.05.16視力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祼視0.05,矯正後視力0.1、0.15。

89.06.29劉寬鎔醫師告知:「半年內視力可恢復到0.5。」此即「人造瞳孔實驗」的預期效果。

89.07.06視力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祼視0.05,矯正後視力0.2、0.3。

89.09.14視力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矯正後視力0.2、0.3。

89.09.28視力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祼視0.05,矯正後視力0.2、0.3。

89.10.14視力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矯正後視力0.3、0.4。

89.10.30視力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祼視0.05,矯正後視力0.3。

90.01.30視力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祼視0.05,矯正後視力0.2、0.3。

90.04.12視力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矯正後視力0.2。

90.05.10視力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矯正後視力0.2、0.3。

90.09.07視力檢查病人右眼「人造瞳孔」矯正後視力0.2。

第2節:「人造瞳孔實驗」的醫學理論,是抄襲「黃斑部轉位術實驗」的醫學理論,採取「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效果的前瞻性研究計劃」的思維而來:

「黃斑部轉位術實驗」的目的是「為失明者帶來曙光」;醫學理論是利用同一眼健康的「視網膜」取代病變的「黃斑中心部」產生視力;手術方式是「先將患者同一眼正常部位的視網膜全部剝離後,旋轉30至45度予以固定」,取代病變的黃斑部中心視力,以期達到恢復病患部分視力低於0.1的效果。

「人造瞳孔實驗」的目的亦是「為失明者帶來曙光」;醫學理論是利用同一眼的「人造瞳孔」取代失明的「黃斑中心部」產生視力;手術方式是「在同一眼原瞳孔的下方虹膜做一個大切口(Large PI),再將「大切口」周邊的虹膜二處固定在角膜上方120度位置&下方90度位置,另外做一個人造瞳孔」,取代失明的黃斑部中心視力,預期達到恢復病患視力0.5的效果。

換言之,「黃斑部轉位術實驗」是「原瞳孔不變,將健康的視網膜轉位後產生視力」。而「人造瞳孔實驗」則是「視網膜不變,另做一個人造瞳孔,由於正常的原瞳孔是對應中心黃斑部產生視力,人造瞳孔是在原瞳孔下方虹膜(又稱虹彩)挖了一個大洞(位置偏低),只能對應上方健康的視網膜產生視力」;因此「人造瞳孔實驗」的醫學理論是抄襲「黃斑部轉位術」的醫學理論而來的。

特別對有關「正常的原瞳孔是對應中心黃斑部產生視力」乙節加以說明,首先確認,每一隻眼睛只有一個瞳孔,若有二個瞳孔就要區分為原瞳孔、人造瞳孔,否則混淆不清。言歸正傳,光線透過角膜、瞳孔、水晶體,聚焦在視網膜中心(張貼於下),即黃斑部位置(張貼於下)產生視力:

...


國泰醫院的「人造瞳孔實驗」,應該耐心等待「失明的受試者」出現,取得其同意,就順理成章了。倘若這個實驗成功了,譬如天下的瞎子都可以開車滿街跑了,因此瞎子們會不惜一切借貸,也願到國泰醫院做「人造瞳孔實驗」,所以收獲頗豐;又譬如醫院藉「人造瞳孔實驗」得到競爭性的、商業性的、科學性的利益;醫師本身之研究利益與經濟利益等等,不勝枚舉。

該院因而急於求成、不顧一切,於89.02.22直接利用「OPD眼藥水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造成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病人再剝離,預謀於再次手術時實施「人造瞳孔實驗」,這麼樣「篩選受試者」的手段,就極其惡劣了!

該院更不顧一切地,於89.03.04實施「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破壞病人右眼視力中心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這種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當然還有別的原因,譬如「國泰醫院當時不是教學醫院,不得施行人體試驗」…等等,怎麼辦呢?

然而,最主要原因是,國泰醫院劉寬鎔醫師是台灣眼科界的視網膜權威,單月在台灣看診,雙月在美國做臨床研究工作。但是要想成為世界級的名醫還是差那麼一點,需要繼續努力研發,最好是發表個研究成果,很快就可揚名立萬於全球。所以劉寬鎔醫師提出了「人造瞳孔實驗」,或可稱之為「重見光明」的前瞻性研究計劃;這種造福失明者的實驗計劃,與國泰醫院院長陳楷模當然是一拍即合,因為成本少收穫豐厚,更是一本萬利,何樂而不為呢?「人造瞳孔實驗」是國泰醫院走上尖端科技的研究計劃,至少已經有了黃斑部轉位術的醫學理論可資參照,但還是必須要以真人的眼睛做實驗,是既迅捷、真實、準確又省錢。而此種人體實驗,對受試者的傷害很大,若有自願者,於法卻不容。所以在人性化、自由化與守法的歐美國家只有理論與夢幻,無法真正實踐「人造瞳孔實驗」。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該院當然不達目的誓不干休,竟然利慾薰心、挺而走險,卑劣地對視網膜手術中的病人,偷偷摸摸在手術抬上直接實施「人造瞳孔實驗」。惟「人造瞳孔實驗」屬於「非治療性人體實驗」,即嚴重侵犯病人的「基本人權」、違背「公共秩序與善良風俗」、違背「醫學倫理」、違反「醫療法」及違反國際刑法規定之「嚴格禁止所有非治療性研究」等等(容後另述),並且觸犯「全球禁忌」(見下一節)。

第3節: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1個步驟是「篩選受試者」,手段惡劣:

2000/3/4下午4時,病人至國泰醫院二樓開刀房簽具手術同意書為「玻璃體切除手術+矽油植入」。之後,病人躺在手術抬上全身朿縳只露右眼(鼻孔插著氧氣管),蕭裕泉醫師在病人右眼注射麻醉藥後輕揉右眼(使藥力均勻),病人問:「上星期二點用OPD眼藥水,右眼發生跳動和收縮,視網膜再剝離。」蕭醫師答:「OPD不能點用」。

2007/9/14衛生署藥物資訊網答覆(張貼於下)有關「OPD眼藥水」之電子郵件記載:「毛果芸香為一縮瞳劑,而縮瞳劑可能會引起視網膜剝離,故不建議使用。」

眼科學診斷與治療/原著Myron Ranoff/台中榮民總醫院醫師彭楷瑜編譯/合記圖書出版社發行/第238頁記載:「治療隅角開放青光眼常用藥物pilocarpine的副作用為視網膜剝離。」

臨床眼科學/原著Jack J. kanki. MD, MS. FRCS. FRCOphth/審閱台大眼科敎授兼主任陳慕師/編譯衛生署眼科主任沈姵妤與楊家寧、台大醫院眼科部總住院醫師林暐棠與許聖民/藝軒圖書出版社出版/第256頁記載:「縮瞳劑(pilocarpine)的局部副作用視網膜剝離(Retinal detachment)。」

綜上,89.02.22國泰醫院郭博誠醫師明知「OPD眼藥水(pilocarpine)具有視網膜剝離的副作用」,而給視網膜剝離手術後的病人點用,造成視網膜再剝離,是「人造瞳孔實驗」的第1個步驟「篩選受試者」,預謀於再次手術時實施「人造瞳孔實驗」,手段惡劣!

第4節: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2個步驟是「破壞病人視力中心黃斑部」,先使「病人失明」,即創造出「為失明者帶來曙光」的基礎條件;這種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此由89.04.13長庚醫院陳珊霓醫師門診病歷(張貼於下)記載:「VA OD 0.01, OS 0.4, mild scarring,air 30%;即視力檢查右眼視力0.01失明、左眼0.4,眼底可見疤痕、眼內擴張性氣體C3F8尚存30% 。」皆未告知;其中右眼視力0.01失明(人造瞳孔是直接對應健康的視網膜產生視力,此時,尚未向上位移,即未能產生視力;因此0.01是正常的原瞳孔對應中心黃斑部產生的視力,充分證明89.03.04視網膜手術中破壞了黃斑部。


90.12.25榮總柳逸嫻醫師病歷(張貼於下)記載:「Va OD 6/60,Diplopia persisted after retina op,pupil updrain,Large PI」,即「視力檢查右眼視力0.1(是下方人造瞳孔的視力),視網膜手術後持續複視,瞳孔向上位移,很大的切口」。


接著,柳醫師說:「右眼有二個瞳孔,是視網膜手術時在下方另外開了一個瞳孔。右眼有三個映像,原瞳孔有一個微弱映像在中間。下方瞳孔有上、下二個映像,下方映像較清楚。縫起下方瞳孔,下面較清楚的映像及上面映像會消失,會更看不見。原瞳孔嚴重向上位移,縫起下方瞳孔,不見得就可將左右眼的映像合一。而且下方瞳孔很大,縫起的手術成功率有問題。」而原瞳孔只有一個微弱映像在中間,可知黃斑部已遭破壞。

柳醫師接著又說:「你可以先閉上左眼,再分別遮住右眼上方或下方瞳孔的方式看一盞燈,即可觀察映像的形成。」我依照柳醫師的說明與實際看一箋燈的情形,繪製了「映像分析圖(張貼於下)」。


從「映像分析圖」的右圖觀察;左眼正常在中心線上,映像最黑表示視力1.0。而左邊還有三個映像,上方較大的淡影是周邊視網膜透過二個瞳孔反映出來的亂像(是多了一個人造瞳孔造成的,所以柳醫師說「下方瞳孔有上、下二個映像」),中間圓形淡影就是原瞳孔微弱的映像(如上述,89.04.13右眼視力0.01失明,黃斑部已遭破壞),下方圓形黑影、視力較好是人造瞳孔的映像。承上述1,國泰醫院視力檢查0.1~0.4,都是人造瞳孔的映像。

亦可由91.01.16康寧醫院李驊醫師診斷為:「右眼己經沒有用了,最好罩起來,以免影響左眼。多注意左眼,找位固定的醫師按時檢查,有任何疑慮立刻就醫。」可知黃斑部已遭破壞。

再者,91.09.30長庚醫院縫合下方人造方瞳孔手術後,右眼原有瞳孔的視力又回歸對應黃斑部視力中心,而91.10.30長庚醫院視力檢查右眼視力0.01(即黃斑部中心視力歸零),又足見黃斑部已被破壞。

謹將「89.03.04手術中殘酷情事及其後異象」列表(張貼於下),亦足見「89.03.04手術中破壞病人中心黃斑部;這種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


第5節:89.03.04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3個步驟是在「原瞳孔下方虹膜做一個大切口(Large PI)」,手段殘酷:

90.12.25榮總柳逸嫻醫師病歷(已張貼於上)記載:「Va OD 6/60,Diplopia persisted after retina op,pupil updrain,Large PI」,即「視力檢查右眼視力0.1,視網膜手術後持續複視,原瞳孔向上位移,很大的切口」。

所謂PI是「peripheral iridectomy」的縮寫,即青光眼的「周邊虹膜切除術」;切口小於2 mm;在12點位置,因能被上眼瞼遮蓋,不會產生症狀(環球書社/眼科學精義/p248記載)。

雙瞳照片3張(張貼於下)足見,手段殘酷:


照片下方人造瞳孔(與青光眼的PI在12點位置,相反)直徑約4~5mm的Large PI(與青光眼小於2 mm的切口,不同);會造成單眼複視,迷亂視覺,眼球震顫加劇等症狀,需配戴中央為透明孔洞的深色隱形鏡片(威信印務公司/視光生理學/p340記載);91.02.08書田醫院開給衛斯理隱形鏡片處方箋乙紙(張貼於下)。


第6節:89.03.04國泰醫院祕密實施「人造瞳孔實驗」的第4個步驟是將「上述大切口(Large PI)周邊的虹膜貼黏在角膜上方120度位置&下方90度位置」予以固定,手段殘酷:

見89.04.17國泰醫院蕭裕泉醫師門診病歷(張貼於下)記載:「iris-cornea attached(upper 120度 iris & low 90度 iris),即虹膜貼黏在角膜上方度120度位置&下方90度位置」,二處固定,手段殘酷。


而「虹膜二處貼黏在角膜上」,角膜無法負荷導致「角膜微粒水泡、角膜發炎、角膜翳生成、角膜皺摺、角膜變性。」必需角膜移植。如,89.05.27榮總楊昌叔醫師門診病歷(張貼於下)記載:「microbullous,corneal edema,nebula conea,macula edema;即角膜微粒水泡、角膜發炎、角膜翳生成、黃斑水腫」。


又如,89.06.22長庚醫院陳珊霓醫師門診病歷(張貼於下)記載:「PAS, cornea mild DM folding ;即角膜發炎,及角膜可見皺摺(發炎及皺摺,皆在角膜上方120度位置,長度皆為角膜周邊的1/3,即虹膜貼黏在角膜上方120度所造成的)。」


再如,90.09.18右眼角膜掃描(張貼於下)。90.09.20長庚醫院蔡瑞芳主任診斷為:「右眼角膜變性(張貼於下)。」

...


總結,國泰醫院「偷做人造瞳孔實驗」的手術步驟,是一環扣一環。貼的很好的視網膜怎麼會再剝離呢,是OPD的副作用造成的;一個人的眼睛怎麼會發生「黃斑水腫」呢,是破壞黃斑部造成的;將虹彩(又稱虹膜)二處貼黏在角膜上,造成角膜無法負荷導致「角膜微粒水泡、角膜發炎、角膜翳生成、角膜皺摺、角膜變性等等」,必需角膜移植;二個瞳孔嚴重複視,可產生3個映像,與左眼不能聚合,雙眼就有4個映像了,必需縫合人造瞳孔。因此,你想獲得怎樣的結果,就怎樣做吧,即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第7節:直至90.09.07的一年半期間,病人「右眼花花的很難受」,國泰醫院從不告知是「右眼有二個瞳孔造成的複視」,僅以各種診治手段為名,加以觀察,手段殘酷:

89.03.04~90.09.07的一年半期間,病人持續在該院門診看病45次,該院劉寬鎔與其他醫師從不告知「右眼花花的原因,是由於二個瞳孔所造成的複視情形」,卻用眼底鏡在病人左右兩眼照來照去,係因左眼為對照組,右眼為實驗組。

並於89年5~7月間,在眼內注射類固醇(kenacort-A/每次1cc/每週1次)以暫時性激發右眼視能。

89.05.17螢光攝影(眼底螢光血管攝影),右眼照完了,要照左眼,我問護士小姐:「左眼正常,為什麼要做螢光攝影?」護士小姐笑了笑,沒有回答,仍然繼續在左眼照了十餘張,雙眼共照了57張。還嫌資料不夠吧,89.07.03再做螢光攝影,雙眼又照了92張。

且該院劉寬鎔醫師於89.06.29告知:「半年內視力可恢復到0.5」,此即「人造瞳孔實驗」的預期效果。

該院對病人右眼人造瞳孔定期視力檢查,已如上述1。以及分別於89.09.28、90.01.30與90.05.10用菱形鏡片強行矯正右眼雙瞳所造成之複視,並開給眼鏡處方箋供病人配製眼鏡;菱形眼鏡如下


第3章:「人造瞳孔實驗」屬於「非治療性人體實驗」,惟自紐倫堡「納粹醫生大審判」(張貼如下),於1947年8月20日終審宣判「7人死刑(立即絞決)、4人終身監禁、4人10~20年徒刑」後,「非治療性人體實驗」絕跡了,已屬「全球禁忌」:

...

第4章:國泰醫院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做不相干的「人造瞳孔實驗」,是屬「秘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體實驗」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事後態度,極端惡劣,更以實質謬論硬拗:

第1節:國泰醫院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做不相干的「人造瞳孔實驗」,是屬「秘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體實驗」:

常規醫療與人體實驗(治療性人體實驗、非治療性人體實驗)的定義(張貼於下):


西元2000年,赫爾辛基宣言Ⅵ(張貼於下):醫療行為分為「常規醫療」與「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人體試驗)」,醫學研究行為分為「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與「非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沒有其他的選項。顯見「非治療性醫學研究行為」即「非治療性人體實驗」,除此之外,醫師只能自我試驗啊!


中原大學碩士論文「告知後同意原則適用於人體試驗之研究」(張貼於下)P11圖一可見「人體試驗與常規醫療的區分」為「常規醫療」、「治療性試驗」及「非治療性試驗」,沒有其他的選項。其中「非治療性試驗」即「非治療性人體實驗」。

簡言之,「非以治療為目的人體實驗」,皆屬「非治療性人體實驗」。

簡而言之,國泰醫院於「視網膜手術」中,偷偷摸摸實施不相干的「人造瞳孔實驗」,即未告知、亦未經病人同意、更未「簽具手術同意書」,是屬「秘密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

第2節:國泰醫院偷偷摸摸實施「非治療性人造瞳孔實驗」手段慘絕人寰、罪惡滔天。事後態度,極端惡劣,更以實質謬論硬拗(張貼於下):


第9篇 第17集 政府高層助紂為虐,更是惡性重大!←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第10篇 第2集 民進黨大老陳楷模已經僱黑道來殺我;觀往知來,國家狙擊部隊是下一波,要死大家起死